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黑暗日(之六)]
王藏文集
·新唐人電視:茅于轼杭州演讲 恐再遭毛左搅局
·博讯: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大纪元:护家园 北京宋庄六百艺术家举横幅抗议(组图)
·希望之声:北京宋庄艺术区再遭强拆 诗人王藏吁抗争
·参与:王藏:江天勇等4位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图)
·参与:北京宋庄和巴沟两处同时强拆!抗拆维权行动异地同时有规模展开!
·在夏俊峰之子签售会上当张晶面向出版机构立的字据
·参与:世界人权日北京艺术家与子女于宋庄街头抗议雾霾(多图)
·希望之声:世界人权日 北京艺术家要空气清新权
·新唐人电视台:雾霾持续 民吁上街抗议政府失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暗日(之六)

   黑暗日(之六)
   
   ○王藏
   
   ●

   
   有支幽静的哀歌,一直喧嚣于飞舞雪花的山路
   钢铁所分割的心灵天空,藏起了曾如鲜血喷涌的酸涩泪珠
   
   世俗和强权的炮火不曾止步,干涩的喉咙不曾泯灭雨露
   堆堆无色的死亡,总飘荡在疲惫旅人所理想的温暖故土
   
   夜幕接着夜幕,可星光总不接着星光
   为何总是无声的呐喊,才能重建些许颤抖的芬芳
   
   空白的誓言,断裂的景象
   可否能变幻出不再消逝的余辉,晚霞相拥斜阳
   
   这使人神伤的余辉啊,请牵引饱尝太多打击的翅膀
   就算任何残酷的铁蹄,也不能摧毁善良的脉搏求生的欲望
   
   黑色的火球在众生的头顶高挂,悲剧的种子还在执著发芽
   它冲破沉闷的绝望的城墙,尝试以破碎的梦境漫游希望的天涯
   
   无边戈壁所能馈赠的,难道只是孤独的冰冻的呼吸
   久久以守望的模样,讲述着无辜的生灵一一毙命的讯息
   
   
   ●
   
   有一种深沉的痛没有伤口,有一种凄冷的苦没有尽头
   任凭黎明的假唱振聋发聩,雪狮清澈的胸脯总会怒吼
   
   究竟还要渡过多少狂乱之殇,才能不把鲜艳的弹孔遗忘
   今宵往事无眠,粒粒血珠狠狠叩问着凝固的朦胧的广场
   
   恐惧之后是恐惧,监狱之外还是监狱
   这片疆土能给予的,似乎只是不断禁锢自由的待遇
   
   每一寸土地都是沦陷区,每一声向往都被红朝占据
   远古的哲理与神韵被榨干汁液,留下丑陋与盗匪的呼吁
   
   风暴裹挟着被秘密判刑的死囚,自由的童谣头破血流
   这究竟是个怎样的国度,带病的躯体无需什么操守
   
   爱人失去,亲人失去,足迹失去,家园失去
   在境内流亡的人们,甚至连沉默歌唱苦楚的权利也要失去
   
   亡灵的身影重重,难道这仅是蛇蝎和僵尸的天堂
   我只能手捧凋残的花瓣,眼睁睁看邪恶的灰烬愈加高亢
   
   ●
   
   请把我也沉寂地点燃了吧,沉寂的墓碑
   活在这永无止境的悲泣之中,死守那一片坟茔的美
   
   历史从未有过这般暴虐的脸庞,企图一切统统灭毁
   暴政机器不停轰响,直到把人最终逼成嗜血的魔鬼
   
   罪恶尽情泛滥淹没祈盼之手,即便惩罚迫在眼眉
   野蛮的爪牙无处不在,放肆的兽群不懂何为忏悔
   
   太多金色的苟活试着永恒,短暂的是太多卑贱的哀亡
   一个时代的坚硬的铭文,如何才能裸露出残缺的真相
   
   诗歌的白发自焚重燃,浇不灭忧愁的滚滚长江
   连荷叶上空的萤火也显得衰老,青春的绝句掉入浑浊的池塘
   
   再怎么浓烈的酒也无力把清醒的痛苦醉倒,而梦魇总那么辉煌
   满目皆是疮痍,有什么样的药水可以抚平久遭践踏的创伤
   
   一场迟迟未来的雪啊,早把我收留的白骨深深埋葬
   我只想跟着岁月灌注的曲曲哀歌,迷失在风尘扑面的旷野莽苍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发表时间:7/31/2009
   

此文于2009年08月1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