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徐水良文集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徐水良


   

2009-08-30


   

   中共及其贪官汉奸国贼,像历史上汉奸一样,以汉族汉区(果敢汉区)存在某些问题为借口,引外军(缅军)灭汉区。
   
   下面将要引用的报道事实清楚地表明,果敢事件,是中共国务院某部长及相关汉奸,委托缅甸独裁政府及其军队制造的消灭汉族自治区的行动。
   
   汉族自治区该特区,确实存在某些问题,但是,在中共掌握特区命脉的情况下,中共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但中共却像历史上的汉奸一样,以汉区存在某些问题为借口,引缅甸独裁政府及其军队来消灭汉区。
   
   我们强烈要求惩办委托缅甸独裁政府和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请看以下报道,见网路文摘果敢消息汇编:
   
   
   汇编1:
   
   据缅方称,缅军之所以来检查该修理厂的原因:一、是因为中方向缅
   方交涉,声称中缅边境仍有大量的毒品流入中国,已给中国造成了重
   大损失。二、缅军声称,中方某部长向缅方提出,中缅边境的枪械管
   理不当,已流入到新疆地区。
   
   
   汇编2:
   
   2009年8月8日上午,缅军30余人突然出现在据中国国家级口岸
   南伞一步之遥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杨龙寨口岸。一特区所属民
   主同盟军迅速做出反应,将缅军30余人包围。经交涉,缅军驻果敢
   老街最高指挥官(准将)出面正式通知一特区政府:受中国政府国务
   院某位部长的委托,要对位于杨龙寨的一个毒品加工厂进行检查。随
   后,经双方高层谈判,在一特区政府副主席王国政的陪同下,对所谓
   毒品加工厂进行了搜查。结果,该厂系一特区政府的军械修理厂,并
   无毒品。
   
   
   8月19日上午,缅军政府突然提出,需派出50辆军车,每车5名
   全副武装的军人前往杨龙寨搬运所接收的军械修理厂设备,要求沿途
   不许阻拦、检查。一特区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只允许缅军通过3
   辆车,每车只能2名缅军,不能带任何武器,不能着军装。双方互不
   相让,果敢局势再趋紧张。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不干涉缅甸内部事
   务。
   
   8月25日凌晨,彭家声得知其三子彭德礼被中国边防武警扣押的
   消息,因害怕中方对自己动手,将指挥部迁往127界碑缅甸一侧,准
   备突围或与缅军政府谈判。晚,被中方所扣彭家富、彭德礼二人被中
   方释放,同盟军上下士气大振,一鼓作气突出重围。
   
   8月26日,一特区政府转移至二特区所辖南邓地区坚持斗争,开
   始部署对缅军作战。中午,彭家声的脑残儿子"大佛爷"及其随行保
   姆5~6人被中国边防武警扣押,没收所有证件,欲将其转送白所成
   叛军,同盟军上下士气再次受挫。缅军派兵借道中国境内欲围剿杨龙
   寨彭家声住所,被中方抓获40余人。
   
   8月27日上午,缅军再次派兵借道中国境内攻击杨龙寨彭家声住
   所,被同盟军击溃,打伤一人,被击溃之缅军逃至中国境内。中国边
   防武警释放了彭家声残障儿子等人,但限制在南伞活动。

此文于2009年08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