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牛克思 2009.7
   
    1837年,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写了一篇童话,题目叫《皇帝的新衣》,描述了一位非常喜欢新衣服的皇帝,被两个外国骗子欺骗的故事。这两个狡猾的骗子事先就声称,他们织的衣服十分漂亮,但是不称职的人和愚蠢的人都看不见。他们接二连三地向皇帝要了很多生丝和黄金,暗地里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却假惺惺地在空空如也的织布机前忙忙碌碌,一直工作到深夜。
    过了些日子,皇帝很想知道那漂亮的衣服到底织到什么程度了,他想亲自去视察,又担心看不见那些新衣服会暴露出自己的弱点,因此就先后派了两个平日里以诚实和干练著称的大臣前往视察。因为织布机上什么都没有,这两个大臣当然是什么也看不见的。但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这两个大臣还是异口同声的在皇帝面前夸赞了新衣服的漂亮。这个消息从宫廷传出,流行于大街小巷,人们也就相信了新衣服神奇的功能。又过了些日子,两个骗子告诉皇帝,新衣服织好了。皇帝来到织布机前一看,眼前什么也没有啊,怎么办?前面两位“诚实和干练”的大臣明明看见了新衣服,我怎么会看不见呢?难到是我愚蠢吗?是我不配做皇帝吗?如果让别人知道我没有看见新衣服,他们就会说我既愚蠢又不称职,根本不配当皇帝,那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没有看见新衣服!于是皇帝非常配合那两个骗子,脱掉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摆出穿衣戴帽的各种姿势,表示正在穿新衣服,嘴里还不停地夸赞新衣服是多么的美丽,尺寸是那样的合身。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光屁股的皇帝就穿着美丽的“新衣服”,到大街上巡游一圈,向广大臣民显示自己的聪明才干。跟在皇帝后面的内臣,用手假惺惺的托着空气,像是托着皇帝新衣服上的后裾似的。围观的人听见身边的人都在啧啧称赞皇帝的新衣,害怕别人说自己愚蠢和无能,也就随声附和起来。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叫起来:“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呀!”
    共产主义就是一件皇帝的新衣,虽然它违背人性,错误百出,哪个国家实行共产主义制度,那个国家就必然变得贫穷、专制,它永远都不可能给广大的人民群众带来民主、自由和富饶,因此,相信它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可是,共产主义这件“皇帝的新衣”,共产党还不愿意扔掉,因为共产党的政权就是建立在这件“新衣”之上的。由于共产党掌握了中国全部的资源,任何一个人,只要想过人上人的生活,就必须在党旗下假惺惺的宣誓,声称自己看到了这件“皇帝的新衣”。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加入共产党的权力圈子,与其他掌握政权的人一起分享谎言的成果。

   
    共产党狡辩说,共产主义是人类最高的发展阶段,实现共产主义的前提条件是社会的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财富极端丰富。中国现阶段还达不到这样的标准,因此只能补一补资本主义阶段的课。要知道,实现共产主义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现在不能实行共产主义,不等于永远不能实行共产主义。我们共产党就是为了实现这样一个远大的理想而奋斗的党,所以,我们的执政理论是完善的。
    这种论调有三个软肋经不住反驳,一是它不打自招,承认了共产主义与物质财富的本质矛盾性,说明了共产主义是一个坐享其成的寄生制度,它只是一个平均(不等于公平)分配的模式,对物质财富的生产根本不像马克思吹嘘的那样有什么积极的促进作用,相反,共产主义对物质财富有一种巨大的阻碍作用。二是既然共产党承认不得不补资本主义的课,那么就不能只补经济课,也必须补政治课。马克思不是说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吗,既然经济基础还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上层建筑怎么可以是共产主义的呢?三是既然共产党承认,共产主义是一个长期的理想,那么,具有长期美好理想的社会组织远不止共产党一个,比如基督教的理想是将全人类带进美好的天堂,这个理想不可谓不好,并且也是一个长期的理想,为什么基督教就不可以在中国执政呢?如果说基督教是一个宗教组织,不应该涉足世俗事务,那么国民党、民主党、新民党、自由党等等,无一没有美好的理想,而且要比共产主义理想现实得多,共产党依然独霸政权,就没有任何哪怕是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了。由此可见,共产党执政的外衣,事实上就是一件“皇帝的新衣”。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共产党在世界范围内取得政权以来,政权的继承方式出现了两个不同的模式。一个是朝鲜、古巴模式,子承父业,代代世袭,把国家政权垄断在一个家族内,其他人无权问津,它的封建性质昭然若揭。另一个比较普遍的模式是苏联、中国模式,这种模式中政权的传承限制在一定的圈子里,即共产党员这个圈子里。前面几代接班人都是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血亲中挑选,慢慢地范围逐渐变大,这个圈子中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走得比较近,坚信自己看到了“皇帝新衣”的能力比较强、人缘比较好的人,也可以被挑选出来,带领大家穿着“皇帝的新衣”招摇过市。我认识一些人,他们出身贫寒,都没有什么权力背景,慢慢地也还是混了个厅级、省级领导之类的官当当。他们是一些城府很深的人,对人情世故了如指掌,对个人利益求之心切。他们知道,要想在这个社会出人头地,必须向权力圈子内的人靠拢,而靠拢的第一步就是要向那些掌握政权的人发誓自己看到了“皇帝的新衣”,至于事实上皇帝是光着屁股还是穿着衣服是无关紧要的。“皇帝的新衣”成了共产党分配既得利益的潜规则。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呀!”不懂事的小女孩说出了真理,这可是对这种潜规则的破坏,共产党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如果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真相,明白了共产主义不过是一件“皇帝的新衣”,那么共产党就失去了执政的基础。因此,它就像发了疯似的迫害小女孩,到处寻找知道真相的小女孩,要把她投进监狱。因为害怕遭到迫害,知道真相的小女孩不得不十分小心,除非信得过的人,她不敢轻易将真相告诉别人。这样,真理的传播就局限在小女孩的亲人范围内,共产党就越来越远离了真理,光着屁股向世界炫耀自己的新衣服。
    2009.8.1
   
   
   
   

此文于2009年12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