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三十三)短兔]
孙宝强
·谁是‘一手胡萝卜,一手狼牙棒’的狼外婆?
·红楼女囚(1)收容审查
·红楼女囚(2)看守所第一个早晨
·红楼女囚(3)秘密抓捕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三十三)短兔


   
   
   
   

   今天有新收犯进来。产量要交,会议记录要汇总,清洁工作要做,林林总总的活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531,大帐到了。”楼下一声叫,我扔下剪刀,拿起桶一溜小跑。楼梯口站着一群人,如十六铺船上下来的难民。有的肩扛,有的背驮,有的夹在胳肢窝,有的干脆抱在怀里。表情也是生旦净丑流派各异。有人哭丧脸,有人呆若鹅,还有人竟面带笑容一脸喜色。
   
   “小萍!”一个尖细嗓子嚷着。
   
   “哎!”喜色者应声而答。
   
   “我的包呐!”
   
   “俪俪!人在包在。”
   
   “你是说,人在阵地在?人在旗帜在?”
   
   “我绝不辜负组织的委托,你的期望。格格!”二个隔着距离的犯人,一问一答,一唱一合,一笑一乐,真成了梢公号子纤夫的爱。
   
   “什么人在此喧哗?”老狐闻声一脸怒容。小萍一吐舌,接着又是狂笑。
   
   “笑啥?这里即不是旅游景点,也不是国家大剧院。”
   
   “我喜欢笑,碍你啥事?”
   
   “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你到这儿来干什么?”老狐指着墙瞪着眼。
   
   “这里是监狱,我叫小萍,我到这里来改造。”小萍对答如流。
   
   “短兔,回答得好。”尖细嗓大声喝彩。
   
   “短兔?谁是短兔?”老狐警觉地弓起脊背。
   
   “别紧张,鄙人外号短兔。俪俪!我决不让你失望。”小萍嚷着。
   
   “我相信你。” 又一串此起彼伏的信天游。老狐气的嘴都歪了。
   
   “对监狱如此有感情,看来不是第一次了。”
   
   “你说对一半:第一次是妇教,这是人民内部矛盾。我专搞男女关系,而不搞政治。”小萍耐心解释着。
   
   “恬不知耻。”有人插了一句。
   
   “天呐!我的平终于说话了。”短兔惊呼着,然后把热辣辣的眼风扫去。平是个不男不女的人。个子高挑眉清目秀,头发三七分极是规范,活脱脱一川岛芳子。
   
   “为了引起你的注意,费了我好一番心思好一番唾沫。”短兔热烈地瞅着川岛。
   
   “这话不是第一次听,相信也不是最后一次听。”川岛双手插袋,双脚微抖,长长的颈脖天鹅般伸着,有才子佳人的风流倜傥。
   
   “这不是我第一次说,绝对是我最后一次说。”短兔的眼,贪婪地落在平脸上。
   
   “看什么看?”老狐一声吼。
   
   “你不盯着我看,咋知道我在看谁?”短兔回击着。
   
   “是否吃了豹子胆?”
   
   “豹子胆没吃,她吃的是春药。”俪俪挤过来。
   
   “二组来拿大帐。”楼下有人在叫唤。
   
   “我先走一步,有本事不要分在二组。”老狐边说边撤。
   
   “我倒要试试这造化。”短兔用肘碰碰川岛。川岛只是一味地抖腿。短兔看着她,眼睛里流淌着肆虐的野火。
   
   “老田忙啥?”老狐边下楼边和田大姐打招呼。
   
   “瞎子磨刀天亮喽!”老田眦着牙大笑。“还有5个月。”
   
   “我也是瞎子磨刀天亮了。”老狐也龇着牙大笑。
   
   “这么有信心?”老田朝老狐扫了一眼。
   
   “你从12年减到7年,我就不能18年减到7年?”
   
   “我的减,和你的减有区别:我是法院改判。”老田得意地说。
   
   “你能变出单据,我就能点石成金。”老狐眯着眼直视老田。
   
   “你可不能胡说。”老田慌张地说。
   
   “怕啥?这是终审判决。”
   
   “我当然不怕,可是人多嘴杂。”老田的脸角一抽搐。
   
   “那我把嘴封了,不过你欠我一个人情。”“OK。”田大姐打了个响指上楼了。
   
   “我点到她穴了。”老狐冷笑着。
   
   “啥穴啊?”我问她。
   
   “天机不可泄。”
   
   “你就留着慢慢品尝吧!”我漫不经心地说。我知道她,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炫耀的机会。
   
   “我告诉你。”五秒钟后她果然开口。“上个月,高级法院给她减了五年刑。”老狐把五个青筋毕现的爪子伸过来。
   
   “真的!”我倒吸一口凉气。
   
   “从进牢的那一分一秒起,她就想这事,现在终于心想成。”老狐带着嫉妒也带着怒气。
   
   “天呐!不要说五年,就是五个小时都好。”我叹了一口气。“怎么一下子减五年?”
   
   “这叫功夫在诗外。”
   
   “冤假错案?”
   
   “你以为冤案假案通过申诉,有出头日?你以为申诉成功的,全是冤假错案?”老狐冷笑着。“没有外面的接应,就是窦娥也出不去。救她的是一张单据。”
   
   “单据?”
   
   “单据可以做假也可以涂改,问题是法院认不认可。你收十万,可以说受贿索贿,也可以说经济来往,更可以说借款。这要看纸上写什么。有时一个字就是一条人命。如果法院认可,哪怕这纸从粪坑掏出也算证据;如果法院不认可,金砂写在羊皮上照样不算。”
   
   “所谓的证据,就是法院认可的单据。”
   
   “说的好!”老狐一拍我肩。“好好跟我学,我是康熙词典。”
   
   “怎么不是半部论语?”
   
   “论语太酸,酸东西在中国行不通。”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判决时不提供,入狱5年后才提供?”
   
   “家属说,这单据是搬家时找到的。单据真假全不要紧,要紧的是法院认可。”
   
   “这是核心的核心。”
   
   “不但是核心的核心,还点石成金。”
   
   “不可思议!”我连连摇头。
   
   “高院裁定书下来时,她紧张的路都走不动,队长把扶到会议室,当听到减去5年时,她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个我能理解。”
   
   “改判全靠她丈夫,他是个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的脚色。当初她关到看守所,路子就通到看守所,结果她转了五个看守所。结果法官判她丈夫妨碍公务罪一年。要是丈夫不进去,她绝不会判12年。去年她减1年,现在再减5年,结果12年官司只吃了6年。”老狐气呼呼地说。”
   
   “这是二组的大帐。”一个老婆婆递过来一张单子。她不但慈祥,声音也很柔和。
   
   “这老太像不像菩萨?可是她却是蛇蝎心。”
   
   “什么罪?”
   
   “能管总帐你说什么罪?”老狐冷笑着。“她是民政局长,贪了孤儿养命钱,吞了寡母活命钱。他妈的!进来后还高人一等管大帐。”
   
   “应该把她发配到劳动队。让她挑粪桶,刷粪桶,让她赎罪让她忏悔。”我狠狠地说。
   
   “她先干有权又轻松的统计活,接下来加分,接下来假释,接下来保外:这是有地位的经济犯必经之路。”
   
   “停住干嘛?”一声叱喝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我……”一个瘦弱的女犯扛着纸箱,倚在墙上直喘气。
   
   “站这里影响我工作。”老婆婆一推,瘦女人摔倒,箱子压在脚踝上。她痛苦地呻吟着。
   
   “干嘛推人?”我大声吼着。
   
   “她自己摔的,你不要在此兴风作浪。”一张菩萨脸,顿时变成狼外婆脸。
   
   “我明明看见你推她。”
   
   “在外面对社会不满,在里面对监狱不满,这种人天生有反骨。”
   
   “放你的狗屁。”我放下桶冲过去。
   
   “这就是你不对。”老狐冷冷地看在老婆婆。“队长三申五令,有事说事有话说话,你一开口就谈案情,夹枪夹棒含沙射影,犯了监狱大忌。要不,咱们找队长把话说清楚。”
   
   “对不起!我人老嘴臭。对不起!”狼外婆又变成苦巴巴的老婆婆。
   
   “先记下这笔,咱后会有期。”老狐扯着我上楼。“你怎么还喜欢打抱不平?”
   
   “不对,她怎么知道我案情的?”我疑惑地看着老狐。
   
   “监狱是信息最发达的地方,传播靠舌头。”
   
   “一定是你告诉她的。”我气呼呼地说。
   
   “你的事还需要我传递?进提蓝桥那一天,一楼到五楼挤满人,个个想瞻仰你芳容。在监狱,贪污受贿是香饽饽;杀人放火犯是垫底菜;小偷小诈是劳苦大众。你这种政治犯,要不是队长关照,早被犯人撕成碎片了。”
   
   “我知道。”我又气又恼,带着感恩还带着沉重。
   
   “别忘了我。”老狐一龇牙。“要不是我护着你,你能月月接见?县官不如现管。告诉你,想拍我马屁的人多了去。我保护你,是因为你身上还有血性。”
   
   “没血性的奢谈血性,太可笑了。”
   
   “正因为我身上没血性,所以才欣赏你这个有血性的人。”老狐笑着说。三楼未到,远远就听到喧哗声。
   
   “倒大霉了!相爱的人为啥不能在一起?俪俪我咋办?”一进小组,就看见短兔在跺脚。
   
   “隔组相看,一样望梅止渴。”
   
   “这会憋死我。哇!”短兔发出尖叫--老狐直挺挺地站在她面前。
   
   “大小姐走吧,这不是18相送。”老狐冷冷地说。
   
   “我……”短兔掂起脚失神望着:前面是川岛的身影。
   
   “把她的靓影刻在你大脑皮层吧。”老狐推着短兔。
   
   “再见了我的爱!”短兔转过身,脸上写满悲痛欲绝。
   
   “你和她住这间。”老狐指着长脚。
   
   “不!”短兔一口拒绝。
   
   “那你排个名单给我,我照你的指示办。”老狐一摊手。
   
   “我可以和任何人住,就是不能和她住。”
   
   “这是住牢房不是入洞房,这是吃官司不是选新郎。要不,和我住一起?”
   
   “太好了。”短兔急忙拎起行李。
   
   “和我住,必须是组长的人选。可惜你现在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走!”老狐押着短兔,短兔撅着嘴,十二万分不情愿地挪动脚步。我噗嗤一笑:叫她短兔叫绝了,长长的腰肢下,是二条短的不能再短的腿。
   
   下午开中队会。当我拿着小板凳去时,众人已经坐好。“哈哈!”一阵大笑。谁这么开心?“格格!”一阵疯笑。谁这么放肆?“呱呱!”一阵淫笑。谁这么色胆包天?我掂起脚跟,又是短兔。她不但笑成一团,还腰肢乱颤手脚乱舞。前面坐着川岛,原来她的语言和肢体,是献给川岛的哈达。她是一棵绝对有方向感的向日葵。
   
   “小萍,你咋这么高兴?”老狐悄无声息出现了。
   
   “我高兴有这么好的改造环境。”短兔口齿很伶俐。
   
   “你高兴的是见到意中人吧?”
   
   “什么意中人?不要谈乱七八糟的事!”
   
   “好嘞!倒打一耙扣0.5分。”
   
   “凭什么?凭什么扣0.5分?”短兔急的脸红脖子粗。
   
   “猴急了!”老狐冷眼瞄去,川岛不露声色抖着腿。
   
   “我急什么?为了她,扣分我愿意!”短兔把拉长的声音送过去。
   
   “这可是你说的。既这样我就成全你:扣你2分。”
   
   “为啥扣这么多?”短兔嚷着。
   
   “扣的越多,越体现你的一片忠诚。”
   
   “平!我的平!”短兔掂起脚热烈叫着。“我愿意为你扣分。”川岛头也不回,依然平静地抖腿。
   
   “剃头挑子一头热。”老狐冷笑着。
   
   “为了她,我无怨无悔。”短兔一甩发,有慷慨就义的从容。川岛微微一笑,把一只腿搁到另一只腿上,干脆晃起二郎腿。
   
   “平笑了!我的平笑了。”短兔欣喜若狂,人群中爆发一阵讪笑。
   
   端饭时看见短兔坐在门边,长脚坐在马桶。二人一里一外保持着最远的距离。
   
   “有好戏看。”小不点挤着眼。“她们是一个看守所,曾打的不可开交。长脚看上短腿,可短腿看上了长颈鹿。”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摇着头。
   
   “你就等着看全武行吧。”小不点有信心地说。
   
   小不点偷东西判了四年。其实她很苦。家里不要她,男人不要她,自己没文化没技能没健康。她是弱势者,又是不甘者;她是被压迫者,又是压迫者。你骂她一句,她骂你十句;你打她一次小报告,她打你十次小报告。老娘不要加分也加不了分,老娘不要减刑也减不了刑,老娘舍命陪君子跟你耗,耗他个天长地久,耗他个白发皓首。监狱里奉行弱肉强食,横下一条心的螃蟹,往往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翻身道情。咱这是和国际接轨,君不见又小又破的伊朗,照样把美国佬吓的一愣一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