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孙宝强
·谁是‘一手胡萝卜,一手狼牙棒’的狼外婆?
·红楼女囚(1)收容审查
·红楼女囚(2)看守所第一个早晨
·红楼女囚(3)秘密抓捕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一个及其漂亮的队长,从水泡眼手里引渡了我。“希望你到一组能适应环境。”她微笑着。2个月了,水泡眼的高压激起我愤怒,反弹我不屈,眼泪早被烈焰舔干。她的微笑,却让我眼睛湿润。

   “有什么事尽管找我。这是学习组长456。”她亲切地说。恍惚中,我觉的她就是丽娜管教。

   “打开行李。”456肤色白净声音柔和,举手投足间一派儒雅。“就这点衣服?冬衣呢?”她惊讶地问。“家里把冬衣送来,但是没拿到。”

   “我帮你问一下,这二天太冷了。”她一招手,一个浓眉大眼的姑娘,笑着把我行李拎进小监,一个拆纱老妪起身让位,又送我一个微笑。

   微笑!微笑!微笑离我如白垩期。但是今天的十分钟里,竟有四次微笑。

   “你睡里面还是外面?”姑娘问我。“我看你还是睡里边好。”老妪急忙说。“为什么一定要她睡里边?”姑娘苹果脸上挂满了笑容。,使脸更像个苹果。

   “我这是为你好。”老妪把披在脸上的头发一捋,露出满口长长的獠牙。“晚上蹬被,我好为你盖被啊。”

   “可我要和531睡一头。”小苹果露出孩子般的任性。

   “求你了,你睡里边。”老妪朝我鞠个躬。我也急忙鞠躬---来而不往非礼也!

   “啪!”一个重重的巴掌重重。“不要脸的娼妇,也不给自己留点面子。”

   “打死我,也要和你睡一头。”老妪腊黄的脸,竟沁出一层汗珠。

   “啪!”又一记更重的耳光。我赶紧扔下行李走出去。睡里睡外,悉听尊便。

   

   走廊上放着长桌,长桌四周围着一圈人。劳动组长称了一脸盆棉纱给我。我瞥了她的番号:388,诈骗罪七年。

   劳动大姐托着饭格上楼,老远就发出火车头的‘呼哧’。扔下饭格,又拎来一桶菜。388只一瞥,就痛苦地闭上眼。

   “怎么顿顿水煮青菜?”老党不满地问。“以后怕是青菜也没吃了。九大队现在利润是负数,连男监也歇了。”劳动大姐用勺子打着菜。“没活就没利润,没利润只能吃猪食。”

   “收工,交产量。”388敲着桌子。刹那间,排队交公粮的队伍已形成。小苹果第一个交,交完后撒腿就跑。放水,擦地,再放水。不但身手敏捷,动作也很利索。十分钟后,所有的人全进了小号。

    我坐在地上。现在的墙是干燥的,地板是干燥的。虽然还是单衣,但不再冷的发抖。

   “我盗窃罪,刑期二年。快上新生组了。”小苹果兴致很高。“你几岁?”“18刚过17天。”虽然老妪脸上还留着手印,依然抢先回答。

   “你男人和你离了嘛?”小苹果把我番号转过来。“为啥要离?”“离婚是普遍现象,不离婚是特殊现象。”她老气横秋地说。“三年一瞌睡,五年毛毛雨,七年八年快来西,十年朝上算官司。只要有大帐,活的不要太潇洒喽!”她说的又欢快又轻松。“譬如一次旅游,一次插队,一次体验生活,一次拍电影。”

   这话很熟悉。这是一起公判的A青年说的。他完全有理由这么说。

   “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这里不是不许谈案情吗?”“傻事还需广播?”小苹果笑了。“傻事?”一个可以做我女儿的人,居然说我傻。

   门外递来二只碗,青菜上有二条小黄鱼。小苹果拈起鱼朝嘴里送,眼睛一眨,鱼已消灭。老妪把黄鱼夹进茶杯,然后用舌头舔筷子,舌头咋巴咋巴舔得欢。舔完后闷头扒饭,就像拾荒婆朝篓里扒废品。.

   “老母猪!吃点猪食嚼点泔水这么响。”小苹果猛蹬一脚。

   “我轻点。”老妪抱歉地说。嚼饭声没了,另一种怪音来了。‘咯咯’。老妪伸颈,昂头,想利用‘水往低处流’的原理,把饭滑进食道。但是饭没有流动性。

   一声‘咯’;又一声‘咯’。“你发个声音。”我冲小苹果说。“老母猪嚼吧。”小苹果一挥手。‘吧叽吧叽’声响起,就着是长长透气声。“我是假牙,吃饭费劲。”她朝我感激一笑。

   “土豆烧牛肉味道好嘛?”小苹果看着我。我知道她‘醉翁之意’,但不喜欢搞这一套。

   “早给你留着呢!”老妪掀开茶杯递过去。小苹果拈起鱼送进嘴。“别嗌着。”老妪高举水杯献上哈达。

   “小手油腻,用这擦。”老妪掏出一块雪白的手帕。一看到手帕,就想起杨琼的赠帕。“藏了一年没舍得用。”老妪笑着,像实现了多年的夙愿。

   “还有几块?”“就剩这块。”老妪用胳膊挡住包裹,如孔乙档住‘不多哉’的茴香豆。小苹果一把抓住老妪领口,手擦在衣领上。

   “531,如果她要,挖我的心也愿意。”老妪拍着干瘪的胸脯。“可她送人啊!”声音凄怆,像临终告别。

   “说下去!”小苹果鼓励着。“说就说!380专坑蒙拐骗是白面狼。”火辣辣的耳光上去后,小苹果揉着自己的手。

   “你打老脸不要紧,不能扭了嫩手腕。”老妪抓过她的手攥在掌心。小苹果脚朝后缩,接着朝前一跃。老妪发出一声惨叫。

   “收碗了!”我把饭盆伸出去。老妪扶墙站起,趁机把碗里的鱼骨塞进嘴。“我要喝水。”小苹果搭拉着眼皮。老妪解开扣,一只水罐搁在胸口,棉套的绳子系在她脖子上。老妪呈上水罐,小苹果呷了一口,又推回去。老妪再把水罐捂在胸口。一呈一接,一推一收,动作默契,绝对是抽大烟和烧大烟的配合。

   “水还是热的。”小苹果咋着嘴。“姑奶奶,这水一分钟都没离开胸口。”“你喝了?”“打死也不喝,热茶是给姑奶奶准备的。”

   “531,你看她贱不贱?”小苹果问。“贱!”我不假思索地说。“就是太监服侍皇帝,恐怕也没这么贱。”

   睡觉的哨子响了。“531,你还是睡里边吧。”老妪的眼里,充满羚羊般的凄切。“531,你就睡外面。”小苹果坚持着。“我求你了。”老妪泪光洇洇。“她晚上蹬被会着凉。”

   “要你老娼妇管。”小苹果勃然大怒。“我怎能不管?蹬被要我命啊!”‘档’!茶杯砸来,老妪头上新添了蒙古包。我拿起被褥朝粪桶走去。

   

   我正拆纱,突然白光一闪。我揉揉眼,这不是白光,而是老妪花白的脑袋。脑袋一闪一闪,象出洞前环左右而顾的老耗子。老耗子坚守耗子洞,只把脑袋伸进伸出。眼睛盯着一个目标,眼里有爱怜有幽怨,有深情有痛苦。我被如此丰沛的眼神惊呆了。

   小苹果坐在380身边。她含嗔带情,眼波盈盈,巧目粉腮,羞怯动人。388宽阔的肩膀,时不时来个小撞击。“你真坏!”小苹果半嗔半娇,半痴半醉飞个眼波。“干活!”388叱着。

   吃饭时小苹果进来,拾起鞋‘劈劈啪啪’猛抽一气。“什么声音?”388问。“组长,我在拍地板上灰。”小苹果娇滴滴地说。388一走,她操起软底鞋。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大大降低了分贝。现在只能从打人者和被打者的喘息中,知道鞋的份量。

   ‘劈啪’不绝于耳,严重影响到我食欲。

   “还看?”“打死也要看。”老妪脖子一拧,绝对有刘胡兰的宁死不屈。小苹果扔了鞋,攥着五指朝她眼睛抠去。我一把打落。“适可而止。”

   “还看?”小苹果怒目而视。“眼睛在,视线在。”老妪神色坚毅。我退出三八线,重新端起碗。

   

    456拿着一叠单子走来,工场间马上沸腾了。456逐次派发,发到的神采飞扬,发不到的沉着脸。“赶快写信,明天交上来。”

   一张发灰,发暗的接见单躺在我手上,这是亲人相见的通行证。

   “531,你知道她为谁坐牢?”小苹果问。“谁啊?”“为她男人的姘头。她偷了一箱羊毛衫,结果判三年。他男人却连一张草纸都不给他。”“他毕竟是我男人嘛。”“男人早蹬了你,你就是衣服脱光……”从她娇嫩的唇里,蹦出一串串下流话。“打住!”我沉下脸。

   骂乏的小苹果朝后一仰,老妪推过包裹垫在她身后。小苹果翘起二郎腿,二指下意识地晃动:这是抽烟动作。

   “你知道我几岁?”老妪问。“大概60。”“我今年35。”老妪惨然一笑。“我眼力不行!”我忙安慰她。“我知道自己是卡西摩多。”“卡西摩多也有一颗善良的心。”“我是丑,却是烈士后代。进单位后我努力学习……”“对!知识能改变命运。”

   “单位的书记,给我介绍了一个最可爱的人。”“可爱的人把你当跳板,到上海后就露出狐狸尾巴—这故事老掉牙了。”我笑了。

   “老娼妇,给你糖精当奶糖。”小苹果抖着脚。“你没脑子?”

   “我有过犹豫,但书记一句话打消我顾忌:婚事由组织定,今后有事找组织。”“他不操你,也找组织?”小苹果刻毒地说。“那时我非常相信组织,我真的很傻很天真。”老妪一脸懊恼。“不要自责,我们都有相同经历。历史的局限性不能由你承担,你只是重蹈覆辙而已。”我再次安慰她。

   “精辟之至。”老妪热烈地说。“这是个图腾年代。相信每一句语录,相信书记每一句话。”

   “你为啥不去告他?为啥不去揍小婊子?”小苹果问。

   “……忍一忍海阔天高。”“忍到和小婊子姐妹相称;忍到给奸夫淫妇让床;忍到给狗男女买壮阳品。”“我想感动他们,我想曲线救国。”幽暗的灯照着她,一簇黄黄的,没光泽的头发搭在脑门,使丑陋更增添悲剧色彩。

   “我为你难过。”我沉痛地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相信心字头上一把刀,我相信中庸之道……”“中庸不等于奴隶,中庸不等于奴才。”“你要是忍,就不会吃这官司。”老妪遗憾地说。

   “要是在暴虐前保持沉默,那还算人?”我冷冷地说。

   

   今天是星期天,也是洗衣服的日子。“531,你洗几条?”“一条。”“余下指标给我。”小苹果高兴地说。

   中国是指标大国。肃反有指标,粮食有指标,反右有指标,牛鬼蛇神有指标,连洗衣服也有指标。

   老妪朝衣服上打肥皂。脸头发披在脸上,让勇猛向前的牙床,更有突出感。

   “老东西,洗干净点。”小苹果把腿倚在墙上。“你放120个心。”小苹果抖着脚,朽烂的地板发出了呻吟。

   “531,这声音像什么?”“耗子叫。”“再猜。”“锯木头。”“再猜。”“总不会是斯特劳斯圆舞曲。”“你仔细听,至少可以望梅止渴。”她暧味地笑着。

   “笑啥?”我把草席盖在正方形的蒙古包上。“这是造爱声。你是否感到灵魂出窍?”

   “这么小的人就这么下流。”我冷冷看着她。“食,色,性也!”她一字一顿。“这是伟人语录。”

    天呐!鲁迅果然是旗帜。外边有人扛,里边也有人扛。

   

   我正准备写信,小苹果进来。眼如深潭波光潋滟,脸如桃花娇羞可人。她身上,带着巨大的电流。

   “回来了?”老妪激动地迎上去。小苹果推开她直扑蒙古包,片刻就擒获一罐午餐肉。

   “这是我的。”老妪抢过午餐肉。“380爱的不是你,而是物质。”高亢的声音,再加上坚毅的神情,她完全符合老布尔什维克形象。

   “亲爱的老宝贝,给你一个香吻。”“你……”红晕爬上脸颊,老妪被雷击中。‘嚓’!小苹果抢了午餐肉奔出去。

   外面传来淫笑,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脆,这是午餐肉带来的能量。老妪踅到门口,肌肉紧绷双手下垂,侧身贴墙身躯不动,就象钟馗嫁妹里的耗子精。

   “时间到,进去!”388喊着。小苹果一进监房挥鞋而上。一个打的气喘吁吁,一个被打的呼哧呼哧。纵如此,二人如签了君子协定,一概不发声音,就像在放无声电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