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鲁迅小说‘辫子风波’里的赵四爷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后来才明白他是特色土壤的产物。老狐本身也是悲剧性人物,但是她天天在制造悲剧,把一个个良民逼上梁山。如果社会真提倡和谐,就一定要铲除特殊土壤,清除这有特色的毒瘤。

   “听说表现好,就能和恋人见面。”米老鼠喜洋洋地说。

   米老鼠是她雅号。她不仅酷似卡通主角,居然还姓米,所以当之无愧戴上桂冠。每次叫‘米老鼠’,都能得到她一声脆脆的‘哎’。回答速度,绝不逊于老鼠的逃逸。

    “为了等这天,我头发都等白了。”她满意地叹了一口气。“有这事但你不行!”“为什么?”“因为你们不是夫妻。”小诸葛说。“可我们是恋人啊,我们是热恋中的人。”她在‘热恋’上加重语气。

   “没结婚证,法律不承认。”“因为年龄被枪毙结婚证,难道监狱不考虑?这不公平,绝对不公平!”米老鼠又沮丧又愤怒。

   “为什么不晚生七天?”小红摇头。“晚七天,你就是18岁不到的未成年人。”

   “望风也判四年太冤。”600号一脸惋惜。“我希望判七年--和他同进监狱,同出监狱。”她很坚决地说。

   “神经病。”“我渴望为他做什么,但一直没机会。现在我们的爱情终于经受了考验。”米老鼠激情无比。

   “生死恋!”小诸葛冷笑着,于是听众笑了。

   “我们是不折不扣的生死恋。”米老鼠骄傲地抬起胸膛。“我愿用生命的1/3来换取这次接见。”

   “然后一头撞死,然后双双化蝶。”长脚刻毒地说。

   “化蝶也不错,就是步古人后尘不时尚。”米老鼠有些苦恼。

   “你和他从五楼手拉手跳下去。”“我们不可能同时上五楼啊。”她更认真了。

   “再说话扣你分。”老狐走来。“不是我一人说话,为啥扣我一人分?”

   “别人不扣就扣你。”“老狐狸!上月接见已被你搞掉,你还准备咋样?”米老鼠站起来。“你再使坏,我把所有事抖到队长那里。”“我就让你生不如死。”老狐咬牙切齿。

   

   今天星期天。上午打扫卫生,下午政治学习,汇总并润色。接着给三文盲写信,二家庭红灯者写信。我的星期天就是马天民的星期天。

   “531帮我写几个字,这不是家信是生日卡片。”“队长同意嘛?”“写好后我去求队长。我要把真诚的祝福送到他手里。”米老鼠激动地说。

   “何苦,他把你害的还不够?”我叹口气。“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531你真可怜。”

   “可怜什么?”我苦笑着。上星期沪花说我可怜,现在米老鼠说我可怜。

   “你这一辈子一定没爱过,不知道爱和被爱的人还不可怜?”

   “难道我是马王堆文物?”“我说你不知道爱!”米老鼠很坚定。“有爱才有奉献。”

   “爱就是拉着爱人犯奸作科?爱就是一盗窃一望风?爱就是一起坐牢?”“既然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缺点和犯罪。包容是爱的核心,牺牲是爱的精髓,患难是爱的极致,坐牢是爱的升华。”“开口闭口爱,你认识他才几天?

   “确切地说三天。因为第四天已经关进看守所。那天,他要送礼物给我,把我领到珠宝店。他让我站在门口,自己钻进去。我突然有了不好预感,拔腿就跑。跑了一半又回来,看到他被五花大绑......”

   “于是你冲上去,坚决要求把你和他绑在一起。”

   “虽然所有人说我傻,但是我还是愿意陪他一起坐牢。”米老鼠又挺起了胸。

   “你是不是特喜欢看琼瑶岑凯伦的书?”“啊呀,你简直是我知音。这椭圆的心代表我的心,你在上面写一行字。”“这红糊糊的卡片有股怪味。”我皱起眉。“红墨水涂的。”

   “又狡猾了不是?”“我怕队长看出,加点红墨水。”“以血明志?以血表心?”我看着她手腕上新鲜的伤口。

   “我要在他生日,给他一个特殊纪念。快写:你是我唯一的真挚的发之肺腑的永远的爱。我对我们所做的一切无怨无悔。就用这翘头钢笔写。”“我不写。”“是否破坏了你做人原则?”

   “盗窃还无怨无悔?”“你真蠢。所有吃官司的人,不为情就为色,独唯你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整一个迂货。”“我才是真正的无怨无悔。”我拖长声音。

   “哈哈!”她孩子般大笑,露出白而细的牙。“我真想有你这么个姐姐。父母离异后我好孤单,我一定要找个爱我到天荒地老的人。”“天没荒地没老就进来了。”“进来就进来。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监狱能见证我的爱。”

   “什么爱不爱的,赶快过来。”老狐对米老鼠挥着手。“你修的毛全部返工。”

   “怎么会不合格?388你看看。”“既然她让你返,你就返呗。”388头也不抬。

   “你是劳动组长,你要实事求是说话。”米老鼠嚷着。“她要你返,你就返!”388依然头也不抬。

   388和老狐是狼和狈的关系,是叶群和江青的关系。可惜小米只知道爱,不知道铁幕里的黑幕。

   “赶快返工。”老狐厉声道。“你这是挟公报私。”“我就是挟公报私,有本事你去告。”

   “不就是索贿不成才报复。我就是把东西踩了烂了扔了也绝不进贡。你这无耻的老狐狸!”

   “骂的好!骂的好!”老狐如一尊笑佛。

   “放什么屁,还不去返工。”388没好气地说。“返就返。”米老鼠气呼呼抱起衣服。走到小眼镜身边时,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小眼镜舌头一伸做个怪脸。

   

   ‘五一’快到了。中队要组织文艺会演。各人自报节目,由组长权衡后报上。“来来来!报报报!不要错过改造好机会!”老狐拿着小本吆喝着。

   “我报独唱。”不人是张着漏风牙嚷着。“牙漏风还报独唱?”拎着桶的我毫不掩饰对她的深度鄙视。

   “牙漏风不怕,有这态度就是好。”老狐插了一句。“我报舞蹈。”肥腴的一枝花叫道。“我报朗诵!”“我报沪剧清唱。”“你怎么不报?”老狐凑到小眼镜门前。

   “我即不会唱歌又不会跳舞。”“你可以朗诵或讲演--这可是加分的好机会。”

   “不高兴!”“小祖宗,算我求你了,就报个演讲吧!”老狐祈求着。“演讲还要写稿。”“稿子我想办法,只要你点头。”“烦死了!”“就这么定了。”老狐高兴地合上本子。“我也要!”米老鼠突然嚷着。

   “你要啥?”“我也要演节目。”“报名工作已结束。”“她能上为什么我不能?”“她就是能上,你就是不能上。”老狐冷笑一声。

   “我要报名!我要报名!”米老鼠一声声叫着。老狐傲然走着,越走越远。我突然想起鲁迅一句话:石头压着小草,石头俨然就是大自然。

   不出所料,老狐果然把演讲稿交给我,现在我也成了御用文人。“写可以,但有条件。”“你也学会买卖?”

   “尽量体现公平,让米老鼠也参加演出。”“你敢命令我?”“我们只是交换。小眼镜是孩子,米老鼠也是孩子,你心胸就不能宽广点?”“呱呱!”老狐大笑。“你求我我答应。但你欠我一个人情。”

   五月一日,小眼镜的演讲获得极大的成功。嘶哑略带稚声的演讲,抑扬顿挫跌宕起伏。深情中带着忏悔,忏悔中带着希望。演讲打动许多人,其中包括队长。

   演出结束后,老狐破天荒把她的菜夹到我碗里,因为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

   “我把卡片交给队长了。”米老鼠喜吱吱地说。“队长说调动改造积极性,物质可转化为精神,精神可以创造物质。我这月超产10%,再加上投稿和演出分,说不定能见他一面。”她笑了,雪白的牙齿闪着动人的光泽。看着她无邪的笑,我有点心酸。

   “531,写几条标语挂上去。”老狐拿着纸走来。“队长让你去!”她朝米老鼠一挤眼。

   “肯定是接见!”米老鼠撒腿就奔,恨不得爹妈多生二条腿。晚上送饭时,才发现米老鼠如霜打的茄子。

   “是否不能接见?”“……”“不接见就不接见,距离产生美。拉开距离想一想,是否值得你爱?”

   “真被你说中了,他不但是有妇之夫,还是一个小把戏的父亲。”“你能清醒是好事。”“我不但被他骗走钱还被他骗去……贞操。”米老鼠哭的更厉害了。“他为啥要这样?为啥?为啥?”她泪巴巴地看着我。

   “远离港台言情小说。世上没有白马王子,也没有穿水晶鞋的灰姑娘。杜撰为了骗稿费。”我坚决地说。

   “可是我……”“吃饭吧,吃了长力气争取减刑。”我把饭盆递进去。

   米老鼠的痛苦虽然还没有消失,已经一点点从悲痛中走出来。她拼命干活,并把投稿让我修改。“噩梦醒来是早晨。”我不失时机地安慰她,鼓励她。

   

   “收工了,赶紧进小监。”眼看顾队长捧着八宝箱走了,老狐急忙把人赶进去。我开始拖地。“怎么还不进去?”“我这就进去。”米老鼠把杂物放进包裹。现在她成了晚收工早出工的积极分子。“咦!这里怎么有把剪刀?”她嚷道。一把铮亮的剪刀躺在抽屉里。

   “刚才队长不是把剪刀收走了吗?”米老鼠惊讶地问。我赶紧给她使眼色,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老狐如闻腥的猫冲过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老狐激动的声音都变了。

   “抽屉里有一把剪刀。”“好!能发现就是好。发现异常是立功,立功就能加分,加分就能减刑,减刑就能早点和你男友见面……”“废这么多话干吗?不就是发现了一把剪刀?”米老鼠不客气地说。

   “这不是小事,这是立功大事。我保证你有好果子吃。”“什么果子不果子,不就一把剪刀。”米老鼠进了小号。老狐一动不动,二只老拳攥的生紧,阴鸷的笑挂在唇边。我心一涑:她又要使坏了。

   但是,不就是一把剪刀?不就是一把顾队长遗漏的剪刀?顾队长是人不是神,就是神也有打瞌睡时。一把遗漏的剪刀,既没发生骚乱,也没发生自残,更没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充其量,就是数工具时的疏忽。就是兴风作浪,恐怕也是死水无澜。想到这我释然。

   第二天,顾队长前脚进办公室,老狐后脚跟上。半小时后,老狐已是旧貌换新颜。不但老眼奕奕生辉,连骨头包着的二颊也蒙上一层红晕。“顾队长叫你!”她朝米老鼠一个招手。

   顾队长和我同龄,同是67届初中生。从农村调到监狱做管教,丈夫则是大厂的党委书记。照理说,书记女人应该有强烈的政治嗅觉,泼辣的工作作风。但是这二点她都没有。

   其实她最适合的工作,就是做幼儿园老师。跟小朋友唱儿歌,教十位数里的加减法。一加一等于二,二加二等于四是她不变的思维;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是她不变的定律;一星期交七次思想汇报,定是最好的犯人;见了队长低头弯腰,定是政府依靠的对象。她平常的脸上长着平常的五官,贫乏的语言,折射平庸的思维。单一思维中,有一颗善良的心;莫名的优越中,有一颗虚荣的心。

   “哎!这次跑道被她抢了。”小红满怀妒意地说。“她不是抢跑道的人,她是城门里竹竿直来直去。”小诸葛话中有话。“谁让我眼不好,现在只能看她领奖。”长脚悻悻地说。

   突然办公室传来说话声,声音越来越响,分贝越来越高。众人大惊失色。在这里,永远是‘YES’而不是‘NO’。声音越来越高,确切地说,说话声已经转成争辩声。和队长争辩,这可是绝无仅有的稀罕事。‘咚’,有东西摔下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