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二呆(九)抢劫]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呆(九)抢劫

    二呆重新上床,重新进入梦乡。“二呆不好了。”傻大姐摇醒他。“外面正挨家挨户地搜查:有人抢了一瓶牛奶,还砸了一瓶牛奶。”

   “不就是二瓶牛奶?”二呆转个身。

   “你懂啥?昨晚刚传达毛主席最新指示,今早就有人抢劫。这不是二瓶牛奶的事,而是反革命报复的事。”傻姐一把掀开二呆的被子。

   “抽什么疯?我要上马桶。”二呆下楼时趁她不备,把奶瓶塞进马桶箱。马桶箱方方正正,家家都有,户户必备。最大的功能是防止粪水外溢。这里夫妻斗殴出其不意,孩子群殴司空见惯。有了这匣子,就能最大限度地守住粪水。

   “我要去配合老党搜查。”傻大姐汲着鞋出门。

   “别去。”二呆在身后嚷着。

   “我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我不去谁去?”傻大姐迈着大步走了。二呆眼珠一转,拣起一块木柴劈薄,又敲打一番装进马桶:奶瓶藏在有夹层的马桶箱里,这可是万无一失。

   搜查工作还在进行。根据当事人的述说,犯罪嫌疑人的画像上了墙,垃圾桶也被翻了个底朝天,连阴沟洞都通了三个来回。

   受害者王大妈又一次被请进审讯室,又一次讲述案情:“这天清晨,雾特别大,特别浓。就在推车过马路时,有人从车上抢走二瓶牛奶:一瓶朝我砸来,一瓶抢着跑了。”

   “抢劫犯朝哪个方向逃?”老党锐利地问。

   “当然朝你管辖的棚户区逃。”

   “啥特征?”

   “二只眼睛一只鼻子。”

   “废话!谈具体点。”

   “一副身躯,二只手二只脚,一双大脚‘哒哒哒哒’跑的欢。”王大妈笑着说。“我看这小子是喝多了。”

   “这么严重的政治事件你还笑?”老党严肃地说。“昨晚11点传达指示,今早5点发生抢劫。仅仅过了6小时,敌人就跳出来对抗无产阶级专政。”

   “这……”于是王大妈不笑了,她的神色和老党一样凝重。

   “从现在开始,挨家挨户查—不查出来绝不罢休。”老党庄重地掸了掸袖子。

    这二天傻大姐很兴奋。老党不但让她参加了搜查,专案组竟也让她列席会议讨论。这样的政治待遇,可谓破天荒。因为这,她白天巡逻,晚上则搞蹲守。她的蹲守果然有了结果。

   一个人影踅出门,探头探脑走过来。幽暗的月光下,脸又小又尖,简直就是枚苦瓜。苦瓜出了门,摸索着朝前走。二只脚在月光下移动,一小步又一小步,就像在地雷上摸索的工兵,就像在钢丝绳上跳舞的艺人。

   “不许动!”傻大姐摁亮电筒,箭一样射出去。

   “妈啊!”苦瓜撒腿就奔,‘乒’地弹进黑暗深处。

   “叫啥?”一个人影闯进电筒的光圈。“叫啥?”

   “你出来干啥?”傻大姐气呼呼地问。“你和谁碰头?”

   “我又不是特务,我又不是反革命。”二呆大咧咧地说。

   “你的一举一动,全落在我眼里。”黑暗中闪出老党。“你就是十恶不赦的抢劫犯。”

   “捉贼抓赃,拿出证据来。”

   “证据就在这。”老党高举着手,就如自由女神攥住火炬—他手上举着一只牛奶瓶。二呆一愣,仿佛被雷击中。

   “二呆!毛主席教育我们要立场坚定,要爱憎分明。不要说你是我亲弟,你就是我娘老子,我一样大义灭亲。”

   “说的好。”老党的手,庄重地落在傻大姐的肩上。“把他押走。”老党撅着腚走在前面,傻大姐挺着胸,押着五花大绑的二呆。

   

   抢劫牛奶的事,很快有了结论。现在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老党控告二呆强奸了苦妹。

   “绝没有的事。”二呆死也不认帐。老党亲自上阵,拳打脚踢,皮带呼啸,最后还戴上手铐脚镣。除了中美合作社的老虎凳,18般武艺基本上全了。但二呆还是不招。

   月亮出来了,惨淡的月光懒懒地洒着。老党披衣出门,四下打探。确定无异样后,迅速钻进一户人家。

   苦妹撅着屁股在擦木盆。水蛇腰的洗澡程序,基本和慈禧太后一样。先把躯体浸进去,然后搓,捋,擦,洗。这当中,要保持水的流动性,尤其是水的温度。苦妹在澡盆里放了水,又把热水瓶一字排开。她捋起袖,抽上一条毛巾。她已经从烧饭女佣,上升为澡堂擦背工。

   一套干净的内衣搁在凳子上,一条松软的浴巾搁在床上。裸体的水蛇腰,在镜子前审视自己的玉体。除了丰腴,自己完全是现代版的杨贵妃。

   贵妃扭着腰肢,跳进华清池。苦妹用涂着肥皂的毛巾,使劲擦后背。水蛇腰闭上眼,享受毛孔改革开放所带来的舒适。

   门帘一掀,老党挟着一股风进来。水蛇腰一见,乐吱吱朝老党扑去。苦妹像个懂规矩的宫女,赶紧退带外屋。

   里屋传来了淫声,乐声,还有水的‘哗哗’声。苦妹顾不得擦手,赶紧从被窝里掏出一本书。这是一本撕的七凌八落,面目全非的书。苦妹这辈子除了教科书,从未摸过别的书。在她15年的生活中,所有的信息来之二点。一是教科书,一是喇叭声。教科书里有冰心的‘小桔灯’,但是她的心,从未有过光明;喇叭里有‘与人奋斗’,但是她的心,从未有过快乐。

   这是她第一次的课外阅读。虽然书来之垃圾桶,却强烈地吸引了她。有的字不认识,有的内容不理解,可是她还是在囫囵吞枣的阅读中,看见了另一个世界。

   这肯定是封资修的书,可这书写的太好了。书里的人,一个个全是天使。好人是天使,就是坏人,也能变成天使。好人能帮助坏人,坏人能成全好人;好人能反思自己,坏人能忏悔自己。好人,不必把坏人踩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坏人,也不必全党共讨全国共诛。好人不是英雄,坏人也不是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好人和坏人,没有不共戴天,没有你死我活。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奇异的人类?这究竟是神话小说,还是科幻小说?苦妹把书翻到扉页,上面写着‘93年’这三个字。

   “原来如此。”她摇着头。现在是73年,作者写的是93年,也就是20年后的事。20年后的人当然不像现在的人。20年后我35岁,35岁时能过这样的生活,还不美死了?她把书抱在胸口,憧憬着20年后的生活。

   20年后,没有辱骂,没有鞭打,没有无休止的批斗。20年后,我和二呆养了一群孩子。我们不让孩子赤脚去烤浜,我们不把孩子的纸和笔扔进火炉。我们要带着孩子去放风筝,去游泳,去画画,去翻跟斗。想到这,她咧开嘴笑出声来。

   ‘况铛’一声巨响。苦妹吓的跳起来。这是什么声音?答案还没出来,自己的脚已经浸在水里。上次是粪尿四溅,污水横流。这次马桶会不会又出问题?苦妹赶紧奔进去,又尖叫一声蒙上眼:水蛇腰一丝不挂地站着,老党寸缕不遮地站着。

   “快拿拖把来。”水蛇腰用浴巾裹住身子,老党却裸着躯体,毫无惧色地站着。苦妹进也不是,退也不能。

   水蛇腰手一扬,一把剪刀贴着老党的屁股,扎在桌子上。面对利器,老党眼也不眨,依然威风凛凛地站着。苦妹撒腿就跑。

   “站住。”老党威严地说。“用毛巾,把我的身子擦干。”

   “不!”苦妹大声嚷着。老党雄赳赳地上来,一把拎起她的后领。苦妹如出土的萝卜,孤零零地悬在半空。水蛇腰一头朝老党撞来,老党巍然不动。水蛇腰的粉拳,雨点般地砸来。老党突然有了不耐烦,大手一挥,水蛇腰跌出一丈远。

   “把自己洗了。”老党手臂一转,和苦妹来个面对面。他的手一松,苦妹跌在地上。老党套上衣服,抖搂地走了。

    苦妹浸在宽大的木盆里。木盆很大,是洗被子的木盆。10岁那年,她实在洗不动沉重的被子,就把被子中间的接缝处拆了,洗完后再缝起来。

   一个寒冷的日子,她拿出剪刀准备拆线时,二呆来了。他在盆里放上水和硷,然后在被子上跳起赤道战鼓。跳的正欢时,老王挥舞着竹竿冲来,二呆赤脚就跑,老爹举着竹竿在后面追。小巷二边,挤满了%C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