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我的‘地老天荒’]
孙宝强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地老天荒’

   我的‘地老天荒’

   

   

   

   在我的爱情词典中,没有‘地老天荒’这四个字。在我的生活词典里,也没有‘地老天荒’这四个字.。相对,指有条件的、暂时的、有限的;绝对,指无条件的、永恒的、无限的。我认为在宇宙中,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我没有系统地学过黑格尔,也没有上过大学哲学系。但是我只相信相对论。

   

   但是在我的生活中,却碰到了绝对的‘地老天荒’。

   

   震惊世界64发生后,我荣幸地生活在政府监控下。说生活,又不是生活。因为它从来不关心我是否有饭吃?是否有药吃?是否有地方住?它一点也不关心作为一个‘人’的我,应该享受的最基本权利,虽然政府走马灯一样,签署了一个又一个人权公约。

   

   今天早上,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如期而至。我冷笑着:20周年到了,电话应该来了。姗姗来迟的电话,倒让我有了翘首。等不到电话,不正常;等到电话,很正常。

   

   片警急切地询问我的近况。我说:由于判刑,我的退休工资,只是炼油厂的一半。泱泱政府,竟然把我21年的工龄贪污了。我说:由于判刑,我失去了炼油厂分房的权利,唯一的房子给儿子开工作室。现在我失去居住权。花甲之年的我们,只能流离失所,四处迁徙。

   我说……

   

   但是很遗憾,片警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他急切地打听我现在的借住地,我的固定电话;我的工作单位,单位的地址,单位的电话。我知道,他要把撒下的网,收紧再收紧;他要把我这个活生生的人,作为笼里的猎物,严防死守。

   

   我想跟他说:你浪费了纳税人的钱,也亵渎了你的工作。我年过六旬,手倒是有杀鸡之力,但没有杀鸡的勇气。甚至鸡被杀前的翅膀扑腾,也让我转过头,我实在是个不堪一击的老妪。

   我虽然有所谓的’选举权’,但‘选举者’不是选民的钦定;我虽然有说话的喉咙,但不能说出我的心里话。除了一个破烂的键盘,我一无所有。就是键盘的主动权,也不在我手里。犀利的文章,不是被网管杀的片甲不留,就是被五毛党追的鸡飞狗跳。更何况,在GOOGLE上,已经搜索不到我登在‘博客中国’上的文章。从居委会到我单位,从小脚缉私队到我老板,除了空气,你们彻底完成了对我的铁壁合围,对我全方位的追剿。

   

   20年来,我分分秒秒生活在监控下。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如蚂蝗吸血,不离不弃;如耗子打洞,锲而不止;大有如影随形,从一而终的坚贞:这才是真正的地老天荒。

   

   我想说:有许多大案等着破,有许多受苦人等着救助;卧病的,失业的,上访的,冤屈的,眼泪流成河,鲜血流成河……你们20年如一日把精力放在我身上,值嘛?

   

   片警问了许多问题。不该用的,全问了;该用的,一个没问。最后他问我的手机。我随口报出一串数字,他敏捷地纠正了我。我惊诧地问:原来你知道?

   

   我问了你儿子。他很冷静地说。

   

   我突然有了愤怒:老妪做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自己做的事,我一个人来承担。你可以监控我,可以迫害我,甚至可以再一次把我抓进去。但是,你们为什么要去骚扰我儿子?我的儿子,我的可怜的儿子。他从9岁时,就生活在盘诘中,生活在阴影里,生活在恐惧下,生活在看不见的魔爪中。不是说‘和谐盛世’了嘛?不是说‘以人为本’了嘛?不是说‘与时俱进’了嘛?不是说‘不折腾’了嘛?

   

   20年了,就是一个杀人犯,也服完了他(她)的刑期;难道我的刑期不是3年,而是无期徒刑?怎么就无休无止?怎么就没完没了?怎么就方兴未艾?怎么就穷追猛打?半截入土的我都不怕,雄兵百万的你们怕啥?

   

   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孙宝强杀人了嘛?本是同胞,为什么相煎太急?退一步说,你们逼我可以,为什么要搞株连?你们怎么不问问我儿子,他有面包嘛?他有工作嘛?他有良好的心态嘛?他有他的人权嘛?

   

   从迫害到株连,一搞就是20年。如果‘革命’的宗旨,就是制造悲剧,制造灾难,制造不平等,制造永不消逝的仇恨,这‘革命’,难怪要遭到人民的唾弃和憎恨!

   

   如果当权者怕一个老妪,怕一幅漫画,怕一首歌,怕一篇回忆录,怕一篇时评,那还是一个‘执政为民’的党嘛?还是一个‘崛起’的强国嘛?

   

   我鄙视你们的地老天荒!很鄙视!相当的鄙视!

    2009年4月17号写于上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