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二呆(五)郊游]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呆(五)郊游

五,郊游

    苦妹把炉子拎到门口,先扒了炉灰,又取了半张纸,小心地放进炉膛。瞧她那小心的模样,仿佛她放的不是纸,而是人民币。

   以前生炉子,绝对没有这么困难。自从老猛抓走后,生炉子就成了唐僧的西天取经。半个月前,一辆警车停在弄堂口,警察搜了老猛的家。一小时后,警察押着老猛和报纸上了警车。

   老猛本来也是响当当的造反派。就在他政绩如日中天时,一封揭发信寄到军检法。信上说老猛在家里,焚烧领袖头像,发泄反革命怨恨。一搜,果然人赃俱获,不但有半叠撕烂的报纸,还有报纸被焚烧的灰烬。

   老猛的母亲对纸,有近乎寻常的嗜好。她喜欢把拣来的纸,撕成一条条,一丝丝,以便做引火纸。文革时期,报纸上不是舵手的头像,就是付统帅的造型。这一撕,岂不让他们碎尸万段?

   因为这,老猛做了牢,队长的职务也让老党顶了。老党也没想到,一个半文盲的揭发信,还能毁了一个响当当的红五类。从这时起,老党就坚信一句话: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要是给我一个梯子,我就能上月球。

   老猛进去后,家家户户的生炉子一律吃紧。这里的家庭,基本没有藏书。就是有藏书,也在月黑风高时处理了。学生娃又在停课闹革命,区区几个练习本能生几次炉子?

   苦妹把纸拢在手里,点燃火柴。风一吹,纸又熄了。她转了个身,把纸拢在袖管,但是手一抖,火又灭了。苦妹想了想,把纸拿到家里点着了,然后赶快放进炉子。可是还没等到炉子,纸已经烧了她的手。她叫了一声,火又灭了。

   苦妹叹了一口气。自从老猛坐牢,她又多了一件家务,那就是拣引火纸。拣时,要抱着最大的革命责任心,不但不能有领袖头像,还不能有二报一刊社论。可是报纸上除了这二点,还是这二点。想要撇开这二点,简直比登天还难。因为这,苦妹撅着屁股,扒拉垃圾箱的时间,比以前延长几倍。每到大雨滂沱,或者月黑风高,苦妹就悄悄出发,悄悄行动。马路上有许多大幅标语,悄无声息地撕一条,引火纸就有了。她也知道,要是行动暴露,她就步了老猛的后尘。可一想,自己现在过的日子,和关大牢有啥区别?

   苦妹背着身,再一次点火。既然鲁宾荪能燧木取火,我就不信点不了这个火。本着胆大心细,这次果然点着了火。就在苦妹把燃火纸放进炉膛时,一阵风卷来一张纸。苦妹毫不犹豫地跳起,把纸在半空中抓住。突然,她的裤子滑落,露出了屁股。白白的屁股在阳光下,发出眩目的光。

   苦妹急忙拉起裤子,可是抓住的纸,又吹走了。刚才点燃的纸,也因为没及时放刨花,也熄灭了。这才是损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得蚀把米。

   赤裸的屁股,完完整整落进一个人的眼中。眼睛在看到屁股后,露出了二点火花。确切地说,这不是火花,实实在在是二点淫火。

   水蛇腰正在阳光下磕瓜子。现在这这年月,能弄到瓜子,说明她很有本事。水蛇腰的本事,倒是妇孺皆知。水蛇腰是这条巷子里最大的风景点。她的妖娆,风骚且不去评说,就是她伸出的十个手指,就让人吓一跳。十个手指涂满了红,在太阳照耀下,能滴出血来。

   那天,老王推着御用自行车进了小巷。龙头左边挂米,右边挂油。他是这个家的财务大臣兼总管。

   “王狗熊,回家了?”水蛇腰朝他喷了一口烟,眼里带着嘲弄。

   “狗熊比不上老虎。”老王蜒着脸。“再说狗熊只玩苞谷,绝不玩水蛇。”

   “你什么意思?”水蛇腰当即变了脸。“你这个文盲,还知道谁玩谁?”

   “说填房又不是填房;说女友又不是女友;说姘头又不是姘头,说野鸡又不是野鸡。那究竟是什么?”老王歪着头认真思索,四周响起一片会意的笑。

   “你……你这个文盲,一口气生了二个又痴又呆的货。”水蛇腰急了。

   “那也比无苗的地好。这么多农夫轮流上阵,怎么不见一棵苗?”

   “你是不是也想做农夫?”水蛇腰冷笑着。

   “有这份力气,还不如留着耕自己的自留地。”老王也冷笑着。“我对属于全体人民的公用土地,不感兴趣。”

   “你这头狗熊。”二根红红的手指,戳在老王鼻梁上。“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你们知道她爪子上涂的什么?”老王一把攥住她的手。

   “不是说指甲油吗?”

   “这不是指甲油,这是文盲敲章用的红印油。”

   “放开我的手。”水蛇腰挣扎着。

   “王瞎子胡扯,这不是指甲油是什么?”众人起哄了。

   “你们看清楚了,我用手一抹,指甲油就到了我手上。”老王攥紧她的手,把她的手朝自己脸上摁,只一摁,果然有了五指山。众人大声喝彩。在一片哄笑中,水蛇腰窜进了家。

   太阳越升越高。从水蛇腰的位置望出去,只看到一只连一只的马桶,逶迤不绝的马桶。马桶就是向日葵,永远朝着太阳的方向。这里的人可以不晒被子,不晒身子,但是一定要晒马桶。据说晒了马桶,家里才兴旺,才能多子多福。所以,不到屎到了腚眼,一般人家,绝不把提早把马桶收进去。

   每天下午,水蛇腰都坐在热烘烘的马桶上。虽然马桶的处女使用权给了她,肚子依然一马平川。由于腰细堪比赵飞燕,所以也和飞燕一样,没有后代。要说绝对没后代,那也不属实。有是有一个,不过不是自己的子宫孕育,而是死鬼男人留下的女儿。

   丈夫死后,水蛇腰完全露出后妈的本色。虽然苦妹自有父亲的抚恤金养,但是水蛇腰一见苦妹,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今天,她要上死鬼单位去拿抚恤金。趁此机会,好好散个心,为自己买几件衣服。她拍了拍手上的瓜子屑,进了房间。

   她站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的‘盘子’和‘条子’。盘子不错,只是肉有点朝下坠,看来要加大冷水和热水轮流执政,这样才能挽住下坠的速度。

   条子嘛也不错,只是乳房也在下坠。虽然冷水热水轮番上场,轮流交替,还是无济于事。怪就怪地球这个狗东西,竟然有什么‘引力向下’。因为这,有个糟老头还发明了‘万有引力’。引他个鬼,引他个死,因为这一引,老娘身价打了五折。想到这,水蛇腰敷粉的手停下了,思绪也停留在某一个点上。

   老党啊老党你这个冤家。我把心捧给你,我把身体献给你,可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的根子虽然插在我身体里,灵魂却在某一个点上游荡。冤家转正后为了晋升,路边的野花也不摘了。老娘也警告他,要是再摘,就让你做第二个老猛。你能写揭发信,难道我写不得?

   把他吓住后,我又在床上下工夫。没有一身过硬的本事,怎能保卫家园?我的技术本来就了得,再加上揣摩,临摹,调整,提高,本着精益求精的原则,本着‘动作不惊死不休’的信念,终于把他的心,牢牢栓进自己身上。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他有了心不在焉,有了敷衍了事,甚至有了懈怠。他说自己是累的。可我知道他的底:越忙,越能激他的情欲。一有运动,一有严打,就能调节他所有的神经,激发他所有的肾上腺。阿香死后,他和我激战一宵;老猛被抓,他挑灯夜战到黎明。

   这个点究竟是什么?是什么点让他魂不守舍?

   水蛇腰出门时,苦妹正撅着屁股擦锅子。煤灰撒上石硷,是最好的光亮剂。五个锅子已经完毕,现在只剩最后一个。二呆走来,朝她使了个眼。

   二呆是她同班同学。二呆的大部分作业,是她写的。要不是她的帮助,恐怕二呆要步老党的后尘,连小学也毕业不了。

   苦妹洗了锅子,又把家里收拾一番,慌忙窜过马路。马路对面是废品收购站,臭烘烘,脏兮兮,真是地下交通员的好去处。

   “我看见水蛇腰出门了,我们马上走。”二呆拉着她的手。

   “你要死了。”苦妹急忙朝后退。

   “我太激动了。”二呆急忙左手搓右手。“今天,我带你去春游。从小到大,你都没走出过这三条马路。”二呆的手,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圈。

   “可是我的鞋……”苦妹忙把脚朝后挪。苦妹只有一双鞋,今天洗了,她只能拖着拖鞋。拖鞋又黑又大,看样子是她老子的遗物。

   “没事,我把傻大姐的鞋拿来给你。”

   “那又要闹一场政治风波。”

   “就是政治暴动我也不怕。”

   “你不怕,我怕!”

   “那就穿我的。”二呆扯下鞋朝她怀里扔。“十分钟后,在这里碰头。”

   二呆使劲蹬着自行车。这辆老坦克少说也有十几个年头。载重车是自行车三厂的龙头产品,不但国内供不应求,还担任了支援亚非拉的光荣任务。48寸的车不但能骑人,还能载人载货。昨天刚下过雨,泥泞的路像胶水,粘滑的很。二呆使出了吃奶的力,车速还是不快。

   这条路对二呆来说,就是闭上眼也能摸到。从小,父亲就带他到这里来捉鱼摸蟹。母亲最喜欢黑鱼煲汤,说女人就靠汤养颜保色。父亲最喜欢吃泥鳅,说男人就靠这补肾添精。傻大姐最喜欢螺蛳炒辣椒。而他呢,什么都喜欢,什么都不喜欢。有次他塞给苦妹几块干的河蚌肉。苦妹吃了一月,说这是世上最好吃的水产。从此,二呆喜欢下河。河蚌能给苦妹带来快乐,也能给他带来幸福。

   前面的路更泥泞了。二呆弓着身,如半圆型的弓。他整个人如气泵,不断地喷出蒸汽,又吸进空气。鼻子窜出白气,头上冒着热气,连那双套在套鞋里的脚,都在腾腾地冒气。

   苦妹从车上跳下,掏出手绢给二呆擦汗。二呆抓住她的手,手上不但有伤口,还有瘰疬。伤口有时涂红药水,有时涂酱油,有时涂脚藓药膏,有时涂金霉素眼膏。二呆会根据伤口,给她调治不同药方。有一次她被烫伤,二呆抓过她的手,毫不犹豫就是一口唾沫。新伤,老伤,旧伤,陈伤,除了枪伤,她的手成了伤口博物馆。

   苦妹做任何事,动作都很慢。她带着虔诚,带着赎罪,带着无可言状的惶恐。对自己,她一直有很深的罪恶感。一次,她和二呆一起看新娘的画册。当看到耶苏被钉在十字架上时,她突然嚷着:我就是他,我就是他。四周人被吓了一跳,从来没听见她有这么大的嗓门。因为她永远怯生生,永远低着头,永远手足无措,永远有一张皱裂的脸。

   “我就是他……我就是被钉着的人。”她涨红脸,大声嚷着。

   “胡说啥?”二呆一把捂住她的嘴。“他是赤膊的外国人,你是穿衣服的中国人;他是男人,你是女人。”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苦妹不顾一切地嚷着,嚷着嚷着她哭了。新娘子走过来,静静地看着她,突然也嚷着:孩子,你不要把社会的罪,揽到自己身上;你不要把制度的罪,揽到自己身上。

   苦妹不哭了,只是死死看着新娘。新娘叹了一口气:孩子,你是无罪的。苦妹突然朝新娘扑去,扑进她怀里放声大哭。新娘噙着眼泪,摩挲着她的头发。有人说这是一对疯子:一个克爹克娘的人,还有脸哭?一个新婚的女人,竟然搂着一个克星?水蛇腰知道后把她们的话告诉老党。老党给她一个死命令:看着这个外来的新娘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