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保扁问题]
徐水良文集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保扁问题


   

徐水良


   

2009-8-16


   
   
   [按]这是一个洪哲胜和我笔战的帖子的整理汇编。过去无数次,我对洪先生的同样手法,持最大限度的克制,尽量不揭穿要害问题,避免让他下不了台。因为我们不得不利用某些貌似公正的对立阵营的人,来向国内多少传布一些朋友的声音,防止中共对我们的封杀。中共对我们的封杀,确实太厉害了。但现在,我们既然已经开始彻底揭露花瓶民运,那我们对某势力为花瓶民运安排的特殊的强有力的外围、外援和大将,也就没有必要保持最大克制。而且他自己一次再次撒谎,却一次再次反咬别人澄清实事是撒谎,为了保护自己被无端恶毒攻击的人格,所以我这次就来个小小的不克制,小小迎战一次,希望他不太无赖,能知错而哑口无言。但愿我没有低估他的耍赖水平。
   
   我再次提醒国内朋友,一定要吸取师涛那样的教训,谨慎对待海外每一个你过去不熟悉的人。
   
                 ——徐水良2009-8-16
   
   
   一、谁撒谎?
   
   
   所跟贴:洪哲胜 : 如果找出我的一篇“死保扁贪腐”的文章这么困难,以后说谎小心!
   
   --------------------------------------------------------------------------------
   
   作者:徐水良:说到撒谎,先给一些你撒谎的确实证据。你可以骗别人,骗不了我徐某,骗不了你亲近的人,骗不了头脑清醒的人,骗不了特别地沉重地告诫大家你是匪共党外围的朋友。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目录: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附一:答洪哲胜先生
   附二:关于今年六四纪念筹办过程中的几点事实
   附三:给某人的回答:揭点密吧!
   附四:洪哲胜:我作证:倪育贤、张菁、吕金花绝对不是反对在64纪念活动当中提出政治诉求。
   
   
   [按]今年纽约64的问题具有全局意义,牵涉一系列重大问题,有必要进行认真的讨论。
   
             ——徐水良2005-7-5日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答洪哲胜先生
   
              徐水良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洪哲胜先生有本事为他根本没有参加的64筹备会议、和筹备工作作证。)
   
   洪先生,你参加了几次会议?就来作证?你参加过一次双方大吵的会议吗?没有参加会议,对情况根本不了解,就有作证的本事和权利,我对你真是佩服!
   
   要单纯化,不要政治化,不提政治诉求政治口号这些说过多少遍,引起二个多月激烈吵架争论的问题,那么多人,包括纽约之外不少朋友,以及我们都亲耳听到的这些东西,并且把全球64筹备会吵得无法达成共识的东西,你一个作证就可以抹杀了?
   
   又如倪育贤说的排斥法轮功的那些话,后来吵架时唐伯桥再次提出,倪育贤也只好承认的,你也要反过来说我们破坏合作,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何况是一本正经的洪先生,我真是想不通。
   
   事实就是事实,无论你是否理解,无论你是否认为它符合逻辑,它存在,你就得承认。你不去查清事实,却只听一面之词,就通过理论论证说这不存在。我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当然也不奇怪,从你一开始参与大陆民运,从较早的正义党到现在,凡产生这类争论,你几乎毫无例外不顾一切地站到哪一边。但愿这背后不存在问题。
   
   (顺便对国内朋友说一句,希望国内的朋友与海外打交道时存个心眼,避免过去某些朋友的教训。)
   
   一般人能做肯定证明,因为你知道一次,就可以作证“有”。但要作否定证明,作证“无”,你得日夜跟在后面,并且不能疏忽。听说洪先生参加过一次他们排斥不同意见后单独召集的筹备会,于是就了解了一切,可作否定证明了。真有本事!
   
   下面是我上次的回答,(见附一)。
   
   再附上参与64筹备的朋友整理的关於筹备工作纪要(见附二,为简化,略)
   
   既然洪先生有权、有本事为他没有参与的筹备工作作证,那么也请没有参加这些会议的洪哲胜先生根据他的习惯来作证、说明这个纪要的内容是假的!
   
   我参加过其中二次会议,听费良勇先生及其他朋友谈过一些会议情况。我没有洪先生的本事,我只能作证我参加的二次,纪要内容基本属实,以及我听到费良勇及其他朋友讲的内容,与纪要内容一致。
   
   再加上附三供参考。
   
   
   附一:
   
            答洪哲胜先生
   
             徐水良
   
   
   [按]洪哲胜先生违背筹委会邮件组规定,未经相关各方同意,公开邮件组内部讨论内容。以下有关内容已经在网上公开,所以我这里也公开对他的回答。
   
              ——徐水良
   
   
   鉴于洪先生这些时间来对我的人格攻击,我这封信的语气也许不太客气,请洪先生谅解。
   
   自从洪哲胜先生参与中国民运以来,在此类问题上,历来都是站在那些人一边。尤其在关键时刻,都是他积极站出来帮助那些人。在正义党问题上,我们的朋友们曾经与他力战,他是捍卫正义党主力,事后虽有所认识,但从来没有反省。似乎“非常糊涂、非常不健康、而且非常危险”的都是别人而不是他,非常奇怪。所以我历来对洪先生多一个心眼,也许洪先生也认为这是“非常糊涂、非常不健康、而且非常危险”,可是我们在非常艰难的处境下,没有办法像洪先生那样,非要相信他和他大力支持的那些人不可。
   
   洪先生不久前在网上故意把我文章中没有的东西加给我。然后对我进行人格攻击。那一次,我说大陆异议人士中现在倾向泛绿的异议人士,大多过去受中共影响较深,或者心存幻想的人士。不知他是出于故意,还是连我的文章也没有认真看,就在后面加帖子说:“又是说谎不打草稿!请问的的首脑阿扁、谢长廷、苏贞昌、游锡坤是如何受到中共的影响的???洪哲胜”,而我那篇文章,根本没有提到这些人的名字(谢长廷、苏贞昌、游锡坤)以及任何他们受到中共影响之类的话。(见附件2,为简化,略)。
   
   我尽管与洪哲胜先生有多次非常激烈的争论,但我从来没有对洪先生进行过人格攻击。但洪先生却几次进行这种人格攻击。所以当时我非常生气,就加了一个带点意气的帖子。当时对洪哲胜先生的做法,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他自己说谎不打草稿,我的文章明摆着,他公开捏造我的话,却反过来说我说谎。后来想想,有可能他根本没有认真读我的文章,所以又写了一个帖子,(见附件1,为简化,略),但因为时间过了,就没有上贴。
   
   这一次,洪先生又首先把我这封信中根本没有提到的具体口号“退倒中共”争论强加给我,然后进行批判,意思是我故意歪曲了争论问题。
   
   (洪先生说这个口号是法轮功口号,事实上,这个口号在64筹备会上,是费良勇先生提的,而不是参加会议的法轮功学员提的。退党及类似提法,最早是唐伯桥中国和平提出的,也不是法轮功最早提出。)不过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他多费口舌。
   
   具体口号当然可以商量,我也提出过好些不同口号,也提出过折中口号企图调解。
   
   但这里我讨论的问题是:一是六四纪念要不要非政治化,单纯化,二是要不要垄断64纪念活动,排斥法轮功,(例如有人说民运只留下这块地盘,不能让法轮功来搞,不能让法轮功抢这个地盘。)这些天争论异常激烈的就是这些问题。尤其是纽约,常常激烈争吵到翻脸。我夹在中间,开始时提些折中建议企图调解,后来不得不表态。
   
   如果洪哲胜先生认为我提出的问题是歪曲事实,甚至撒谎,那么,洪哲胜先生就应该证明,这些天根本没有争论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是我徐水良杜撰出来的,可惜洪哲胜先生没有证明,就马上断言,“这里的问题不是……而是……”
   
   此外还应该证明他攻击我时所涉及的我讲的其他东西也是假的。
   
   我想熟悉情况的朋友,如参加会议的朋友,包括曾经在纽约参加过会议的费良勇先生,他们能够证明是我徐水良讲了假话,还是洪哲胜先生讲了假话。
   
   
              徐水良2005-5-30
   
   
   附三:
   
          给某人的回答:揭点密吧!
   
   
   因为你对大招安一无所知,所以很难理解纽约发生的事情。同时脑袋似乎也不大好用,对简单的问题理解不了。我这里稍稍揭点密吧!
   
   有人不喜欢纪念64,但又无法取消,于是就想尽量淡化,于是提非政治化,不要提政治诉求、政治口号,并且希望不要到大使馆领事馆对面去,说只要不到大使馆领事馆,其它什么地方都行。美国以外有的地方拒绝了。但纽约好像与此种现象密切吻合。有的人的话、信件和文章,其背景几乎是呼之欲出。但64本身是政治活动,他们的提法别人无法接受,做得太露骨太明显恐怕也不好,太被动。提一点过去老生常谈的口号,恐怕也是自然。不过,政治口号是吵架不可开交以后,及到很后不得不提才提的。
   
   说实在的,我们观众没有办法,只能抨击演员,但实际上,问题出在导演身上。
   
   
   附四:
   
        洪哲胜:我作证:倪育贤、张菁、吕金花绝对不是反对
   
           在64纪念活动当中提出政治诉求。
   
   
   当我第一次看到徐水良在内部通讯当中以“他们”反对在“6.4”纪念会上提出任何“政治诉求”是,我吓了一跳。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后来,又见他以同样的原因公开不指名指控“他们”时,我觉得事态严重了。此刻,最忌讳民运与法轮功合作的乃是中共。而民运在处理这个合作问题上面显然并不完美。而在这当刻,徐水良却出来歪曲事实,起到破坏法轮功与民运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
   
   于是,我查问了“他们”。正如我所预期的,他们坚决表示,他们没有主张拒绝任何政治诉求,而是认为,纪念“6.4”嘛,本身就是一个政治活动,就应该提出政治诉求,怎么可以去反对提出任何政治诉求呢?他们反对的是提出“与‘6.4’无关的政治诉求”。
   
   为什么我说“正如我所预期的”呢?因为我参与纽约地区纪念“6.4”的筹备工作已经好几年了。从每次的筹备会中“他们”的确关切会不会有人拿出“与‘6.4’无关的政治诉求”。而所有这些讨论,徐水良大多是有在场的。他与别的与会者一样,都可以作证。
   
   事后检讨是从事运动的重要工作之一。既然所有的参与者都认同民运与法轮功合作的重要性,这次没能处理好,显然,找出症结,作为教训,署个重要课题。而“从事实出发”则是探索症结的必循之路。徐水良多次把争论歪曲为“他们”坚决反对提出任何“政治诉求”,除了起到分化法轮功与“他们”的关系之外,如果能起到任何其它作用的话,那就是:让中共在一旁高兴,在私底下笑话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