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二呆(四)老党]
孙宝强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呆(四)老党

    老党进门前,先掐了烟,又朝外吐了几口气。母亲是顽固的气管炎,闻不得烟味,作为孝子贤孙的他,当然不能送给她这个礼物。

   “妈!”他顾不上挂包,径直扑到床前。

   “儿啊!回来了。”老母张开昏花眼。

   “吃。”老党打开包,把热烘烘的糯米耙耙递过去。“趁热吃。”

   “哎!”老母张开嘴,美美地咬了一口。老党一看,也美美地笑了。他不是笑自己的母亲,而是笑自己的工作。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穿警服,果然人人敬而畏之。有了敬畏,就有了香火,有了进贡,有了膜拜。

   当老党还在子宫里遨游时,父亲就死了。父亲不是死于南昌起义,也不是死于爬雪山,而是死于一场莫名的斗殴。好在群斗中,有一个潜伏的共产党员,所以这场斗殴,后来定性为黄色工会和红色工会的较量。死者生的不伟大,死的却很光荣。估计他在九泉下也笑咧了嘴:自己咋就成了什么什么的代表?一披上‘三代表’的袈裟,儿子就成了‘烈士之后’,婆娘成了‘烈士遗孀’,不但有了重重的抚恤金,还为儿子开辟了一条锦绣前程。

   “儿啊,有女朋友了?”母亲咧开没有牙齿的嘴,殷殷地问。

   “快了!”老党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啥时带回家看看?”

   “我不知带哪个回来。”老党脱口而出。

   “你的花花肠子太多。”母亲沉下脸。“要不是你爹的灵魂在庇护,你早进了大狱,说不定还吃了枪子。儿啊,早早娶个女人,把咱家香火传下去。”

   “知道了。”老党敷衍着。

   “那个阿香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不该搞了人家,最后还……”

   “那是她活该。妈!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批捕一批,斗争一批。”他急忙站起来,因为他无法面对那双浑浊老眼。

   “不是说那个革命快结束了,咋还要批捕一批?”母亲瞪着眼,惊诧地问。

   “革命永远不会结束,严打刚刚开始。”老党有了兴奋点。

   “上次不是严打过了,怎么又要严打?一严打,就有人死,有人坐牢,有人上吊,有人成了精神病。我的儿啊!你可不能造孽啊!”

   “妈!你只管养好自己病,瞎操心干嘛?再严打,再刮10级的台风,也影响不到你儿子。”

   “儿啊!使不得!使不得!人在做,天在看,头上三尺有神明。”

   “我怎么看不到神明?”老党哈哈大笑。“也没见神明来惩罚我啊。”

   “儿啊,人人都说你爹坏,坏到头顶流脓,脚底生疮。但是我看你比他坏。他除了吃喝嫖赌,从来不杀人。”

   “我也不杀人。”

   “儿啊!你看着妈的眼睛!你把14岁的小云肚子搞大,让她流产,结果大出血死了。于是你说有一个流氓集团,后来有人被枪毙,有人被坐牢。小云的娘疯了,小匀的爹跳楼死了。”

   “死有余辜,死的活该!”老党恶狠狠地吐了一口痰。“妈!你听谁说的?我一定要把这个造谣者揪出来。不把他(她)弄死,我就不是您养的。”

   “儿啊!以前你喜欢打架,小学6年读了9年还没毕业。妈不怪你。但是你不能杀人啊。”

   “妈!要是我杀人,我怎能披这套警服?”

   “正因为你干可许多坏事,所以才套上警服。作孽啊!”

   “作什么孽?干革命,就不能心慈手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革命的犯罪。”

   “又胡说八道。”

   “这不是我说的,是列宁同志说的。”

   “他跟你一样,肯定也是个杀人犯。”

   “妈!你这话说出去,一定吃枪子。只要儿子在,包你吃香喝辣,延年益寿。”老党取出一叠钱。

   “我不要你的脏钱,你给死去的人烧点纸钱,给阿香烧点纸钱……”母亲一举手,粑粑掉在地上。

   老党上了床,点燃一根烟。阿香,又是阿香。连睡在床上的母亲都知道阿香,可见阿香是留不住的祸患。阿香啊阿香,你都死了,还为我制造不安定的因素。

   正因为你是‘不安定的因素’,所以我要把你消灭在萌芽中,可惜了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阿香从梁上拉下来时,拖着一条长长的,鲜红的舌头,把看热闹的孩子,吓了个屁滚尿流。他们一定想不到当年的你,是教会学校一支花。校花在20岁时,成了空军中队长的娇妻。三年后,中队长在和鬼子的激战中死了。从此,阿香成了一个不苟言笑的黑寡妇。

   邻居收到一份信,横竖看不懂上面的蝌蚪文。阿香看后,让他把信交到统战部。不久,这家人就迁徙到国外,一头投进帝国主义的怀抱。这件事,成了她罪证之一。

   小巷小而破,破而陋,陋而闭,闭而塞。孩子们天天玩泥巴,打土仗。玩累了,孩子缠住阿香要认字。阿香不是教孩子认‘伟大,光荣,正确’这六个字,相反教他们说‘好啊油,格的毛宁’之类的屁话。这件事,成了她罪证之二。

   阿香学校的校长,几次三番找她谈话,让她和死鬼男人划清界限,砸了男人的牌位,扔了男人的骨灰,赶紧找个党代表或者校代表的嫁了。可她一个巴掌把校长打出家。为这,不但丢了教员饭碗,还成了她罪证之三。

   后面还有之四,之五,之六。罪名之多,拨拉着十个指头也数不清。老党一贯对数字犯忌,所以也懒得再计算,他总结出一句话:咎由自取。

   咋不是咎由自取?我想搞你,这是看得起你。解你裤带,又不是解你脑袋,咋就反抗的像奴隶起义?要不是你拼死反抗,拳打脚踢,怎会被二呆看见?二呆揭发后,我要和你订个君子协议,可你死活不肯。不要怪我心狠,你成了我心腹大患,我不下毒手我就死定了。你的死是冤了点,但是话说回来,每到清明,我给你烧许多纸,这说明我还是个重情义的男人。

   想到这,他有些感慨,于是抽出第二根烟。

   阿香死后,流言四起。好在搜出一本变天帐,上面不但有中文,还有洋码。经专家认证,这是黑寡妇写给死鬼飞行员的情书,而且是英文情书。据说飞行员毕业于西点军校,为了打鬼子,告别美丽坚来到中国。平时和娇妻对话,全是洋话洋屁。想不到死了,还用洋文来寄托哀思。经专家论证,最后一封情书的截止日期,就在死亡前一天。

   于是,老党的嫌疑很快排除了,因为情书最后一页上写着:士可杀不可辱。就凭这句话,黑寡妇的死,就是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

   烧了黑寡妇后,新鲜血液流进公安血管。老党脱下便衣,穿上警服。曾对他作业本打叉的老师,给她剪个阴阳头;曾不让女儿和他来往的邻居,给他个满门抄家;对他横眉怒目的,戴一顶帽子;和他经纬分明的,寄一封匿名信。削平虎头山,填平大寨沟,把鲜艳的红旗,插在上甘岭上。什么叫桀骜?戴斗笠帽,收水牌子的倔家伙,抢着把他的水缸挑满。什么叫骨气?留洋的校长,争着把揭发材料让他浏览过目。还有啥比做‘人上人’更有滋味?还有啥比‘人整人’来的刺激?他在征服的过程中,尝到了做人的极致。他不是皇帝,却有编制外的后宫;他不是银行家,却有用不完的钱;他不是阎王,却拿着生死簿;他不是参孙,但是一跺脚,方圆十里抖三抖。

    为了解决‘后’的问题。老党本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原则,走到哪,就把种撒到哪。无论是肥土沃田,还是穷山僻壤,绝不放过一寸土地。虽春耕夏耘,但是没有一块土地能抽芽。

   妈拉个巴子!老子在耕地时,没吝啬汗水,种子也大把地撒。怎么就不着床?怎么就不受孕?想到这,他很沮丧。

   老党又抽出一支烟,这次思考的大事不是‘后’,而是‘晋升’。

   从联防队混到警察,这是一个破茧的过程。三年前,他就从丑陋的蚕蛹,蜕变成美丽的雄蝶。可是因为档部不争气,让他的晋升推迟了。

   不!与其说是档部不争气,不如说是二呆坏了他的事。一想起这事,就牙根痒痒,恨不得拔了枪,‘突突’就是一梭子子弹。

   那天,酒足饭饱的他正在溜达,以便消化嗉里的蛋白质。坏分子二嫂正在扫地。姿势优雅,一左一右,像毛笔字的左撇右捺。她的脸是一个鹅蛋,美中不足的是中央部分沦陷凹下,就像高原中的海子。‘海子’的诞生完全得力于老党。在一次批斗会上,饱含无产阶级义愤的他,对准鹅蛋就是一拳。一拳下去,鼻梁塌了,海子也诞生了。

   老党停下脚,远远观察着二嫂。二嫂用毛巾死死裹着脸。脸是裹住了,但身材裹不住。‘丰乳肥臀’。老党脑海里跳出四个字。他笑了。自己识的字还不满一箩筐,怎么会跳出一句成语?这说明自己虽是半文盲,倒是欣赏美人的专家。以前以为专家很了不起,现在知道狗屁一个。谁有权就傍谁,就如婊子,谁有钱就和谁睡。

   虽然无产阶级的铁拳,把鼻子打塌了,但是臀部不是鼻子,而是一个完整的,均匀的,上翘的,丰满的桃子。左右对称,中间有一条缝。我的妈啊!这哪是臀,这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啊。欲火就这样不期而至。老党冲上前,双掌合拢,形成一个钳制,他要把鲜美的蟠桃,置于自己的股掌中。

   桃子到手,脸上却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你搞阶级报复?”老党虽然语文老吃鸭蛋,口齿倒是利索的能出口成章。

   “什么?”二嫂惊讶地看着他。

   “我就要吃你这口水蜜桃。”老党不但加强手上的力量,还把嘴朝二嫂的奶子拱去。突然,后臀又挨了狠狠一脚。这一脚的力度很大,老党一个俯冲,一个栽倒,一个不打折的狗吃屎。

   不对啊!二嫂的身子搂在自己怀里,二嫂的奶子躺在自己嘴里,听说过有三只手,没听说有三只脚啊。

   “大家快来看,老党又耍流氓了。”嘶哑的声音喊着,嚷着。“又是二呆!”老党一挺屁股爬起来就追,追着追着,看见前面有二条腿。

   “原来是……队长。”老党抹着汗。

   “看看自己的德行。”队长沉下脸。年底,老警察队长退休。他写了一封信给领导,坚决不让老党接他的班。从此,老党的晋升搁了浅。从此,二呆成了老党的宿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