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十八)杀人犯的控诉]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十八)杀人犯的控诉


   
   
   
   

   
   
   
   
   今天洗衣服。一早监房忙开了。由于不能迈出铁门一步,所以只能侧身洗衣。我尽可能地把四肢紧贴躯干,其型态活脱脱一长臂猿。
   
   其实我很想做周口店人。他们想吼就吼,想愤怒就愤怒,不用时刻表忠心,不用分秒写检查。从猿到人是历史的进步,那从人到猿呢?
   
   月婆额上扎着毛巾来打水,灰青脸依然灰青。虽然她30岁不到,却是第三次上监狱。父死母嫁,当拖油瓶的她以窃为生。后来她恋爱了,就在金盆洗手时,又一次被指控偷钱。
   
   前二次入狱,她都能认罪。这一次,她无论如何也不认。虽鸣堂击鼓大呼冤枉,七年判决还是下来。在上诉驳回,申诉无门下,她吞下不锈钢调羹。
   
   “531。”她亲切地和我打招呼。“没人要的烂货。”441低声骂着。“继父,母亲,男人,没一个要她。”
   
   老婆婆拖来箩筐,我把上好皂粉的衣服放进去。“做人门槛精点。”她对我使个眼色。老婆婆因婆媳不和,造成婆母轻生。刑期二年的她,还有二月就出狱。她慈祥而勤快,善良而朴实。能帮人处且帮人,能饶人处且饶人。
   
   一老妪走来。脚步趔趄,动作迟缓。她放了水,抖嗦嗦蹲下。她突然抬头,眼神像刀,掠过一道寒光。瘪嘴微张,左颊有一块醒目青胎。我的心一涑,又一动。
   
   “进去!不许靠近铁门。”她对我吼着。我一愣,人已经在门里,再进去就要钻粪桶。
   
   “不许靠近铁门。”她呵斥着。“你们要夹着尾巴改造。”这下我听的真真切切:一口浓重的浦东口音。“难道是她?”一道电光一闪而过。
   
   “你丈夫是……上海炼油厂的?”“你咋知道?”她猛地站起,攥紧老拳朝我逼来。“你还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他死了。”“你咋知道?”她阴森森地看着我。“我……听来的。”
   
   “我警告你,你胆敢露一字,休怪我不客气。”她的手伸进栏杆,伸到我脸上。我一个后仰,水打翻了。
   
   她端起盆,悄无声息走了,走的敏捷迅速,和刚才蹒跚判若二人。栏杆外有一滩造型谲异的水,就像她的脸。
   
   当年杀人案,曾是炼油厂最大的号外。随着时间流逝,新闻成旧闻,风波成涟漪,最后沉入泥沼被人遗忘。
   
   我从未见过青胎女,怎能在瞬间,从泥沼中拾起她? 对这,我始终百思不得其解。
   
   15年前,我在润滑脂工段上班。班长是个络腮胡,干活认真肯帮人,我对他十分尊重。
   
   那天中班,一进车间就看三五成群的人围着,谈着,兴奋着,同时环顾着。这完全可以理解,因为这是人人自危的1973年。
   
   “今天班长怎没来?”“他恐怕不会来了。”老工人意味深长地说。“病了?”“身体没病,是脑子有病。”“是脑膜炎还是脑瘤?”我着急地问。
   
   “要是这二个病那就好了。”几个人会心一笑。“他杀人了,他把丈母娘杀了。”
   
   “不可能,他是好人啊。”“他是好人,谁让他娶个坏娘子呢?”有人遗憾地摇着头。
   
   班长的络腮胡蓬勃兴旺,但个子一点不蓬勃兴旺。于是,他走工农联盟路,娶个农村婆。青胎女的老子是刘文彩式的人物,解放前夕去了台湾。留下一妻一女,让她们在一波一波斗争里偷声。
   
   青胎女的娘是个菩萨心肠人,在雪地上抱回一个遗弃女。养女长大出嫁,隔三岔五来看娘。只见娘新伤加老伤,全身都是伤。原来老伤是造反派杰作,新伤是亲闺女的礼物。养女看了潸然泪下。
   
   擦干眼泪,养女化悲痛为力量。擦药端汤,衣不解带,常来常往,嘘寒问暖。
   
   一天晚上,络腮胡正写批判稿,青胎女气愤地走来。“我家金货,全被老东西送人了。“哪来的金货?都抄两回家了。”“外鬼抄,瞎抄。家贼拿,真拿。”
   
   “要不你做做你娘的思想工作。”“做啥?被子一捂,所有黄金全是我们的。走……”
   
   太阳升起来了,男人戴着红袖章,抓革命促生产去了;女人戴着草帽,田头学大寨去了。太阳落山,夫妻俩继续掘地,直把粪坑搅的臭味四溢。
   
   养女回家,惊讶于残壁废墟,更惊诧于被窝里的尸体。警车来了,案子破了,但判决迟迟不下。青胎女说是络腮胡杀人,络腮胡说是青胎女杀人。双方咬定青山不放松,于是案子一拖三年。
   
   三年后,青胎女判死缓,络腮胡判13年。这期间,炼油厂承担孩子的生活费。一天,金队长被撤职,原来他贪污了孩子生活费。
   
   10年后络腮胡出狱。他从不去探视青胎女。除夕夜,他从拖拉机上摔下。临死前喊着仇人的名字,他的仇人就是青胎女。
   
   节后青胎女叫进办公室。队长东拉西扯一番,然后把络腮胡的事告诉她。不出队长意料,她闻言色变。
   
   “人死不能复生—想哭就哭吧。”“我为啥要哭?哈哈!”队长怕她受不了,把镇静药塞进她的嘴,但是她依然狂笑。
   
   “要不……”队长犹豫着。大悲大恸,容易造成精神崩溃。“再吃一颗。”狱医打开瓶。
   
   “我不吃药,我要喝酒。”青胎女手舞足蹈,像失控老马。
   
   “何喜有之?”“老天有眼!老天有眼!”青胎女依然手舞足蹈。“胡说啥?”中队长大喝一声。青胎女如木偶断了线,僵住了。
   
   “你还喝酒吗?”狱医问。“喝酒违反监规纪律。”青胎女冷静地说。
   
   “你还说老天有眼……”“不要宣传迷信。”“可你明明说过。”狱医嚷着。
   
   “不要破坏改造形势,不要破坏犯人改造情绪。”青胎女严肃地说。
   
   “我知道这事对你打击很大……”队长一挥手。
   
   “我能控制情绪,化悲痛为力量。谢谢队长挽救。”青胎女鞠躬走出去。
   
   “老畜生死了!老畜生死了!”半夜,小号有了尖叫。尖叫撕破黑的帷幕,留下毛骨悚然。“你醒醒。”“老畜生啊……”尖叫不止。“你怎么打我?”
   
   “你梦话连篇鬼叫不止。”
   
   “梦话?你不要搞诬陷。有情绪找队长。现在睡觉,不许破坏纪律,不许影响劳役。”青胎口齿十分清晰。
   
   第二天,青胎女交了思想汇报。汇报有些犯人不安心改造,梦里说胡话等原则问题。
   
   “开会!”一线天兴奋地嚷着。“441、120,531出来。”她一边叫,一边用脚踢栏杆。看来红灯记的台词要改。不是狱警传似狼嚎,而是狱霸传似狼嚎。接下来一句倒是真的:我迈步出监……
   
   “开会了。开会内容是认罪服法。人人从思想深处挖犯罪根源。”一线天的眼巡视着,一如农奴主巡视奴隶。
   
   “我先说。”一个嘶哑而尖锐的声音。原来是青胎女。
   
   “同犯们,没文化的犯人都抢着发言,老年犯都抢着发言,这说明啥?”一线天的胳膊笔直伸出去,酷似党卫军的动作。众人面面相觑,有兴奋有好奇。
   
   “下面,有请老年犯发言。”一线天用报幕员的口吻,拉开斗争会的帷幕。
   
   “我改造多年,深深感谢共产党,感谢监狱长,感谢大队长……”有人扑哧一笑。
   
   “小诸葛我警告你,不要把小聪明用到反动立场上。”一线天敲桌子。“继续发言。”
   
   “现在,我认识到人民政府多爱人民,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说到这,青胎女一顿。“现在有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竟向伟大的党、敬爱的毛主席发动进攻。”
   
   “错!现在不是毛主席了。”小诸葛憋不住了。“那谁是主席?”青胎女紧张地问。
   
   “……主席的称呼先跳过去。”一线天一颔首。
   
   “反革命分子向……发动进攻。她们放毒,她们造谣,她们还杀害人民子弟兵。对她们,我们绝不能手软。前天,我组也来了一个反革命。她是黑甲鱼剖肚心不死,芭蕉叶枯根不烂。关在小号还朝铁门挤,她想钻出铁门搞暴乱。同犯们,你们说能放过她吗?”说到这,青胎女举起她手臂。“不能!”“坚决不能!”“当然不能!”会场响起热烈的呼应。
   
   “同犯们!我们要把她批臭、批烂、批倒,然后再踏一只脚,让她永世不得翻身!”说到这她再次伸起手臂,不过这次是一双。
   
   “大家说对不对!”一线天严肃地问。“对啊!”“对啊!”声音雄壮,响彻云霄。
   
   “同犯们,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我们一定要立场坚定,坚决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下面谁发言?”“我发言!”“我表态!”“我献决心书。”声音骤起,好热烈的声音。
   
   “穷凶极恶的暴徒,罪大恶极的肇事者。”“反革命女匪首,丧心病狂的造谣者。”“惟恐天下不乱的歹徒,投靠帝国主义的叛徒。”谴责和声讨,咒骂与诅咒,愤慨和愤怒,唾沫和石头,一齐朝我扑来。我这只过街老鼠,终于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斗争的大会,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结束了。一如党代会,团代会,青代会,妇代会,人代会一样--挫败了反华阴谋,教育了广大群众,56个民族,紧密地团结在以某某某为首的第三代党中央周围。高唱凯歌,奔想共产主义的明天。乌拉!乌拉!
   
   靶子在重回小号时,听到有人呼唤。“孙宝强。”“水水。”水水也是公判。判决时,前有摩托开道,后有囚车压阵,场面恢弘,万人空巷。
   
   “我刚来。我判六年,薛尚礼判八年。你好嘛?”“好!”我言不由衷。打掉牙齿朝肚里咽,是我一贯的风格。
   
   “赶紧进小号。”老婆婆朝我使个眼。我回过头,无数双警惕的眼睛,监视的眼睛,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现在我成了监狱首恶,犯人首犯。于是我耗子般窜进小号。
   
   “531你福气好,比我少判1年。”120带着嫉意说。“你看看我的判决书。”
   
   我接过判决书看了二遍。她是因光新路烧火车的事进来的。判决书上写着“……衬衫领子第二颗纽扣敞开着……几月几号在现场……大声说话情绪激动……煽动肇事者……仇视人民政府。”虽然文革语言重重叠叠,依然勾勒不出她的罪行。
   
   凭心而论,确确实实凭心而论,除了大而无当,笼而统之的论点,没有犯罪的论据,甚至一丝一毫都没有。这与其说是判决书,不如说是文革中梁效的社论。天呐!如果说我是小白菜,她就是窦娥。
   
   “我好冤,他们说我有前科。什么是前科吗?三年前,保卫科科长公报私仇,硬把我送去劳教。通过申诉我讨回公道。”她拿出了‘撤消劳动教养’裁定书,上面有鲜红的公章。
   
   这一刻,我深深震撼了。白字黑字,黑字白纸,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看到了她的冤,我目睹了她的屈。把这二张纸拿到天涯海角,都可以证实她是无罪人。
   
   天真冷啊!西北风呼呼地从栏杆进来,一个劲地朝骨髓钻。栏杆外是水斗,除了放水,兼有漏水,渗水,滴水的功能。如果一星期不擦地,开个青苔商店绝对没问题。
   
   小号除了栏杆,其余三面是墙。墙很厚重,估计10个手榴弹也奈何不了它。问题是厚重的墙一点不御寒。阴冷如幽灵,一点一点逼来。自信而无所顾忌,猖獗而有恃无恐。它长躯直入,把我的骨头搅得周天寒彻。
   
   我把所有能加的衣服全加了,还是冷得嗦嗦发抖。我再次翻开包裹,把最后一条短裤套上去。现在我可以自豪地申请吉尼斯之最:我已经穿上第五条短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