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小龙女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南京秦淮河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红灯区”,这里出过一批优秀的红尘女,比如柳如是、李香君、董小宛、陈圆圆等,她们不仅是男人绝色的玩物、风雅的宠物,还成为朝代更迭时,气节与大义的所在。秦淮水浅,载得起风花雪月、经得起吃喝嫖赌,石头城厚,却无法抵御外侮铁骑和变幻无常的“大王旗”。浪漫、悲壮搅和在一起,这是一座六朝名城的底色,也是秦淮河上红尘女们的宿命。
   
   红尘女是生活在灯红酒绿中的“灰色阶层”,她们是传统贞洁观念的逃遁者,是官方行为典范的修正者。世俗觊觎她们的姿色,敬畏她们的才质,男人则蔑视她们的贞操,又流连她们的放荡。这为中国文化输入了一股具有叛逆色彩的暗流。一贯慎言慎行的中国传统文化,在红尘女们面前却一点儿也不脸红:纳妾成为合法,蓄妓也视为风流,苏轼、秦观、杜牧、白居易等著名文人,都是寻花问柳的老手。他们不需要回避亲近红尘女的问题,甚至还泼洒笔墨,同风月场里的准诗人们唱和应答,勾栏妓院同中国文学居然和谐地搭起手来。

   
   林语堂说:“红尘女在中国的爱情、文学、音乐、政治等方面的重要性是怎么强调都不过分的……这就是中国人对妇女的尊重,许多男人都要追求一个人们认为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时间可长达几个月,钱要花去三四千……这样一种荒唐的现象,只有在妇女被幽禁时才会出现。”此外,“红尘女们教会了中国人浪漫的爱情,正如中国妻子们教会了他们更世俗、更真实的爱情。”
   
   钱谦益与柳如是结秦晋之好,两人同居“绛云楼”,读书论诗,倒也快活。明亡,柳劝钱殉节,在抹脖子、上吊和投湖中选一个死法。钱谦益推说水凉,舍不得自杀;柳如是却纵身跳进了西湖,险些闹出人命来。名利心大动的老头子,非但听不进小妾的劝诫,反而剃光了头发,准备为新朝效力当差。应对这些变故,女人不知要费多少唇舌,讲一通忠孝仁义的大道理,无非是希望自己的男人不要投降,免得遭人指斥,最保险的办法就是为挺尸的前朝披麻戴孝、丁忧守志。实在不能远祸全身,也可以浪漫地死去,柳如是给钱牧斋出的就是这样的馊主意:刀子、绳子、投湖,择一而足。两人还在西湖上荡舟作诗,准备在月色荷影中了断残生。看来,柳如是很认真,她愿意作着梦死;而钱谦益却并不糊涂,他还没有活够,纵然红粉知己相陪,他也舍不得撒手人寰——他还有更大的政治企图。
   
   前朝亡故,君主逃亡,旌表荒废,柳如是们却依然逗留在昔日的回忆里,她们弄不清哪个政权是自己的家,枪口该调向哪一边。前朝并未恩赐一点好处,毕竟是故国;新贵非我族类,总是招人不待见。效忠的对象消失了,就为道德殉葬,比如明朝的头发,晚清的辫子,甚至不惜万千颗人头落地。
   
   后人为秦淮、苏杭名妓上坟凭吊的多如牛毛,一则,与古代美人吊肩膀,总归是件雅事;二来,独对荒冢,诗词互答,说不定还能叼光留下一个不朽名。袁枚的《随园诗话》记载了一则小品:随园主人用唐诗“钱塘苏小是乡亲”的句子刻了一方私印,并钤在诗集上,送给了一位路过金陵的尚书,结果遭到那位官员的苛责,袁枚却认真地说:“先生瞧不起这方印吗?今天看来,您是当朝一品,封疆大吏;苏小小是个身份卑微的红尘女。恐怕百年之后,世人只知苏小小,而您,就不大有谁记得了。”这话果然应验了。
   
   唐朝人范摅在《云溪友议》中写道:“吴门女郎真娘,死葬虎丘山,时人比之苏小小。行客题墓多矣。举子谭铢题云:“虎丘山下冢累累,松柏萧条尽可悲。何事世人惟重色,真娘墓上独留诗?”后人无复题者。”
   
   看来,题咏名人墓,跟风、捧屁、凑热闹的居多,被这位举子一骂,都乖乖地闭了嘴。那些才貌俱佳的风尘女子本就可怜,还是别让她们在舌头上乱滚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