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小龙女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通往中亚和西方的各条路线对隋唐来说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它们当然是通商要道,中国人就是通过它们出口丝织品以换取种类繁多的外国货的。
   
   通过这些路线,许多中国的思想和技术传向西方,但在隋朝和初唐时期,中国却更多地是从西方传入思想和技术。中国的佛教是当时最活跃、最有影响和最先进的思想体系,它一直是从北印度和中亚诸国吸取新的推动力。其他新宗教,如拜火教、摩尼教、景教和以后的伊斯兰教,也从伊朗和中亚传入。

   ————《剑桥中国隋唐史》
   
   闭关锁国是儒家文化的劣根性,是中国人的劣根性!
   ————一种被欺骗的人
   
   中华帝国扩张史三:盛唐威龙①潜龙再振
   
   公元4世纪,东西方两大帝国都遭到了游牧民族猛烈的冲击。东方的中国,西方的罗马。
   
   375年,西歌特人为逃避战乱投奔罗马帝国,傲慢的罗马人在引领后者的途中,竟伸手索要武器和女人,并得寸进尺的扬言,要把西歌特人卖做奴隶。压迫必致反抗,费尔姆起义爆发了,先是歌特人的攻打,而后是罗马人无耻的自抢自乱。皇帝瓦伦斯闻讯后又惊又怒,御驾亲征,被堵在茅屋里当场火化。这场恶战使罗马威严扫地,由巍然屹立的军事大国沦为被人宰割的羔羊。
   
   此后,灾难越演越烈。西歌特人一洗而空的焚烧掳掠,匈奴人日杀十万的旷古大战,汪达尔人昏天黑地的大砸大抢,一桩桩成了帝国的噩梦。大概是为了寻求出路,罗马人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信仰基督教,砸烂传统文化。庄严的神庙和精美的传世雕像几无幸免,类似于“造反派司令部”的教堂建了起来。“文化大革命”加速了罗马的崩溃。公元476年,罗马亡,文明粉碎,至今不可复原。
   
   在中国也出现了同样的事:垂头丧气的草原恶狼们眼看要退化成看家狗,却忽然露出了狰狞的獠牙:改写历史的五胡乱华开始了,黄河流域和中原地区陷入大破坏,其中的苦难我不必多说。但是,中国何以不灭亡,反能将其他民族融合呢?
   
   《全球通史》答:文字。
   
   《世界古代史》答:儒学。
   
   翻看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古代史》,我们在第14章能找出这样一段话:“以上所说的匈奴,鲜卑,羯,氐,羌各族出身的君主对儒学的推广,在客观上起了促进民族融合的作用。晋代北方的民族迁徙和混战,在许多方面都与日耳曼各族在西罗马帝国境内的情形相似。但是,在日耳曼人中,没有刘渊,慕容鱿,苻坚,姚兴这一类人物,也没有与儒学类似的学术传播。以后中国历史与罗马历史发展中的差异,看来与上述情况是不无关系的。”
   
   《全球通史》第11章第6节则说:“其次,西方缺乏可以与中国相媲美的文字系统,也没有中国的科举制度。这种文字系统提供了文化上持久的统一性,而这一科举制度使中国的行政提高了效率,增强了稳定性。”
   
   鲁迅先生说:“我以为如果外国人来灭中国,是只教你略能说几句外国话,却不至于劝你多读外国书,因为那书是来灭的人们所读的。但是还要奖励你多读中国书,孔子也还要更加崇奉,像元朝和清朝一样。”
   
   鲁迅先生还说:“中文不灭,国无希望”
   
   。。。鲁迅这是怎么了?
   
   其实,只要我们细查一下就会发现,中国在汉末,汉末,魏晋时期仍有扩张的苗头。
   
   公元207年,曹操血战白狼山,破乌桓。
   
   公元225年,诸葛亮平定西南。
   
   公元230年,孙权派卫温、诸葛直率1万水军渡海到达夷洲。
   
   公元284年,匈奴胡太阿厚率领29300人归附中国,居于河西。
   
   公元285年,参离4000多人归附中国。
   
   公元286年,匈奴胡都大博,萎莎共有十万之众归附中国。
   
   公元287年,匈奴大豆得一育鞠率领11500人归附中国。
   
   公元289年,奚柯十万人归附中国。
   
   那么,中国的统治者又在做什么呢?
   
   在中国陷入崩溃之前,统治者也犯了和罗马人一样的“狂妄病”。他们抓捕羯人当奴隶,将鲜卑人当“白奴”,并买卖其妇女充当玩物,排斥,歧视已经汉化的匈奴人,压迫羌,氐下层人民。此外,他们搜刮民财,攀比富贵,最后是宫廷斗争,八王之乱!
   
   史学家范文谰先生不无感慨的说:“晋容纳落后族居住塞内,游牧生活逐渐改变为农耕生活,这对两方本来都是有益的。但由于晋管理的残虐,使内徙诸部落受侵怨恨,本来有益的事也就不是有益而是有害了。”
   
   公元316年,汉化匈奴刘曜趁中国内乱,朝廷腐败之际攻陷长安,晋愍帝企图投降苟活,于翌年被害。于是,北方大地陷入了胡人的侵害中,黄河流域遭受了空前大浩劫,中国政府被迫移居南方,经历了晋,宋,齐,梁,陈五个朝廷。
   
   宋武帝刘裕是其中的佼佼者。公元417年,他率主力由彭城西进,沈子方则带领偏师配合,消灭了羌人建立的后秦。更有名将祖逖在滔滔大江之中击楫为誓:不能靖中原而复济此者,有如大江。东山再起的谢安在谈笑之间于淝水击败前秦苻坚的铁军。桓温兴兵北伐,刘琨闻鸡起舞,一代代英雄豪杰投身于恢复山河的事业之中。
   
   尽管这些优秀的中国人全心致力于一统江山,终究皆以功败垂成而告终。中国分裂的局面一直延续到6世纪末。在北方的深宫之中,一场政变改变了中国的命运。这场政变,使中国逐渐迈向统一和强大,进一步拉开了东西方之间的差距,正如斯塔夫里阿诺斯描述的那样:“西方并没有步中国之后尘”,“加洛林王朝在穆斯林,马扎尔人和维金人的三面夹击下土崩瓦解,西欧再次成为屠宰场。” 查士丁尼,立奥三世,铁锤马特,矮子丕平,查理大帝。。。这些雄才大略之士都不能彻底扭转蛮族施暴,山河破碎的悲惨局面,更没有完成罗马再现的奇迹。
   
   遍体鳞伤的中国龙却在东方吼了一声。。。
   
   中华帝国扩张史三:盛唐威龙②初平四夷
   
   宫廷政变的主谋是西北贵族杨坚,他的祖父曾被魏孝武帝赐予爵位,成为世袭权贵。杨坚生于佛寺,性格沉默,冷傲,庄严。据说,他长得并不好看:腰细而长,腿却是短短的。由于相貌与性格的双重原因,他的亲属都对他保持了敬而远之的态度。
   
   公元578年夏,极有可能统一中国的北周武帝宇文邕,带着对突厥进犯的担忧撒手人寰。新的执政是杨坚的女婿,一个野蛮残暴的人。他于同年将皇位移交给自己六岁的儿子,自己却操纵着实权。新帝胡作非为,公然强暴了一名亲王的妻子,闹出令人不堪的丑闻。亲王当然不服,举兵造反,很快被镇压。太上皇沾沾自喜,又将这个女子纳为合法妃子,于无耻之中更上一层楼。此时,宫中又传出骇人的小道消息:太上皇要废黜杨坚的女儿,立先奸后娶的小孤孀为后。一时间朝议鼎沸,事情被越说越玄。
   
   忽然,皇帝暴病卧床,而且奄奄一息。杨坚奉旨入宫——旨是假的。他究竟进宫做了些什么?无人清楚。几天后,杨坚公然宣布:太上皇任命他为摄政,总管国家事物。很快,江山变色,不仅太上皇的妃子全被削去头发,送进寺院,而且发生了一连杀掉三个宇文氏贵胄的事件。公元581年,杨坚更改国号,宣布隋朝建立,此时此刻,杨坚恐怕还有些心惊胆战,因为在不久以前,他险些被宇文家族的人谋杀。
   
   隋文帝杨坚是个性格矛盾的人,一方面,他容易发怒,不仅敢在宫殿上手执皮鞭打人,更有亲手将人殴死的记录。他讨厌儒家,对《诗》,《书》很不耐烦,见了就困,但他却不得不依靠儒家,对孝道大力鼓吹,相信苏绰一卷《孝经》治天下的思想:“朕方以孝治天下,恐斯道废阙,故立五教以弘之。”他大张科举制度,开设明经,进士两科,选拔贤人参政,但一见效果不好,他又翻脸,关闭了很多儒家学堂。然而在儒家思想的影响下,粗暴的杨坚逐渐温和起来,“杂格严科,并宜除削。”,很多惨无人道的酷刑被废除,人心逐渐安定了起来。
   
   本来吗,残暴的草原豺狼动辄鞭打,强奸,中国能依靠这些治理国家吗。
   
   隋朝强盛以后,中国又开始了扩张。隋唐时期的扩张,不仅是为恢复汉朝伟业的雄心所激发,更重要的是,征服绿洲上的诸国,占据丝绸之路,打通前往西亚和西方的商路,对中国有很大的现实意义。《剑桥中国隋唐史》记载:“中国政策的基本目的仍是两个方面:一、保护中国人定居区不受生活在固定的草原边境以外的周边游牧民的袭扰;二、控制和保护经今之甘肃省和新疆通向中亚、伊朗和西方的贸易路线。” 一些人号叫“儒家的劣根性是轻视商业”,儒家在后世固然难辞其咎,但是,如果将隋唐时期以血肉之躯为代价开辟商路的儒家帝国战士也算进去,那真是罕见的无耻了。
   
   从晋朝崩溃,到隋朝统一,中国已经有几百年没有以大国的身份号令四方之民,那些“夷,狄,戎,蛮”早就不把中国当回事,更不可能将中国人放在眼里。曾几何时,那些外邦之人称我们为“一钱汉”,即:汉族人只值一文钱,就好象当今“精英”骂“中国人劣等”的口吻一样,对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大概只有一个字:打!隋朝的作战路线依旧是东,西,南,北四路:北方击败突厥,西方降伏吐谷浑,南方战胜占婆,东方攻打朝鲜。
   
   南方的敌人比较好收拾,他们没怎么抵抗,就被长枪快马掀了个跟头。这里的人自汉朝就受中国的统治,接受中国文化程度很深。尤其是越南,它的统治集团全用汉字,且个个文学水平很高。南朝时代,中国统治者软弱无能,越南的豪强纷纷建立自己的势力。隋朝伊始,中国的军队又来了。杨坚听闻:占婆地区宝物很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于是派遣大将刘方率水陆两军一齐出征。越南统治者梵志也不畏惧,骑在巨大的战象上,挥刀舞戈大打出手。几经交锋,毕竟中国军队势大,梵志仓皇败北,首都随即沦陷。隋军大肆掠夺,将黄金制作而成的越王祖宗牌位统统取走,连佛经和乐师也不放过。不幸的是,一场瘟疫突袭而来,许多士兵卧病不起,更有大量军人死亡,刘方亦在其中。中国远征军悻悻的离开了,但梵志却十分恐慌,几经思忖,他派遣使节前来谢罪,并不断向中国朝贡以求自保。在南疆,中国的势力已达到河静地区。
   
   在形形势险恶的草原上,匈奴人走了,鲜卑人同化了,突厥人又悄悄的赶来,这个民族虽然骠悍,但在隋朝时期已经分裂。尤其是东部帝国,早就摔盘子砸碗一般分裂成大小派系和部落,动辄大搞内部斗争。狼图腾的民族好象窝里斗比任何民族都厉害,这个我们慢慢再谈。先说突厥,他的命运和匈奴一样,都是因内耗而走向衰亡。
   
   584年,西突厥首领达头夺取“可汗”称号,给两家突厥争斗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从此以后,东西突厥势不两立,你争我夺,草原狼们的对咬给中国带来了扩张的时机。中国采取拉一派打一派的态度,一会将礼品送向东,一会送向西。东突厥的统治就这样被完全破坏,突厥的达头也被隋朝玩弄得不亦乐乎。达头终于明白过来,自己不过是隋朝戏弄的一只豺狼,于是转过身来攻击中国,601年,他率领虎狼之师围攻中国首都,转年又扑向鄂尔多斯,打算以此泄愤。不料,隋朝又挑起事端,西突厥部落首领铁勒扯旗造反,国内大乱。达头懊丧至极,只好罢兵逃窜,从此一蹶不振,他的子孙全都龟缩在边远的西部。中国根本没废什么力气,就击败了凶悍的突厥。不仅如此,突厥可汗的母亲还自愿来到中国充当了人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