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王藏文集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上网以来犯的最大错,是误把一些“远距离民运忽悠家”视为英雄而崇之敬之、为之鼓呼!
   
    当年于死水一潭中忽闻海外慷慨之声,难免有惊艳之感。多年之后才逐步发现乃大谬不然。民运也好反共也好,对某些庞然大物说,不过是一种名利双收的投机性生意。民运、道义只是名义,只是用来谋个人之利、发自己之家的一种工具。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一些道义英雄何以会不明白一些常识性的文化问题,何以会将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曲解为利己主义并对利己主义情有独钟,何以会颠三倒四地反仁义道德、反中华文化----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华分子呀。我本以为民运人士是最容易认同仁义道德、拥护中华文化的。纵有误会,道理讲清楚了,他们会自我纠正的。为此语重心长谆谆不已,浪费多年宝贵时间,实在为自己不值!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何以会反感讲理、忌讳批评、恐惧异议、排斥同道,将正常的善意的批评一概斥为道德大棒,连基本的民主作风和修养都不具备,何以会缺乏诚信甚至以撒谎造谣为光荣的斗争手段,何以会勇于內斗你死我活,何以会冷漠甚至陷害国内艰难抗争的少数志士,何以会埋怨国内人士抢夺了他们的“资源”?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献身中华的英雄群体何以得不到美囯、西方政府及台湾当局的真正尊重和支持,甚至遭到众多华侨普遍厌恶和鄙视,在中西方同时沦为边缘人?…
   
    (注:具体事例可参见他们自己的文章特别是內斗雄文。上述观感主要针对海外狭义民运圈,且概乎言之,具体到个人则因人而异,有垃圾人,也有优秀者,兹不具论。另外,虽有所了解毕竟是间接、远距离的,一些“事实”无法一一核实。欢迎知情者用事实证伪东海观感。)
   
    二上述种种表现太不合常理、太违背常情、太不符合“逻辑”了,与民运、道义、英雄等词怎么也无法兼容呀。通过各种渠道有所了解之后才知道,这,正符合某些“伪君子”、“伪英雄”的人生逻辑。从道德着眼,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某些人物不仅属于“口号的巨人、行动的矮子”而已,甚至言行完全相反,在堂皇的义旗下谋私营利乃至大干阻碍破坏中囯民主化的不义勾当,原是某些人物的惯例。所举的旗帜与中共贪官恶吏不同,实质无异,甚至更卑劣:贪官恶吏吃民脂民膏,某些人吃人血馒头----吃老本可恕,吃人血馒头不可饶,吃六四亡灵和国内志士的人血馒头发民运财,尤不可饶! 我们的政治亟待现代化文明化全面优化,我们的制度建设亟待汲取自由主义的精要,未来中国的新王道政治必须建筑在民主自由的基础之上。这都有待于体制内外、国内外优秀中华儿女的共同努力,也有待于全球各文明国家和地区各种形式的支持。
   
    但是,我们不需要海外狭义民运圈中某些只有利没有义的“伪英雄”和“远距离民运忽悠家”。无论形势怎样发展,中国人民都必须把“后门”扎紧,以防“恶狼”趁虚而入!
   
    谨在此奉劝他们一句:当务之急,是对自身进行一番改旧换新的工作,全面更新对中华文化的认识和低劣的道德品质,变“狼”为人,并尽量言行相符一些。良药苦口,汝辈思之,回头是岸,好自为之。否则,在边缘化、垃圾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别说不可能为自由事业献力建功,难免堕为民运的负力量、中华的负形象乃至不久的将来中国人民的清算对象!
   
    三近年来,我为这个“看走眼”的错误痛心疾首,不过情有可原吧,化用孟子的话说,“东海反专制之人也,民运举义旗之圈也;东海之过,不亦宜乎?”
   
    东海这个错误犯得与周公异曲同工,论后果则比周公轻得多。《孟子》载:
   
    “燕人畔。王曰:吾甚惭於孟子。陈贾曰:王无患焉。王自以为与周公,孰仁且智?王曰:恶,是何言也!曰:周公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知而使之,是不仁也;不知而使之,是不智也。仁智,周公未之尽也;而况於王乎?贾请见而解之。见孟子,问曰:周公,何人也?曰:古圣人也。曰: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也:有诸?曰:然。曰:周公知其将畔而使之与?曰:不知也。然则圣人且有过与?曰:周公弟也,管叔兄也;周公之过,不亦宜乎?且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孟子-公孙丑下-第九章》)
   
    周公让管叔管理殷地,管叔却据殷反叛了。可见,圣如周公照样会看走眼,况当年心未尽明、智未造极的老枭乎?(注:圣贤会犯错误,但与一般人不同的是:一,圣贤平时做事看人相对比较正确,出错走眼的概率低些;二、非故意更非恶意,错误纵大,不会是违仁悖义原则性的;三、不二过,不会在类似事情上犯同样或类似错误;四、不掩饰不狡辩,善于改正过错。)
   
    为此,我决定原谅自己,也希望得到各方真正爱民爱国的仁人义士的原谅。
   
   2009-7-28 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