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王藏文集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一对于群体,道德是政治与制度之本(民主只具工具价值),对于个体,良知是安身立命之本,对于自由追求和民主阵营,道德良知是内在的、根本的力量。人生、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科学种种问题,人际、群际、国际间许多冲突矛盾斗争乃至战争,从根本上说,都是人类良知不明、道德出了大问题。良知主义致力于解决道德这一人类的最重要、最根本的问题。
   
    自由人士最关注的制度问题,与自由人士个体和一个社会的整体道德也是交互作用的。好制度有助于道德的提升,较高的道德又有助于好制度的建设。伟大的事业需要力量,伟大的力量发源于伟大的人格。在一个制度落后的社会,制度的文明化,尤赖于社会成员特别是公共知识分子、社会中坚力量和政治先锋人物道德的普遍提升和良知的相当灿明。
   
    二民主人士,本应是良知灿明的仁人志士。但经过近十年直接间接及多种渠道的观察了解,我无比痛心地发现,一些所谓的民主人士伪而且劣、小而且黑,实质上已堕为中国民主化的阻碍和负面力量(此辈岂但不堪民主自由的重任,做任何事业皆非可靠的合作伙伴也。)我概称之民主愚氓,主要特征如下:

   
    一、把道德、把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与民主对立起来,肤浅、偏激、一根筋、颠三倒四地反儒家反道德,把民主制度的文化基础反掉了,把自由追求的道德根基反掉了,把事业和自己一起反成了浮萍飘絮。
   
   
    二、以利己主义戓上帝信仰为民主自由的“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认为要实现民主,必须弘扬利己主义或普及神教教义(民主愚氓对神教不是信仰而是试图利用,这与信神的宗教愚氓或神棍有别;宗教愚氓或神棍对民主往往并无实在兴趣,纵有论谈,也属利用而已----儒家良知信仰须借助制度建设去体现,上帝则是完全“高高在上”的);
   
    三、在日常工作和社会政治生活中严重缺乏民主素养和风范,一些“领袖”热衷于排斥同道封杀异己,把民运组织“领导”成了袖珍型山头、圈圈乃至黑帮;
   
    四、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撒谎造谣,无所不至,仿佛一打民主的招牌,任何手段都具有了天然的正当性;仿佛一打民主的招牌,个人一切言行就具有了道义的合法性,轻则争权夺利有己无人,重则损人利已坑蒙拐骗无所不为…诸如此类。
   
    具有上述及类似特征者,不论知识多么广博、民主的口号叫得多响,皆可纳入民主愚氓范畴----如果以世俗标准衡量,他们可都是些聪明人(聪明得过头了)。斥他们愚,是因为他们缺乏基本的道德智慧修养、昧于良知之本性光明----这才是最大的根本性的愚昧!
   
    三良知是综合了大德与大智的概念。德与智相辅相成,德残者必智弱----有智也仅是世智聪明而已,如一些文痞、黑客、谎谣制造者之类,有小聪明而无道德底线,可以称为“聪明的愚氓”。
   
    民主愚氓往往为学不诚、发言不实、谋事不忠、待人不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利他不足利己有余-----利己主义对利他精神有严重的抑制作用,一些“民主大侠”的口号就是主观为已、客观利他。此辈平时私心过重、唯个人之名利是图,缺乏人格感染力和道义号召力,关键时刻,必会为了一己安危而不惜牺牲他人、葬送事业。
   
    有人认为中共与民运(狭义而言)都是实质上奉行利己主义的政治团体,主要区别在于,前者已得势,后者未得势,前者打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招牌,后者以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名义。这种一棍子打倒的说法当然是“过激”了,不过也可见利己主义思潮对民主阵营的道德力量和道义形象的破坏的严重性。
   
    对于民主人士,人们尊敬他们,主要是尊敬他们见义敢为当仁不让,而不是尊敬他们奉行利己主义,不是尊敬他们多么聪明狡滑,多么勇于敢反儒反道德,多么勇于逃跑勇于利己,多么擅于权术阴谋、造谣制假…。
   
    四民主是好东西,真正的民主志士和智士,理当得到世人的崇敬拥护和东海儒家的支持。然复须知,高叫民主口号的未必都是民主先锋,反共的未必都是为了民众利益,受到法律惩处未必就是政治迫害、未必就是值得尊敬的仁人志士(当然,任何人真受到迫害了,都是值得同情和声援的。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兹不详论。总是,东海追求民主,即是为了追求法律公正和保障国民人权)。
   
    有人把责任都推到中共头上,认为民运的名声恶化与道义衰败是中共的妖魔化所致。以前我也认为如此,后来发现,这种说法不符实情。因为中共宣传的效果其实早已衰弱不堪甚至负面化。况且,“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湼而不缁。”如果民主人士“持坚守白,不磷不缁”(岳飞砚铭),中共根本就抹不黑、磨不坏、妖魔化不了。
   
    且不说在国内,人格卑下低劣的剽客、神棍、阴谋家、德残智弱者、谎谣制造者以及极端利己主义的小集团,既使在民主社会,也一样是不得人心、难获支持的。这些民主愚氓如果不能深刻反省、奋起悔改,他们的命运就被他们的聪明铸定了:以投机、利用民主始,以抹黑、危害民主终,在危害民主事业同时不断地自我流氓化小丑化鬼域化垃圾化…
   
    但我相信,除了一小撮,并非民主愚氓都是绝对不能改、不可教、不可救药的。东海在《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曾经指出:向杨朱主义告别,向东海思想靠拢,这是自由群体和民运事业的希望所在。这也是民主愚氓们自疗自救自我复康的主要乃至唯一方式。
   
    五见义须勇为,当仁不敢让。凡我东海儒者,不仅负有优化制度的政治责任、教化官民的社会责任和儒化中华的历史责任,而且对于民主愚氓们,也负有转愚成智、变小成大、化伪为真的文化责任。本文真气十足地狮吼棒喝,正是对这一文化重任的“勇挑”。祭起真言驱众鬼,驯来愚兽向儒门-----谨以拙句与我东海同仁共勉吧。
   
    另复须知,良知主义在政治上的最高追求是具有民意、文化、天道三重合法性的王道主义,提供民意合法性的民主制度,是王道的制度基础也是初级阶段。东海儒家反对专制主义和伪民主,强烈支持和衷心追求民主,希望每个有识有志之士通过各种合适的方式、措施、渠道和途径,为中国的民主化奉献一份力量。
   
    但东海儒家不是“唯民主派”,就象支持格物致知的科学研究但不认同科学主义一样,东海不赞同为民主而民主、以民主“压倒一切”、以之为唯一“信仰”和最高追求----这种唯民主的“信仰”和追求没有根基、缺乏内力。只有发自内在良知,追求民主的力量才是真实的,只有在中华文化和良知主义的正确指导下,中国民主事业才能少走一些弯路、获得更多支持,争取不断胜利和早日成功!
   
   东海老人2008-9-14中秋之夜于南宁
   2008-9-17改定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