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王藏文集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http://www.peacehall.com/news/temp/200908132100471.jpg
   
   安徽著名作家、民主人士张林先生(大纪元)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与邪恶势不两立 反抗暴政永不改变 民众觉醒和道德回升是推动力

   【大纪元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中国著名作家、安徽民主人士张林先生周三(8月12日)刑满出狱。张林因在网上发表《九评共产党读后感》、《伟大语言的力量──论九评》等文章而于2005年初被当局绑架、后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五年。自张林入狱后,海内外各界人士声援张林的浪潮持续不断,张林曾荣获2005年“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活动特奖、2008年中国自由文化──人权奖等奖项。
   
   张林今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向所有关心和帮助他及其家人的海内外各界人士、海外媒体、人权组织等表示由衷的感谢。他说:“非常感谢大家的声援、支持和帮助,如果没有你们,也许我的家庭早就分崩离析了,也许我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张林尤其呼吁海内外各界继续关注尚在狱中的朋友,并表示将继续与中共邪恶政权抗争的决心。电话中的张林声音高昂,思维敏捷,情绪乐观,精神饱满。长期病痛的折磨、心灵的煎熬,并未摧残他高贵的人格、坚强的意志,以及正义必胜的信念。他说:“疾病和牢狱就如中共邪恶专制制度一样,虽然可能会妨碍我们,但是决不可能阻止我们前行。”
   
   
   感谢家人的扶持 为妻子骄傲

   
   张林出狱后,首先与妻女相见,分外高兴,也感慨万千。他尤其感谢父母、妻女的扶持和鼓励。“我非常爱他(她)们,我非常感激他(她)们。他(她)们给我带来了温暖和安慰,尤其是在我最绝望的日子里,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同时也对他(她)们因我而遭受的苦难感到歉疚。”
   
   磨难中愈见坚贞。自张林入狱后,妻子方草在承受各方面巨大的压力下,对夫君相知相守,不离不弃,无怨无悔,真情相依。她在侍奉高堂、扶养幼女的同时,持之以恒的为丈夫奔走、呼吁、祷告,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和才情。在张林绝食的那段日子,方草日日揪心,每天一篇日记,为夫君呐喊。“不管日升日落、暮去朝来;不管花开花谢、寒来暑往,我都不能让自己止息”……那用心写出的关切和挂念,那呼之欲出的柔情和悲戚,无不令人动容。
   
   张林饱含深情地说:“她以前是个娇弱的女孩,经过这么多磨难和痛苦后,变得越来越坚强。她能够坚持到如今真是非常不容易,我想主要是因为她本性的善良,还有父母、朋友的支持和帮助。她真的很了不起!我为自己有这样一位好妻子而感到骄傲。此生有如此良伴,我感到莫大的幸运。”
   
   谈到自己6岁的小女儿,张林声露喜悦。他说:“她真的像天真可爱的小天使。从两岁开始就跟她妈妈一起来探监,每次见到我都特别高兴,舍不得走。几个月前,她们来看我时,她还质问警察说:你们为什么要关押我爸爸?!”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张林先生与妻子、女儿合影 (大纪元)
   
   
   受病痛折磨而身体虚弱

   
   张林自述,因在狱中绝食抗争而导致的身体疾患至今尚未恢复,身体因长期受病痛折磨而虚弱。他说:“今天回来后一直待在家里,连下楼的力气都没有。”
   
   “入狱次数太多了,每次在狱中又都进行激烈的抵抗,所以身体损伤很大,每次都留下很多后遗症,牙齿和眼睛都不好,腰部和颈椎很疼,右腿打弯都不行,蹲着都很难受。内部很多器官的正常抵抗力都消失了,好像动不动就被病毒、细菌入侵。这次出来要好好看看病。”
   
   在狱中不仅伙食很差,而且没有基本的医疗条件。张林说:“医疗状况非常差劲,每人每年才6块钱医疗费,一般就是给一点抗菌素和止疼片。到外面的医院看病很贵,而且一般都不让到外面看病。”
   
   张林多次遭受苦难,曾经在89年入狱后患有严重的末梢神经炎。他说:“那是比现在所有病痛都厉害的疾病,简直叫人痛不欲生,每天发作几个小时,手指和脚趾就像有人用针扎一样。那几个月内我老了十几岁。可能是因为那次经历,现在我的神经系统对疼痛的折磨比较麻木了,忍耐力也大大增强了。”
   
   
   看守所遭非人虐待 绝食抗争

   
   张林2005年初被绑架后曾被关押于蚌埠看守所,在那里遭受了非人虐待,从肉体到精神都受到摧残。他每天被逼迫工作20小时,从早上四五点钟起床开始,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钟才能休息。他还被剥夺了与家属通信的自由。
   
   一次,张林被武警五花大绑,痛不欲生,手上、脖子上的勒痕两年后才消失。他说:“非常残酷、野蛮,像对待死刑犯一样,脖子勒得特别紧,头只能弯着。很多人都被捆得像粽子一样,惨叫声不绝。我一直没机会揭露,想要出狱后控告他们。”
   
   由于对当局判决不服,且在看守所遭受虐待,张林绝食抗争,一个月后,身体虚脱,心跳加速,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终于取消了原先对他苛刻的虐待,也不再逼迫他参加做出口产品的奴工性质的劳动。
   
   那次的绝食抗争对张林身体损伤极大,之后他患有严重的“颈椎尖盘突出症”,头部、四肢的疼痛越来越严重。后来病痛区域不断扩大,直至两条胳膊和两只手。但是在狱中,只能靠药物减轻颈椎尖压迫中枢神经所带来的痛苦。
   
   张林家人当时多次申请“保外就医”,但都遭到当局拒绝。张林清醒地意识到监狱后遗症对自己的危害,他以极大的毅力自我治疗。
   
   
   坚持抗争 外部声援 狱中处境改善

   
   自从蚌埠看守所转至安徽铜陵监狱后,狱方多次企图强迫张林写“认罪书”之类的东西,都被张林严词拒绝。他说:“我从来没写过。我哪来的罪?!我只有贡献。”
   
   在狱中,张林并未受到身体上的虐待,也没有被迫作劳工,只是做些清扫的轻体力活。他把此主要归因于外界的声援。
   
   他说:“一方面,监狱里的人都很了解我的背景、经历,还有疾病状况,所以就没有强迫我做不能做的事情。他们知道我有一个特点,就是任何人欺负、殴打、迫害我,我决不会饶过他、放过他,当然我决不是回击他,但我肯定要揭露他。任何人迫害我,不管他在专制制度里混得多么好,只要他迫害了我,我肯定要揭露他,因为纵容他就是纵容邪恶,那是不可饶恕的。”
   
   “但是,狱中的处境能够改善,起关键作用、根本作用的,还是外界的声援。”
   
   他说:“我相信,这几年在狱中,我没有受到殴打折磨,最主要、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国内外朋友的声援,最主要的是靠国际、国内千千万万朋友们的支持帮助。警察也常常上网查看消息,尤其是海外的声音。这是最关键、最根本的。”
   
   
   狱中了解外部讯息 坚持思考

   
   在多次抗争和交涉后,张林在狱中可以看报纸。虽是中共喉舌的消息,但张林通过“反向看”的方式,仍然可以了解和解读出部份外界讯息。
   
   张林说:“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比如说,西藏问题,当局报导的手段就如同对‘六四’等历次事件的手段一样。我当时一看就知道有问题。市政府周围都是摄影机,政府都作了充分准备,如果真是民众闹事杀人,当局为何不公开那些录像,让大家自己作分析。另外,如果真是一群暴徒想要杀人,为何跑到市政府那里作案?很多很多疑点和破绽。”
   
   狱中人的愚昧无知尤其令张林痛心。他说:“当时中共一报导西藏事件,监狱里大部份人都说,西藏人应该杀,杀他个几万几十万。90%以上都是这种观念,非常可怕。我试图跟他们讲道理但很难讲通。中共体制驯养出来的是多么残酷残忍、愚昧野蛮、毫无人性和是非观念的可怕的兽性。”
   
   
   “我根本无法违背我的心而苟活”

   
   虽然饱受病痛折磨,但电话中的张林仍然声音高昂,思维敏捷,意志坚定,精神乐观。疾病并没有摧残他的意志和思考能力。他说:“疾病和牢狱就如中共邪恶专制制度一样,虽然可能会妨碍我们,但是决不可能阻止我们前行。”
   
   对于如何度过狱中艰辛的日子,靠什么支撑到如今,张林表示,可能是我的“心”吧。这个“心”包括良心的驱使、对社会、正义的认知,对真理的坚持和信心,这些都是一种情不自禁的感情,也是本性使然吧。
   
   “我算是入狱次数很多的。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一次次走入监狱?值不值得?每次的答案都是:这是唯一的选择,只能如此,因为那是一种情不自禁的感情,无法阻挡。见到荒谬的东西就要指出来,见到邪恶的东西就要去抵制反抗。我也知道会因此遭受迫害,但我只能这么做,我根本无法违背我的心而苟活。”
   
   张林再三强调:“我已经站起来了,决不会再趴在地上苟活。”
   
   自古正邪不两立。张林深深的认同和践行着这一点。他说:“我们和邪恶专制势力之间的对立,就像民主和专制的对立一样,就像人和动物之间的关系一样。人是文明人,是站着的,不可能像动物一样爬行。与野蛮愚昧的邪恶势力之间冲突是不可避免、根本无法回避的。”
   
   “我觉得我们所寻求的真理都是显而易见的真理。比如说,民主和专制的区别。专制制度只有一个头脑在工作,其它多多少少都扮演了一种奴隶和牲口的角色。那种制度和人类文明格格不入,截然相反。”
   
   在追求民主和正义的道路上,虽然屡屡受挫,但是张林仍然锲而不舍。他说:“在国外的那段日子,很难做一些事情,我很伤心绝望。回国后又接连入狱。但是每次我失落和挫折的感觉,很快就被另一种感觉取代,那就是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还要继续去做,这是根本不可能改变的。”
   
   对于将来,张林表示:“继续按照心去做。只要活着,心就不变。我所做的,我所努力的,都是我从十几岁就开始独立思考,经过漫长岁月的痛苦思考的结果。就像我手里拿着锤子,一点一点,锤了多少年,都是经过很多血汗、实践的检验。我的心根本不会改变,反抗专制暴政的心永不会改变,我跟邪恶势不两立,只有继续反抗下去。”
   
   
   重建道德伦理 “既破又立两手抓”

   
   张林在狱中从未停息过对中国的问题和出路的思考。他深刻认识到,中共已造成了国民道德素质的大滑落。不仅要解体中共专制制度,还要重建国民的道德素质。要“既破又立两手抓”。
   
   他说:“共产党消灭社会精英,镇压知识份子,扼杀智慧,最为严重的是,导致了中国社会道德堕落,人心险恶,很多人都在不择手段的做着损人利己、唯利是图的勾当,拔一毛而可以为善天下的事情不会做,但是为了一分钱好处就可以恨不得害死一大半中国人。宗教信仰是道德的最高层次,引领人向上、向善。有信仰的人道德水平就高。信神的人就会美化自己的心灵,规范自己的行为。由于中共破坏信仰和道德,中国人道德滑落到可怕的深渊,扭曲的观念和思维方式根深蒂固。中国人从整体上已经病入膏肓了,大部份人沉湎于物质和感官享受,吃喝嫖赌、坑蒙拐骗都堪称世界第一了。世界上大部份假货都在中国。这种深层次的堕落非常非常可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