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黑暗日(之六)]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暗日(之六)

   黑暗日(之六)
   
   ○王藏
   
   ●

   
   有支幽静的哀歌,一直喧嚣于飞舞雪花的山路
   钢铁所分割的心灵天空,藏起了曾如鲜血喷涌的酸涩泪珠
   
   世俗和强权的炮火不曾止步,干涩的喉咙不曾泯灭雨露
   堆堆无色的死亡,总飘荡在疲惫旅人所理想的温暖故土
   
   夜幕接着夜幕,可星光总不接着星光
   为何总是无声的呐喊,才能重建些许颤抖的芬芳
   
   空白的誓言,断裂的景象
   可否能变幻出不再消逝的余辉,晚霞相拥斜阳
   
   这使人神伤的余辉啊,请牵引饱尝太多打击的翅膀
   就算任何残酷的铁蹄,也不能摧毁善良的脉搏求生的欲望
   
   黑色的火球在众生的头顶高挂,悲剧的种子还在执著发芽
   它冲破沉闷的绝望的城墙,尝试以破碎的梦境漫游希望的天涯
   
   无边戈壁所能馈赠的,难道只是孤独的冰冻的呼吸
   久久以守望的模样,讲述着无辜的生灵一一毙命的讯息
   
   
   ●
   
   有一种深沉的痛没有伤口,有一种凄冷的苦没有尽头
   任凭黎明的假唱振聋发聩,雪狮清澈的胸脯总会怒吼
   
   究竟还要渡过多少狂乱之殇,才能不把鲜艳的弹孔遗忘
   今宵往事无眠,粒粒血珠狠狠叩问着凝固的朦胧的广场
   
   恐惧之后是恐惧,监狱之外还是监狱
   这片疆土能给予的,似乎只是不断禁锢自由的待遇
   
   每一寸土地都是沦陷区,每一声向往都被红朝占据
   远古的哲理与神韵被榨干汁液,留下丑陋与盗匪的呼吁
   
   风暴裹挟着被秘密判刑的死囚,自由的童谣头破血流
   这究竟是个怎样的国度,带病的躯体无需什么操守
   
   爱人失去,亲人失去,足迹失去,家园失去
   在境内流亡的人们,甚至连沉默歌唱苦楚的权利也要失去
   
   亡灵的身影重重,难道这仅是蛇蝎和僵尸的天堂
   我只能手捧凋残的花瓣,眼睁睁看邪恶的灰烬愈加高亢
   
   ●
   
   请把我也沉寂地点燃了吧,沉寂的墓碑
   活在这永无止境的悲泣之中,死守那一片坟茔的美
   
   历史从未有过这般暴虐的脸庞,企图一切统统灭毁
   暴政机器不停轰响,直到把人最终逼成嗜血的魔鬼
   
   罪恶尽情泛滥淹没祈盼之手,即便惩罚迫在眼眉
   野蛮的爪牙无处不在,放肆的兽群不懂何为忏悔
   
   太多金色的苟活试着永恒,短暂的是太多卑贱的哀亡
   一个时代的坚硬的铭文,如何才能裸露出残缺的真相
   
   诗歌的白发自焚重燃,浇不灭忧愁的滚滚长江
   连荷叶上空的萤火也显得衰老,青春的绝句掉入浑浊的池塘
   
   再怎么浓烈的酒也无力把清醒的痛苦醉倒,而梦魇总那么辉煌
   满目皆是疮痍,有什么样的药水可以抚平久遭践踏的创伤
   
   一场迟迟未来的雪啊,早把我收留的白骨深深埋葬
   我只想跟着岁月灌注的曲曲哀歌,迷失在风尘扑面的旷野莽苍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发表时间:7/31/2009
   

此文于2009年08月1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