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黄金葛╱散文]
王先强著作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金葛╱散文

    我看到在一个房间里,种了小小一盆蔓性的、多年生草本植物黄金葛。
   
    那是个不该种东西的地方。因为那里密不透风,夏天热得像个火炉,简直是甚么东西都会被焗熟,至于冬天,却像是个冷藏库,干冷得血脉也会凝固下来,同时,那里没有阳光,没有雨露,甚至连空气也是死的、污浊的,关了电灯,便只是一片黑暗。在那样一个地方,甚么东西可以活得了的?
   
    而且说「种」,不如说「插」来得更贴切,因为小盆里盛的是清水,黄金葛是插在水中的。主人对它的关照,是保证小盆里清水常有,永不干涸,如此而已。

   
    面对如此恶劣环境,赖着那小盆清水,黄金葛居然活了下来,而且活得很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繁衍不息。它的十多枝长柄,青翠挺拔,托开十多片玲珑可爱的绿叶,显现千姿百态,集成一簇郁,散发出满房间的生机。
   
    主人有点反复无常,一时间杀性兴起,便设想出许多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黄金葛身上,然后拿起剪刀,将黄金葛拦腰截成几段,再抛回小盆中。
   
    遭了这种厄运,黄金葛也只将就将就,过了些日子,又长出新的枝叶来,而且由一株变成几株,益发「人多势众」,叫主人徒呼奈何。
   
    我终于明白,黄金葛的骨头是很硬的。它清廉朴实,刻苦耐劳,勇于进取;它刚强坚毅,不屈不挠,胆敢抗暴;它以其大无畏精神,以其顽强的生命力,踩踏任何艰难困苦于脚下,而昂头,挺胸,傲然屹立天地间。
   
    更加令人钦佩的是,黄金葛永不开花。它绝不会为了炫耀自己,因而用缤纷的图案色彩将自己装璜起来。它只是默默地插根在那小盆里,是如此的谦虚恭谨,不亢不卑,诚忠直。
   
    黄金葛是完美无瑕的。不幸的是,几乎没有谁看得上它。
   
    主人肯定是个坏家伙,如不然,他理应让黄金葛在自由的天地里生长,哪会设置那么一个房来关起它?当然,更大的问题是,世上之潮流也是一味的去咏梅、咏菊,或是赞松、赞柏,根本不把黄金葛放在眼里。如果有人提起黄金葛,也大概会一致的认为那是很通俗、很卑微、很寒贱的草芥,不屑一顾。要是偶尔听到几句说黄金葛好的话,那也不过是包藏着祸心,充满着虚伪的。
   
    这实在有失公平。我不知道人们为甚么会这样?是不是仅仅因为黄金葛吃喝只须白清水,同时又没有花儿的缘故?
   
    也许须到了一天,当黄金葛悄悄的从门缝里钻到门外去,或是长满了整个房间,占据了整个房间的时候,人们才会认识它;又或许是有一天,地球上的黄金葛都聚集起来,拧成一条大的、长的绳,四下里挥舞的时候,人们才会重视它。
   
    面对黄金葛,我很想说几句真诚的、赞美的话,但我知道我的话并没有甚么用处,于是不说也罢。不过,我相信,尽管地位低微,尽管只有被鄙视,黄金葛也还是黄金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