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满洲文化传媒
·你们给我们屈辱我们用仇恨加倍奉还!!
·满清杯具
·满洲大萨满乌布西奔妈妈对我们的告诫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亡族奴们!!!!
·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二)
·从通古斯萨满教神话窥其生命观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季】
·满洲语“西藏”的来历
·北大馆藏满文古籍孤本著录札记
·中田整一:溥仪的另一种真相
·通古斯八旗满洲族家谱五种
·康熙赐封七世达赖的金印.
·满族故事家马亚川和女真萨满神话
·成立满族文化发展公司
·滿洲亡族奴詠歎調
·亡族奴奏鸣曲
·川島芳子の遺言
·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沸騰的滿洲
·解决满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早期明信片上的满洲风俗
·朝鲜WMD武器直接威胁满洲安全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葬礼
·满族萨满教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满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1932夏的北平满族家庭祭祀
·五种文字写“满洲”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一季】
·满族萨满教响器的应用及其象征意义
·北镇满族歌谣浅析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二季】
·通古斯——满洲语族神话特色的思考
·滿洲秘檔選輯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后金国首都盛京满洲故宫摄影
·达赖喇嘛
·新疆地区满洲语文使用情况考略
·美国学者近年来对满族史与八旗制度史的研究简述
·Shamanism
·满洲征服中国前的文化发展对满族作家文学的影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三寸金莲:中华文化的浓缩精华
·满洲国大勋位兰花大绶章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漫话满族文化
·满洲文化规范社会群体行为的功能
·张学良自述勾引玩弄溥杰前妻
·1867年间的北京满族照片
·1820年大清国全图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四季】
·满洲民间故事
·可爱的藏族小姑娘
·大清国满洲皇家宫廷文化表演~~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台湾中正大學的滿洲語課程
·从鞑靼旅行记看满洲故土疆域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恐怖的汉人内乱杀戮图片
·日本國的滿洲料理飯店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五季】
·汉人,道德沦丧的世界公害
·美籍满洲族剪纸艺人侯玉梅的成长之路
·满洲仕女图
·金嗓子周旋满洲旗袍照片
·满洲语歌曲
·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满洲皇帝顺治帝壁画
·咸丰孝德显皇后朝服像
·寄予满洲族知识分子们(封博贴)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滿洲族著名學者富育光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創造的
·滿洲族獵鷹人
·滿族佳餚:血腸
·Manchu horse-hoof shoes
·吉林烏拉街保護滿族文化遺產活動
·吉林市滿族特色“亞
·冰雪滿洲聖山長白山
·萨满祭瞒尼群体成员结构浅析[尹郁山]
·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满洲鹰把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当我钻入母语满洲语学习资料堆中时,我觉得有些孤单,像是在荒原上跋涉一样。但是我还是要坚持下去。”这番话不是出自沧桑皓首学者的感叹,而是出自佟亮这位刚迈出大学校园的满洲族后生之口。
   
    “我不会让满洲语母语消失”

   
   
    ——一个母语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刘东海
   
   
    那一天,他被一部纪录片感动了
   
   
    星期六对于佟亮来说很特别,因为这一天他有固定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参加下午两个小时的满语学习课。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佟亮出生在黑龙江省阿城市蜚格图乡一个普通的满洲工人家庭中,小时候每到学校填报各种表格的时候,其他的孩子都会很意外地问佟亮:“你不是汉族是满族呀?”年幼的佟亮从此对自己的民族成份有了一点点认识,对满族的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他提出种种关于满族的一些问题的时候,父母甚至于他的老师都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因为他们对此也是相当陌生。随着时间的推移,想了解自己民族历史文化的心情并没有被湮灭,而是越来越强烈。
   
   
    在大学里,一部纪录片深深地触动了佟亮。纪录片讲述了在清代268年历史中,积累并流传下来了浩如烟海的满文档案史料。全国现存满文档案史料约200多万件(册),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个方面。如此繁多的珍贵史料,对于古今社会诸学科的研究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它不仅丰富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而且为研究清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以及东北地区少数民族的语言提供了珍贵的原始资料,也是研究满族历史和民俗的重要依据。如果满文、满语绝迹了,那对通古斯民族文化宝库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但是,如果要把这些珍贵史料翻译出来,需要100个人用一个世纪的时间。但目前从事满语书面语译成汉文工作的不到50人,精通书面语的不到20人。佟亮惊呆了。虽然他知道满语和满文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但是它面临目前这么大的困境是佟亮所没有想到的。佟亮心灵深处对民族文化的眷恋被唤起了,他决心要为抢救民族语言做点事情。
   
    满语求学路虽难走,但他并不孤独
   
    都说万事开头难,可是佟亮觉得想开头都开不了。他走了好多书店也没有找到相关的学习资料,寻觅了好久也没有找到相关的学习班。没有渠道能够获得学习内容已经成为自学满语、满文最大的障碍。虽然黑龙江省有一所在全国学术界都处于领先地位的满语研究所,但它的教学任务主要是为了培养满族语言文化研究工作、教学工作、满文档案翻译整理工作的专业人员,而并非面向社会。满怀热情的佟亮慢慢地又失望了。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就在这时,互联网又一次开启了他的追寻之旅。一次他在浏览网页时无意间看到了哈尔滨工程大学举办满语学习班的情况。佟亮眼睛一亮。“这真是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学习的渠道,不管学费是多少钱我都要学。”随即他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人很热情地介绍了上一期学习班的情况。令人惊讶的是开班时的30多人到最后只剩下两个学员完成了学业。当他问到学费的时候,得到的答复是不收取任何费用,包括教材也是赠送给学员的。此学习班完全是学生自发组织的,在没有任何资金注入的情况下,授课的老师也不要任何的报酬。
   
    这个满语学习班的创办人是一个年轻的在校大学生。他告诉佟亮,满语学习是一项需要下很多工夫,花很长时间的事情。很多人一开始出于好奇参加了一两次课,但以后就永远地消失了。如果想学习的话一定要先想清楚,别浪费自己的时间和别人的感情。佟亮觉得自己是一颗恒星而不是一颗流星,他相信自己对满语的执着,毅然参加了这个学习班。授课老师是一位长者,身体不好,每次坐出租车往返的费用从来没要过一分钱。在这些立志于满语学习的人中间,佟亮受到了鼓舞:“毕竟,我不孤独。”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佟亮已经能够掌握一些简单的内容。但呈现在他面前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多了。比如满语已经有100年左右没有被正常使用了,对于一些新生词汇根本就没有准确的单词来表达。没有权威机构去颁布,也没有专家学者去提出。大家多么希望有一个满文、满语的正音正字法呀。而同时,他感到满语的学习道路,好像看不到什么终点和驿站。即使学会了,既没有使用的环境,也没有做史料翻译研究的能力。这种费时、费力还没有收益的事情该不该做下去呢?佟亮也曾有过疑惑,但他总觉得挽救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的意义远远高于个人的得失:“一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有一个人做就会有一点的力量。如果没有一个人去做,那我们就真的没希望了。”
   
    现在,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尤其是濒危少数民族语言,已经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三家子有一所满族小学,那里的满语教学搞得有声有色。虽然教师、资金、教学资料等很多方面还存在着诸多问题,但这个起步让大家看到了希望。而佟亮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政府能够给他们这些学习满语的人更多的支持,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有效地保护濒危少数民族语言,不能停留在主要依靠录像、录音来保存濒危少数民族语言的状态。应该探寻更长久的办法来促进满语的保护。
   
    一个1500万的民族没有一所专业的学习母语的小学,中学和大学,这些渴望学习母语的孩子到哪里去学习??是不是今天的满族人没有声音了就可以任意欺负??压在今天满洲人心上的岂止是七大恨!!! 当我们的语言文化消失的那一天也是我们开始复仇的那一天。我们不能创造奇迹但是为还能去毁坏,去摧毁。一个遭受百年侮辱歧视的民族注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生存与死亡就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有权利进行选择。再也不要用什么冠冕堂皇的语言来欺骗我们了。我们民族的泪与血已经流的够多的了。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此文于2009年08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