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二呆(三)画画]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呆(三)画画

    三,画画
    红日出来了,白云在红日中,清盈地舞动着腰肢。妖娆的红日,多情地凝视着白云,于是白云越发妩媚了。
   ‘哗啦拉!哗啦拉!’粪车一走,各家各户的刷马桶活动开始了。有人用小石头在马桶里搅,有人用贝壳在马桶里刷,有人干脆用狼牙棒,在马桶里胡捣一气。有人半蹲半撅,有人双臂挥舞,有人佝背偻腰。姿势怪异,分贝奇高,味道特臭,简直是一幅有特色的群丑图,绝对符合‘群众性的,自发性的,大规模的革命运动’这一特点。
   小鸟飞走了,清风飘去了,白云掩着鼻逃逸了,红日冷着脸爬高了。
   老娘子端着一只脸盆,肩上搭着一条毛巾,来到门口的瓦砾堆上。瓦砾是造房子留下的。星转月移,一晃若干年。但瓦砾堆依然屹立,依然雄踞,坚守100年不变的基本方针。

   瓦砾堆,现在成了老娘子专用的盥洗室。她站在瓦砾堆上,喝一口水,刷一下牙。动作张弛有致,手势优雅无比。有居高临下的睥睨,有高屋建瓴的傲然。雪白的泡沫喷在瓦砾上,仿佛海浪冲起的白沫。
   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二呆挑着水过来。扁担随着脚步,一晃一荡,极有韧劲。带着梢公号子的雄浑,带着信天游的粗旷,带着15岁少年的鼻息过来了。
   供水站在巷子深处的某一旮旯。水泥地坪约有20平方,中间盖个小窝棚,左右二只龙头。带斗笠的老头收牌放水。一只大牌换十个小牌,一只小牌可放二桶水。因为计量单位是‘桶’而不是‘斤’,所以各家各户的桶越搞越大,以至有人把腌菜缸也跳来了。斗笠汉一怒之下,抡了扁担就捣,把自己搞成现代版的‘司马光砸缸’。缸的主人也抡了扁担冲上来,二军发生激烈的战斗。激战中,斗笠汉挂彩,缸主人受伤。这事经过居委会,街道,派出所的斡旋,在一轮轮的三国四方会议中,双方终于达成协议:缸主人先做检查,斗笠汉赔尿壶一只。虽然尿壶的面积小于腌菜缸,但价格却相差无几,于是二人握手言和,继续连接30年的友谊。
   供水站的作息制度是早上8点开门,下午5点结束。其间,斗笠汉严格按照政府机关的作息制,午间雷打不动休息二小时。当斗笠汉睡醒打开龙头时,排队者蜂拥而上,你推我挤,你抢我夺,其情景,比当年赈粥棚还盛况空前。
   “妈!”二呆放下扁担,犹豫着叫了一声。
   “扑!”老娘子喷出一口水。由于站的高,再加上嘴唇向上,所以水的起点很高。水在空中化成一片雾,而且是乳白色的雾。雾朝四周扩散,形成一个水帘洞。雾绝对乳白,浑然就是牛奶。面对半空中的牛奶彩虹,二呆看愣了。
   “扑!”又是一口。水形成漂亮的抛发线,然后一点点朝下坠。现在不是牛奶,而是简单的水。二呆有些失望。他这辈子只喝过母乳,未喝过牛奶。苦妹老是问他牛奶是什么滋味?二呆只能回答:不知道。
   老娘子又喷了一口,三口水喷完,她的刷牙程序宣告结束。老娘子的刷牙,是棚户区的一大景观。她不喜欢在脸盆里刷,就喜欢站在瓦砾上刷。有人把这归咎于她的出身:住在上只角的人,都喜欢这样。
   老娘子婚前的刷牙,是在盥洗室完成的。既然现在嫁到下只角,刷牙只能随乡入俗,因地制宜。纵然是齐眉举案,终究意难平。于是,站在瓦砾上刷牙,成了她变相的示威,变相的宣言: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但是鸡,永远没有凤凰的振臂展翅。
   老娘子扯下肩上的毛巾,扔进脸盆,十只葱花样的手指,在水中愈发晶莹剔透。
   “妈!给我一块钱。”二呆鼓足勇气嚷着。
   “把缸跳满,把热水灌满,晚上我要洗澡。”老娘子带自怜,依然注视着10根葱花。
   “妈!给我五毛吧。”二呆一泄气,自觉把价钱砍了一半。老娘子开始擦脸。粉红的毛巾贴着脸,愈发脸如满月,肤如凝脂。
   “妈!”二呆诺诺着。老娘子端起脸盆,从左转到右,优美的旋转,就是标准的快三步。一扭身,盆里的水,均匀地,从左到右地,扇型一样地飘出去。水在阳光下,形成半道彩虹。
   二呆这次不是看愣,而是看傻了。母亲身上有许多东西让他着迷,甚至痴迷。她的举手投足,一笑一颦都与众不同。她吃饭的姿势,行走的步子,绝对不属于这个小巷,也不属于他父亲。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神,一个美丽的女神。可是一到晚上,母亲就从女神变了女人。不!变成一个女兽。
   想到这,二呆的痴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恨。憎恨,深深的憎恨,还加上深深的鄙视。他不知道,母亲究竟是白天的女神,还是夜晚的女兽?
   “我要钱。”二呆突然嚷着,声音十分粗鲁。
   “没钱。”母亲淡淡地说。
   “新娘子!”二呆吼着,声音粗哑,带着激奋,带着怒气。新娘子的头探出门,二呆一把拽住她:“你说,你为我说话。”
   昨天新娘出门时,看见二呆蹲在窗沿下。蹲,是这里的一大特点。男人喜欢蹲着抽烟,女人喜欢蹲着拣菜,就连小孩,都喜欢蹲在地上搓泥丸子玩。早听说北京皇城根儿的人喜欢蹲着晒太阳,想不到上海也有此嗜好,这让她有了‘习俗没有地界’的感悟。
   新娘的鞋带松了,她蹲下去系鞋带,她发现二呆不在晒太阳,而是在画画。新娘只撇一眼,眼珠就转不动了。她惊讶地扬起眉,再次体会到天才和疯子,只是隔着一张纸。
   人们带着世俗的成见,把天才梵高当成疯子。新娘也带着超凡的预见,把二呆当成天才。虽然纸上画的是清一色的马桶,但笔力遁劲,轮廓鲜明,有力透纸背的粗砺。能把马桶画的诩诩如生并不难,难的是神似而非形似,这说明他心中即便没有沟壑万千,也有成竹在胸。
   马桶臭哄哄,脏兮兮,绝对是人世间最大的俗物。俗归俗,却是须臾离不了。本来政府完全能够让老百姓脱离苦海,过上‘土豆加牛肉,抽水马桶加沐浴房’的共产主义生活。但是考虑到世上还有2/3的人等着去解放,所以这个帝国主义反动派创造的玩意,暂时还不能送进历史的垃圾箱。
   其实马桶和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张大千的黄山,完全可以并为中国四杰。马是用来骑的,虾是用来吃的,黄山是用来欣赏和攀登的,马桶是用来解决生理问题的。中国有句格言:你不让我吃饭,我就不让你拉屎。这就说明吃饭和拉屎的问题,达到了同一个高度,达到了‘同一首歌’的高度。能做到‘民以食为天’,当然也能做到‘民以泄为地’嘛!
   “新娘子!别笑话我。”二呆扯过画稿就要撕。
   “你等等。”新娘回家,取出一本素描递给他。“好好临摹,你有这方面的天赋。”
   “啥叫天赋?”二呆急急巴巴地问。
   “天赋就是本钱,你有画画的的本钱。”
   “真的?”二呆搔着头,嘿嘿笑了。这一笑,就是一整天。
   “新娘子,你想说啥?”母亲端着脸盆,从瓦砾上跳下来。
   “是这样的。二呆的画画的不错。”
   “你想培养他做画家?”老娘子的眉朝上一挑。
   “孩子有爱好,总比无所事事强。既然他有画画的天赋,我们就要努力培养,努力为他创造条件,努力......”
   “我还有做总统的天赋呢!”王大瞎推出自行车,手里拿着打气筒。
   “话不能这么说。”新娘努力笑着。
   “我丈人是教授,可是教授不能保护自己,早早地翘辫子走了。我虽然是文盲,却能保护娘子,还能保护孩子。画画,那是封资修的一套。”老王虽带着笑,语气中却有不耐烦。
   “作为父母,不能扼杀孩子的追求。再说,这对他也是一种陶冶。”新娘坚持着说客的身份。
   “啥叫陶野?难道他野的还不够?”老王哈哈大笑。
   “这冶不是那野。父母的言传身教,环境的潜移默化,就是孩子成长的菌种。”
   “还霍乱呢!老娘子,好了吗?”老王使劲为御用车辆打气。
   “妈!就给我二毛。我今天要挑水,要做煤球,要劈柴禾。对了,有空我去摸螺蛳,放把辣椒,保险你吃的满意。”二呆使劲笑着,肌肉被牵动的很怪异。老娘子眼皮也不抬,兀自拍着肩膀上的头皮屑。
   “妈!就二毛。笔不买,就用短的铅笔头;纸不买,就在黄草纸上画。但是颜料一定要买。价钱看过了,二毛,只要二毛。”
   “我身上只有二毛,这是准备买早点的钱。”老娘子笑着说。
   “你今天可以不吃早饭,你就给我吧。”一双粗大的手,伸到母亲的眼皮下。
   “如果我不吃早饭,就没力气干活;不干活,就不能拿工资;不拿工资,拿什么养你。究竟肚子重要,还是画画重要?”老娘子冷静地说。
   “可我喜欢画画,我要我的颜料。”二呆急的快哭了。
   “好了吗?”王主任取出一块厚实的海绵,放在车架上用绳子扎紧。车架上搁的是婆娘的肥臀。保护好婆娘,是他的重中之重。
   婆娘挎着包,一扭一扭地走在前头。小包色彩艳丽,和格子外套很是班配。老王打量着婆娘的后影,满意地笑了。他推着自行车奔了二步,然后一个跳跃,落在鞍座。二条又粗又壮,犹如青蛙的腿,一蹭又一蹬,于是车子追上了婆娘。
   老娘子把小乾包朝肩上一甩,紧走二步,一个跳跃,稳稳上了车架。老王一摁车铃,在众人的羡慕的眼神中,车子七拐八弯驶远了。看着越来越远的黑点,二呆的眼睛红了。

此文于2009年08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