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孙宝强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昨天,监狱又召开减刑大会,我依然榜上无名。眼看小贼大盗,沐浴着雨露;眼看贪污犯受贿女,享受着阳光,我很忿忿。
   
   接见时姐姐说:“我刚才和队长说了,为什么刑事犯可以减刑,政治犯不可以减刑?为什么因人而异?为什么一国二制?”
   
   “中国政府不承认有政治犯!”丈夫冷笑着。
   
   “有没有,大家瞎子吃馄饨心里有数。我不管,反正我今天痛痛快快地说了。说的时候,四周围了一大群人,他们也表示了同情和同感。”
   
   “队长说什么?”我问姐姐。
   
   “队长只是微笑没有解释。看来橄榄绿里也有好人。”
   
   “说了也没用。因为减刑的钥匙不在大队而在劳改局。共党的政策是内紧外松。”丈夫冷笑着。
   
   “我已经做好不减刑的思想准备,大不了吃足这一千零八十五天。”
   
   “对!不就是3个365天么?二年半都熬过来,还在乎这半年?我们等着1992年6月4日这一天。” 大姐攥紧了拳。
   
   “对!我们等着1992年6月4日这一天。记住!任何情况下,你绝对不能低下你的头,你一定要高高地昂起你的头。”丈夫攥紧拳,铿锵有力地说。
   
   “531!你能否帮我组出一期黑板报。”456笑吟吟走过来。
   
   “这个没有问题但是……”
   
   “我已经和老吴说好,她同意了。我在小组等你。”456翩翩而去。
   
   凭心而论,我对456一直存有感激之情,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就凭她曾经对我的庇护,我也应该帮助她。
   
   黑板报还是这块黑板报,稿子还是这点内容,但今天的456仿佛变了个人。她心不在焉,若有所思,不时地窜进小号。小号不就是二个活人加一个臭马桶,有什么可留恋的?
   
   标题已写好,绘画已完成,接下来誊稿。456又一次窜进小号,并安寨在马桶上。虽然坐的是破马桶,却手托香腮风姿优雅。活见鬼了,马桶上摆什么造型?
   
   “456!”我只能叫她了。
   
   “你把稿子誊上去,稿子在这。”她矫情地举着手,五爪翘成五个兰花指。
   
   456怎么了?规范有加,矜持有加的英国管家怎么作起秀来?我正疑惑,突然看见一双亮晶晶的眼: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川岛芳子。
   
   原来如此。自川岛落户到九大队,醋海生波,情海生浪,怨海生妒,欲海生悔就是九大队每一天的新闻。多少女人为她‘衣带渐宽终不悔’,多少女人为她‘人比黄花瘦’。
   
   虽然川岛判了12年,但是光滑的额上未起愁丝,清澈的双眸未有黑翳。她精神焕发容颜娇嫩,笑声朗朗魅力四射。一座强大的磁场,吸引了99.9%的女犯。
   
   队长经过反复研究,决定把她和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456住在一起。因为456是‘拒腐蚀永不沾’的好八连。
   
   第一个星期过去,456连正眼也没瞅她;第二个星期过去,456和她说话没超过三句;第三个星期过去,456对镜扮妆的时间拉长一倍;第四个星期过去,456对电视视而不见。第五个星期还未到,456的眼光如苍蝇,死死地落在川岛身上。现在,她连出黑板报的兴趣都没有了。她把我拉来,自己则一屁股坐定,进入到‘默默凝视,相看相望二不厌’的境界。
   
   当我把整块黑板报填满后,456才姗姗露面。
   
   “456,你能听一句话吗?我知道你是个理智的人,但理智也有失控时。你千万不能陷进温柔乡,不然减刑泡汤。”我恳切地说。
   
   “感谢你的提醒,可我确实……身不由己。”她的脸红了。
   
   “因为我对你心存感激,所以我郑重地提醒你。”我把粉笔盒,郑重地放在她手里。
   
   “531,顾队长叫。”老狐一声嚷,我赶紧奔进办公室。顾队长翘着二郎腿在打毛衣。她有打不完的毛衣,也和老狐有扯不完的家常话。
   
   “531,你又违法了。上次唱歌的事已放你一码,现在老毛病又犯了。”
   
   “队长我没有啊!”“昨晚上哪?”“我为二组出了一期黑板报。”“谁让你去的?”“456说是老吴同意的。”我理直气壮地说。
   
   “顾队长是这样的。456盯着我,为了搞好小组关系,我只能答应。但531不该去啊。”老狐急忙解释。
   
   “你不同意就直说。为什么要搞二面派?”我生气地说。
   
   “531,你什么态度?”顾队长也生气了。“明天就上新生组,还不把活向老吴交代。”
   
   “队长,我知道了。”
   
   “队长,531的活让我做好嘛?”老狐孩子般地撒着娇。
   
   “你这么大年纪,能行吗?”
   
   “在顾队长手下,我有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力气。我心情舒畅,斗志昂扬,老当益壮。”
   
   “你就会拣好听的说。”顾队长嘴里这么说,脸上的皱纹,却如晚菊绽放,舒展无比。
   
   “531,替我放点热水。”我正要进小号,一只手伸出栏杆。
   
   “又熏你的脸?”“这次是喝水。”大波肯定地说。这个丰乳肥臀的女人,时刻想着美容。
   
   大波很有商业头脑。86年,她把二居室公房换成街面房,开起了大酒店。酒店生意如脱缰野马,为她带来滚滚财源。她把钱打成包,让空姐带给香港的姑妈,姑妈为她搞来紧销的电视机。钱到发货,货到销货,她的彩电走私,如造币厂日夜运转的机器。几十个来回,几十个短平快,赚的钱已经数不清。
   
   有人说赌场得意,情场失意,但大波赌场情场双丰收。年轻的港商见她不但性感撩人,还有经商头脑,不禁欣赏有加。大波何等伶俐,奶子一甩秋波一抛,港商拜倒在石榴裙下。
   
   一想到从此是富商太太,而且还是一国二制的太太,大波毫不犹豫就离了婚。但港商就是港商,一番权衡,没有奔进教堂,只是徘徊在教堂外的花园里。任凭大波风情万种,难撼脚步半寸一毫。
   
   大波只得退而求其次。一是要求每月往卡上打五千;二是为她办理港民身份。作为回报,她负责解决港商在大陆的性欲问题。丰乳肥臀,为她开辟了钱财的第二战场。
   
   要不是她贪心,她已是港民。可是她太贪心,终于成了‘渔夫和金鱼’里的老太婆。在希尔顿大堂就餐时,拎了邻桌的一只LV包。因为鄙视长相委琐的警察,她坚决不肯把包交出来,就如贪官劫下农民的扶贫款一样。结果她栽了。她没有栽在风急浪高的大海,却一头栽进小小的阴沟洞:几千万的走私没失手,却失手在顺手牵羊上。
   
   “判决下来,我真想一头撞死。从天堂到地狱,只有一步之遥啊。”大波捶胸顿足,扼腕唏嘘,痛心疾首,痛不欲生。“一念之差!一念之差啊!”
   
   “其实这不是一念之差。因为世界观的形成,非一朝一夕。”我笑着说。
   
   “二个男人都说我太爱钱,说我早晚死在钱上。真是不幸而言中。”
   
   “一语成谶。你出去后有什么打算?”
   
   “大陆的男人离了,香港男人不要我。好在我存了一大笔钱,放在妈手里。去年,我开了一家建筑材料商店,现在每月能进帐这个数。”她举起五个手指。
   
   “伍佰?”锥子眼问。“蠢货!伍仟。”“天呐!这抵我四年的工资。”锥子眼张大嘴。
   
   “纺织女工的活,我一天也做不下去。我吃一顿饭,能抵你一月工资。”大波很神气地说。“531,你的袜子破了。”
   
   “明天补一下。”
   
   “补什么补,这二双澳洲羊毛袜给你。”她一甩手。我摩挲着舶来品,果然柔暖细腻,质地上乘。
   
   “是个好东西。谢谢!”我把袜子推回去。“我穿惯了自己的袜子。”
   
   “你不要我要。”锥子眼抢过袜子抱在怀里,抱的死紧死紧。
   
   “可惜我只穿过一次。”大波留恋的眼光,在袜子上停留了几分钟。
   
   “我这辈子没有穿过好袜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锥子眼把袜子抱的更紧了。
   
   “你权当是送给我。”我送给大波一个微笑。
   
   1992年3月1日,我抱着行李到五楼的新生组。监狱把快出狱的犯人叫‘新生’,真让人啼笑皆非。监狱是学校又是染缸,学到的是五毒俱全,染成的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单一的犯人成了复合形的罪犯,复合型的罪犯,有了更高的犯罪智商,更疯狂的犯罪思维。
   
   我走进我熟悉的大统间。二年前,这里发生了花生酱的失窃事件,发生了441的自杀事件,发生了大监狱套小监狱的事件,发生了杀人犯控诉政治犯的事件。回首往事,恍然隔世。
   
   一个修长的女人走来。她留着平头,衬衫束在裤腰里,有雄性的风流,有男性的倜傥,又一个川岛的新版本。
   
   王萍走进来。她曾是腕级人物。吹拉弹唱,舞文弄墨,还在学习组长的宝座蹲了三年。一条强龙,可惜斗不过老狐狸。深夜的一次掏心窝子谈话,让她栽进老狐狸的圈套,生生地把已经到手的减刑丢了。三年的政绩归了老狐,还成了众人耻笑的目标。为此,她差点自杀。4.5年的官司吃足后,她到了新生组。
   
   既然减刑无望,那就及时行乐。王萍和新川岛迅速勾搭,2小时不到,已呈如胶似漆棒打不分的状态。
   
   “531!”一个瘦的皮包骨头的女人嚷着。
   
   “你?咋瘦成这样?”
   
   “完不成劳役被四割;胸口又憋着冤气。我要是刑期长,这把骨头就交给监狱了。”S深深地叹了一口气,30岁的姑娘简直就是世纪老人。
   
   S是个苦命的女人。父母病故,寄养在叔叔家。工作后认识男青年,献上积蓄,还献上处子之身。三年后,玩腻的他一脚蹬了她。气愤的她,找到男友的单位,可是单位不理睬她;她找到街道,街道也不理睬她;她找到妇联,妇联也不理睬她。黔驴技穷的她,只能拿走男友的录音机,权当精神上的赔偿,经济上的损失。这次,她得到的不是‘不理睬’而是闻风而动:警察来了,她以盗窃罪判二年。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就是中国的法律。无耻的法律,比贼都不如;肮脏的法律,比尿布还不如;卑鄙的法律,比暗箭还阴险;肆无忌惮的法律,比秃子打伞还无法无天。
   
   “……出去后,我饶不了那畜生。”S一边咳嗽一边说。
   
   “你这个身体哪是他对手?算了吧!”
   
   “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她仰天长啸。
   
   “一个感情纠纷就判你二年。再有芝麻大的事,就是累犯,就是惯犯,就是从重从严打击的对象。”
   
   “难道二年的牢白坐了?”
   
   “你不是第一个窦娥,也不是最后一个。”我尽量说的委婉。与其说委婉,不如说凄婉,凄凉,凄切,凄苦。在中国,这样的悲剧何止千万?
   
   “出去后,你怎么办?”我担心地问。
   
   “我能怎么?亲人死了,身体垮了,单位开除我了,刑释帽子戴上了。我不知道我以后怎么活?”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想开点,出去后我和你一样。健康透支了,单位开除我了,刑释的帽子带上了,而且还是政治犯的帽子。”我尽我的所能,安慰她,开导她。
   
   ‘格格!’随着笑声走进来一个人,她就是蜜三刀。
   
   蜜三刀和男友在同一家银行工作。恋爱三年,打胎三次。就在她完成第四次人流后,男友提出分手,因为他要和行长的女儿结婚。蜜三刀‘忆苦思甜’,没用;密三刀‘痛说革命家史’,没用;密三刀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没用;密三刀谈张海迪的‘责任感’,没用。于是密三刀把他约进闺室,一番云雨后,把小刀架在男友的生殖器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