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满洲文化传媒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七季】
·成都正蓝旗满族人祭祖思族
·满-通古斯诸语的分类
·美籍国父汉独份子党魁孙中山美国移民局档案照,伪造的美国出生证明文件,美国政府被欺骗后开具的证明文件
·德国报道满族人组织学母语
·来生不做中国人
·忘恩負義的垃圾民族大杂体已经成为世界公害
·癞蛤蟆地动仪能测地震吗?!!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上】
·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中】
·自我赎救【Self-redemption】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下】
·满洲文书写很有意思很形象嘛~~~O(∩_∩)O~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组图:满洲猎鹰人
·组图:满洲猎鹰人
·女真后裔赫哲人的萨满教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辛亥暴乱国难100年纪念1911--2010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之圆池传说
·满洲贞德川岛芳子书法作品
·只有武力才能保护民族尊严与土地
·通向濒危满洲语的桥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二)
·海东青是满族民族精神的体现
·爱嫖妓五毒俱全的国父孙中山
·俄国阿尔泰通古斯满语言书目
·你们给我们屈辱我们用仇恨加倍奉还!!
·满清杯具
·满洲大萨满乌布西奔妈妈对我们的告诫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亡族奴们!!!!
·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二)
·从通古斯萨满教神话窥其生命观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季】
·满洲语“西藏”的来历
·北大馆藏满文古籍孤本著录札记
·中田整一:溥仪的另一种真相
·通古斯八旗满洲族家谱五种
·康熙赐封七世达赖的金印.
·满族故事家马亚川和女真萨满神话
·成立满族文化发展公司
·滿洲亡族奴詠歎調
·亡族奴奏鸣曲
·川島芳子の遺言
·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沸騰的滿洲
·解决满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早期明信片上的满洲风俗
·朝鲜WMD武器直接威胁满洲安全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葬礼
·满族萨满教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满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1932夏的北平满族家庭祭祀
·五种文字写“满洲”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一季】
·满族萨满教响器的应用及其象征意义
·北镇满族歌谣浅析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二季】
·通古斯——满洲语族神话特色的思考
·滿洲秘檔選輯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后金国首都盛京满洲故宫摄影
·达赖喇嘛
·新疆地区满洲语文使用情况考略
·美国学者近年来对满族史与八旗制度史的研究简述
·Shamanism
·满洲征服中国前的文化发展对满族作家文学的影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三寸金莲:中华文化的浓缩精华
·满洲国大勋位兰花大绶章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漫话满族文化
·满洲文化规范社会群体行为的功能
·张学良自述勾引玩弄溥杰前妻
·1867年间的北京满族照片
·1820年大清国全图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四季】
·满洲民间故事
·可爱的藏族小姑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讲到统一,就离不开领土,因为任何统一都是在一定的范围内实现的,任何统一政权都有自己的领土。提到某一个地方,特别是边疆地区,我们习惯于讲“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却往往曲解了历史事实,更不能正确解释以往两干多年问中国疆域变迁的历史事实和发展规律。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要讨论这个问题,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承认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一个形成、定型和发展的过程。有了国家,才会有这个国家的领土的概念。在这个过程中,它的领土一般都会发生变化,除非处于四面隔绝的环境。中国也不能例外。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概念,经历过一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模糊到明确的发展过程。那么就不能否定,每一块具体的领土不可能在一开始就都属于中国,也不可能在同一时期内归属于中国,任何“自古以来”都应该有明确的时间界限,都不能追溯到越古越好。
   
     中国的领土这个概念只能出现在中国产生和形成之后,在此前既不可能有这样的概念,也毫无意义。如有人说,一万年以前中国人通过白令海峡到了美洲,所以美洲是由中国人首先开发的。姑且不论这是否事实,但一万年以前并不存在中国这个国家,“中国人”是指什么人呢?是指当时生活在今天中国领土上的人吗?那些人与今天的中国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如果有关系,也只能称为中国人的祖先。如果我们要说一个地方一万年以前就属于中国,同样是不正确的,因为那时中国本身还不存在。
   
     对“历史时期的中国”的范围,先师谭其骧先生在《中国历史地图集》总编例(《中国历史地图集》第1册,地图出版社,1982年)
   
     中确定了这样的原则:十八世纪五十年代清朝完成统一之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帝国主义入侵以前的中国版图,是几千年来历史发展所形成的中国的范围。历史时期所有在这个范围之内活动的民族,都是中国史上的民族,他们所建立的政权,都是历史上中国的一部分。
   
     有些政权的辖境可能在有些时期一部分在这个范围以内,一部分在这个范围以外,那就以它的政治中心为转移,中心在范围内则作中国政权处理,在范围外则作邻国处理。
   
     在《历史上的中国和中国历代疆域》(载《长水集续编》,人民出版社,1994年)一文中,谭先生又论述了确定这一原则的理由,他指出:“我们是现代的中国人,我们不能拿古人心目中的‘中国’作为中国的范围。”“也不能拿今天的中国范围来限定我们历史上的中国范围。我们应该采用整个历史时期,整个几千年来历史发展所自然形成的中国为历史上的中国。我们认为18世纪中叶以后,1840年以前的中国范围是我们几千年来历史发展所自然形成的中国,这就是我们历史上的中国。至于现在的中国疆域,已经不是历史上自然形成的那个范围了,而是这一百多年来资本主义列强、帝国主义侵略宰割了我们部分领土的结果。”
   
     很清楚,谭先生确定的是今天的学者研究中国历史、编绘中国历史地图时所需要涉及的范围,所以他特别强调我们不能拿古人心目中的“中国”作为中国的范围。这就是说,古人心目中的“中国”不等于这个概念。如果我们看一下《中国历史地图集》中的一幅幅地图那就更清楚,每一个具体的时期、每一个具体的政权的疆域都是在变化的,从来没有固定在一个范围之中。所以不能将他确定的、代表今天学者观念的概念强加于古人,滥用于讨论历史时期的统一和分裂。
     至于他提出的第二个理由,我的理解是应该将中国疆域的变迁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1840年以前,另一个是1840年以后。前者基本上没有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与历代中原王朝先后发生过关系的周边民族和政权最终合为一体,形成一个统一的国家——清朝;后者则在西方列强势力进入东亚以后,中国疆域的变迁已经直接或间接受到了影响;这就是“自然”与否的区别。
   
     但如果把“自然”解释为历史发展的必然,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承认,1840年以后中国部分领土的丧失也是历史的必然。为什么同样遭受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会失去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有些国家就没有丧失?为什么中国有些领土能保住,有些能失而复得,有些就不能保住?这些都不是偶然的,都可以在中国本身找到深刻的内因。
   
     今天的中国所继承的是满洲清朝的领土,而清朝的最大疆域形成于18世纪中叶,所以在此前,总有一部分领土还不属于中国。历史上满洲人从来也不是中国人的一部分。
   
     那么在清朝以前,怎样判断一个地方是否属于中国呢?实际存在着两种标准:一种是当时的标准,一种是今天的标准。用当时的标准看,只有属于中原王朝的疆域范围,才能属于中国,否则就是异国、异族。
   
     用今天的标准看,一切在清朝极盛疆域范围内的民族和政权都属于中国,无论他们是否与中原王朝发生了关系。
   
     中原王朝不等于中国,但始终是中国的主体和核心,也是实现统一的核心和基础。历代中原王朝存在着明确的承继关系,所以一般所讲的“属于中国‘就是根据是否归属于中原王朝来确定的,用的是第一标准。正因为如此,任何一个地方之”属于中国“都有具体的年代和具体的事实,绝不能随意提前,歪曲事实。
   
     元朝以前的中原王朝都没有能将青藏高原纳入版图,西藏归属中国(中原王朝),只能从元朝将西藏置于宣政院(初名总制院)算起。
   
     此前的唐朝与吐蕃,完全是两个相互独立的政权。即使是在唐朝与吐蕃实行和亲,保持友好的阶段,如文成公主入藏与松赞干布结婚后,唐朝也没有试图控制和统治吐善。何况唐蕃的蜜月很短,对峙和争战的的年代却很长。有人根据唐朝方面的片面记载,认为吐蕃与唐朝存在着“朝贡”关系,所以是唐朝的藩属;或者认为唐蕃间有“舅甥之盟”,就不是一种平等地位。其实吐蕃承认唐朝为“舅”自己为“甥”,只是因为松赞干布等赞普娶过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是唐朝皇帝的女婿。现在还在拉萨的《唐蕃会盟碑》称“舅甥二主,商议社稷如一,结立在和盟约”‘“今蕃汉二国所守见管州镇为界,已东皆属大唐封疆,已西尽是大蕃境土,彼此不为寇敌,不举兵革”。长庆二年(821年)唐蕃会盟的誓辞也称:“中夏见管,维唐是君;西裔一方,大蕃为主。”这些都是唐蕃关系最客观的证据。
   
     根据《隋书.东夷传》的记载,至迟到公元7世纪初,台湾岛上已经有了统治当地居民的“王”。
   
     但台湾与大陆中原王朝之间一直没有归属关系,明代以前还找不到什么史料记载。南宋曾在福建同安县下设置澎湖巡检司,有人据此推断这个巡检司也管辖了台湾,这是毫无根据的。宋朝的巡检一般官位不高,这个设在同安县的巡检司辖区不可能很大,而澎湖与台湾岛的距离不小,澎湖的面积与台湾也相差悬殊,即使这个巡检司的确管到了澎湖列岛,也不可能再跨越海峡管理台湾岛的治安或边防。元朝在澎湖岛上设立了巡检司,但同样没有证据表明它的辖境包括台湾岛在内。
   
     不仅南宋没有管辖过台湾,就是元、明两朝也没有。明朝后期的海盗颜思齐、郑芝龙曾经以台湾西海岸北港一带为基地,建立过有政权性质的组织。明朝的军队在追击海盗时也到过台湾一带的海域,但并没有划为经常性的防区。郑芝龙一度投降明朝,但没有把在北港的基地交给明朝。在郑芝龙转移到大陆活动后,北港被荷兰人占据。1661年郑芝龙之子郑成功“复先人旧业”,驱逐荷兰侵略者,收复台湾,建立了忠于明朝的地方政权。但那时大陆已由清朝统治,南明永历政权已经灭亡,所以郑成功政权是一个独立的地方政权,与大陆政权没有主从关系。直到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郑成功之孙郑克爽投降后,清朝才在台湾设府,隶属于福建省,台湾从此确定了对大陆政权的归属关系。
   
     1683年前的台湾也可以说是中国的一部分,因为长期生活在台湾的民族到1683年成了中国的一个民族,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他们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他们在台湾建立的自治政权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政权。但这与政治上归属于中原王朝、中央政府是不同的,不能据此而解释为台湾自古以来(包括1683年以前)就隶属于中原王朝或大陆政权。至于将孙权派卫温、诸葛直去“夷洲”(台湾),隋炀帝派军队击“琉球”(台湾)也作为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证据,已经不是可笑或无知的问题,而是适得其反。这两次军事行动都是去台湾掳掠人口的,要是台湾是孙吴政权或隋朝自己的领土,需要这样做吗?
   
     一个地区归属了中原王朝以后,并不一定从此始终归属,中间可能有一段、甚至好几段与中原王朝分离的阶段。无论此地目前是否属于中国,我们都应该严格按照历史事实,对具体的阶段作具体分析,不能将首次归属于中原王朝以后的年代都看成“属于中国”。
   
     蒙古高原上的匈奴在公元前1世纪发生内部分裂,其中的南单于投降了汉朝,以后在汉朝的扶植下重新据有蒙古高原。但匈奴并没有并入汉朝,汉朝也没有将匈奴当作本朝的一部分,双方约定以长城为界,“长城以南,天子有之;长城以北,单于有之”。以后在蒙古高原建立的政权,与中原王朝大致都保持着这样的关系,所以都不能说已经归属于中原王朝。只有在唐贞观四年。(630年)灭东突厥后,有一段时间成为唐朝疆域的一部分,但至突厥复国即中止,要到元朝建立后才再次与中原王朝确立归属关系。明朝始终没有将蒙古高原纳入版图,所以从1368年起蒙古高原又一次与中原王朝分离,至清康熙年间击败噶尔丹后才重新为中国所统一。
   
     西域也有类似情况。西汉神爵二年(前60年)西域都护府的设置,标志着西域成了西汉疆域的一部分。公元初王莽天凤年间,西域都护府不复存在,西域对中原王朝的归属中断。至东汉永平十七年(74年)
   
     恢复都护府,但至建初元年(76年)又撤销;以后又两次复置,所以西域对东汉的归属不是延续的,所包括的地区也是不完整的。以后的三国魏、西晋、十六国、北朝、隋朝都有这样的情况,直到唐贞观十四年(640年)设置安西都护府才重新恢复了对西域的完全统治。
   
     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后,唐朝在西域的疆域逐渐丧失,五代、北宋;辽、金都没有能够恢复。元帝国虽然疆域辽阔,但今新疆的一部分先后成为窝阔台汗国和察合台汗国的领土。明初一度拥有今新疆东部,以后完全退出,所以新疆重新成为中原王朝的一部分要到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才实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