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
·满洲民族英雄后金国大清国缔造者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日(1626年9月30日--2009年9月30日)
·满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无处不在的满洲文化~~
·满洲民族亲族间常用称呼
·通古斯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大清国满洲亲王出行图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黑龙江流域满族的风俗习惯
·实拍大满洲地区的原著民
·从满族名著《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满族与海东青
·《红楼梦》前八十回满洲语词例释析
·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满族名菜:酸菜白肉血肠
·满洲民族传统发式辫连子
·雍正关于学习满洲语的上谕
·满族掀起寻根祭祖热!
·马英九题字:满族加油!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祭祀
·满族的饮食
·做大做强满洲民族文化产业
·满族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
·辛亥国难纪念日:1911年10月10日--2009年10月10日
·辛亥大屠殺的滿族人頭填滿了井筒子
·满洲旗袍 闻名天下
·向满洲语借词的汉语方言
·满洲族歌舞舞天下
·通古斯满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德国出版满洲舒舒觉罗氏《祭祀全书》
·满族民间刺绣中的萨满教文化
·伊通大力发展满族文化产业
·满洲旗袍的细节~~~~
·满洲八旗子弟与京城八角鼓
·黑龙江小学满洲语学习课堂
·满洲民族民间文学中的信仰观念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音乐视频;罕王回满洲
·满族文学艺术
·吉林满洲族博物馆即将开馆
·满族百岁老人肇荣珍
·旗人妇女口述:"我什么光也没沾着"
·满洲文书法欣赏
·满族人古老的传统技艺鹰猎后继乏人
·吉林市满族陈列馆展示厚重历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佩饰古俗考源
·通古斯满洲石氏家族萨满教神歌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通古斯满洲民族早期婚姻及其在清代的遗存
·满族人十大不明白
·岳飞大侄子,请你滚出满洲!!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中的“盗火”神话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通古斯满洲民族萨满教面具制做艺术
·满洲族旗胞盛大公祭努尔哈赤
·满洲旗袍,怎一个美字了得!!
·满族资料图片集【九】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族你这个2B民族到底优秀在哪里?
·把耻辱刻在脸上却不知羞耻的劣等民族
·满族人当前的任务与责任
·满族格格穿旗袍原来是这样的!!!
·外满洲萨满文化的艺术大展
·河北丰宁农民建满族民俗馆
·满洲国邮票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滿─通古斯諸語包括的語言有女真語、滿語、錫伯語、赫哲語、鄂倫春語、鄂溫克語、埃文克語、埃文語、涅吉達爾語、那乃語(戈爾德語)、烏德蓋語、烏爾奇語、奧羅奇語、奧羅克語等。在中國境內,滿─通古斯諸民族主要居住在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新疆等省區,約1003.15萬人(1990年)。在俄羅斯,滿─通古斯諸民族主要分佈在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埃文克自治專區、雅庫特自治共和國、布利亞特自治共和國、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濱海邊疆區、薩哈林州、堪察加州、馬加丹州等地,現有人口約7.6萬人。另外,在蒙古國巴爾虎地區有1200餘名被稱作察嘎坦的鄂溫克人,在日本北海道網走地區有約400名被稱為烏依勒塔的奧羅克人。據調查,中國境內使用滿─通古斯諸語者約有4.6萬人,在國外有2.5萬餘人。
   
     根據滿-通古斯諸語地域差異以及語言中存在的各方面的區別特徵,國內外滿-通古斯語言學專家學者從不同視角和層面對其進行過不同形式的分類。
   
     首先,俄羅斯通古斯諸語學者施連科根據其1854-1856年間在中國黑龍江流域和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的實地調查材料以及參閱有關語言歷史資料,把滿─通古斯諸語分為四支:一支為鄂溫克語的索倫方言及達斡爾語;二支為滿語、那乃語、奧羅奇語;三支為鄂倫春語等;四支為鄂溫克語和那乃語有關方言。這是一個不太成熟的分類法。特別是把屬蒙古語族語言的達斡爾語放入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中進行討論是完全錯誤的。同時,將滿語支語言和通古斯語支語言以及通古斯語支內的南語支語群和北語支語群等都混為一談了。

   
     其次,俄羅斯民族學家和語言學家史祿國根據自己在俄羅斯和中國境內的滿─通古斯諸民族地區進行實地調查獲得的語言資料及參閱有關書面資料,於1924年把滿─通古斯諸語分為南部語群和北部語群兩大類:南部語群包括滿語、那乃語、奧羅奇語、烏德蓋語;北部語群包括鄂溫克語、鄂倫春語、奧羅克語、涅吉達爾語等。史祿國的分類中把鄂溫克語放入北方語群裏是正確的,但他錯誤地把烏德蓋語和奧羅奇語跟奧羅克語分別看成兩個不同語群的語言。實際情況是,奧羅克語與奧羅奇語、烏德蓋語之間的關係最為密切,是同屬於通古斯語支南部語群語言。所以,不應把它們分開。
   
     第三,瑞典阿勒泰語學專家蘭司鐵於1926年依據滿─通古斯諸語詞首保留的原始語音特徵p及其演變規則,將滿-通古斯諸語分為四類:一類為保留詞首p音的語言群。包括那乃語及烏爾奇語等。二類為p音演變為f音的語言群。包括滿語、女真語、契丹語。三類為p音演變為h音的語言群。包括奧羅奇語、涅吉達爾語等。四類為詞首p音完全消失的語言群。蘭司鐵的分類雖有科學的一面,但他將契丹語放入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中進行討論是不對的,因為,契丹語系屬問題尚未確定。另外,滿─通古斯語族的每個語言的諸多方言土語內就存在p音變f音或h音,以及p音被保留或消失的現象。因此,在該語族語言的分類中只是以詞首p音的變化來判定它們的語支區別關係是不太全面的,應該同時考慮語支間其他諸多方面的區別因素。
   
     第四,俄羅斯通古斯語專家阿勒庫爾於1930年根據其對通古斯諸語及滿語書面語的綜合分析,將滿─通古斯諸語分為滿語群和通古斯語群兩大類:滿語群包括滿語、烏爾奇語、那乃語、赫哲語、奧羅奇語、奧羅克語、烏德蓋語等;通古斯語群包括鄂溫克語、鄂倫春語、埃文語、埃文克語、涅吉達爾語等。阿勒庫爾的分類中將滿─通古斯諸語分成兩大類是十分正確的。美中不足的是,他把屬於滿─通古斯語滿語支語言的滿語放入了通古斯語支南語支語言內,是不正確的。
   
     第五,俄羅斯滿─通古斯語專家切茹尼亞庫娃在對滿─通古斯諸語及有關方言土語進行深入系統研究的前提下,於1937年把滿─通古斯諸語分成滿語群和通古斯語群兩大類:滿語群包括那乃語和烏德蓋語。其中,那乃語包括那乃語方言、烏爾奇方言、奧羅克方言,烏德蓋語包括烏德蓋語方言、奧羅奇方言。通古斯語群包括埃文克語和埃文語。其中,埃文克語分埃文克語北部方言、南部方言、東部方言、涅吉達爾方言,埃文語分東部方言、阿茹馬尼方言、西部方言等。很顯然,在他的分類中滿─通古斯諸語的許多語言被說成是方言。而且,有些語言在此沒有涉及。再說,他沒有能把滿語支語言和通古斯語支語言的界線分清楚。
   
     第六,俄羅斯著名的滿─通古斯語專家清齊烏斯於1949年根據自己研究的成果,把滿─通古斯諸語分為北方語群和南方語群:南方語群有滿語、那乃語、烏爾奇語、奧羅克語、奧羅奇語、烏德蓋語等;北方語群有鄂溫克語、埃文克語、埃文語、涅吉達爾語等。這種分類雖然比前人的分類前進了一步,但他同樣沒有把滿語支語言和通古斯支語言的區別特徵弄清楚。
   
     第七,俄羅斯那乃語專家蘇尼克於1957年把滿─通古斯諸語分為滿語諸語和通古斯諸語兩大語群:滿語諸語包括滿語書面語及滿語錫伯語方言、女真語、達斡爾人及索倫人過去使用的語言、古代滿─通古斯諸語的若干其他方言;通古斯諸語包括以埃文克語、埃文語、鄂溫克語、涅吉達爾語為中心的埃文克語小語群和以那乃語、烏爾奇語、奧羅克語、奧羅奇語、烏德蓋語為中心的那乃語小語群。蘇尼克的分類中將錫伯語看成是滿語方言,並把達斡爾語放入滿語諸語內,是不妥當的。但把通古斯諸語分為兩個小語群的思路是正確的。
   
     第八,俄羅斯滿-通古斯語專家瓦西列維奇於1960年把滿─通古斯諸語分為滿語和通古斯語兩大語派:前者包括滿語及錫伯語方言、女真語;後者包括以埃文克語、鄂溫克語、涅吉達爾語、埃文語為中心的西伯利亞小語群和以那乃語、烏爾奇語、奧羅克語、奧羅奇語、烏德蓋語為中心的阿莫爾河下游的小語群。可以看出,瓦西列維奇與蘇尼克在通古斯諸語分類上的說法比較接近。但瓦西列維奇明確指出了通古斯諸語兩個小語群的大致分佈地域和區分特徵。
   
     第九,俄羅斯著名那乃語專家阿夫羅林於1963年根據滿-通古斯諸民族分佈的地域差別及語言區別特徵,把滿─通古斯諸語分為南方派、北方派、西方派三大類語群:西方派包括滿語及滿語錫伯語方言、女真語;南方派包括那乃語、烏爾奇語、奧羅克語、奧羅奇語、烏德蓋語等;北方派包括埃文克語、鄂溫克語、埃文語、涅吉達爾語等。阿夫羅林與瓦西列維奇的分類基本上一致,只是在有關說法上有所不同。但完全可以看出,他們對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已達到相當精確和科學的程度。
   
     第十,日本著名滿─通古斯諸語專家池上二良於1974年以滿─通古斯諸語言語音對應現象及是否有人稱詞綴等作為前提條件,將滿─通古斯諸語分為四個語群:第一語群有埃文克語、埃文語、鄂溫克語、涅吉達爾語;第二語群有烏德蓋語、奧羅奇語;第三語群有那乃語、烏爾奇語、奧羅克語;第四語群有滿語、女真語。在他的分類中,把奧羅奇語和奧羅克語這樣有密切關係的語言分別放入兩個不同的語群內是不太合適的。另外,應該把第二語群和第三語群包括的語言算作同一個語群的語言。
   
     第十一,俄羅斯通古斯語專家迭茹夫葉爾於1978年主要按照滿─通古斯諸民族的分佈情況,把其語言分為北方派、中央派和南方派三大語群。同時,他還將北方派語群細分為東南語群和西南語群:東南語群有埃文語等東南部方言;西南語群有埃文克語、涅吉達爾語、鄂溫克語。中央派語群細分為東部中央語群和西部中央語群:東部中央語群有奧羅奇語和烏德蓋語;西部中央語群有那乃語、赫哲語、烏爾奇語、奧羅克語。南方派語群指滿語群,包括滿語、女真語等。迭茹夫葉爾是在對滿─通古斯諸語的每兩對語言進行不同層面的認真比較研究之後,根據它們之間存在的共同因素做出了以上較為細緻的分類。不過,他的這種分類比較煩瑣,甚至某些語言的分類條件不太明確。
   
     中國著名民族語言學專家羅常培與傅懋勣於1954年把中國境內的滿─通古斯諸語根據其語言特徵分為滿語支和通古斯語支兩大類:滿語支包括滿語、錫伯語、赫哲語;通古斯語支包括鄂溫克語和鄂倫春語。他們的分類沒有涉及俄羅斯的通古斯諸民族語言。
   
     通過以上述評,完全可以瞭解滿─通古斯諸語在分類學方面的總體情況。同時,也可以瞭解到滿─通古斯諸語間存在的不同程度和不同層面的親切關係。但是,在上述不同分類中存在的共同性缺點是:(1)方言和語言的界定不統一,有的專家把獨立性較強的語言說成方言,有的專家則將方言說成是獨立性較強的語言;(2)以地域為條件進行語言分類的專家往往忽視不同地域間共性較強語言間的關係,以語言間共有關係的多少進行語言分類者也不太注意語言間存在的地域性共同因素;(3)國外專家的分類中對中國境內的滿─通古斯諸語分的不太全面或不太科學,說法上不一致或不準確,而國內專家對滿─通古斯諸語進行分類時,也很少談到國外的通古斯諸語:(4)有的專家過分強調語音方面的共性而在形態結構方面談的不多,有的專家只把形態結構作為分類的條件而對語音方面的共性談的不夠全面或不太精確。
   
     因此,對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必須要全面、系統而細緻、認真地考慮不同語言記憶體在的不同程度的共性以及它們相互產生的不同層面的親近關係。通過對前人的分類資料以及筆者所得到的各語言資料進行綜合比較研究,可以從這些語言的(1)長短母音的出現率及複合元音的多少,(2)母音的i的音變情況及輔音g的脫落現象,(3)有無輔音f,(4)輔音g、k、x與g、q、x及d、t和d、t或ts、dz的使用情況,(5)有無嚴格的母音和諧規律以及母音和諧結構的形成狀況,(6)輔音和諧的程度,(7)輔音p、f是否位於詞首,(8)名詞格形態的數量與內容以及領屬形態的有無,(9)形容詞級形態的結構,(10)動詞態、體、式、人稱形態變化及副動、形動、助動結構特徵,(11)基本詞彙結構, (12)外來語的影響等方面出現的種種差異,將滿─通古斯諸語首先分成滿語支和通古斯語支,然後再把通古斯語支進一步分為通古斯南語支和通古斯北語支。滿語支包括女真語、滿語、錫伯語。通古斯南語支包括那乃語、赫哲語、烏德蓋語、奧羅奇語、奧羅克語、烏爾奇語;通古斯北語支包括埃文語、埃文克語、涅吉達爾語、鄂溫克語、鄂倫春語。需要強調的是,在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中不應該把屬於蒙古語族的達斡爾語和像系屬問題沒有確定的契丹語等一同討論。
   滿─通古斯諸語的分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