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二呆(二)苦妹]
孙宝强
·孙宝强简介
·谁是‘一手胡萝卜,一手狼牙棒’的狼外婆?
·红楼女囚(1)收容审查
·红楼女囚(2)看守所第一个早晨
·红楼女囚(3)秘密抓捕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呆(二)苦妹

   二,苦妹

    苦妹在被窝里撑起二条腿,于是被子像帐篷一样撑起。被子一撑起,肚皮上就有了空间。这空间就是她的餐桌,她要在属于自己的餐桌上,吃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从枕头下抽出一只梨,放在鼻子下使劲嗅。清香味一点点吸进去,她满意地打了个喷嚏。窗外有脚步声。苦妹忙把梨放在臀部下。脚步声远去,苦妹松了一口气。她把梨,一只黄澄澄的嫩梨,端端正正地放在肚脐眼上。

   最近她老是咳嗽,有时还咳出血丝来。这辈子,她只吃过一次梨。那是在一次高烧不退的昏迷中,她使劲喊着:“梨!梨!”

   梨送到嘴边,她也从鬼门关回来了。爹问她:“你从来没吃过梨,怎么会在昏迷中喊梨?”她说:“妈不是叫梨吗?”爹沉默了很久:“你妈不叫梨,她叫丽。你一生下来,就要了她的命。”

   “所以我叫苦妹?”

   “难道你叫甜妹?”爹叹了一口气。“为了你,爹熬了10年不娶媳妇。可是10年后找的媳妇,却比蝎子狠,比蜘蛛毒。你是中药店里的揩台布,揩来揩去全是苦。”

   “爹!我已经苦了13年,还要苦多久?”苦妹仰起尖尖的下巴问。

   “下个月,我去庙里为你求个签。”父亲的手,停留在女儿的脑门上。女儿的头发又稀又黄,活像冬天里的一把草。

   “爹!这个签灵不?”苦妹拉着父亲的手。

   “应该灵的。”父亲偷偷地抹了一把泪。

   “那你明天就去,早去早好。”苦妹眼巴巴地瞅着爹。爹的心一颤。他在苦妹的眼睛里看到渴望,也在苦妹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恐惧。最近他老是恍恍惚惚,总觉的家里潜藏着一个幽灵。这幽灵现在要害他,将来要害他的女儿。他想抓住这个幽灵,把幽灵撕个粉碎。但是他在明处,幽灵在暗处。他抓不到幽灵,幽灵却分分秒秒在监视他。白天,他能感觉到幽灵的气息;晚上,他能听见幽灵的脚步。但是他就是抓不到它。怎样才能抓住幽灵?他白天想,晚上想,还没等想出办法,他就在扛大包时,一个倒栽葱,一头扎进黄浦江。

   到死,女儿的签都没有求上。他带着没完成的宿愿走了,留下克爹克娘的苦妹。

   苦妹小心地咬了一口梨。梨有点酸,有点甜,酸的像醋,甜的像糖。这是梨的滋味,也是自己的心情。从小到大,苦妹没一个朋友,唯一的朋友就是二呆。为了二呆,她不知挨过后妈多少拳头。每次拳头落上来,她总是挺起胸。虽然她的胸又小又塌,连坟场上的坟头都不如。

   二呆这个人,就像这只又酸又甜的梨。酸时,能把整条巷子搞的鸡飞狗;甜时,能把自己的心挖出来送人。有一次,后妈打她时,不慎把伤口留在她脸上。二呆大怒,一脚把后妈摔了个狗吃屎。屎敌人没吃到,但是骨头脆生生地断了。于是老党用一付手铐,把二呆铐了三天三夜。从此,二呆和老党成了仇人。

   仇人!这世界咋有这么多仇人?一个锅里掌勺是仇人,一个屋檐下住着是仇人,一个巷子里蹲着是仇人,就连夫妻也是仇人,就连死去的人也是仇人。后妈一骂她,马上扯到爸:老鬼,穷鬼,死鬼,潦倒鬼,窝囊鬼。她搞不明白,这鬼以前不是养活你的嘛?这鬼以前不是和你睡一个被窝吗?

   现在后妈的被窝里,睡的不是死鬼,而是活鬼。这个活鬼,就是人见人涑的老党。此刻,鼾声阵阵,如雷如涛。一听到鼾声,苦妹的眼前就竖立起二根烟囱。只有烟尘一样粗大的鼻腔,才能发出这样可怕的鼾声。

   苦妹又咬了一口梨,这次尝到了苦。苦妹把眼睛贴上去,发现梨核是黑的。这梨真怪,黄澄澄的面子多诱人漂亮,可里面却黑了,烂了。这就像......老党。

   对!就是老党。苦妹为自己的比喻而兴奋。

   这个老党,人高马大,威风威武。一套警服,一根皮带,简直就是复活的李玉和。不!不是李玉和,而是穿军装的杨子荣。那天,街道里开批斗会。老党又是押坏人,又是呼口号,最后还敲着麦克风发言。这等英武,这等气概,只有在样板戏里才能看到。就在会议达到高潮时,窜上来一个赤脚小子。

   这小子脏不拉兮,鼻子下还挂着二条粉丝。民兵驱赶他时,小叫花子抢过话筒嚷着:“老党是个大坏蛋,我看见他骑在地主婆的身上。”

   老党冲上来,重重甩了他几个大耳光。小叫花子捂着脸嚷着:“昨晚我趴窗户眼,看的清清楚楚。你骑在她身上,她打你耳光。你骑在地主婆阿香的身上,我看的清清楚楚。”

   有人嚷着:“你这双蒙古眼,还能看的清清楚楚?”

   “我是蒙古眼,但我不是呆子。我还看见老党的皮带扔在地上,皮带头是一条黄龙。”

   这下,会场有了骚乱,有了极大的骚乱。有人建议,让老党的皮带大白于天下;有人提议,让地主婆自己坦白。混乱中,民兵挺着长矛冲过去,小叫花子撒腿就跑,跑的比兔子还快。一边跑,一边把鼻涕朝民兵甩去。第二天,地主婆阿香就死了。有人说是畏罪自杀,有人说是被杀,还有人偷偷说,是老党吊死了她,这叫灭口。后来派出所来抓谣言,平息谣言。抓来抓去,把几个出身不好的人抓进去。当抓到小叫花子时,一个穿军装的男人,左手拿打狗棍,右手举着菜刀:“他奶奶的!谁敢上来,老子和他拼了。”拼命三郎的阵势吓住了民兵,于是小叫花子没有缉拿归案。

   街道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经过内查外调,明白二把菜刀闹革命的,果然是个老革命。他是小叫花子的爹,他的爹,他爹的爹,全是叫花子出身。这老叫花子,曾拿着打狗棍参加了解放军。以前是军工厂的党委书记,现在是军工厂的革委会主任。要不是文盲,他早就杀进中南海的军机处了。三代叫花子的他,勇猛无比,力大无穷,是军队培养的现代李逵。若不信,屁股上的枪伤就是证据。调查结果让专案组惊出一身冷汗,从此,王大瞎成了泰山顶上的不老松;二呆成了泰山顶上的小青松。

   阿香死后,二呆虽名声大震,却变的沉默了。很多猴儿慕名找到他,要投靠他的山门,但他一概拒绝。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不是在纸上涂涂写写,就是仰望太阳仰望星星。有人笑他:“二呆!你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囫囵,难道还写揭发材料?”二呆一口浓痰呸过去,那人兔子般逃了。有人说二呆吓傻了,有人说二呆吓呆了。只有苦妹知道,他不傻也不呆,他和她一样,心里装着黄连。

   有一次苦妹说:“我知道你心里苦,你就把苦水吐出来。”二呆什么也不说,呆滞的眼里,滚出二颗滚烫的,浑浊的泪珠。苦妹说:“阿香死了,这也不是你的错。”“要是我不揭发,她就不会死!我傻啊!我傻啊!”二呆掌自己的嘴,把嘴掌成一个大面包。苦妹一把攥住二呆的手,二人手拉着手,哭成一处。

   有一次批判会后,反属婆被打成骨折。第二天一早,二呆把她家的水缸挑满,还从工地上偷来黄沙水泥,为她做了一个高高的门槛。从此,雨水不再灌到她的家里。这事被傻大姐告发后,二呆被打的三天爬不起来。第四天是大暴雨,二呆端着脸盆爬上屋顶,说是为反属婆‘接漏’。老爹气的一跳三丈,操根竹竿追上去,把二呆撵的鸡飞狗跳。结果二呆从屋顶上摔下来,脚踝肿成一个坟山。

   再后来,二呆越来越呆,越来越傻。联防队找上门,说他躲在反属婆的屋檐下,扬言要保护她。联防组赶他,撵他,打他,他也不挪窝。联防队跟他老子说,再这样,就把他送精神病医院。一怒之下,他老爹用烧红的钳子烫他。一阵白烟后,烧焦的肉味窜起来。二呆不哭也不叫,只是把头抬的老高,简直就像‘曲颈向天歌’的大呆鹅。

   二呆什么都好,就是喜欢钻牛角尖不好。你就是一身铁,又能打几个钉?你就是能保护反属婆,你也保护不了右派婆,四类分子婆啊!苦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倒马桶喽!”弄堂里响起粪车的嶙嶙声。苦妹忙把梨藏在枕头下,又从枕头移到被窝里。就在手忙脚乱时,一阵‘踢哒’声,径直拎着粪桶朝门口走去。

   苦妹知道,她承包的粪桶,今天不用拎了。就在她庆幸地吐了一口气时,传来‘况锒铛’一声巨响。苦妹当即吓的魂飞魄散。她知道自己闯祸了,闯大祸了。

   昨天刷粪桶时,苦妹发现拎手因为锈蚀,已经断裂。可是苦妹没告诉后妈。刷完粪桶,她依旧把它放在朝阳处。沐浴着阳光的粪桶犹如处女,初夜权一定要交给后妈,这是家里的规矩之一。有一次苦妹憋不住坏了规矩,于是挨了打,还饿了二天。

   下午,她把晒的热乎乎的粪桶,小心地托回家。像请神一样,放在神龛上。神龛旁边就是后妈的床。昨晚,老党摸到后妈床上,足足折腾了半宵。天亮时,后妈怕影响老党睡觉,于是亲自去拎马桶。想不到拎手断裂,粪桶跌落,桶盖砸在腰上,粪尿溅了一头一脸。这才是一声爆炸,屎尿开花。

   “小婊子!看我不杀了你。”后妈一边骂一边跺脚,一条水蛇腰晃来晃去,就像一根花绳子。

   苦妹从床上爬起来,像林黛玉一样,扛着拖把,惊慌地朝屎尿扑去。她知道,这一屋子的臭是逃不了了,她这一身的皮肉挨打也是逃不了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