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满洲文化传媒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
·满洲民族英雄后金国大清国缔造者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日(1626年9月30日--2009年9月30日)
·满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无处不在的满洲文化~~
·满洲民族亲族间常用称呼
·通古斯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大清国满洲亲王出行图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黑龙江流域满族的风俗习惯
·实拍大满洲地区的原著民
·从满族名著《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满族与海东青
·《红楼梦》前八十回满洲语词例释析
·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满族名菜:酸菜白肉血肠
·满洲民族传统发式辫连子
·雍正关于学习满洲语的上谕
·满族掀起寻根祭祖热!
·马英九题字:满族加油!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祭祀
·满族的饮食
·做大做强满洲民族文化产业
·满族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
·辛亥国难纪念日:1911年10月10日--2009年10月10日
·辛亥大屠殺的滿族人頭填滿了井筒子
·满洲旗袍 闻名天下
·向满洲语借词的汉语方言
·满洲族歌舞舞天下
·通古斯满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德国出版满洲舒舒觉罗氏《祭祀全书》
·满族民间刺绣中的萨满教文化
·伊通大力发展满族文化产业
·满洲旗袍的细节~~~~
·满洲八旗子弟与京城八角鼓
·黑龙江小学满洲语学习课堂
·满洲民族民间文学中的信仰观念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摘要
   
   「七大恨」是明末萬曆四十六年(天命三年,一六一八年)後金可汗努爾哈齊發布的討明檄文。此後經過不斷的征戰,最終建立了統治全中國的清帝國,故「七大恨」有其歷史意義。然所謂「七大恨」,在各書中所記出入雖大,卻多同意學者孟森的看法。本文則採質疑的態度,認為孟森『天聰印刷黃牓』的「七大恨」較為接近原文之說並不可信,因孟森未採用『明實錄』與『舊滿洲檔』等相當具有公信力的史料,就對「七大恨」作出結論,似有失當。
   

   關鍵字:努爾哈齊、七大恨、孟森、明實錄、舊滿洲檔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一、前言
   
   明朝末年,神宗皇帝朱翊鈞年號萬曆,怠忽朝政長達二十餘年。出現中樞癱瘓、財政枯竭、邊備廢弛、天下騷動的末世局面。在東北邊疆的女真人努爾哈齊乘勢而起,兼併女真諸部,建國後金。以往在明朝廷的概念中,女真人本來就是不足觀的蠻夷餘孽[1]:
   
   國家東北夷三種女直(真)肅慎舊疆,亡金遺孽也。永樂初年女直(真)來朝,其后海西、建州女直(真)悉境歸附,乃設奴兒乾都司。
   
   但是努爾哈齊(奴兒哈赤)的擴張發展使明朝感到憂懼,認為他帶兵有成,志向不小,有坐大的態勢。明萬曆三十六年(一六○八)明朝禮部在奏文中就說[2]:
   
   更聞奴兒哈赤與弟速兒哈赤皆多智習兵,信賞必罰,妄自尊大,其志不小。
   
   為了對付邊族努爾哈齊這股興起的勢力,明朝廷從政治、經濟等各方面施壓,以免事態惡化。但這更激化兩者之間的矛盾,反逐漸導致了軍事衝突。萬曆四十六年(一六一八年),努爾哈齊以「七大恨」誓師,向明朝正式宣戰,終於在萬曆四十七年(一六一九年)發生了著名的薩爾滸之役。
   
   薩爾滸之役的重要性,可由以下文字獲得證實。大陸學者鄭天挺著的『清史』裡說,薩爾滸之戰是金軍轉守為攻,統一東北全境的一次關鍵性戰役[3]:
   
   薩爾滸之戰是明清興亡史上的一次關鍵性戰役。後金的勝利不僅粉碎了明朝一舉消滅後金的企圖,保衛了滿族的生存和發展;而且還衝破了明朝遼東防線,使後金軍轉守為攻,為進占遼瀋地區,為統一東北全境奠定了基礎。
   
   日本學者稻葉君山著、但燾譯的『清朝全史』也說,薩爾滸山之役,可以和太宗朝的松山之役並稱,實在關係明、清二國的興敗[4]:
   
   此戰稱薩爾滸山之役,與太宗朝松山之役並稱。明清二國之興敗,其關係實在此也。以意度之,太祖從此以後,愈表彰其後金之國號,而從此以前,尚止稱建州國汗也。乘薩爾滸山戰勝之勢,後金獲得效果益大,彼以是歲六月取開原,翌七月屠鐵嶺,破蒙古喀爾喀之兵,生擒酋長齋賽(宰賽)。八月,遂滅葉赫,羈糜於明之女真屬國,為哈達及葉赫,前者哈達被奪,今又喪葉赫,明之邊藩盡矣!
   
   因此,就成王敗寇的政治現實觀點來看,努爾哈齊的「七大恨」誓詞,無論他的文辭優美與否,都必然有其歷史意義存在,相當值得研究。
   
   二、明、清實錄上「七大恨」的內容
   
   在『明神宗實錄』上,清楚的記載了「七大恨」的內容。在萬曆四十六年四月甲寅記載,說努爾哈齊這個建州酋長,派遣俘虜漢人張儒紳、張棟、楊希舜、盧國仕四人進關,聲言求和。還帶來申奏一紙文書,自稱是建州國,裡面有「七宗惱恨」等話,七宗惱恨內容如下[5]:
   
   (萬曆四十六年四月甲寅)建酋差部夷章台等,執夷箭印文,送進擄去漢人張儒紳、張棟、楊希舜、盧國仕四名進關,聲言求和。傳來申奏一紙,自稱為建國,內有七宗惱恨等語,言朝廷無故殺其祖、父;背盟發兵出關,以護北關;(雲愛)瑷陽、清河漢人,出邊打礦打獵,殺其夷人;又助北關,將二十年前定的女兒,改嫁西虜;三岔、柴河、撫安諸夷,鄰邊住牧,不容收禾;過聽北關之言,道他不是;又西關被他得了,反助南關,逼說退還,後被北關搶去。及求南朝官一員、通官一員往他地,好信實赴貢罷兵,等言。
   
   『明實錄』記載當時東北的狀況,應該是相當翔實可信的。文中所謂的「建酋」、「諸夷」都不是什麼對滿人客氣的文字,經過清朝二六八年的統治,還能照原樣保存下來,實屬不易。
   
   另一個版本,可以在『清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6],或是日本學者稻葉君山著、但燾譯的『清朝全史』中看到[7]。『清實錄』、『清朝全史』兩書「七大恨」的文字幾乎沒有什麼差異,但是內容上比前面所說的『明神宗實錄』要詳細許多:
   
   天命三年戊午四月壬寅巳刻,上率步騎二萬征明,臨行書七大恨告天,其書曰:我之祖、父,未嘗損明邊一草寸土也。明無端啟釁邊陲,害我祖、父,恨一也。明雖啟釁,我尚欲修好。設碑勒誓:凡滿、漢人等,毋越疆圉,敢有越者,見即誅之,見而故縱,殃及縱者。詎明復諭誓言,逞兵越界,衛助葉赫,恨二也。明人於清河以南,江岸以北,每歲竊踰疆場,肆其攘奪。我遵誓行誅,明負前盟,責我擅殺,拘我廣寧使臣綱古里、方吉納,挾取十人,殺之邊境,恨三也。明越境以兵助葉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適蒙古,恨四也。柴河、三岔、撫安三路,我累世分守,疆土之眾,耕田藝穀,明不容刈穫,遣兵驅逐,恨五也。邊外葉赫,獲罪於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臣,遺書詬詈,肆行陵侮,恨六也。昔哈達助葉赫,二次來侵,我自報之,天既授我哈達之人矣,明又黨之,挾我以還其國,已有哈達之人,數被葉赫侵掠,夫列國之相征伐也,順天心者勝而存,逆天意者敗而亡,何能使死於兵者更生,得其地者更還乎?天建大國之君,即為天下共主,何獨搆怨於我國也?初扈倫諸國,合兵侵我,天厭扈倫啟釁,惟我是眷。今明助天譴之葉赫,抗天意,倒置是非,妄為判斷,恨七也。欺侵實甚,情所難堪。因此七大恨之故,是以征之。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三、比較明、清實錄「七大恨」間的異同
   
   如果看了上述『明神宗實錄』與『清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之後,幾乎不用比較,我們就會感覺這兩個版本的「七大恨」,繁簡大有不同。
   
   『明神宗實錄』的「七大恨」有兩百餘字,而『清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的「七大恨」卻有四百餘字,相差達到一倍。
   
   但是文字多寡,並不能代表內容不同。由於『明神宗實錄』的「七大恨」,沒有段落,要逐一比較,只有先將內容分切為適當的七塊,才可能相比。
   
努爾哈齊「七大恨」探討

   
   現將雙方文字製成一表如下,以便於比對:
   
   七大恨
    明實錄
    清實錄
    備註
   
   一
    朝廷無故殺其祖、父;
    我之祖、父,未嘗損明邊一草寸土也。明無端啟釁邊陲,害我祖、父,恨一也。
    朝廷指明朝廷
   
   二
    背盟發兵出關,以護北關;
    明雖啟釁,我尚欲修好。設碑勒誓:凡滿、漢人等,毋越疆圉,敢有越者,見即誅之,見而故縱,殃及縱者。詎明復諭誓言,逞兵越界,衛助葉赫,恨二也。
    北關即葉赫
   
   三
    (雲愛)瑷陽、清河漢人,出邊打礦打獵,殺其夷人;
    明人於清河以南,江岸以北,每歲竊踰疆場,肆其攘奪。我遵誓行誅,明負前盟,責我擅殺,拘我廣寧使臣綱古里、方吉納,挾取十人,殺之邊境,恨三也。
    夷人指女真人
   
   四
    又助北關,將二十年前定的女兒,改嫁西虜;
    明越境以兵助葉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適蒙古,恨四也。
    西虜即蒙古
   
   五
    三岔、柴河、撫安諸夷,鄰邊住牧,不容收禾;
    柴河、三岔、撫安三路,我累世分守,疆土之眾,耕田藝穀,明不容刈穫,遣兵驅逐,恨五也。
   
   
   六
    過聽北關之言,道他不是;
    邊外葉赫,獲罪於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臣,遺書詬詈,肆行陵侮,恨六也。
   
   
   七
    又西關被他得了,反助南關,逼說退還,後被北關搶去。及求南朝官一員、通官一員往他地,好信實赴貢罷兵。
    昔哈達助葉赫,二次來侵,我自報之,天既授我哈達之人矣,明又黨之,挾我以還其國,已有哈達之人,數被葉赫侵掠,夫列國之相征伐也,順天心者勝而存,逆天意者敗而亡,何能使死於兵者更生,得其地者更還乎?天建大國之君,即為天下共主,何獨搆怨於我國也?初扈倫諸國,合兵侵我,天厭扈倫啟釁,惟我是眷。今明助天譴之葉赫,抗天意,倒置是非,妄為判斷,恨七也。
    西關指海西女真
   
   南關即哈達
   
   上表要說明的是,西關、南關、北關等關所指各為何。明中葉後,女真各部南遷,形成葉赫、哈達、烏拉、輝發等,史稱扈倫四部,也稱為海西四部。扈倫四部中除哈達外,皆以河命名。哈達為女真語「山峰」之意,哈達依山立國,故稱其為「山國」或「山夷」。哈達部居開原東南,貢市在廣順關,地近南,稱南關。葉赫部居開原北,貢市在鎮北關,地近北,稱北關。所以明人王在晉輯撰『三朝遼事實錄』「南北關」項下說[8]:
   
   海西、建東,處遼之東,名為東夷。海西者,南關、北關也。建東者,建州,即奴酋今地也。
   
   因此西關者,應該是泛指「海西四部」,上文說「海西者,南關、北關也。」或者可以合起來說成「西關」,以表示是建州之西。
   
   經過表列以後,初步判斷明、清實錄兩者「七大恨」之間實在是大同小異,『明實錄』能利用簡練的文言,把『清實錄』的意思準確表達出來,堪稱典範。
   
   不過有一點「小異」卻值得我們注意,在『清實錄』「七大恨」裡沒提到過,而在『明實錄』中出現的字句。『明實錄』第七恨中說:「及求南朝官一員、通官一員往他地,好信實赴貢罷兵。」這句話顯然是一個附帶條件。說他是「附帶條件」是因為,「七大恨」每一恨是一個主題,這是一般述說事理的常規。而在『明實錄』第七恨裡,竟然跑出了第二個主題,可見有些不合理。所幸他是用「及求」一詞來連接的,述說一件人事問題。「及」表示附帶、「求」表示動作,當然跟「大恨」是有所區別的。我們從其他的版本可以知道,這個人事問題指備禦官「蕭伯芝」作威作福的事,下面資料會談到那個版本的出處。
   
   四、學者孟森認為實錄之「七大恨」並非原文
   
   但是清末學者孟森認為「七大恨」原文現在已經找不到了,『清實錄』上面所載的並不是原文,為了免得「徒揚己醜」,於是實錄以後,「七大恨」都是改竄過的版本。孟森在『清史講義』裡面說[9]:
   
   七大恨原文今不見。並非實錄所載之文。今北京大學史料室存有天聰四年正月日印刷黃牓,為再度入關複述戊午七恨之文,事實頗有不同,當尚是戊午原狀。事隔十三年,對明之心理尚未變。且明邊內外耳目相接,所需此膀文之效用,尚未悟其無謂,故有複述牓發之舉,可信其正是原文。縱有改竄,必最相近。實錄之始修,已在天聰九年,時巳覺牓示七恨之徒揚己醜,特史中不能不存一告天事實,乃改竄以錄之。故有實錄以後,即是改本。其詳巳見北大史學社出版之余文,亦不複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