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王藏文集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上网以来犯的最大错,是误把一些“远距离民运忽悠家”视为英雄而崇之敬之、为之鼓呼!
   
    当年于死水一潭中忽闻海外慷慨之声,难免有惊艳之感。多年之后才逐步发现乃大谬不然。民运也好反共也好,对某些庞然大物说,不过是一种名利双收的投机性生意。民运、道义只是名义,只是用来谋个人之利、发自己之家的一种工具。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一些道义英雄何以会不明白一些常识性的文化问题,何以会将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曲解为利己主义并对利己主义情有独钟,何以会颠三倒四地反仁义道德、反中华文化----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华分子呀。我本以为民运人士是最容易认同仁义道德、拥护中华文化的。纵有误会,道理讲清楚了,他们会自我纠正的。为此语重心长谆谆不已,浪费多年宝贵时间,实在为自己不值!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何以会反感讲理、忌讳批评、恐惧异议、排斥同道,将正常的善意的批评一概斥为道德大棒,连基本的民主作风和修养都不具备,何以会缺乏诚信甚至以撒谎造谣为光荣的斗争手段,何以会勇于內斗你死我活,何以会冷漠甚至陷害国内艰难抗争的少数志士,何以会埋怨国内人士抢夺了他们的“资源”?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献身中华的英雄群体何以得不到美囯、西方政府及台湾当局的真正尊重和支持,甚至遭到众多华侨普遍厌恶和鄙视,在中西方同时沦为边缘人?…
   
    (注:具体事例可参见他们自己的文章特别是內斗雄文。上述观感主要针对海外狭义民运圈,且概乎言之,具体到个人则因人而异,有垃圾人,也有优秀者,兹不具论。另外,虽有所了解毕竟是间接、远距离的,一些“事实”无法一一核实。欢迎知情者用事实证伪东海观感。)
   
    二上述种种表现太不合常理、太违背常情、太不符合“逻辑”了,与民运、道义、英雄等词怎么也无法兼容呀。通过各种渠道有所了解之后才知道,这,正符合某些“伪君子”、“伪英雄”的人生逻辑。从道德着眼,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某些人物不仅属于“口号的巨人、行动的矮子”而已,甚至言行完全相反,在堂皇的义旗下谋私营利乃至大干阻碍破坏中囯民主化的不义勾当,原是某些人物的惯例。所举的旗帜与中共贪官恶吏不同,实质无异,甚至更卑劣:贪官恶吏吃民脂民膏,某些人吃人血馒头----吃老本可恕,吃人血馒头不可饶,吃六四亡灵和国内志士的人血馒头发民运财,尤不可饶! 我们的政治亟待现代化文明化全面优化,我们的制度建设亟待汲取自由主义的精要,未来中国的新王道政治必须建筑在民主自由的基础之上。这都有待于体制内外、国内外优秀中华儿女的共同努力,也有待于全球各文明国家和地区各种形式的支持。
   
    但是,我们不需要海外狭义民运圈中某些只有利没有义的“伪英雄”和“远距离民运忽悠家”。无论形势怎样发展,中国人民都必须把“后门”扎紧,以防“恶狼”趁虚而入!
   
    谨在此奉劝他们一句:当务之急,是对自身进行一番改旧换新的工作,全面更新对中华文化的认识和低劣的道德品质,变“狼”为人,并尽量言行相符一些。良药苦口,汝辈思之,回头是岸,好自为之。否则,在边缘化、垃圾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别说不可能为自由事业献力建功,难免堕为民运的负力量、中华的负形象乃至不久的将来中国人民的清算对象!
   
    三近年来,我为这个“看走眼”的错误痛心疾首,不过情有可原吧,化用孟子的话说,“东海反专制之人也,民运举义旗之圈也;东海之过,不亦宜乎?”
   
    东海这个错误犯得与周公异曲同工,论后果则比周公轻得多。《孟子》载:
   
    “燕人畔。王曰:吾甚惭於孟子。陈贾曰:王无患焉。王自以为与周公,孰仁且智?王曰:恶,是何言也!曰:周公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知而使之,是不仁也;不知而使之,是不智也。仁智,周公未之尽也;而况於王乎?贾请见而解之。见孟子,问曰:周公,何人也?曰:古圣人也。曰: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也:有诸?曰:然。曰:周公知其将畔而使之与?曰:不知也。然则圣人且有过与?曰:周公弟也,管叔兄也;周公之过,不亦宜乎?且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孟子-公孙丑下-第九章》)
   
    周公让管叔管理殷地,管叔却据殷反叛了。可见,圣如周公照样会看走眼,况当年心未尽明、智未造极的老枭乎?(注:圣贤会犯错误,但与一般人不同的是:一,圣贤平时做事看人相对比较正确,出错走眼的概率低些;二、非故意更非恶意,错误纵大,不会是违仁悖义原则性的;三、不二过,不会在类似事情上犯同样或类似错误;四、不掩饰不狡辩,善于改正过错。)
   
    为此,我决定原谅自己,也希望得到各方真正爱民爱国的仁人义士的原谅。
   
   2009-7-28 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