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红楼女囚(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朱队长让我跟她去一趟储藏室。储藏室也是3.3平方,里面堆满被褥行李。年底送来的羽绒衫,到了第二年依然不见踪影。丈夫向朱队长提出这事,第二天贾母冲进办公室:队长,衣服在储藏室。

   朱队长开了门,我的羽绒衫静静躺在包裹上面,像一个被遗弃的孤儿。朱队长把衣服给我时,酒窝微微一动。这么说,她知道‘捉放曹’的一幕?她知道‘失而复得’的连环计?

   “531,自己东西放放好。”贾母脸上带笑,眼神却很凶狠。我知道在找到羽绒衫时,还找到一个大大的‘茬’。

   “531放水!”贾母嚎叫着。我撅着屁股,把水车推的贼快。“做啥介慢?”贾母的手如罗卜直直戳来。她今天穿了件鲜艳的大衣,配上红里透白富有弹性的皮肤,比贾母还雍容。

   “要是明天介慢就断你水。”看来,她把监狱的锅炉,当成自家的煤炉了。

   “你叫的声音没停,我就冲过来。所以不存在慢的问题。”我冷冷地说。

   “你动作顶顶快。”她‘啪’地关了考克。“三格到了。”

   “这点水肯定没有3格。”我坚持着。

   “阿奶做事一向公平透明,透明的像玻璃管。”一个瘦女人把我的水车朝外推。我正要阻止,后面水车一涌而上。

   “阿奶,迪只女人拎不清。”瘦女人冲我背影说。

   “要是拎得清不会进来了。”“格格!”二人笑成一团。瘦女人是贪污受贿组外劳动,一见贾母就有乌龟见王八的亲切。才几天已经打得火热,有难分难解的热乎劲。

   水车刚停,好几只盆朝我冲来。水车轻飘飘的,四只轮子在打滑。僧多粥少,今天水资源分配非常棘手。

   “就这点?”考克一关,长脚就叫了。

   “今天水少,能否……”我陪着笑脸。

   “为啥我组水比别组少?”小红阴阳怪气地问。

   “让暴徒做外劳动,可是倒了八辈子霉。”老三毛敲着脸盆叫起来。

   “就是!自己找棺材睡,还搭上垫背。”小红煽情地说。

   “这点水休想打发我。”长脚攥住盆不肯走。

   “算了。”短兔把她拉走了。“

   怎么就这点?”555不满地说。我用求援眼光看着她: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一斤糖的份上,就饶了我吧。

   “不行,今天我来了月经。”555把头一甩,没半点通融。

   “你别营私舞弊。她放多少我放多少。”小红咄咄地逼来。

   “阿奶你过来。”老三毛奶气奶气地叫着。

   “啥事?”贾母应声而出,其实是应景而出。

   “阿奶!你是否少给水了?”

   “造谣要负法律责任--我给了三格。”

   “这点我可以作证。”老三毛朝贾母飞个媚眼。

   “十分钟前你在哪?”我问老三毛。“当然在拆纱。”

   “既然拆纱,拿什么作证?”我冷笑着。

   “我洗好了!”250敲着盆走来。“冷水洗脚真舒服。”

   “做啥要洗冷水?这违反纪律。”看到250在帮衬我,贾母跳出来。

   “就这点热水,你让531咋分?”250嚷着。“每组三格是规定,难道对队长有看法?”

   “嗨!”250拎起把手,水车‘腾‘地站起。“难道这点水也是队长让你分的?”

   “……已经放了一批。”

   “一共放二盆,要不倒进去重称?”

   “阿奶说三格就是三格。”小红忙打掩护。

   “阿奶对我组不错。“长脚也站出来。

   “你们唱双簧。”

   “呦!文盲也知道双簧。”

   “文盲的心比镜子还亮。”250冷笑着。

   “今天我来了月经,看你给我多少?”小红把脸盆一摔,一付来者不善的模样。一排排的眼睛逼上来。有怂恿的,撺掇的,得意的,叵测的,还有老三毛一触即发的狼眼。她们在等待,等待我的火山爆发。

   “把我的水给她,我洗冷水。”500从队伍里走出来。

   “你算老几?”小红一脸鄙视。“一个下三滥的票贩子。”

   “我是票贩子但绝不下三滥。我愿意用冷水,不愿意趁火打劫。”500一昂头。“连档模子欺负人算什么英雄?”

   

   拖完地,真想一头倒下不醒来。繁重的劳役,联袂的圈套,人和人之间无休止的斗争,让我心力憔悴痛苦万分。

   毛主席说‘与人斗其乐无穷’。但是我一点也乐不起来。一件羽绒衫,使我成为贾母小朝廷追杀的对象。这让我想起赵紫阳。因为反对镇压,他成了镇压者镇压的对象。这个社会怎么这么黑?干完杂活我赶紧拿起竹针,如果我完不成劳役,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

   “这么好的毛衣还返工?”500惊讶地问。我叹了一口气。合格还是返工,取决于388一句话。就如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取决于独夫的一句话。我得罪贾母,就得接受388的吹毛求疵:这里也风行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游戏规则。

   “想开点,里面人吃人,外面也是人吃人。”500肤色灰黑脸色憔悴,简直是现代卖炭妇。从沟壑中,我看到她人生的沧桑。从眉宇间,我看到她的坚毅。

   “你是什么罪?”500问。

   “投机倒把罪。”100坦然地说。她是一个年轻的,永远在笑的女孩。

   “这么说我俩一个罪?”500有些惊喜。

   “几年?”“6年。你排队买票然后倒卖,我利用工作之便,把票卖给朋友。”

   “你一定接受大把金子。”

   “没有金子,只有一个小小半导体。”100把判决书递过去。“只因为严打。”

   “……XXX私自把火车票卖给熟人,扰乱了正常的售票秩序,造成社会影响。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第XX条,判决XXX有期徒刑六年。XXX接受的英雄牌半导体一只做为赃物没收……天呐!看守所的管教说我冤,和你比,你才是真正的冤。”500真诚地说。

   “进来就进来,权当交学费,权当插队。”100大度一笑。

   “你咋有这么好的心态?”

   “王子犯法,庶民顶罪,这是中国潜规则。”100苦笑着。

   “你会打毛衣嘛?”我需要说话来提精神。

   “插队落户有啥不会?”500说。

   “既然都会,干嘛做黄牛贩子?”我不客气地问。

   “我需要钱。”500很干脆地说。“我有薄地二亩,秋收后刨去种子钱化肥钱,只剩几袋粮食。我的孩子……”她的泪水在眼眶打转。“我有三个孩子。”

   “干嘛养这么多?”

   “前二个是闺女,他硬要儿子。再说农村没避孕方法。”

   “他要你养,你是生殖工具?”我没好气地说。

   “看!”500把头凑向我。头皮中央有一个碗大的疤。“这是我拒绝的后果。”

   “为啥嫁这样的男人?”

   “嫁给烈士后代,是插队老家的前提。狗崽子的身份让我受够了,我要嫁个红五类,为下一代挣个好成分。”一滴泪在她眼眶中转,终于转出眼眶。

   “反正一年半。”我动了恻隐。

   “一年半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一生的无期。”500绝望地说。“我自杀过三次,但没死成。既然死不成,就想办法为孩子挣学费。”她努力笑着,却把脸扭成一张麻花。

   “你丈夫不挣钱?”

   “他喝酒抽烟,就是不下地头。新婚夜,他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第二天却嫌我走的慢,抄起路边树枝就打下来。我的第一个女儿就落在田头。我作死啊。”她猛击自己的脸。

   ‘劈啪劈啪’声撞的我心口疼。我抓住她的手。她的手是锉刀,伤痕累累,皱裂处还有鲜红的血,我拿出纸捂住血。

   “这里的伤口才是真正的伤口。”500指着胸口说。

   “你可以找政府和妇联,实在不行就离婚。”

   “离十次,失败五双。后来落实知青政策,我拖着三孩子回上海,住在虹镇老街。他喝酒睡觉,我倒卖车票。”

   “只要有一双劳动的手,你就能好好活着。”我安慰她。

   “报纸上骗人话你也信?”500冷笑着。“还有8个月我就出去。出去后,继续搞投机倒把。”

   “准备二进宫?”

   “我还准备三进宫四进宫。我要用自己残缺的身子破碎的灵魂,为孩子们挣学费。我要像狗一样活着,但要让孩子像人一样生活。”500坚定地说。

   “531的回族菜。”贾母递给我饭盒时鼻翼阖动的很厉害。“迪只荷包蛋油光水滑的来。”怕我黄鱼脑不开窍,她不但加‘备注’,还在我面前来回转悠,频频亮相。偏不给!偏不给!我带着恨意一口吞下荷包蛋。

   ‘嘿嘿’一声冷笑。我知道我吞下的绝不是荷包蛋,而是对她权威的挑战。

   

   “洗衣服,一人二件。”我拎着一大桶粥上气不接下气。“记住:一人二件。”我一边打粥一边挨个关照。

   劳动大姐把湿衣服朝桶里倒。“放下!”贾母一路小跑过来。

   “不用数。”

   “一定要数……怎么65件?”

   “多一件就多一件。”外劳动不耐烦了。

   “531!怎么多洗了一件衣服?”贾母气势汹汹地问。

   “谁多洗了衣服?”我忙走过来。

   “我洗了三件。”小红慢吞吞地说。

   “不是规定洗二件嘛?”

   “规定?啥规定?你说过规定吗?”小红理直气壮。

   “为什么不把规定告诉大家?”贾母朝我逼近。“是否想把小组搞乱?是否……”

   “烦死了。”388把工具一摔。贾母一愣。外劳动扛着衣服下楼。

   

   20年前,贾母是南汇公社仓库保管员。在连吃带拿时,根据干部职位高低,进贡不同类型的贡品。因此,她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就在她桂冠等身,奖状满墙时,群众责难来了。呼声最高的是她妯娌。

    一个酷热的下午,贾母从床上抱着侄女一路狂奔。侄女发出‘格格’笑声。笑声未断,一个倒栽葱扔进水井。

   搜寻工作进行三天三夜。三天三夜中,贾母熬红眼,喊哑嗓,跑细腿。所有人为她的爱而感动。

   当呼啸的警车带走她时,很多人认为这又是冤假错案。失去孩子的母亲,为她击鼓鸣冤。

    “你为什么要杀侄女?”承办问。

   “我要让她的母亲付出代价。”

   “就为了她曾谴责过你?”

   “这还不够?我要她痛苦一辈子。”贾母笑吟吟地说。

   “你额上的包怎么解释?是因为内疚?”

   “我不知道内疚,只知道演员需要化妆,可惜被你们识破。”她遗憾地摇着头。67年她判死缓押往监狱,一晃二十年过去。

   从她进看守所起,家里就和她断了来往。由于她的表现,政府二次让她回家探亲。回家时,她肩挑背扛左右开弓,虽不能说衣锦归荣,但绝对满载而归。

   “家里没救济,哪来这么多东西?”族长瞪圆眼。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监狱要混的好,和疗养院没区别。”贾母嫣然一笑。尽管二次省亲,给家里带来穿的吃的,当监狱准备假释她时,全家包括小队,一致通过不答应决议:既然把监狱当疗养院,那就在疗养院住一辈子。

   接到决议,贾母伤心了一阵子。很快她就化悲痛为力量。大报告一周不缺;小汇报一天不少。在受贿上,做了大幅度调整。三九,除了羽绒衫一概不收;三伏,除了瓜果桃李一概不吃。过年过节,把鸡鸭鱼肉腌制起来,不冷不热时从容消受。没接见,照样服装四季翻新;没亲人,照样前呼后拥星捧月;刑期长,既来之则安之,冬吃补品夏啖瓜;50多岁的人,肤色红润富有弹性。连鼓鼓的金鱼眼,也因油水浸染而显的水汪汪。

   提蓝桥除了自由啥也不缺。吃犯人,用犯人,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搞揭发,抢跑道,斗争之弦绷的紧;‘与人奋斗’,活的波澜起伏;有人惧怕,这才是极至的活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