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二呆(六)回家]
孙宝强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呆(六)回家

    老娘子下了车,朝威海路的一幢小洋楼走去。老娘子真名叫唐蕴。若干年前,她是威海别墅的小公主。琴能弹几下,画能涂几笔,歌能唱几句,舞能跳几段。雪白的牙银光闪闪,银铃般的笑声,能感染一大批人。要不是一场风暴,她就是名门之后末代名婉。

   父亲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和门当户对的女人结了婚。49年,领着妻女回国,在大学做教授,也做学问。妻子是大学的图书管理员。

   一场轰轰烈烈的‘阳谋’运动来了。别人做右派,只是胡诌几句,提几条意见,所以右派做的特冤。可父亲做右派,不但有万言书,还有意见书,计划表,章程,纲领,活脱脱一个现代魏征。可领袖不是李世民,一个巴掌把他打出关外。没多久他一命呜呼,再也做不了牧羊的苏武。

   天做被,地做床,一拘黄土掩没了他。图书管理员不但在他出事时,及时写了划清界限的声明。等前夫的噩耗传来时,已明铺夜盖和新男人旧相识闹的欢了。新男人是旧男人的车夫,虽然肚里没墨水,但腿上有肉,身上有劲,让母亲有了枯木逢春。

   老娘子一步步走进来,走进曾经的唐蕴,走近以往的生活,走进记忆的深处。树还是这棵枇杷书,父亲曾抱住她,让她摘树上的果子。灌木丛里,依然有她和父亲捉迷藏的路径。一切的一切鲜活起来。她爱她的父亲,她恨她的母亲:你可以嫁任何男人,但是你不能剥夺一个女儿对父亲的爱。女儿不但没有父亲的一小撮骨灰,甚至还没有父亲坟上的一拘土。想到这,她恨不得扇母亲二个嘴巴。因为这,她轻易不到威海路。她不愿意撕开伤口上的纱布,就让纱布和伤口,天衣无缝,浑然一体地共生共长。

   一进弄堂就看见一蓬火。一个女人戴着黑纱,一边哭一边烧黄纸。二个戴着袖章的造反派奔过来,女人赶紧踩了火,拖着火盆冲进门。

   火盆!火盆!又是火盆!又是烧纸的火盆,她的眼神散了,散到十年前的某个晚上。那天,她闯进父亲的书房时,就看见一只燃烧的火盆。“我苦苦做了十几年的活寡,只换来右派婆娘这个称号。”母亲披头散发,把一本本格子纸扔进火盆。

   这是父亲的手稿。这是父亲终其一生的手稿。唐蕴尖叫一声,朝母亲扑去。母亲一挥手,把她推进父亲的怀里。父亲紧紧搂着她,一颗颗泪珠,沉甸甸地砸下。

   “你毁了我的前途,你毁了孩子的前途。我不让你回国,你偏要回国;我不让你管政治,你偏要管政治;我不让你提意见,你偏要提意见。现在好了,你到山旮旯里去完成你的报国宏愿,你到塞外去完善你的治国大策……”母亲嚷着,把一本本砖头一样厚的书,敲在父亲头上。尖利的书角刮破头皮,一滴血从父亲头上滴下,滴在她雪白的衬衫上,也滴在她的团徽上。看着凶狠的母亲,看着嬴弱的父亲,她的世界‘轰’地垮了。

   一星期后,父亲发配到甘肃。接着她参加高考。她没有在考卷上做题目,她只是在考卷上涂满了父亲的头像。

   母亲很快恢复了花容月貌,她甚至比以前更漂亮。车夫来了,带来了食品,也带来了母亲的春天。母亲下厨,一碗碗菜端上来,一瓶瓶红酒端上来。红红的酒,映的母亲的脸更红了。喝完酒,二个醉醺醺的人,关了灯拉了窗帘开始跳舞。‘伊呀呀’的留声机响了,关在亭子间的唐蕴,把棉花塞满了耳朵。

   得到父亲死讯时,母亲没去甘肃,也不让她去。她说不能自取其辱。后来有人捎来父亲遗物,还有一本厚厚的日记。母亲翻也不翻,就用一把火烧了。她说这是最高的祭祀:让父亲安静地走吧。他不需要承上启下,他也没权利寻找接班人。

   父亲死后,唐蕴自己把自己嫁了。既然母亲都嫁了,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嫁。嫁的越远越好,嫁的越是门不当户不对的越好。

   老王是驾驶员后爹的远侄。上无公婆,下无姐妹,还带着部队转业的级别。家里没有薄田,倒有一幢上下二层的房子。虽在棚户区,倒也多了热闹。进棚户区后,唐蕴就让别人叫她老娘子。她要把唐蕴这个名字,像葬花一样,彻底埋葬。

   唐韵进了门,母亲急忙站起来打招呼。唐蕴冷冷地看着她,一屁股坐在藤椅上。藤椅是父亲的藤椅,藤椅还在,可是主人却走了。物是人非,恍若隔世啊。

   “今天咋有空回来?”母亲斟了一杯咖啡。唐蕴死死地看着杯子,这是一只青花瓷杯,青青的铀发出幽幽的光,仿佛父亲深邃的眼睛。茶杯是父亲的御用杯,是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当年,父亲隔山隔水,把茶杯从美国带到上海。唐蕴抚摩着茶杯上的缺口,当年,她曾目睹了缺口的产生过程。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的深夜。睡梦中的她,被异样的声音惊醒。她发现大房间的灯还亮着,她推门进去,一脚踢在一个物件上。这个物件,就是手上的青花瓷杯。

   父亲用手捂着脸,瘦弱的肩膀在耸动。难道父亲在哭?

   笑话!父亲怎么会哭?父亲不但是这个家的顶梁柱,还是学校的顶梁柱,还是社会的顶梁柱。父亲有教不完的学生,写不完的书稿。家里电话一响,就是出版社在催稿。父亲不在家,家就是一潭死水;父亲一回家,家就是一条小河,她就是河里一条活活泼泼的小鱼。

   “爸!你怎么啦?”

   “你去睡吧,我没事。”父亲强颜着,但惊慌的眼神,泄露了他的苦衷。

   “小孩不要管大人的事。”母亲不耐烦地下了逐客令。唐酝委屈地走了,走到门口摔在地板上。地上有一滩水,水里还有茶叶。这么说,爸爸的御用茶杯被摔了。摔茶杯的肯定是母亲,因为父亲连蚂蚁都不会伤害。

   她坐在地上,没有人来扶她,昔日的公主,就这么坐在地上。她想哭,想撒娇,想发泄,想表达她的不满。但是她看到二双不同的眼睛。一双眼睛里装满了悲凉;一双眼睛里盛满了愤怒。于是她知道,以她为核心的中心不存在了。她慢慢地爬起来走出门。她走的很快,没有一步三回头。她觉的自己就是那只茶杯,从桌上摔到了地上。

   从这以后,家里又恢复了平静,平静的连一丝涟漪也没有。要说没有涟漪也不真实,现在的涟漪,就隐藏在母亲的眼睛里。

   父亲书房里的灯,关的越来越晚,母亲眼里的幽怨,越来越深。但是唐蕴却有了快感,快感来之哪她说不上,只是本能地觉得高兴,觉的窃喜,觉的幸灾乐祸。

   唐蕴一直不喜欢母亲而喜欢父亲。父亲的渊博,睿智,慈祥让她着迷,让她崇拜。母亲是个漂亮的出奇的女人,眸子却是一汪幽怨的湖。湖水终年累月泛着涟漪,只有在跳舞时,涟漪才会散开,露出‘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母亲一直是学校的舞会女皇,也是学校的校花。舞会前,母亲翻出最好的衣服首饰,她哼着歌,像少女春光外溢,妩媚柔情。一声喇叭后,母亲挽着裙裾冲下楼,轿车一溜烟绝尘而去。

   舞会结束,母亲眸子里的星星消失了。星星像月亮,月圆月亏,潮起潮落。潮落等待下一个潮起,潮起迎接下一个潮落;月圆等待下一个月亏,月亏迎接下一个月圆。在周而复始的轮回中,唐酝把母亲看成是莫泊桑小说‘项链’里的女主人。

   “怎么光看杯子不喝水?”母亲在咖啡里加了方糖。“日子过的不舒心?”

   她狠狠地瞥了母亲一眼,一仰头,把咖啡灌进喉咙。母亲冷冷地瞥她一眼,继续熨衣服。

   “难道你日子过的舒心?”她狠狠地白了母亲一眼。“不愿做教授夫人,宁可做工人婆娘。”说话时,她带着刻毒带着怨恨,带着一股无名之火。

   母亲吟吟一笑,眼中没有幽怨只有满足。她更愤怒了。从什么时候起,幽怨之火换成了满足之星。丈夫魂归夹皮沟,女儿嫁了个文盲,还生了二个智力不健全的孩子。就是母亲嫁的汉子,也只是父亲当年的车夫,学校的工友。唐酝气呼呼地把茶杯摔在桌子上,由于力猛,桌子竟晃了一下。

   唐酝发现桌腿有只缺口,一只砚台正垫在缺口处。这只砚台,是父亲最喜欢的徽砚,现在却沦落到垫腿的份,这不但是斯文扫地,还是奇耻大辱。

   “家门不幸!家父不幸!”她抽出砚台,重重地放在桌上。

   “咋了?”母亲不满地问。每次唐蕴回家,总要找茬寻事,总要借机发泄。

   “为什么把砚台垫在桌子下面?”

   “不用这垫,难道用黄金垫?可惜你父亲留下不是黄金,而是这。”

   “你嫌父亲留下的遗产里没有黄金?”她更生气了。

   “我没心情和你吵。我要把衣服熨了,他晚上要参加重要会议。”

   “是三国四方会议还是白宫圆桌会议?”她伶俐地反诘。一到家,失去的灵魂回来了,沉睡的痛苦回来了,她又成了善战,骄勇的穆桂英。

   “他现在不是车夫,而是大学革命委员会的副主任。”

   “哈哈!”她尖利地笑着。“好一个副主任,还不如说是间接的侩子手。”

   “住嘴。”母亲大声叱斥。“你没有攻击我婚姻的权利,现在我很幸福。”母亲挺起背,昂起头。

    “你幸福?你的幸福建筑在父亲的死亡上。”她冷笑着,声音很尖利。

   “我追求自己的幸福,罪在哪?”

   “你不提离婚,父亲焉能轻生?你就是真正的侩子手。” 她脑门上的火,呼呼燃烧着。

   “真正的侩子手不是我,而是你父亲自己。”

   “你疯了!”

   “我没有疯,因为他不自量力,因为他不是金刚钻。”

   “金刚钻?”

   “没有金刚钻,不揽玉瓷器。没有钢铁一样的意志,就不要触犯当局的神经;没有舍身饲虎的准备,就不要在老虎头上拍苍蝇。”

   “父亲遭了迫害,你还说他不是。”她又气又急。“你要不离婚,父亲能死?”

   “你以为离婚是死亡的导火线?”母亲冷笑着。“真正的导火线,是理想的扑灭。他一生都在追求理想,最后他为理想送了命。我从来也没有爱过他,他也没有爱过我。他爱的是他的理想,我爱的世俗而实在的生活。”

   “你疯了。”唐酝攥起拳,高高地举起。

   “打啊!朝我这里打。你打啊!你打啊!”母亲上前一步,犹如大义凛然的刘胡兰。“他不听我的话,他一点也不听我的话,所以走到毁灭这一步。”母亲突然捂住脸,肩膀一耸一动。唐酝想起父亲,当年父亲也是这样。捂住自己的脸,肩膀一耸一动,像个无奈无助的孩子。

   “嚎什么?”她低吼一声。她要用高亢的声音,来提高自己的战斗力。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母亲放下手,平静地抹去泪花。她看的真真切切,这是泪腺中的分泌物,也是母亲真实的情感。“我需要自己的生活方式,我需要爱,也需要被爱。”

   “难道父亲不爱你?”

   “我说过,他爱的是自己的理想。”

   “你爱的,还不如说是情……欲。”她终于吐出了自己的块垒,自己对母亲的鄙视。

   “说的好!继续说下!”母亲逼进一步。“继续对你的母亲扔石头。”

   “扔石头?”

   “上帝曾对一群要惩罚淫妇的众人说:你们中谁没有她的原罪,才可以对她扔石头子。于是所有的人,扔了手里的石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