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孙宝强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星期天,我佝背弯腰,偷偷摸摸穿电容器。今天我有了新式武器:竹制镊子钳。上月,丈夫做了有机玻璃镊子钳,虽然晶莹剔透光滑玲珑,但夹起薄如蝉翼的膜,有杀鸡用牛刀之感。今天我要试验竹制镊子钳的功能(金属的不能带进来)。
   
   要把青涩的竹子,做成开合自如的镊子钳,需要多大功夫啊。就是把它送进来,也费了多少口舌。结果很快出来,虽不能和金属媲美,比有机玻璃强多了。
   
   握着镊子钳,幸福的涟漪一层层荡开。快干!穿半个是半个,赚半点是半点。我不是为监狱创造产值,我是为了仅存的尊严,我是为了见我的亲人。
   
   老三毛如黑色鬼魂,在我身后转悠,偷觑,寻找下手机会。
   
   “531出来。”456一招手,我急忙冲出去。脱离狼眼的觑觎,使我有了翻身感。半小时后,二幅淋漓的对联高高挂起:认罪服法走新生之路,洗心革面和过去告别。
   
   “明天开会,今天先制造气氛。”456端详对联若有所思。
   
   456是盗窃犯,怎么看也不像贼。相处甚久,她从未吐露半个字的案情。只听说她是单位财务,出国前奉领导旨意拿了支票,登机前被请回局里。在取保侯审期间,她自杀二次,最后被判三年。
   
   她不受贿,奉行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遗风;她不发怒,奉行喜怒不形于色的中庸之道。她矜持而淡然,拒绝密友也拒绝敌人。虽细皮嫩肉,所有劳役拿得起放得下,几乎达到完美程度;虽学历中专,娟秀的字体,谦和的谈吐,显示她深厚的文化底蕴。我真庆幸是她,而不是一线天做我组长。
   
   今天开减刑大会,真正的几家欢乐几家愁。“这就是前上海市委委员王秀珍。”200一努嘴。“她减过刑嘛?”“没有。开会时弓背佝腰写啊写。”“认真是她特点,也是她致命伤。她是历史的产物,是政治运动的牺牲品。”“你同情她?”200不满地说。“土壤有毒,果子也有毒;河水污染,鱼儿也污染。”“这话……有道理。”200思索着。“听党中央的话,是她永远不变的思维定势。她是岳飞。“就是忠愚。”200会意地说。
   
   监狱长发言后,减刑者发言。虽然案情各异,减刑各异,主旋律毋容置疑,就是‘三个感谢’。主旋律后是和声,再一次烘托主题突出主题。一个精瘦的犯人上台了。
   
   “我知道他!”200激动地说。“76年时,他上街游行还推倒警车。”“是不是市府门口警车被烧的事?”“是啊!警车被烧他判无期。进来时是学生,现在都成干瘪老头了。人家都说他傻:文革后期发现被骗,于是愤怒而游行,于是抗议而推翻警车,最后判无期。”
   
   “……在政府教育下,我认识到自己所犯的罪孽深重。我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这次减刑4个月,说明党没有抛弃我,我要靠拢政府靠拢党,争取做党的好孩子。”说到这他给队长深深一鞠躬。
   
   我的心一阵阵刺痛。判决时痛下杀手判无期;减刑时只减4个月。重判你,还要让你匍匐在地感激涕零。好一个无语话凄凉。
   
   388把返工的电容器发下。一层层打开,既不少薄膜也不少零件。可是一上检验台,就发出‘吱’的怪叫。
   
   “电容器讲究手势,144个动作要一气呵成,娴熟是做电容器的诀窍。把油从铜板中穿过不沾油,说的就是这道理。”456耐心解释着。
   
   我揣摩着她的话。深呼吸轻出气,摈弃杂念意守丹田,一鼓作气做完144个动作。再上检验台,果然没有了怪叫。大喜过望我再接再厉,终于水到渠成渐进佳境。
   
   突然零件断档,于是我又一次拿起生疏而沉重的竹针。“我的针呢?”200叫着。“上趟马桶就不见了。”
   
   “谁拿的自觉拿出来。”456平静地说,她已经司空见惯。“谁偷的站出来。要偷就偷我的,干吗偷刑期长的?”250一拍胸脯。
   
   “谁偷的拿出来。”“没良心的。”四周虽然有谴责,依然不见针的踪影。
   
   好一个釜底抽薪。一套针有五种规格,抽掉一根就完了。让家里捎,要等到接见日。这里的活耽搁几分钟也不行。拉下一月分,影响全年分;影响全年分,断了减刑路。
   
   “毛衣干吗不放好?”贾母气势汹汹地说。“我去小便。”“刑期介长,生活还没有长脚好。针掉了,你就等着吃足20年官司。”“哇!”200哭了。“什么事?”朱队长走过来。
   
   “朱队长!200的针被偷了。”“五分钟后不见针就搜监。”朱队长严肃地说。
   
   五分钟过去,针没有露面。朱队长和组长进小号,一阵‘乒乓’又进了第二间,第三间。当队长走出第三间时,长脚如释重负吐了一口气。小诸葛朝她一瞥,五分钟后直奔马桶。
   
   一直搜到第十间,依然不见竹针靓影。就在大家犯嘀咕时,朱队长重杀第三间,半分钟后举着针出来。
   
   “我的针啊。”200激动地叫着。“你这个贼!”贾母指着长脚骂,忘了十分钟前对贼的吹捧。“朱队长的回马枪杀的准。”
   
   “放下活开会!”456拿出记录本。
   
   “谁让你不藏好针,我本来就是贼。”读完检查,长脚没有羞郝,相反还埋怨200。
   
   “难道是我不好?”“你引诱我犯错。”长脚笑嘻嘻地说。
   
   对她的寡廉鲜耻我不惊讶,我惊讶的是小诸葛怎么把情报透给朱队长。没见她张嘴,没写她写条子,更没见做手势。看来她一定有特异功能。
   
   “洗澡了!”贾母一颠一颠跑来,确切说是滚来。本就圆滚滚的她,穿件黑白二色呢大衣,更像足球。她最近的受贿上了一个台阶。破鞋子破袜子破军装一概扫进历史垃圾箱,取而代之的是个崭新的世界。
   
   “阿奶侬真漂亮,像老寿星。”老三毛咧开嘴,虽努力笑,腮帮子还是直直朝下坠。和贾母油光水滑的皮肤比,一个是上弦满弓,一个是提不起的豆渣。
   
   “阿奶侬真漂亮!他奶奶的!真不知谁比谁更是老奶奶。”250骂着。“关你啥事?你这个13点。”“你这条专舔屁眼的哈巴狗。”250大骂。“阿奶,她说我是您的哈巴狗。”老三毛撒着娇。“你这个死货,贱货。”贾母骂着走开了。“连阿奶都不理我。”老三毛叹了口气。
   
   此刻小组正进行浴前热身赛。有人取盆翻衣,有人用邮票换洗头膏,有人把食品产品藏掖好—在这里不偷的就是大粪。
   
   456拿着纸,下面一片安静。“432,567,891用9号龙头;531,100用5号龙头。”名单让我一忧一喜:忧的是和老三毛共龙头,喜的是就二人。
   
   388走在前,一帮人汲着鞋随在后。老三毛一溜小跑追上388,一番耳语,388从队伍里揪出一阶级异己分子:没完成劳役想洗澡?幸亏有群众举报。
   
   浴室蹲在大院东边,西边放马桶。百来个马桶相叠逶迤,情景甚为壮观。当中一块水泥地,专门洗衣服。院子不大,却要承担近千人的拉屎撒尿洗澡洗衣,可谓任重而道远。
   
   离浴室还有20米,就有人发起最后冲刺。我进来才发现黄花菜都凉了:不但龙头爆满,更衣箱也爆满。说更衣箱还不如说垃圾箱,不但肮脏潮湿,连门都省略了。
   
   浴室有12个水龙头。除了流不出水和光流冷水的,只剩9个龙头。一个龙头挤3人,有的4人。这要视被淘汰出局的人数而定。一般情况下,‘一对’的待遇属于组长。
   
   从通水到关水总共五分钟。这分秒滴答掌握在贾母手里。她可以让你洗的热血沸腾,也能让你洗的瑟瑟发抖。小组若有劳积会成员,个个是浪里白条,尽情在水里扑腾踏欢;小组若有人得罪贾母,个个是蜻蜓点水,只在皮肤洒点水而且是冷水。
   
   我走进去时,老三毛龇牙咧嘴洗的欢。她大口吸气,大口吐气,搓了上身搓下身,擦了前背擦后背,全身心沉浸在热水给她带来的喜悦中。
   
   我站在水的边源。想进去,免不了口舌之争;不进去,我就洗不了澡。长脚乐着笑着,她希望我冲进去,这样就能看一出好戏。
   
   老三毛突然钻出龙头朝外走。我急忙钻进水中,刚淋个半湿她又杀来。我急忙躲让,还是被顶了一下。我痉孪:和毒蛇亲密接触,也没这么恶心。
   
   老三毛站在水中央,不但洋洋得意,还示威地看着我。这是讹诈的最佳时机。要么交易要么战争。交易蓄谋已久,战争求之不得。交易,能一饱口腹;战争,能释放膨胀的压抑。
   
   我一动不动。老三毛兴奋不已。她洗着扭着,随之发出‘嘿嘿’的笑:征服她人,能带来生理上的快感,精神上的满足。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像困在沼泽的败兵,一动不动。
   
   一条身影窜来。“老三毛,睁开你的狗眼。”怒喝中,老三毛的招风耳被扯的高高。
   
   是小诸葛!是一丝不挂的小诸葛!是一丝不挂的小诸葛,拎着不挂一丝的老三毛。“你!”老三毛浑身发抖。
   
   “你不是说我是阴阳人吗?睁开你的狗眼瞧瞧,我是否阴阳人?”小诸葛虽光身光腚,但威风凛凛。“我没说过。”“你不是说我白虎星吗?”拎着的耳一点点上提。“你还赖?”“我说我去死。”老三毛是发誓,耳朵还是上升。要是上面有钩子,那和肉铺挂肉没区别。
   
   “说过没?”“轻点。”“说过没?”“我说你是克夫的白虎星,是晦气的扫帚星。我是畜生猪狗。”“还说了啥?”小诸葛急起直追。
   
   “啊!”老三毛发出一声惨叫。“……说你是个养不出仔的阉婆。”
   
   小诸葛一手叉腰一手拎耳;老三毛一边掌嘴一边发抖。机不可失,趁二军鏖战正酣,我冲进水里洗去满身油垢。
   
   洗完澡队伍返航。小诸葛走在队伍前头。她昂首挺胸,一付大仇已报,耻辱已雪的凛然样。老三毛走在队伍后面,她耷着脑袋,一付家当输尽,脊梁已断的沮丧样。
   
   上楼了。快到三楼时,老三毛如离弦之箭,从队伍末梢窜队伍前头,又一个冲刺上了楼。
   
   “报告组长我被打了。”悲楚的叫喊后,老三毛一头朝456冲去。456在检验电容器,不要说抬头,连眼皮也不抬。
   
   “组长,你要为我主。”老三毛掳起袖子。“我牢记你的话,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是嘛?”456眼睛盯着零件,例行公事地问。
   
   “我为了维护纪律。她是对抗改造顶风作案。”老三毛加重语气。“谁打你?”456把电容器放进脸盆。“小诸葛!”“谁?” 456倏地抬头,镜片后的眼睛炯炯有神,甚至大放异彩。“你说谁?”“小诸葛,这里还有伤。”老三毛又撸起袖。“你不要急慢慢说。”456端了凳塞在老三毛屁股下。
   
   “这……”老三毛呆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待遇。“慢慢说。”456一脸和蔼,随手把她衣领上的一根头发掸去。“这……”惊人之举让老三毛晕了。“谈事情经过,越详细越好。”456拿出纸和笔。老三毛干瘪的胸脯如抽动风箱:这是小组立案的标志。
   
   在这个以盗窃为主,诈骗为副的小组,文盲是遍地的蒲公英;456和小诸葛就是臭老九。
   
   眼看456落实了政策,自己却照不到阳光,小诸葛又怨艾又伤心。含金量最高的学习组长无望,劳动组长又被388雄踞。一番计算,找到537贪污证据,并让她下了台。但是胜利的旗帜没插在自己阵地,胜利的果实却落在456篮子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