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满洲文化传媒
·蒙古人在中国还能走多远??
·满族石氏家族祭祖习俗
·满族石氏萨满神话
·满族人与酸菜
·改变中国命运的三个东北人
·伊通县小学普及满洲语教学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狗的差异
·Damun 天池
·肯尼迪的历史图片
·《乌布西奔妈妈》研究出版发行
·苏格兰公布脱英独立蓝图
·萨满教与满洲族早期医学
·满洲语班咀嚼珍稀文化土特产
·冬季的長白山图赏
·实拍吉林乌拉满族火锅
·东北延吉美食一條街掠影
·駱家輝是放在中國的一塊照妖鏡
·鞑子秧歌
·冰雪长白山
·2014年满洲语寒假班招生通知
·满洲族民间故事三十六则
·一位满洲语教师的职业悲哀
·現代滿洲文書法作品欣賞
·强烈抗议承德撤销满族乡建镇
·满洲奇葩---松花石
·正白旗瓜尔佳祭祀颂词副本
·令满族人感到羞耻的韩国出版物
·新版『我爱北京天安门』
·2013年新版满英词典
·2007年版《满德词典》
·满洲奇葩---冰凌花
·满洲宁古塔的满族姓氏
·满洲辽宁义县满族历史与姓氏
·在美蒙古人祭奠成吉思汗
·满族说部中的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語歌手
·日本学者自费出版满语词典
·清国服饰---黄马褂
·长白山还能承载多少汉人游客??
·《满洲实录》成书考
·满洲盛京沈阳满族历史与姓氏
·一个把政治流氓捧上天的民族
·圣经有关今日中国寓言性的描述
·大清国皇帝陛下御真影
·民族冲突可使中国崩溃解体
·满族传统婚礼
·组图圣诞老人来了!
·没有老佛爷就没有新中国!
·满族说部中的出行方式
·《满蒙汉三文合璧教科书》
·北京滿文書院
·侮辱满族人的塑像
·宣统皇帝摄政醇亲王御尊影
·滿族大醬
·满族古籍中的萨满祭祀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满语学习班要开班啦!!!
·滿洲杨肇家族原生态家祭
·滿族人的祭拜祖先習俗
·祝大家2014年新年快樂!
·2014年来啦~~~!
· 滿洲利亞啊興起!你當興起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满语教学
·滿族學堂新增『滿文原檔』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概况
·Alone for Manchu
·滿洲奇葩長白山松花石
·满洲关东腊月--过年啦!
·《新满汉大词典》
·孤獨但并不孤單
·满洲文“圣经”新约全书
·滿洲年俗---殺豬
·滿洲聖山長白山天池冬季
·乌克兰玫瑰
·乌克兰总统奢华官邸图集
·世界公害劣等杂族
·世界公害劣等杂族
·图片满族文字
·克里米亚图集
·漢獨暴力恐怖組織之父孫中山
·中国语境下被误读的维吾尔人
·泰坦尼克号彩色照片
·实行联邦制是中国唯一的路
·一生淫乱的美籍國父孫中山
·滿洲聖山長白山雄姿
·满洲吉林市天主教教堂图赏
·漫步春天的乌克兰敖德萨
·东北虎咋成了下跪奴?!!
·DNA检测根本不存在纯种汉人
·中国作家大多是骗子
·生活在外满洲的鄂温克人图集
·世界史学界嘲笑中国歪曲蒙古历史
·蝗汉在满洲灭绝杀戮当地物种
·今日漢化劣化奴化的滿族人
·《努尔哈赤全传》出版
·不同角度的世界名胜古迹
·看漢人的劣等和人格分裂
·圣彼得堡掠影
·劣等杂族与世界5000年的差距
·塞尔维亚军事女孩图集
·满洲四平蝗汉内战纪念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满族是生活在吉林省九台境内的世居土著民族。满族的先祖史称肃慎,西汉时称挹娄,南北朝时称勿吉,隋唐时称靺鞨。唐朝中期靺鞨七部的粟部兴起,满族先世建立了第一个地方政权——渤海国;宋代改称女真,生女真完额部首领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公元1115年建立第二个地方政权——金。至今九台市已发现的金文化遗存(古城址、居落址)达二百处之多,可见当时九台境内女真部落林立,人数众多。许多城址、遗址出土了大批金代女真生产、生活中使用的铁器及窑藏汉至宋末的铜钱。绝大多数遗址散布着大量青砖、布纹瓦和雕琢的建筑饰件,还曾先后出土了4枚(上京路副统建字号印、熟吉泊猛安印、撒土浑谋克印、唵母思和掘谋克印)金朝官印。上述金代女真的文化遗存,充分显示了金政权入主中原后,受到了先进的封建经济和文化洗礼。
   
    1266年铁木真征服了蒙古各部落在斡难河称汗,号成吉思汗;1218年兴兵灭西辽;1215年攻陷金朝中都(今北京市),施行毁灭性的焚掠屠杀,九台境内的女真城池和聚落点亦没能幸免,35处城址变成废墟,近二百处村屯焚于一旦。
   
    清初,努尔哈赤与蒙古贵族联盟,九台西部为科尔沁部落之郭尔罗斯前旗牧地,东部属打牲乌拉管辖。顺治年间,有满族正白旗佟佳氏(佟姓)来莽卡屯开荒占草。此后不久,锡克特里氏(石姓)、瓜尔佳氏(关姓)、尼马察氏(杨姓)、鄂济氏(敖姓)、乌拉纳喇氏(赵姓)、钮祜禄氏(郎姓)、奚塔拉氏(奚姓)等一些满洲民族也相继来到九台境内落户。九台依山傍水,是土壤肥沃的鱼米之乡,这里有巍峨的山峰,碧绿的江水,茂密的森林和众多的江汊和沼泊。是养鱼、采珠、猎鹿、挖参、捉海东青的最佳宝地。在清代,宫廷所需要的鲟鳇鱼、东珠、鹿茸、貂皮、人参、海东青等均由打牲乌拉(包括九台)进献。由于这里的萨满文化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几百年来历经多次社会变革,萨满文化举步维艰,历尽坎坷,逐渐式微,但居住在九台这块黑土地上的满族人民,眷恋本族的传统文化,艰难地将萨满文化保留、传承并延续下来。有的家族甚至保留得非常原始与完整,使萨满文化这颗璀璨的明珠今天再放异彩。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一、九台市的满族人口分布
   
    九台市境内的满族人口较为集中分布在以莽卡满族乡为辐射点的九台市东部地区和沿松花江一带,多为当年打牲丁和八旗屯田兵的后裔。莽卡满族乡、胡家回族乡,其塔木、卢家、三台、西营城等乡镇都有较多的满族人居住,其他乡和九台市区,也有不同程度的分布。
    九台市境内满洲民族成分较为复杂,海西女真、东海女真、长白山女真、建州女真的后裔均有。
    海西女真辉发部的锡克特里氏(石姓)与来自女真部落的瓜尔佳氏(关姓),是莽卡满族乡境内的两大著姓。锡克特里氏主要聚居在莽卡满族乡的东哈什玛村,胡家回族乡也有一部分。瓜尔佳氏冠以汉字单姓为关,分为:罗关、侯关、大户关、芍药关、蒙文关、纳音关、哈达关等等。人云“七户关、八户赵”言其支派繁多。以上瓜尔佳氏关姓满族,在九台市境内的莽卡满族乡之石屯、江西、莽卡、张庄、舍岭、三道、邱家;胡家回族乡之周家、小韩、宝山、罗吉;其塔木镇之西哈、刘家;卢家的马大屯、卢屯、杨树以及沐石河镇、卡伦镇、火石岭、九台镇等处皆有其氏族。
    另外,海西女真乌拉部的纳喇氏(赵姓)、叶赫部的纳喇氏(安姓)、舒穆禄氏(徐姓),东海女真瓦尔喀部的费莫氏(马姓)、富察氏(傅、富姓)窝集部的尼马察氏(杨姓)、长白山建州女真的乌苏氏(吴姓)、穆奚氏(奚姓)、长白山女真依尔根觉罗氏(赵姓),在九台市也分布较广。
    除此以外,汉军八旗也有分布。居住在卢家、胡家的卢姓;莽卡、胡家、其塔木的陈姓、杨姓;九台市内的谭姓、王姓;胡家的万姓;其塔木的成姓;莽卡满族乡的常姓,都是较早加入满洲的汉军旗人。有些已加入满洲共同体,在风俗习惯,各种文化方面与满洲人已无明显差别。
   
    二、九台市萨满文化的今昔变化
   
    九台市的萨满文化根深蒂固,源远流长。
    清朝建立乌拉打牲衙门以后,作为乌拉打牲衙门的属地——-九台,曾一度出现过历时百余年的萨满文化的鼎盛时期,一直延续到乾隆年间。之后,萨满祭祀活动出现了较大的变革。
    清乾隆十二年(1747)曾颁布一道口谕,指出:由于满族入关和进京后,不断接受汉族文化的影响,说汉语识汉字已成为不可阻挡之势,满语就逐渐被遗忘了,而萨满教神歌都是用满语诵唱,充当司祝之人,用满语诵唱神歌也需要“由学而能、互相接受”。所以神歌中的错误甚多,因此就“命王公大臣等,敬谨详考,分类编纂,并绘祭器形式,陆续呈览,朕系加详覆酌定”。经过选择编纂为六卷《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并编入《四库全书》,“与大清通礼相辅而行”,同时公布于世。
    这一时期是有无大神祭祀的分界线,也就是说经过“分别编纂”后的萨满文化,大神祭祀就被删掉了,只保留了以祖先崇拜为主要内容的家神祭祀内容了。
    但是,九台地处打牲地域边缘,而且交通不便,所居地点其他姓氏较少,传统文化受到外来影响和冲击较轻,有些家族则保持了萨满文化的相对独立性与稳定性。如锡克特里氏,将大神祭祀一直保持到今天,仍具民族的特色和传统。
    锡克特里家族自二辈太爷起,就居住在九台市莽卡满族乡东哈什玛村。三百余年,一直没有迁徙。族中的很多大事,如五辈太爷斗法白莲教、六辈太爷——神抓大萨满石殿峰“钻冰眼”,均发生在这个松花江边的小村落。多少年来,石姓家族以其自强自立的民族精神,将萨满文化一代又一代地传承、延续。
    十年浩劫期间,他们同其他满族姓氏一样,多少萨满文化的艺术珍品,在“荡涤一切污泥浊水”的洪流中被巨浪吞噬,多少萨满文化的宝贵资料在“破四旧,立四新”的口号中被“纸船明烛照天烧”的烈焰焚毁。这是历史留下的缺陷,也是人为铸就的遗憾。
    但是,不乏一些萨满文化的执着追求者,他们冒着政治危险,把本氏族萨满祭祀所用物品,全部或一部分保留下来。这种为传承民族文化的忘我精神,值得族人和他人敬仰。他们不但为我们今天研究萨满文化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而且说明萨满文化凝聚着某些民族的心理态势,还没有完全失去其历史的惯性。它不是“苟处一隅”的残留物,而是深埋广大满族人民心中的巨大民族文化的沉淀层。
    改革开放后,尤其是党的十六中全会以来,九台市境内的萨满文化又展现出勃勃生机。修谱、祭祀活动再度兴起。其塔木镇西哈村的瓜尔佳氏(关姓)修建了于祭祀和民俗馆为一体的谱房。馆内现存百余件萨满文化遗物,满族传统剪纸在家族成员关云德手中得到传承和发扬。
    自一九八一年中央政府提出“挖掘、整理少数民族民间文化遗产”后,锡克特里家族先后接待中外专家、学者、社团组织、新闻媒体等前来走访、调查、研讨、交流、摄像的人数达二百多人次,并先后多次承担诸项活动。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一九八七年三月,在省民委的主持下,在九台市卡伦镇进行满族萨满祭祀录制活动。
    1993年3月,在国家满族研究会与吉林市满族研究会的联合支持下,在乌拉街满族镇举办了题为《中国满族萨满祭祀》的大型摄录活动。
    1996年7月,东哈村接待了美国、加拿大一行9人的访问考察团,并为其进行了为时3天的萨满祭祀表演。
    2000年4月,由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主持,在东哈村同韩国全北大学一行23人进行研讨与交流。省社会科学院为穆昆达(族长)与老萨满石忠祥颁发了荣誉证书。
    2003年9月29日,应长春龙湾生态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程伟光先生的邀请,东哈村参加了该公司举办的颁金节庆祝活动。
    2004年8月22日,国际萨满学会第七届研讨会在长春举行,锡克特里家族一行10人参加了会议,届时进行了萨满祭祀精彩片断“跑火池”的表演。
    2004年8月15日,石姓家族穆坤达石文尧被聘为长春师范学院萨满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2005年8月15日,石姓家族萨满参加了九台市莽卡满族乡在龙棚渡口举行的“乾隆古渡”揭碑仪式并进行了萨满祭祀的展示。
    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九台市的辽阔大地,蕴藏着极其丰富的萨满文化。尤其是东部满族人口较为集中的地区,空中飘散着萨满文化的气息,泥土散发着萨满文化的芳香。
    但许多年以来,由于我们缺少相应的组织机构,缺少专人管理,未能有效有序地挖掘、整理、利用萨满文化,导致一些实物以散存的方式存于民间或被外来人挖走。特别对满族民间故事、满族民谣、萨满治病、萨满预测、萨满文物以及萨满符咒等方面的工作做得不够。更为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萨满文化精髓的萨满祭祀的传承问题,今天已面临着严重的危机与挑战。锡克特里家族的萨满祭祀主要是靠“教乌云”一代一代地传承,一辈一辈地延续。
    “教乌云”由穆坤达(族长)同神职人员(萨满栽力)共同研究决定。已经商定后,所需经费依照生活状况按户摊派(特困户除外)。过去家家户户尽管生活并不宽裕,可是一经决定,即使节衣缩食都积极踊跃捐献。今天,随着人们思想意识的变化、观念的转变、族权的萎缩,使得这种形式显得是那样的苍白与无奈。更何况在这边远而又偏僻的村落,有些人们维持正常生计有时尚捉襟见肘,也就谈不上为家族奉献了。加之青少年就读和外出打工的人员增多,环境与人选都难以安排。因此说,萨满文化的传承举步维艰。
   
    拯救萨满文化,迫在眉睫。
   吉林九台萨满教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三、萨满文化与“巫婆、神汉”的本质区别
   
    萨满文化主要表现形式是萨满祭祀,祭祀必“烧香”,“烧香”即“跳神”。提到“跳神”,人们难免将其与民间的“巫婆、神汉”相联系,与封建迷信混为一谈。关于萨满文化封建迷信的问题,多少年来,中外专家学者先后对它进行反复的比对研究,并做出了客观公正的评价。虽说法各异,但殊途同归,都认为是古朴的宗教信仰,原始的民族文化。当然,不排除其中所包含的迷信成分,因为毕竟是一种原始的自然宗教。试问,现存于世的哪种宗教不包含迷信因子,哪种宗教能完全剔除迷信的糟粕呢?所以说,原始的萨满教不仅有别于其他人为宗教,同“巫婆、神汉”更有明显的本质区别。
    1.萨满文化同“巫婆、神汉”的血缘区别
    萨满文化属于原始宗教文化范畴,萨满教是一种以民族为本位的原始自然宗教。因此,满族烧香,萨满跳神始终以一族一姓为单位,是维系氏族血缘关系的纽带。满族萨满和栽力是一族一姓的领神人或祝神人,仅属赋于他生命的那个血缘团体,萨满,即领神人,一族一姓在—个时期只能产生一到两位,神抓萨满只能一位。栽力,亦即神人。同时必须拥有多位。萨满与栽力都只能在本氏族中产生,为血缘群体效力。萨满终生服务于自身的血缘群体,栽力终生侍奉其家族的萨满,无论出现什么问题,互不脱离,体现出血缘性、民族性与群体性。
    2.萨满文化与“巫婆、神汉”的信仰区别
    从满族萨满祭祀的神词中可以看出,萨满教的信仰是讲求实际的,与人们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他所反映的伦理思想和哲学观点,是现实生活的反应和总结。烧香跳神过程中既没有宣传对天堂的憧憬,也不描述地狱的恐怖,烧香不烧纸,信神不信邪。崇拜自然,崇拜图腾,却不崇拜“胡、黄、白、柳”鬼魂与亡灵。它不禁锢人们的思想,其中的糟粕,只能说明原始初民十分低下的劳动力,决定了他们对宇宙空间的自然界简单、直观、朦胧的认知水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