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人古老的传统技艺鹰猎后继乏人
·吉林市满族陈列馆展示厚重历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佩饰古俗考源
·通古斯满洲石氏家族萨满教神歌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通古斯满洲民族早期婚姻及其在清代的遗存
·满族人十大不明白
·岳飞大侄子,请你滚出满洲!!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中的“盗火”神话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通古斯满洲民族萨满教面具制做艺术
·满洲族旗胞盛大公祭努尔哈赤
·满洲旗袍,怎一个美字了得!!
·满族资料图片集【九】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族你这个2B民族到底优秀在哪里?
·把耻辱刻在脸上却不知羞耻的劣等民族
·满族人当前的任务与责任
·满族格格穿旗袍原来是这样的!!!
·外满洲萨满文化的艺术大展
·河北丰宁农民建满族民俗馆
·满洲国邮票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滿族格格
·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遍布东北各地的的满洲语地名
·一部通古斯满族文学故事的背景——《尼山萨满传》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满州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红楼梦》里面的满族风俗
·满洲の思念
·一套印有满洲文字的满洲国邮票
·评关纪新《老舍与满族文化》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惠英红领衔娱乐圈十大满族明星
·满族灵禽崇拜祭俗与神话探考
·本溪立冬民俗满洲民族风情浓
·郎世宁绘带有满洲文字的十犬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词典
·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丢勒经典满洲旗袍肖像画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通古斯满洲文化:博大精深
·北方满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皇太极与萨满教
·格致散文中的满洲民族情结
·民族“自决”和国际社会的反应
·介绍吉林市永吉满族民俗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族群认同、族群认同的发展及测定与研究方法
·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多铎入南京图
·金国灭辽三大经典战役
·满洲还愿歌
·阿骨打学兵法
·金国灭亡后的女真人
·告别谎言酱缸文化溯本正源:觉醒吧,通古斯八旗满洲!
·满族与东北地域文化
·兼收并蓄的满洲民族传统音乐
·恢复满洲圣城赫图阿拉城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背信弃义反复无常的北宋南宋汉人
·曼珠女医关大姑
·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世代居住长白山的满洲原住民
·满洲人金溥聪任台湾国民党秘书长
·世纪之交的萨满教研究
·满族解放军退役上将于永波
·八旗子弟玩偶
·萨满教与氏族地理
·满族资料图片集【十】
·满洲族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雪祭探析
·松花江中上游满族萨满田野考察札记
·努尔哈赤时期萨满堂子文化研究
·独联体各国在语言上去俄罗斯化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陶制满洲族绣边高足格格鞋
·穿满洲旗袍的南航空姐
·满洲语新派生单词
·契丹战马鞍具装备图
·滿洲文春聯
·追忆满洲文化传承大师傅英仁先生
·追寻通古斯满洲萨满的足迹
·渥太华北亚萨满教艺术及传统研讨会
·金溥聪自嘲是“鞑虏”称从未说过是溥仪堂弟
·法国满洲语学习班开始招生报名!
·组图:冰雪满洲圣山长白山
·多尔衮为何把大清城迁北京
·满族神话和满洲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满洲吉林市雾凇图赏
·满洲语365句学习一天一句满洲语
·俄罗斯远东几个原满洲城市
·长春满族人谈传承满洲语体会
·世居外满洲俄境内满洲人姓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当我钻入母语满洲语学习资料堆中时,我觉得有些孤单,像是在荒原上跋涉一样。但是我还是要坚持下去。”这番话不是出自沧桑皓首学者的感叹,而是出自佟亮这位刚迈出大学校园的满洲族后生之口。
   
    “我不会让满洲语母语消失”

   
   
    ——一个母语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刘东海
   
   
    那一天,他被一部纪录片感动了
   
   
    星期六对于佟亮来说很特别,因为这一天他有固定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参加下午两个小时的满语学习课。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佟亮出生在黑龙江省阿城市蜚格图乡一个普通的满洲工人家庭中,小时候每到学校填报各种表格的时候,其他的孩子都会很意外地问佟亮:“你不是汉族是满族呀?”年幼的佟亮从此对自己的民族成份有了一点点认识,对满族的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他提出种种关于满族的一些问题的时候,父母甚至于他的老师都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因为他们对此也是相当陌生。随着时间的推移,想了解自己民族历史文化的心情并没有被湮灭,而是越来越强烈。
   
   
    在大学里,一部纪录片深深地触动了佟亮。纪录片讲述了在清代268年历史中,积累并流传下来了浩如烟海的满文档案史料。全国现存满文档案史料约200多万件(册),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个方面。如此繁多的珍贵史料,对于古今社会诸学科的研究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它不仅丰富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而且为研究清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以及东北地区少数民族的语言提供了珍贵的原始资料,也是研究满族历史和民俗的重要依据。如果满文、满语绝迹了,那对通古斯民族文化宝库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但是,如果要把这些珍贵史料翻译出来,需要100个人用一个世纪的时间。但目前从事满语书面语译成汉文工作的不到50人,精通书面语的不到20人。佟亮惊呆了。虽然他知道满语和满文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但是它面临目前这么大的困境是佟亮所没有想到的。佟亮心灵深处对民族文化的眷恋被唤起了,他决心要为抢救民族语言做点事情。
   
    满语求学路虽难走,但他并不孤独
   
    都说万事开头难,可是佟亮觉得想开头都开不了。他走了好多书店也没有找到相关的学习资料,寻觅了好久也没有找到相关的学习班。没有渠道能够获得学习内容已经成为自学满语、满文最大的障碍。虽然黑龙江省有一所在全国学术界都处于领先地位的满语研究所,但它的教学任务主要是为了培养满族语言文化研究工作、教学工作、满文档案翻译整理工作的专业人员,而并非面向社会。满怀热情的佟亮慢慢地又失望了。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就在这时,互联网又一次开启了他的追寻之旅。一次他在浏览网页时无意间看到了哈尔滨工程大学举办满语学习班的情况。佟亮眼睛一亮。“这真是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学习的渠道,不管学费是多少钱我都要学。”随即他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人很热情地介绍了上一期学习班的情况。令人惊讶的是开班时的30多人到最后只剩下两个学员完成了学业。当他问到学费的时候,得到的答复是不收取任何费用,包括教材也是赠送给学员的。此学习班完全是学生自发组织的,在没有任何资金注入的情况下,授课的老师也不要任何的报酬。
   
    这个满语学习班的创办人是一个年轻的在校大学生。他告诉佟亮,满语学习是一项需要下很多工夫,花很长时间的事情。很多人一开始出于好奇参加了一两次课,但以后就永远地消失了。如果想学习的话一定要先想清楚,别浪费自己的时间和别人的感情。佟亮觉得自己是一颗恒星而不是一颗流星,他相信自己对满语的执着,毅然参加了这个学习班。授课老师是一位长者,身体不好,每次坐出租车往返的费用从来没要过一分钱。在这些立志于满语学习的人中间,佟亮受到了鼓舞:“毕竟,我不孤独。”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佟亮已经能够掌握一些简单的内容。但呈现在他面前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多了。比如满语已经有100年左右没有被正常使用了,对于一些新生词汇根本就没有准确的单词来表达。没有权威机构去颁布,也没有专家学者去提出。大家多么希望有一个满文、满语的正音正字法呀。而同时,他感到满语的学习道路,好像看不到什么终点和驿站。即使学会了,既没有使用的环境,也没有做史料翻译研究的能力。这种费时、费力还没有收益的事情该不该做下去呢?佟亮也曾有过疑惑,但他总觉得挽救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的意义远远高于个人的得失:“一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有一个人做就会有一点的力量。如果没有一个人去做,那我们就真的没希望了。”
   
    现在,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尤其是濒危少数民族语言,已经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三家子有一所满族小学,那里的满语教学搞得有声有色。虽然教师、资金、教学资料等很多方面还存在着诸多问题,但这个起步让大家看到了希望。而佟亮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政府能够给他们这些学习满语的人更多的支持,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有效地保护濒危少数民族语言,不能停留在主要依靠录像、录音来保存濒危少数民族语言的状态。应该探寻更长久的办法来促进满语的保护。
   
    一个1500万的民族没有一所专业的学习母语的小学,中学和大学,这些渴望学习母语的孩子到哪里去学习??是不是今天的满族人没有声音了就可以任意欺负??压在今天满洲人心上的岂止是七大恨!!! 当我们的语言文化消失的那一天也是我们开始复仇的那一天。我们不能创造奇迹但是为还能去毁坏,去摧毁。一个遭受百年侮辱歧视的民族注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生存与死亡就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有权利进行选择。再也不要用什么冠冕堂皇的语言来欺骗我们了。我们民族的泪与血已经流的够多的了。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此文于2009年08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