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小龙女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国家政权覆亡前的八大征兆
·英国首相丘吉尔:什么是自由?
·顺口溜:世界9国的军力
·孙悟空入党记
·西天路上的冤大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全文)
·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 - 民国范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四大名著――中国封建社会的四份体验报告
·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观棋话钓鱼[原创]
·招魂曲―――我的中国!
·母亲,我叫钓鱼岛
·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钓鱼岛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三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东京都不相信抗议[原创]
·优秀微型小说推荐
·三打白骨精:东方专制幽灵的三个躯壳
·身体与国家
·一个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
·王小二参军
·由一句口号:“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想到的
·谈谈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
·史上最牛的淘宝实物雷人语录
·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哈哈 总结2008年度语文
·百年诺贝尔正当花季
·向始终如一坚持自己信仰的人致敬[原创]
·八项事件反映中国当局重大政治转向信号
·潇湘晨报:辛亥革命100年启示录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难道生命仅具有哀悼的意义?
·朝鲜半岛炮声隆[原创]
·陈致中高票当选,说明了什么?[原创]
·信马由缰,胡思乱想[原创]
·易中天:中国禅宗的境界
·中国汉字禅机(组图)
·十句经典话写尽中国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志士仁人,
   无求生以害仁,
   有杀身以成仁。

   ______孔子
   
   中华帝国扩张史一:铁血春秋①龙现中原
   
   《圣经》一书充满了神话色彩,但我们也能从中读出早期以色列人的生活状况。罗马始祖罗穆路斯出现于传说中,但帕拉丁地区出土的残片也能证明:当时确有人类在此活动过。。。许多的传说并非完全出于杜撰。在中国,传说中最早的征服战争当是黄帝对蚩尤部落的进攻。
   
   距今4856年前,黄帝诞生于河南新郑的轩辕之丘。据说,黄帝的母亲附宝在外出郊游的时候,遇到了倾盆大雨,一道闪电随霹雳声从天而降,绕住了附宝的身体,电光并不伤人,只是在缠绕了很久才离开,直飞向北斗而去。不久,附宝怀孕了。历经两年零一个月后,河目龙颜的公孙轩辕诞生于世,这一天是农历二月初二,至今,中国人还将这一天称为“龙抬头”。
   
   在上古,一个个部落彼此进行着征伐与兼并,一场失败足以使一个民族永远沉寂,一次胜利则不足以使一个民族永远保持强盛。一个庞大民族的诞生,他的基础是:祖先所在的部落必须屡战屡胜。因为,每个部落的人数都不算多,谁也输不起,败不起。
   
   黄帝的异母兄弟是姜榆冈。他的降生与中华民族的图腾“龙”有密切的关系。据说,其母女登在华亭游玩时,一条神龙悠然前来陪伴,女登因此而怀孕,但是,当生下炎帝后,人们却发现这个孩子长着蛮牛一般的头颅,哭声震耳欲聋。父亲少典面对这个丑陋的婴儿十分不悦,拂袖而去,最终,他将女登母子俩驱逐到姜水河畔。于是,黄土高原这片险山恶水成了雄奇少年开阔自由的天地。
   
   姜榆冈聪明好动,对自然充满了好奇之心,渐渐的,他对植物产生了兴趣。他用一条神奇的赭鞭四处抽打百草,以验证它们有无毒性,是酸苦还是甘甜。后来,他干脆自己亲自品尝各种植物,将其中可以治病的草药拣选出来。聪明能干的医生很快受到了拥戴,年轻气盛的姜榆冈开始展示他好战的性格。他高举绘有神牛图腾的旗帜,率领自己的部落沿滔滔黄河一路征战,在战鼓般的涛声中,部落军团打过了河北大平原,打过了炎热蛮荒的湖北,一直东进到中国圣人孔子的故乡,并昂首挺进中原大地。最后,姜榆冈定都于河南淮阳,“中国”终于有了一个最初的眉目。
   
   巫师为之占卜,扬言姜榆冈以火德而旺,因光明而强。从此,这个雄壮好战的首领便被称为“炎帝”。
   
   黄帝因天降雷电生,炎帝因天降神龙生,这两个中国的扩张者,是真正的“上帝之鞭”吗?
   
   在河北,山西,山东这片广阔的土地上,盘踞着一个强大的农耕部落,他们的首领叫蚩尤,是一个脾气暴烈并热中于搏斗的猛士。《广雅释诂》上说:“蚩,乱也。”《说文解字》上则将“蚩”字解释为“虫”。《尚书》对之描述尤为残暴:“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杀戳无辜,爰始淫为劓刵椓黥”。可见,在中国人的笔下,蚩尤是一位猥琐阴险,好乱乐祸的首领。他的相貌被越传越可怕:筋骨如铁,两足如牛,四目六手,齿长二寸,坚不可摧。。。他的兄弟八十一人,都有野兽一样的体魄,并以沙土为食。这个部落此时已经学会制作盔甲和铁器,《世本•作篇》上说:“蚩尤以金作兵器”。“金”即是铜,他们“铜头铁额”的高举铁戟大弩,在部落角逐中狂飙般杀来杀去,杀得天下民众无不心胆俱裂。
   
   英雄的炎帝遇到了对手,一山不容二虎,两个以好战而闻名的部落发生了冲突。蚩尤勇猛超人,更有八十一个兄弟呐喊助战,炎帝百战百胜的部队霎时被击垮,在陈州,曾经所向披靡的炎帝兵团一溃而不可收拾。他们败曲阜,走孤泉,退涿鹿,跌跌撞撞一直逃到公孙轩辕的疆域。此时的公孙轩辕已经是一位成熟的部落领袖,与炎帝不同的是,轩辕并不好战,他的民众喜欢饲养牛羊,播植五谷。丰富的财力资源使轩辕部落具备了雄厚的实力,而轩辕本人更喜欢用他那敦厚质朴的性格收揽人心,比起炎帝来,他的部落更具备民心归向的凝聚力。
   
   来到轩辕的疆域,炎帝稍稍安心了。有德高望重的手足做后盾,身为败军统帅的炎帝竟有些忘乎所以。当部落武装获得整顿后,他便盛气凌人的侵凌其他部落,好战的架子又端了起来。这对于以德服人的轩辕来说是不可容忍的。由于政治方针不同,兄弟间爆发了争吵,由争吵到推搡,直到动手相打。在北京郊区的阪泉,双方军队发生了武装冲突。好战的炎帝第一次目睹了和而不同的伟大力量,不同的部落高举熊,罴,貙,虎,貔,貅的图腾向他冲来,三场大战之后,炎帝屈服了,他向高人一筹的黄帝提出了结盟的请求。华夏部落——这个代表着中国人祖先的部落从此产生。国歌有言:“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仿佛也写照了当年的情景。新部落诞生时,即面临着强大无比的蚩尤部落的进攻,如果抵抗失败,则有可能是致命的失败。
   
   当黄帝与大将风后,力牧与蚩尤在涿鹿交锋时,才知道自己也并非蚩尤的对手。尽管双方都已学会使用金属武器,然而蚩尤的部队的确太勇猛了。黄帝围城三年,城池坚不可摧。双方会战九次,都以黄帝的失败而告终。黄帝屡战屡败却不被彻底击垮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已经总结出一套成熟的兵法。拒传:黄帝在失利后来到太山,遇到一位形貌奇妙的妇人,她人面鸟身,神采奕奕,送给轩辕一套兵书,名为《玄女兵法》。在获得军事专家的指导后,双方再次展开大战,《山海经》云:“蚩尤作兵伐黄帝,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可见战争激烈的程度。在难解难分之中,一场狂风暴雨使双方军队迷失了方向。士兵们不得不盲目的砍杀,冲撞。此时,黄帝部队推出了一辆神奇的兵车,这辆车上没有武士,只有一只小小的木偶。他的手一直指向南方,仿佛在告诉官兵们:蚩尤在这里,冲上去,杀了他!
   
   毫无战力的指南车发挥了关键功效。华夏士兵同时向一个方向扑来。在风雨雷电交加的迷雾中,蚩尤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许在纳闷:为什么有那么多敌人向他包抄,他的雄兵猛将已经看不到自己的首领,而敌人的官兵却看得到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钢筋铁骨的蚩尤挡不住一队又一队的士兵,冲不破一层又一层的包围,终于扑倒在乱刀之下,粉身碎骨。此时,战场上已是“尸横遍野,血水漂杵”。。。华夏胜利了!
   
   然而,没有多少人相信:蚩尤这样一位可怕的战神会被公孙轩辕这个憨厚的首领打败,人们听到蚩尤的坏消息后先是一愣,而后纷纷否定这一说法,认为这是谣传。黄帝不得不画下蚩尤的头像四处张贴,以证实:我获得了他的首级。蚩尤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他虽然战死,但在几千年后,千古一帝秦始皇和汉武大帝依旧用祭祀的方式对他表示了崇敬。司马迁写道:“秦始皇遂东游海上,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三曰兵主,祠蚩尤。”
   
   胜利后,中原各地的部落首领全都宾服了。在釜山之巅,黄帝召开了部落大会,从此完成了征服中原的统一大业。会议上,有人提出以熊为图腾,被黄帝否决。以前,黄帝率领的便是一只由六种图腾组成的联合部落,如今,又如何能用一种图案博取大众的认可呢。于是,他提议创造一种博采众像的新图腾:以蛇为身,以狮为头,其抓如鹰,其角如鹿,并绘以鱼鳞。这种代表各部落的新图腾被命名为“龙”,“龙的传人”一说就此产生。
   
   多少年后,人们来到云南地区,发现那里的苗民讲述着这样一个传说:蚩尤本是个善良勇敢的首领,他不仅精通武艺,还会灵活的使用120种草药为乡亲治病。为了保护百姓不受垂耳妖婆的残害,他挺身而出将其击败。妖婆不甘心,请兄弟黄龙助战,依旧大败而归。恼羞成怒的妖婆又请来赤龙,才将蚩尤击败。而后,八十一寨的苗民被迫放弃中原故土,来到妖孽出没的鬼方居住,这里是日落的地方,环境险恶,土地荒凉。。。
   
   从内容迥异的古老传说中,我们品到了成王败寇的味道,也品出了苗民对4000年前那场失败的永久遗憾。如果当年战败的是华夏部落,如果没有那只小小的指南车,我们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两种倾向不同的传说,根植在两个民族的心灵深处已有数千年,两个民族不约而同的讲述着一个古老的传说。
   
   炎黄与蚩尤,真的只是“传说”那么简单吗。
   
   中华帝国扩张史一:铁血春秋②四方之民
   
   中国有两句成语:
   
   东征西讨,南征北战。
   
   这两句成语概括了战争的覆盖面是无所不及的,战争从无禁地。
   
   居住于中原的华夏人,在涿鹿大战取得决定命运的胜利以后,逐渐繁荣起来,华夏历经颛顼,帝喾,尧,舜,禹,直至夏,商两朝,一千年来始终被其他民族,部落和小国包围着。这些或文明,或野蛮的势力零零散散,如同密布天空的繁星,具有高度文明的华夏人居于繁星之间,一如众星捧月般的醒目,也时常提心吊胆的防备着这些燃烧的星矢与之碰撞。
   
   在华夏的北面,流窜着狄。这是一群令人不安的马上民族,他们行动敏捷,强悍好战,快如闪电,狠如钢铁。《疏》曰:“绝异壮大有力者,狄” 。《注》云:“狄、涤,往来疾貌也”。王国维先生则认定,狄字还有一个更带杀气的解释:“剔除”。这些马快刀狠的野蛮人出没于陕北荒原和山西一带,号称北狄。当这一心腹大患横空出世后,一百年间又相继冒出了凶猛的赤狄,白狄和长狄。
   
   在华夏的南面,隐藏着蛮。他们是当时南方的各个部落,有三苗,有巴楚,其间,还出现了一个神秘诡异的名字,叫做“蛮貊”。何以为“貊”?与“貉”相通,此物昼伏夜出,以鼠为食。在迷雾重叠,怪树盘根的原始森林里,这些神秘人群被描绘得形状怪异,近乎妖魔:哲学家孟轲说,他们的舌头如同八哥般蜷曲,而《礼记》则记载:他们的脚趾十分古怪,其特征是相向的。远古的传说,将入侵中原失败后南逃的蛮人列为“四大凶族”之一。
   
   在华夏的东面,聚集着夷。在甲骨文中,“夷”写做“方和”,注意:“方”字如同一个人侧身而立,歪斜懒散的站着。这种站姿与华夏人正襟危坐的习惯很不一样。他们居住于山东,淮北一带,约有九大支系,分别是:畎,于,方,凤,阳,以及黄、白、赤、玄夷等等。在古代,“九”有“众多”之意,良好的居住环境使他们人多势众,形同蚁聚,凭借数量上的庞大与周王朝顽强抗衡,周公,成王的铁骑将其消灭了一部分,穆王登基,他们又一涌而出,如蝗虫般铺天而来。
   
   在华夏的西面,横行着戎。何以断言其横行呢?古人说:“戎者,兵也”,“凶也”。兵为武器,凶为暴徒。长期以来,这些持械施暴的“流窜团伙”一直是商朝“横扫严打”的对象,戎族的酋长竟被称呼为“兽”,可见这些劲敌的厉害!我们熟悉的羌人便是西戎的一支。“羌”与炎帝的“姜”姓通假,因此,他们竟然还与炎帝沾亲。除氐羌外,辽阔的西部还有华戎与徐戎。总之,狭义的戎多指氐羌,而广义的戎则是辽阔西部各个族群的共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