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爱的极端(20)

   

   “收思想汇报喽!收思想汇报喽!”老狐如兜售小贩,沿小监游来荡去。“给!”“这是我的!”小号里出报告纸。片刻工夫已收获累累。

   “这是我的。”眼镜从栏杆里递出几张纸。

   “呦!字写的不错。可这是数字还是英文?是处方还是思想汇报?”老狐阴阳怪气地问。

   “既不是数字也不是英文,确切地说,这是我的思想汇报。”眼镜不卑不亢不冷不热。

   “呦!回答的滴水不漏。”“当然。我不是文盲。”“文盲也没开假处方,也没有骗吃骗喝骗睡啊!”“你怎么这么说话?”“应该怎么说,你倒是教教我啊。”“你不该挖别人隐私。”“隐私?这是隐私还是犯罪?”“犯罪怎么了?在这儿都有罪。”“你的罪特别了不起。你是舍己救夫的英帼,你是追求爱情的女侠,你是……”

   “哇!”老狐第三个排比句还没出来,眼镜嚎啕已冲天而起。“哇……你凭什么损人?哇……你有什么资格损人?”

   “嚎什么嚎!你以为这是家?你以为我是你男人?警告你,马上闭上臭嘴,不然扣分。”老狐话音刚落,嚎啕已经结束。这雷阵雨,来时没序幕,去时没谢幕。来时一道闪,去时一霹雳。

   我摇摇头。太阳升起,拉开闹剧帷幕;太阳下山,帷幕还没落下。上午我整你,下午你整我,今天你斗我,明天我斗你。‘整’是生活核心,‘斗’是生活内涵。整它个七零八落,斗它个人仰马翻。星移月转循环往复,循环往复星移月转,半个世纪嫌太短,只争朝夕犹不够。

   “你现在不要哭,以后有你哭的时候。”老狐倒背双手,悠悠地沿着小号溜达,赢来狱友一片喝彩。

   “干的好!老狐狸!”“干的好!学习组长。”于是老狐头抬的更高。收碗时,我朝眼镜一瞥。虽眼如红桃悲痛欲绝,碗底连一滴汁水都没留下,看来是过日子的一把手。

   

   下午,388让眼镜剪毛。眼镜拿起剪刀,把衣服贴在鼻尖上瞅啊瞅,看啊看,摸啊摸,半天才剪一下线头。要是她手里拿着二胡,一定是阿炳复活。

   眼镜的镜片,比瓶底厚三分。扛在鼻梁,我担心鼻梁会折断。镜片呈放射形,大老远地就发出二道眩目的光。“你眼睛多少度?”“一千多度。要不是这,我能这么快从农场上调?要不是这,我这么聪明会没工作?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眼镜的回答很利索。

   “这么近视?”小安徽很惊讶。“近视咋了?盲人照样活的有滋味。”

   “我是说这么近视,四年日子不好过。”“不怕!”眼镜一扬头。“我有爱情。”

   “爱情当饭吃当衣穿?”小安徽冷笑着。小安徽判刑后,未婚夫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本来就对爱情没奢望,现在对爱情,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爱情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不要用吃啊喝啊的来亵渎它。”眼镜有些不悦。

   “我不跟你争,留下唾沫润嗓子。你哭的日子在后头呢!”小安徽把头转了个方向。

   “如果连爱情都不敢追求,还能算大写的人?”眼镜肩膀一耸。“趁早拉倒,少放屁。”小安徽把衣服一抖,一根线头飘到眼镜鼻尖上。

   “我知道你受过伤。不能因为伤残,就怀疑一切健康人。因噎废食有失公允。”眼镜庄重地说,鼻尖上的线头也庄重地抖动。

   “你最好把鼻尖上线头拿掉,不然就是小丑。”小眼镜笑了。“瞧这蠢样!”小红嗤之以鼻。“你们可以认为我傻我丑,但绝对不要怀疑我的爱情。”眼镜一昂头。

   “他连肥皂草纸都不给你,你还谈爱情?”

   “不是他不爱我,而是心有余悸。他刚从看守所出去,身心有个调整过程。”

   “你的拉屎撒尿怎么不调整?你应该把屎啊尿啊憋住,憋到你男人肯送草纸为止。”“我愿意。”“究竟什么事?”小眼镜着急地问。

   “男人让她开假处方,然后把药卖给药贩子。被抓后,男人把所有责任推给她,而她吵着闹着进了看守所。”

   “我要用我的囚禁,来换取他的自由--燕雀岂知郜鸿志?”眼镜动情地说。

   “你的郜鸿志就是让他抽好烟,喝好酒,品好茶,穿品牌。”

   “这是他的四大爱好,也是我追求的目标。”眼镜很坚定地说。

   “你比12月革命党人的妻子还高尚。”小诸葛笑了。

   “这绝对不能同曰而语。”眼镜正色。“她们只是跟随丈夫坐牢,而我愿为他把牢底坐穿。”

   “什么12月13月?”小眼镜问。“你这个俗人永远不会理解这一切。”眼镜挺起胸。

   “发什么声音?”388把剪刀一摔,于是所有的嘴全闭上。

   

   洗碗后我赶紧拿起剪刀。“531,你做事好利索。”“利索?就这速度还跟不上趟。你昨天产量完成了吗?”

   “没有。其实我劳役应该减半。”“组长!劳动组长。”小红叫起来。“什么事?”388沉着脸走过来。“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她说,她劳役应该减半。”

   “你?”388冷冷地看着眼镜。“我是高度近视,能不能……”既然兵临城下,眼镜只得实话实说。“多少?”“一千多度。在我国,一千朝上算残疾人,国际上也有这一条规定。”

   “不要说一千多,就是二千多也休想。”388的脸像上浆布,挺刮而僵硬。

   “为什么?虽然这里是监狱,但公民也有自己的权利。”“你是公民还是犯人?”

   “我只是暂时被剥夺4年自由的公民。”“那就到自由时再发声音。”“犯人也有犯人的权利。”“什么事啊我的大情圣。”老狐一颠一颠跑过来。“她要求产量减半。”388冷笑着。

   “我年过七十还没减,难道你比我还要老?”老狐阴阳怪气地说,于是众人笑了。

   “我不是指年龄,我指我的特殊情况。”“我知道你是个特殊的情圣。”

   “情圣?我看是骚货!贱货!不要脸的东西!”388呸了一口。眼镜的脸涨的通红,她突然嚷起来:“你怎么骂人?难道纪律容许你骂人?难道组长这职务容许你骂人?”

   “我就骂你这个骚货怎么样?”388双手叉腰,一根手指戳到眼镜鼻子上。

   “那我就把你骂人的事汇报给队长。”

   “你汇报可以,但你有证据吗?”老狐上前一步。

   “证据!全组这么多人都听见,难道这不是证据?”

   “全组?那你说有谁听见?”

   “我什么也没有听见。”小红先声夺人。

   “对!”“我们也没有听见。”“我们根本就没有听见。”

   “你没有听见?”眼镜把头转向小红。“你就在我旁边,怎么会没听见?”

   “我没听见但闻到了。”“闻到什么?”“一股骚味。”“对!是一股骚味。”四周一片奚笑。眼镜呆了,渐渐地,她眼眶里蓄满了泪。

   “慢慢哭,哭的日子还在后面呢。”老狐扔下这话,拉着388走了。

   “快干活吧!”我推了推眼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531!我翻过刑法,我知道有这一条。”眼镜抽泣着。“算了!”我长叹一气:宪法和刑法是挂在墙上的装饰品。

   “你说你残疾,那法院怎么还判你?”小红奸笑着。“残疾人犯罪,是轻判而不是不判。”眼镜很认真地说。

   “快干活吧!”我推了推她。这人怎么不长记性,半分钟后就认贼做友。

   “推我干嘛?”眼镜大声吼着。“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小安徽愤怒了。

   “好人?好人会进监狱?”眼镜大声嚷着,一反刚才的柔弱无助。“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伤感地摇着头,突然和老狐狡黠的笑打了个照面。

   “你怎么像条疯狗,逮谁咬谁。”小安徽更愤怒了。“既然是好人,为什么还要做暴徒?”眼镜的手臂大幅度挥动着。“我为了改善生活搞点钱,而她却是朝廷要犯,这不能同曰而语。”

   天呐!真是一条疯狗。真以为咬下一口唐僧肉,就能延年益寿。

   “大情圣,你说啥?”老狐笑眯眯地走来。“报告组长,我要和531划清界限。”

   “有这态度很好。我问你,纪律的第一条是什么?”“认罪服法。”眼镜响亮地回答。

   “你做到没有?”“我不但做到,还制止她人的不认罪服法。”眼镜咽了口唾沫,谈兴高涨。“你把诈骗说成改善生活,这就是你的认罪服法?”老狐咽了口唾沫,声色俱厉。

   “这……只是即兴聊天。”“语言是思想的反映。收工后写检查,晚上不许看电视。”

   “我抗议!”“进小监。”老狐大吼一声。眼镜先一愣,随即拿起活走进小监。看着她的背影,老狐朝我眦牙一笑:以夷治夷,更立竿见影。

   晚上的菜是咖喱牛肉。还没等老狐暗示,我一古脑倒给了她。从拒绝行贿,到主动行贿,我这良民就这样走上水泊梁山。

   第二天,眼镜从小号踅出来。“要不是顾队长,你还猫着呢!”小诸葛说。

   “这是顾队长执行政策。”眼镜一甩头发。“什么政策?”

   “我是残疾人,对残疾人的政策就是国策。知道我的会长是谁?”眼镜半得意半神秘。

   “洗耳恭听。”小诸葛冷笑着。“我们的会长是邓大公子,他可是中国第一号高干后裔。”

   “自己是秃毛乌鸦,扯了公鸡毛插在自己身上。”小诸葛冷笑着。

   “不管是公鸡毛乌鸦毛,只要有毛就是好鸟。”眼镜伶俐地说。

   “把剪好毛的交上来。怎么搞的,毛剪的这么短?”388冲小眼镜嚷着。

   “让我看看。”老狐赶紧站起来。“短是短了点不过……”

   “这次放了你,下次不许这么短。”“还不谢谢388。”老狐朝小眼镜使了个眼。

   “谢什么谢?她不是看我面子,而是看你面子。”小眼镜扔下这话转身就走。老狐和388一愣,小眼镜的直言,让她们有些挂不住。

   “下一个。”尴尬后的388更威严嚷着。“毛怎么这么长?”“剪的短固然好看,但穿了以后会绷线。”眼镜努力解释着。

   “你是说你剪的毛很规范?”

   “从好看的角度,当然不行;从实用的角度,还是长点好。”

   “放屁!”388把剪刀一摔。“全部返工!”“为什么?”

   “我说不行就不行。”388霸道地说。她需要把对小眼镜的怒气,加倍地转移到眼镜身上—谁让你没后台?

   “我希望你一视同仁。”眼镜冷冷地说。

   “你到小组还没超过48小时,就兴风作浪煽动罢工。是不是长了反骨?”老狐杀气腾腾地站起来。她和388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一南一北,形成一个对称的包围圈。

   “返就返!”眼镜一看这阵势,赶紧撤。

   “开饭喽!”劳动大姐拎着铅桶走来。

   “妈啊!又是水煮萝卜。”小眼镜尖叫一声。“一滴油花都没有,吃了心更潮。”

   “他最不喜欢吃水煮萝卜。也不知道今天他吃什么?”眼镜自言自语。

   “那他喜欢吃什么?”小安徽问。

   “晕的是红焖海参,鳝贝大烤,炒蝽子,硝蹄膀。素的是马兰头拌香干,干煸草头,凉拌香菜,油炸臭豆腐。汤类是鱼头汤和阉炖鲜。鱼头汤鱼头一定要大,颜色一定要黑,分量在二斤朝上;阉炖鲜一定要放火腿片,香菇和笋。注意,笋一定不能老而要嫩。”

   “食不厌精啊。”小诸葛冷笑着。

   “还有,马兰头一定要买开春后的,干煸草头一定要用白酒喷,香菜一定要水灵,臭豆腐一定要新鲜……”

   “四年后你就是嚼不动的老笋,不新鲜的臭豆腐。”小红冷笑着。“不用四年,要不了四星期,一脚踹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