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新娘下了车,朝辽宁路走来。她走进残壁断恒,走进熟悉的小巷。

   “你找谁?”戴袖章的人警惕地问。

   “这里的变化太大了,房子全变了个样,我都摸不着北了。”新娘打量着四周。

   “外面为了面子,里面该是啥还是啥。你究竟找谁?”

   “我找二呆的家。二呆现在还好吗?”

   “好!好!他家能不好嘛?一天几场麻将能不能好嘛!”红袖章冷笑着。“他家朝里,右转再左拐。”新娘左转右拐,来到一座楼房前。“哗哗”的洗牌声,一浪高过一浪。其间,还夹杂着吐痰声,嬉闹声,咒骂声。真是牌声,笑声,骂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新娘敲门,门开了,二桌的麻将友,16只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她。

   “妈!新娘子来了。”有人嚷着。新娘听出来了,她就是傻大姐,她就是喜欢打滚,喜欢打报告,喜欢蹲守,喜欢呼口号的傻大姐。

   一个女人从牌桌上站起。眉眼依旧,只是发福了,衣服也花里呼哨的很。“哎呀!哪阵风把新娘子刮来了?傻大姐,你顶我的座。你能来看我太高兴了。”老娘子拉着新娘子的手,上上下下抖动着。新娘子怀顾四周,房子二上二下很是巍峨,家用电器殷勤地摆了一圈,小康生活初具雏型。

   “退休了寂寞,搞点麻将增加点生活质量。”老娘子笑着把新娘引上楼。一进卧室,迎面就是一面镜子,转身,又是一面镜子;再转身,又是一面镜子。除了窗子,房间就是镜子的天下。

   “这不像卧室,倒像舞蹈学校的练功房。”新娘感慨着。镜子纤尘不染,擦拭得十分干净。

   “这是老王搞的,他就喜欢镜子。”老娘子有些羞涩。“……他说,床上的动作映在镜子里,能起大性。”

   “大性?哦!”新娘淡淡地说。

   “你别说,这效果真不错,真是一大发明,特棒!”老娘子又笑了。

   “中国现在增加了一大发明,应该是五大发明。”新娘冷笑着。“还是夫唱妻随的老版本啊。”

   “他啊……一辈子就好这一口。”

   “你呢?”新娘锐利地看着她。

   “我想开了。人活一世,不就是满足一上一下二口子吗?”老娘子笑了,笑的暧昧而淫秽。“人活一世,图的就是这二口。什么思想,什么信仰,全是假的。”

   “你比以前又进步了。”新娘冷笑着。“彻底和你的男人同化了。”

   “满人还被汉人同化了不是?”老娘子神采奕奕。“不是甲同化乙,就是乙同化甲,这就是辩证法。夫妻关系也好,满汉思想也罢,谁能让人活的惬意,活的快乐,它就是谁的主子。”

   “你也懂辩证法了。”新娘子佯笑着。

   “我懂的很多东西,却是不实惠的东西,所以我埋葬了它,接受男人给我的思想。”老娘子朝沙发上一靠,抽出一根烟点上。

   “你与时俱进了。”

   “我进步小,他进步大。”老娘子喜吱吱地喷了一口烟。“他退休后,做了居委会书记,挺会做人的思想工作。小夫妻吵架闹离婚,只要他夹晕夹素说一段书,马上和解回家睡觉。街道年年评他为最佳调解员,还为他发了奖状。有人说他是黄书记…… ”

   “管他黄书记还是红书记,只要能消灭萌芽中的不稳定因素,就是党的好书记。”

   “谁说不是这理呢?现在条件好了,生活安逸了,谁不想让床上活更活色生香呢?”老娘子用手掩嘴‘吃吃’笑着。

   “不错!不错!”新娘子嘴上敷衍,身子却一点点地冷了。

   “这房子是不错吧。现在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我知足了。”老娘子把腿搁在床上,十分受用十分满意的模样。“后间住着傻大姐,有事吱一声,有‘三缺一’立马顶上。”

   “二呆呢?”新娘打断了她的话。“16年刑期已经到了。”

   “二呆……”

   “我去了提蓝桥,他们说没有这个人。我又写了几封信,都没有下落。大前年我来找你们,说你们出去旅游;去年我来找你们,又说你们不在。”

   “哦!”老娘子左手拨弄着右手。

   “这次,我无论如何要找到你们,找到二呆。他现在好吗?”

   “二呆死了,他死的活该。”傻大姐风一样刮进来。

   “你说什么?”新娘手上的杯子落下去。

   “我不是说他真死,而是说他太呆,死定了!谁让他越狱?不越狱的话,已经出来了。一颗老鼠屎,坏了我家一锅汤。”

   “越狱?为什么越狱?”新娘用牙咬住自己的嘴唇。

   “他是神经病,他是呆子,他是傻子,他是冤大头。听说自己成了老党替身,一定要冲出监狱问个究竟,辩个明白……”傻大姐径直地骂着,嘴边涌起白花花的泡沫。

   老娘子一直沉默着。她用一把镊子钳,把指甲打磨的锃亮无比。她神闲气定,一付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冷漠。

   “老党呢?”

   “他从片警升到政委。不过架子不大,对我们倒很客气。”傻大姐得意地说。

    89年5月,新娘参加了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她举着二块牌子,一块上写着:“反对军费无限上升,要求追加教育费用。”另一块牌子上写着:“建造图书馆,遏制监狱扩张。”字很大,很粗,也很浓。红字在艳阳中,仿佛一滴滴粘稠的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