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嫖资该向谁报销]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嫖资该向谁报销

   嫖资该向谁报销

   同志们:最近我们的工作,远远地落在重庆的后面。重庆先是掀起发红色短信的‘托拉斯’行为,接着搞了红色歌咏的‘加盟连锁店’,现在又在广场上竖起‘自由女神’那么高大,那么巍峨的领袖雕像。扬子江畔炸响的原子弹,激起红色的巨浪。赤色的涟漪,一层层荡漾,一圈圈扩展,叹为观止啊。

   同志们不要泄气。他们搞得,难道我们搞不得?他们搞他们的,我们搞我们的。我们搞的是红色旅游。在金色的十月,在收获的季节,沿着长征的路线,走一走看一看,这叫走万里路,读万里书。不!这叫走革命路,抒革命情。

   老百姓在最困难时刻,帮助了共产党推翻了蒋介石的统治,所以共产党绝不能忘记老百姓。睡一睡陕北的窑洞,尝一尝草地的野菜,喝一喝铁索桥下的河水,遛一遛白皑皑的雪山,让我们接受最大的教育。教育的核心就是感悟‘有权的幸福,无权的痛苦’,牢牢攥紧手上的大红印章:人在,印章在;誓与印章共存亡。

   有同志提出,在红色旅游中,要把多余的衣物捐给老区人民。这点领导100%的支持。但在捐献时,要把所有的口袋掏一遍,所有的肚兜摸一遍。不但要把金银珠宝掏出来,更要把旮旯里的存折掏出来。上次裤腰里藏存折的事,搞得我们很被动嘛!最后不但断送了部长的前途,还让网民们炮轰了一番。这才是‘损了夫人又折兵’啊!

    有同志提出,在红色旅游中,要把多余的文化用品捐给老区孩子。这点领导200%的支持。但是在捐献时,一定要搞隆重的捐献仪式。要把父母官请来,要把电视台请来,把郎昆请来,可以拍DVD,也可以拍MTV。可以同步录音,可以现场直播,总之,无论是排场还是规模,都要超过重庆宣传部的力度。

   有同志提出,在红色旅游中,要搞一对一,一帮红。这点领导300%的支持。但在搞‘对子’时,绝对要注意年龄。最好上床前先查看身份证,不到14岁的女孩一律割爱。当然,公检法在我们手里,我们可以把不稳定不和谐的因素,扼杀在萌芽中。但网上的人肉搜索,甚是了得,不可小觑啊。

    打字员小刘问我,她的吊带衫,能否穿到革命老区去?我说完全可以嘛!既然老区的男女,可以穿着红肚兜,隔山唱‘信天游’,我们也可以一吊显风流嘛!当然,我们这是革命的风流,而不是流氓的风流。我们甚至可以开一场音乐会,唱唱湖北民歌‘龙船调’。小刘唱:‘小妹子要过河,哪个来背我呦?’我就唱:‘你的书记大叔来背你呦……’,我相信这晚会一定出情绪,一定出精彩呦!

   有同志提出,要不要带家属。原则上领导不提倡,免的反华势力又来兴风作浪。但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们要科学发展,要以人为本嘛!革命老区黑灯瞎火,既没桑拿,又没有卡拉OK,容易让同志们产生寂寞感。鉴于反腐倡廉中的‘二奶’已提到政治高度,所以你们的夫妻恩爱,也提到政治高度。夫妻一恩爱,哪来的二奶三奶加四奶?没了二奶三奶加四奶,反腐就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嘛!

    有同志提出,带家属的费用谁出?我问你,什么叫公仆?公仆就是公家的人。既然你是公家的人,你的家属也是公家的人,一样供应吃喝拉撒睡。我问你,福利分房要你掏一个子儿吗?公车私用要你掏一个子儿吗?健康投资包括输血,按摩,洗浴,蒸桑拿,要你掏一个子儿吗?让你去读MBA,要你出一个子儿子吗?就连枪手的费用,就连行贿教授的费用,都是实报实销。我可以大胆地说,你家脱排油烟机里排出去的每一滴油,都是公家的输油管道供应的。

    同志们,在天高云淡的日子里,吃吃山味,让油腻腻的肠胃得到改善;看看山景,让红彤彤的眼睛有了调剂;走走山路,让僵硬的关节有了活动;哼哼山调,让疲惫的肾有了舒缓,这是组织上送给你们体检的VIP金卡。最重要是,看到山区的现状,能增加你们的使命感。你们的使命感就是,牢牢攥住手里的权。

   对了!刚才有同志提出,红色旅游后下一步咋走?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嘛?先到红色老区搞红色旅游,接下来到资本主义大本营去搞批判搞斗争。法国英国是老牌的帝国主义,美国澳洲是新滋生的资本主义;意大利西班牙是黑手党的集中营。不翻开青蛙臭烘烘的内脏,怎么知道生命的起源?不钻到乌烟瘴气的红磨房,怎么了解帝国主义的反动性?不仰望苹果树,怎么知道万有引力?不爬上埃菲尔铁塔,怎么打倒资本主义?孙子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贻。如果我们不去红灯区嫖娼,怎么知道妓女的痛苦,怎么埋葬万恶的黑手党?

   有同志提出,红灯区的嫖资报销嘛?你这个同志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冒着患爱滋病的危险,在搞革命理论时,还身体力行搞实践,这意义,绝不亚于牛顿对苹果的研究,莱尔兄弟对飞机的研究。这是一个伟大的课题,既然是课题,岂有不报销之理?

   会议到此结束,请同志们抓紧手上的工作。下星期,红色旅游团隆重出发,记住!出发时每人打一面鲜艳的国旗,而不是旅游公司的三角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