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因牙疼去医院输液,因输液看到了输液室的规章制度。输液室规章制度的重要性,绝不亚于中南海卫戌区的警卫—领导靠警卫保护安全,病人靠制度保护生命。

   于是我怀着敬意阅读了规章制度。真是不看则已,一看惊诧不已,规章制度上竟写着‘尊重领导’这一条。天呐!铺天盖地的媒体,每一分钟都在烘托领导的权威,每一分钟都在制造领导的神话。在这小而陋的地方竟也效尤,真是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其实,中华民族早就摈弃了‘尊重老人爱护幼者’的美德,与时俱进地改为‘尊重领导爱护小蜜’的潜规则。

   看!漫山遍野的别墅庭院,基本上是领导的‘美庐’;鳞次栉比的高楼,基本上是领导的‘爱巢’。不要说领导,就是领导的儿子,孙子,重孙子,都有了‘美庐’有了‘爱巢’,而且还把‘美庐’‘爱巢’纳入‘物权法’的保护。广厦千间,焉有草民立锥之地;复式楼层,未有建设者半坪一米。

   在‘居有定所’上,难道老百姓还不尊重领导吗?

   听!在克拉玛依那场大火中,哭泣者是儿童,是儿童的父母,是儿童的祖母姥姥。一声‘让领导同志先走’的雄壮口号,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国家栋梁,无名花草,只能凋零只能夭折。更有巾帼领导,冲进卫生间反锁大门,一夫当关,稚儿莫入,任凭门外尸堆如山,自己毫发未损娇容未伤。

   在‘安全’上,难道老百姓还不尊重领导吗?

   举目远眺,政府机构,金融贸易,银行保险,电力电讯,报社电台,所有的金饭碗全被领导的后代囊括。杀进北大的山村娃,毕业后,只能拎起板斧和镇关西为伍,整天在肉片,肉条,肉丁,肉馅中,解答新一轮的歌德巴赫谜底。

   在‘就业’上,难道老百姓还不尊重领导吗?

   深圳什么珍的小妞,胡乱涂雅了一通。素有顺风耳千里眼的出版界影视界,如蝇逐臭蜂拥而上。宣传部开动宣传机器,组织部组织人头,红头文件开道,校长身体力行。把妞的涂雅,吹捧的比‘古拉格群岛’更伟大。深圳的父老乡亲,勒紧裤带买书买票,一股脑做了妞的粉丝。而俺的‘上海版高老头’,虽进入作协视线,最后还是被老佛爷塞进水井,落得和珍妃一样的下场。

   在‘出版’上,难道老百姓还不尊重领导吗?

   在温总理提出汇率调整后,得到内线的领导子女狂抛美金,短短二小时,掳走几十亿美金的民脂民膏。事后,媒体全体沉默,报人一律噤声,用无产阶级宽广的胸怀,完成了让八旗子女先富起来的大目标。

   在‘金钱’上,难道老百姓还不尊重领导吗?

   十里长街十里车流。当工薪层工资的10%--15%消耗在车费上时,当打工族为昂贵的车费愁上眉梢时,凯笛拉克里坐着领导,奔弛车里坐着小蜜。领导不但在名车里交易,还在名车里偷欢;不但在名车里偷欢,还利用名车制造爆炸,把企图转正的二奶送上了西天。

   在‘出行’上,难道老百姓还不尊重领导吗?

   穷乡僻壤,山区孩子靠自制滑轮,每天飞过汹涌的大河去上学;穷乡僻壤,处处可见白宫式的政府建筑。唐宁街与之比,就是丑小鸭;国会楼与之比,就是灰姑娘。一边培养泸定桥的勇士,一边培养崛起的贪官,这才是‘先儿童苦而苦,先公仆乐而乐’的大同共产主义。

   应该说,56个民族13亿人民,不但尊重领导,还尊重领导的子女;不但尊重领导的子女,还尊重领导的大奶;不但尊重领导的大奶,还尊重领导的二奶三奶和四奶。有个公仆嫖过的女人,不是从夜总会爬进法院大门,最后威风凛凛地坐在审判长的位置上吗?

   究竟还有什么地方不尊重领导?亲爱的领导,请您告诉吧!百密一疏在哪里?旮旯死角在哪里?让我们捉虱子一样把它捉出来,然后昭示民众,以谢公仆。

   我呆呆地看着墙上的规章制度;规章制度也傲然地看着我。她登堂入室,堂而皇之地挂着,大有世世代代挂下去,100年政策不变的傲然。

   出了南京东路街道医院的输液间,我的牙更疼了。他妈的!这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人逢怒事病情重。

   2007-8-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