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小龙女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虽说古代是一夫多妻,有点身份的男人妻妾成群算不了什么;但是,天性自私的爱情,在任何时代都无法容忍外来势力的侵扰。古代的文人笔记处处可见这类争风吃醋的典故,尤其令人惊讶的是,那些有头脑、有心机的“奇女子”,曾怎样运用各自独特的“绝招”,遏止丈夫寻花问柳“包二奶”,捍卫弱女子的人格尊严。
   

   明代顾起纶的《国雅品》中有一段“陈少卿妻”的诗话,这是“后才子佳人时代”的写照:相传,陈少卿要背弃老婆而娶小妾,妻子悲愤地作了一首《寄夫》诗:“新人貌如花,不如旧人能织麻。织麻做衫郎能着,眼前花开又花落。”这种诗句当然打动不了鬼迷心窍的丈夫。有一副寿联说:“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这八个字可以改作对人生的观照,在精神与物质的取舍上,“米”未免过于原始,同“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的佳人简直是格格不入。“茶”才约略“下得厨房,上得厅堂”,更适合才子佳人的虚荣口味。
   
   当婚姻出现危机时,即使佳人妻子也笼络不住才子丈夫的心。管道升是浙江吴兴的美女,元朝至元二十四年,同书法家赵孟頫成亲。据说这位管家小姐不但容貌美丽,而且才艺俱佳,一手好诗词,一笔好字画。想不到丈夫另觅新欢,一个妇道人家有什么办法呢?打不动,骂不灵,硬的不行来软的,只能写几句哀怨的诗感化一下:“夫君去日竹初栽,竹子成林君未来。玉貌一衰难再好,不如花落又花开。”这是劝降吗?分明在为自己做人老珠黄的凭吊。佳人的资本丢了,才子的爱心跑了,一个世人羡慕的神话即将寿终正寝,这种悲剧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两情相悦的内容是什么?才色而已。才色开道,情人眼里便出西施,但这只是第一道门径,并非婚姻的皈依。总有一天江郎才尽、年老色衰,怎么办?光彩照人的才子佳人也将随之夭亡。
   
   《论语》说:“诗可以兴。”“兴”是指感动人心,尽管佳人多能诗能文,但试图以这种方式招回“负心汉”也是功效甚微。清人袁枚的《随园诗话》有这样一段故事:
   
   王孟端的一位朋友,偷偷地在北京娶了一房小妾,两人如胶似漆,寻欢作乐,男人早把家里的原配夫人丢到九霄云外去了。王孟端见势不妙,立刻出面调停,他写了一首诗寄给了这位朋友:“新花枝胜酒花枝,从此无心念别离。知否秦淮今夜月?有人相对数归期。”真是一把钥匙一把锁,天天搂着二奶花天酒地的人扑簌簌地掉下了悔悟的泪水,还算不错,当即“挟妾而归”,带上年轻漂亮的小老婆,匆匆地赶回老家团圆去了。
   
   其实,“挟妾而归”还不如死在外边永远别回来干净呢!另觅新欢的丈夫将如何面对秦淮月下数归期的佳人?此时,姻缘尚在,恩义却大不如前了。就像一只精美绝伦的花瓶,一破,即使勉强粘连、没有肢解,裂痕也永远不可能弥合。遍体裂痕的婚姻只是依靠道德力量,苦苦地僵持。
   
   还好,赵孟頫的老婆换了个聪明的招数,她由唉声叹气而改作蓄意勾引,“老佳人”切中了才子们多愁善感的软肋,这倒不失为一个起死回生的好主意。据明代蒋一葵《尧山堂外纪》的记载,管夫人曾作了一首非常著名的《我侬词》,答对即将纳妾的丈夫: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你一个,塑我一个,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管夫人在诗词里别有用心地捏泥人,她就忘记了,才子可以同你这个佳人捏,也可以同另外一个佳人捏。死后“同一个椁”,并不意味着生前只有“同一个衾”。风流倜傥是才子的本性,要他从一而终,岂非奢谈?“花在时,人在势”,佳人如春韭,割完一茬又长一茬,天下哪有不老的貂禅,不死的西施啊?才子佳人始于偶然的幸运,却不一定有必然的美满,还是乖乖地捏泥人去吧,捏得好,白首同心;捏砸了,或者掉首无情、琵琶别抱,或者干脆“君死又随人去了”。一旦到了那个地步,社会上早就没人再关心这对可怜的老鸳鸯了——喜新厌旧是所有看客的天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