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帖]牛刀:危机改变中国经济格局(2009/08)]
生存与超越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zt]告别宫廷内斗才是真正的政治进步 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政治(2012/02)
·[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zt]中国式劣币驱良币(2012/02)
·[zt]菲律宾华侨反双重国籍:抨击美加华人自私(2012/02)
·[zt]香港“死掉”的困境(2012/0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帖]牛刀:危机改变中国经济格局(2009/08)

牛刀:危机改变中国经济格局

   

    8月22日,在“牛刀(上海)投资趋势报告会”上演讲择要。首发《新经济》月刊

    中国宏观经济半年数据出台后,国际社会一片哗然。美国一些经济学家指责中国数据有问题,并以主观臆想推测说“像中国这么庞大的一个经济体,宏观经济数据不可能在15天之内统计出来”。中国国家统计局回应说:美国人并不知道,我国有40万人在做宏观数据的统计工作。美国的经济学家们立马集体闭嘴,无话可说。但是,他们认为,这么一个具体慎密科学的数据,不是采用人海战术就能够统计出来。事实后来印证了美国这些经济学家的推测,地方政府上报的GDP数据,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多出了1.4万亿。

   

    7月三大核心数据无法公布

   

    事实上,后面发生的一系列问题,印证了美国经济学家的判断:中国宏观经济数据统计的确有问题,而且有很大的问题。就在公布今年7月宏观经济数据时,有三大数据破例没有公布,也没有任何解释。

   

    第一个是7月的GDP是多少,增长多少没有公布。GDP是最重要的核心数据,是判断经济趋势的主要数据,没有公布GDP数据,公布其他任何数据都是不恰当的。就像没有太阳,太阳系的其他星球都不可能发光。所以,市场判断,之所以没有公布GDP数据,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地方政府上半年多报了1.4万亿,还没找出原因,不知哪个省市多报了;第二个原因是GDP数据不好看,所以不敢拿出来公布,怕影响市场信心。

   

    第二个数据是失业率的数据,究竟是多少没有公布,因为有太多的大学本科硕士毕业生,被媒体曝光不给就业单位盖章就扣留文凭,理由是:连工作都找不到,怎么能毕业呢?这种被就业的现象一下传遍全国,造成了数以百万计的大学毕业生实际上没有找到工作却被统计为已就业的荒唐现象。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如果再公布失业率的数据,难免不会被全社会苛责和诟病。所以,就干脆不公布了。奇怪的是,在美国失业率的数据是躲不掉的,因为失业率不仅仅和GDP有关,还和全球经理人采购指数PMI有关。

   

    第三个数据是财政收入是多少,增幅是多少没有公布。今年上半年,全国税收总收入同比下降6%,减收1895.68亿元。这组数据使得下半年的税收形势一下严峻起来。数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税务稽查风暴正在升级。在我看来,这种“税务稽查风暴”体现的是“按计划收税”的逻辑,违背的是“依法收税”的规则。再说,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33976.14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832.05亿元,下降2.4%;而全国财政支出28902.5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6020.54亿元,增长26.3%。所以,公布7月份的财政收入,肯定会引起质疑。更为严重的是,业界传闻,今年地方政府欠债总额将突破10万亿,很多地方政府发行债券,根本没人敢买。按中国的财税体系,地方政府欠债没有偿还机制,又不能纳入财政赤字,是件很头痛的事。

   

    这样三个核心数据没有公布,公布其他的数据没有任何意义。人们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这么大一个经济体,政府有40万人在做统计,却连最重要的数据也整不明白,实在让人匪夷所思。然而,如果往深层次想,这又是件非常正常的事,因为中国经济正在转型,旧的格局已经打破,新的体系尚未建立,一堆糊涂账自然也就理不顺了。

   

    宏观经济格局已经打破

   

    其实对中国经济来说,一直就存在转型的必要。只是矛盾没有过分尖锐,就缺少一代伟人来为国立命,为民造福。很多矛盾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们不是致力于矛盾的解决,而是激化矛盾,或者把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往错误的方向指引,放着宽敞明亮的大道不走,却非要去走一条看似铺满鲜花的歧路。结果是,三驾马车散架了。

   

    我们所说的宏观经济的三驾马车,指的是消费、投资和出口。这三驾马车跑了20多年,一直就没有顺顺当当的跑,不是互相撩蹄子,就是各跑各的。原因是什么?没有头马,个个都想当头马,于是开始窝里斗。经济是否繁荣,或者说经济繁荣是否实现全民共享,只有一个指标,那就是消费是否旺盛,消费是否是三驾马车的头马,是否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用简单的经济学原理来解释,就是生产为了消费,之所以要发展生产力,也是为了消费。在美国和其他社会福利较好的国家,消费对整个宏观经济的贡献在70%左右,是绝对的头马,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而出口和投资都是马仔,绝对听从消费。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也没有社会就业,更没有全民福祉。

   

    中国的宏观经济近十年来,投资一直和消费在争当老大,出口也不甘示弱,有的时候三分天下,有的时候消费略多一点。2008年,消费占比在上升,首次超过了43%,然而主要是受美国金融海啸的影响,出口下降了。然而,到了2009年上半年,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出现重大失误,整个三驾马车基本散架,给宏观经济和国民福祉埋下深深的隐患,播下灾难的种子。今年上半年,在GDP增长的三大需求中,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3.4%,拉动GDP增长3.8个百分点。第二是投资,我们通常叫资本形成总额,资本形成总额不完全是固定资产投资,还包括库存,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87.6%,拉动GDP增长6.2个百分点。第三是国外需求,通常专业语言叫“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负41%,下拉GDP增长负2.9个百分点。

   

    让我们先来看看消费。发展经济离不开4个字,那就是生产、消费。中国产能过剩而消费不足的根源在于,在城市化进程中,没有提高失地农民的消费力。在全球各大城市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有过像日本东京一样的实绩,在生产扩大的过程中,依托城市化进程,扩大了消费群体。日本的农民通过土地的增值,享受了经济的繁荣,提高了国民的消费实力。而中国因为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制,土地增值的财富很多被乡镇政府掠夺,最后是城市的生产规模扩大了,产能缺乏足够的购买力来消化,再加上国际市场遭遇金融海啸的影响,促使了中国产能的全面过剩。在今年上半年GDP数据的统计中,国家统计局一改往日的统计口径,将房地产从投资剥离,计入消费,这才有了53.4%的增长,如果将房地产按往常计入投资,实际消费对GDP的贡献仅为43.4%,毫无增长。

   

    再来看看投资。实际上中国近几年投资占GDP的比重一直过高,已经积累了很多矛盾,除了铁路和城市轻轨,许多区域的高速公路、港口、机场、楼堂馆所等基本建设已经严重过剩。但是政府仍然不惜浪费巨额财富,兴建地方政府部门的办公大楼和其他的所谓形象工程,以至地方政府举债累计已经将近10万亿。正是在这种大规模的基本建设中,贪污腐败层出不穷,国民财富被搜刮一空。但是,十分荒唐的是,这次美国的金融海啸,中国政府不顾投资已经严重过剩,消费严重不足,反而大举印钞,扩大投资,不仅没有解决眼前的问题,反而为宏观经济埋下了更大的隐患。这就是,今年上半年实际投资占GDP比重的97.6%的主要原因。

   

    再来看看出口。到过美国底特律的人都知道,这座全球闻名的汽车城,现在如同一座空城,为什么?因为美国人向全球输出品牌、科技和营销模式,所有的制造车间转移到了全球各国。据讲,底特律因为蓝领工人工资太高福利太好,才迫不得已将制造车间搬向其他劳动力低廉、土地低廉的国家。恰恰相反,中国的出口却是以低廉的劳动力和低廉的土地成本获取可怜的就业。甚至不顾在全已经臭名昭著的一些污染企业、工业垃圾加工企业全部转移到了中国。美国市场出现萎缩,中国的农民工大批失业,许多地方被污染,许多资源被破坏,而失业的农民工却不计入失业率。这样的出口能够继续吗?即便是没有美国的金融海啸,中国的出口企业也面临转型。

   

    所以,现在宏观经济格局已经打破,三驾马车彻底散架,再拼命投资也不可能拯救中国经济,更不可能为民造福。是到了出现变局的时候。

   

    区域经济面对转型

   

    在今年上半年的宏观经济变局中,人们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占据中国GDP权重较高的的浙江、上海两省市开始增幅将至全国排名末位,而内蒙和天津及内地省份增速开始加快。今年上半年,天津、内蒙古GDP增幅均达16.2%。天津滨海新区的GDP增幅达23%,带动了整个天津的经济发展,内蒙古的“动力”则来自煤炭,其煤产量超过山西,目前居全国之首。

   

    在目前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的27个省(区、市)中,GDP增幅超10%的省(区、市)有13个:天津、内蒙古、四川、广西、重庆、安徽、陕西、吉林、辽宁、湖北、江苏、江西、西藏;GDP“超8”的省(区、市)有19个。另外,尚未公布经济半年报的河南省,上半年GDP增幅将超过8%。因此,全国至少有20个省份超过“保8”的目标。此外,还有5个省(区、市)增幅低于7.1%的全国平均水平,分别是基础较差的新疆、甘肃、宁夏,以及从“尖子生”跌落下来的浙江和上海,两地经济发展都是外向型,外需不振是它们增速放缓的重要因素。去年全国有13个省(区、市)的GDP超1万亿。今年上半年,在这13地中,有4个省(区、市)GDP保持两位数增速,8地增速超8%。值得注意的是,安徽今年上半年GDP达4512.9亿元,增幅达11.8%,如果下半年再加把劲儿,则有望跻身“万亿俱乐部”。

   

    在27个省(区、市)中,增幅最小的是上海,为5.6%;其次是甘肃,为6.1%。此外,虽然山西上半年的GDP尚未公布,但其形势也不容乐观。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在市场需求低迷和安全生产压力双重作用下,山西进行了煤矿整合、限产煤量,一季度山西GDP出现了-8.1%的增长,因此上半年出现正增长的希望渺茫,据当地初步估算,可能为-4%到-5%的增长。

   

    曾经是全国民营经济、外向型经济的标版的温州、台州、绍兴和东莞等地,GDP负增长或接近负增长。整个中国的区域经济格局开始发生异常的变局。尽管地方政府上报的GDP数据总和,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有很大出入,但是,区域经济发生的变局是显而易见的。现在还不明确,这种状况要持续多久,是否能够给中国经济带来新的增长点,是否能够在这场变局中保持居民收入不会“被增长”,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在这场经济变局中,中国社会正在努力寻找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方向。

   

    我们要以伟大的热情,致力于提高全体国民的消费能力,彻底解决消费不足的问题,消化过剩的产能。要做到这一点首先是上层建筑要努力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建立中国社会财富平衡机制,设法降低城乡居民的生活成本,极大的提高全体民众的购买力。需要拷问的是,国家GDP与民众收入两者之间的关系。国家财富转化为全体国民的福祉了吗?如果没有,转化到哪里去了?哪些集团或那些人群掌握着绝大部分财富?那些人应有的财富被掠夺?被谁掠夺?从国际看,由于长三角、珠三角和环渤海等大量世界工厂的存在,受制于国际经济技术和知识制高点的统领和控制,大量财富被转移出去,大量财富被国际化了。从国内看,由于中国特有的城乡二元结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中心地位决定了城市是大量财富的集聚地,农村沦为贫瘠之地。从社会阶层看,政府公务员、企业中高层领导成为财富的主要拥有者,他们是居民收入增长的最直接体验方,并形成了新的权贵阶层。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大量小企业、小公司、广大农民、流动人口等弱势群体被财富边缘化底层化荒漠化。他们为中国城市化、工业化、现代化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分享不到与之贡献相匹配的现代化成果。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他们的收入增长财富增加,就不可能有中国消费的增长,所谓经济的繁荣就将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场噩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