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语的思念]
满洲文化传媒
·1000万满洲族人的话语权
·視頻播放:沸腾的满洲
·满洲人:您的历史有多久?您的道路有多长?
·中国几十种语言濒于灭绝: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满族剪纸
·满族说部第二批图书出版
·满族资料图片集
·大清帝国全图
·首届五国城女真文化暨满族故里文化论坛举行
·八旗子弟
·满洲八旗武士图
·满洲罕王大街1644号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第二套丛书(共15辑)目录
·满族说部的重要价值与丰富内涵
·满洲巴图鲁
·满族资料图片集【二】
·清山依旧在,满洲您在哪儿??
·郎世宁作品;香妃骑马图 立轴
·组图:蒙古人的婚礼
·民族至上
·L'Asie Le Mandchous【Jean-Baptiste Carpeaux(1827--1875)】
·寄予我亲爱的满洲同胞---看电视剧《闯关东》后感
·“民族精神”与“民族精英”
·满族资料图片集【三】
·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画像
·《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出版
·金启孮先生与满洲学研究
·日本松本市川島芳子記念室
·日本下関市愛新覚羅神社
·松花江畔满洲族村屯驯化猎鹰的传统技艺——春天放飞海东青
·我们的一生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一)
·Scientists Link a Prolific Gene Tree to the Manchu Conquerors of China
·China's Manchu speakers struggle to save language
·Manchu Language Lives Mostly in Archives
·满洲民族独特的生养民俗
·满洲情搅乱了加国梦
·美国百人会会长满洲正红旗人傅履仁将军
·臺灣三立新闻台当家女主播滿洲族人敖国珠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语的思念


   
   满语(满洲语)为满族(满洲族)所使用的一种民族语言。按照语言学理论,她属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族满语支。满文的出现要晚于满语,是在回鹘体蒙古文的基础上加以改进而成的一种竖直书写的拼音文字。另外,穆麟德夫的满文转写方案比较盛行,目前民间也有几种拉丁化满文的试行方案。
   
   北京紫禁城乾清门上的汉-满两种文字的牌匾(左为中文,右为满文:罗马拼音:kiyan cing men)用满文书写“满洲”(罗马拼音:manju,汉语拼音:man zhu) 一词。

   
   
满洲语的思念

   历史
   
   据满洲实录,1599年努尔哈赤命额尔德尼和噶盖两人将蒙古文字借来创制满文。虽然两位顾问有反对,努尔哈赤仍然继续把蒙古文改为无圈点文字(满: tongki fuka akuu hergen),也称老满文(或称为旧满文)。这种新文字通行当时的建州,为后金国的建立及满族的形成有深远的影响。后来达海更增补了十二个字头,并于老满文字旁边加以圈点,使满文更加完善,这种新文字被称为“新满文”,并通行于后金。清代前期大多用满文发布诏、诰等,成为奏报、公文、教学、翻译和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主要文字。在中原,自康熙晚期开始已少有满文奏折。清光绪九年(1884)新疆建省后,使用满语的人数达4万余人,其中除满族外,还包括锡伯族、达斡尔族等民族也使用满语。
   
   满文创制历史
   
   长久以来,女真人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一直到努尔哈赤时,仍然是借用蒙古文和汉文。女真人讲女真语,写蒙古文,这十分不利于政令的通行,特别是战争时期,常常贻误战机。女真人语言和文字的矛盾极大地限制了努尔哈赤的统一大业,远远满足不了女真社会发展的需要。
   
   1583年努尔哈赤起兵,开始了对原本不相统属又各自为政的女真各部落的统一大业,1587年建立起了一个新的政权。
   
   政权建立之后,努尔哈赤的内外联系更为频繁。内外发布政令、布告,记录各项公务事宜等,没有自己的文字,而事事都需借助蒙古文来完成,这不仅给新政权带来诸多不便,尤其是因为缺少众多懂蒙古文的人使得上下难于沟通,这就严重地阻碍了新政权的发展。客观形势的需要,迫使努尔哈赤新政权急需一种与满语相配合的文字,如同汉语汉文,蒙语蒙古文一样。因此,努尔哈赤决心创制满语自己的文字。
   
满洲语的思念

   
   1599年,明万历二十七年二月,太祖努尔哈赤想借用蒙古文字编制满文,就对大臣额尔德尼、噶盖说明了这一想法。
   
   额尔德尼、噶盖说:“我们学习了蒙古文字才懂得了蒙古语言,而用我国语言编创文字去翻译、书写,我们实在不能做到。”努尔哈赤说:“汉人念汉字,学与不学都能明白。蒙古人念蒙古字,学与不学也都能明白。我国的语言用蒙古字书写,则不学蒙古语的人就不能懂得。为什么你们以本国语言编字为难,而学别国语言为易呢?”
   
   额尔德尼、噶盖回答说:“当然用我国的语言编成文字最好,但是如何连成句子我等不会,所以创制满文难啊!”
   
   努尔哈赤说:“这有何难,写‘阿’字下面加一个‘玛’字,这不就是‘阿玛’吗?(‘阿玛’满语是父亲的意思),写‘厄’字下面加一个‘脉’字,这不就是‘厄脉’吗?(‘厄脉’满语是母亲的意思)我的意见已经很明确了,你们试着去编写就行了!”
   
   于是额尔德尼、噶盖二人就借用蒙古字母编写成了满文,颁行全国。创制满洲文字是从努尔哈赤开始的。
   
   额尔德尼、噶盖二人,遵照努尔哈赤的旨意,根据本民族语言的特点,仿照蒙古文字母,创制了满文。即所谓“老满文,或无圈点满文”。这是满族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它促进了满族社会的进步,扩大了与相邻民族的交往,并为后来女真人的全面统一,建立“后金”政权,以至入主中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是女真人第二次创造本民族的文字,从初创女真字(1119年)到初创满州字(1599年),中间相距近五个世纪之久。语言文字的兴衰与这个民族的兴衰密切相关,满文的创制背景与当年女真文的创制背景几乎一样,在一定程度上预示了这个民族的兴盛。
   
   
满洲语的思念

   满文的改进
   
   额尔德尼和噶盖创制的满文,一经推行就对努尔哈赤建立的政权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在统一大业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是,这种老满文创制于战事频繁的年代,又无可借鉴的经验,故而有许多先天不足。在推广使用过程中,逐渐发现了许多问题。如,字母数量少、清浊辅音不分、上下字无别、语法不规范、字型不统一等等,这些问题极待改进。特别是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政权匆匆忙忙走进辽沈广大地域之后,其政治、军事、经济等诸多方面的活动对文字的需求与日剧增,老满文越来越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改革老满文已势在必行。从额尔德尼、噶盖于1599年创制满文后,经过三十多年的推广应用,在积累了一定经验的基础上,达海奉皇太极之命进一步改进完善了满文。
   《满文老档》中记载:“十二字头,原无圈点。上下字无别,塔达、特德、扎哲、雅叶等雷同不分。书中寻常语言,视其文义,易于通晓。至于人名、地名,必至错误。是以金国天聪六年春正月,达海巴克什奉汗命加圈点,以分晰之,将原字头,即照旧书于前。使后世智者观之,所分晰者,有补于万一则已。倘有谬误,旧字头正之。是日,缮写十二字头颁布之。”
   
   老满文的改革完善者是达海,他在老满文的改革完善工作中主要做了以下三件事:其一,为老满文加上了圈点,以区别塔达、特德、扎哲、雅叶等音;其二,为了借用汉语的外来词,增设了10个特定字母;其三,规定了一些音节的连读,创造了一套语音规则。这样一改,使得满文在字型结构、语音拼读、语法规则上十分完善,彻底解决了老满文在过去应用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使满文更科学合理,方便实用,成为了一种与汉文能并列使用的文字,一直沿用清代几百年。
   
   满文的创制和颁行,是满族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对满族共同体的形成起到了极大的促进和推动作用。从额尔德尼、噶盖初创老满文到达海的改进完善,其间经历了30年左右的时间,满文最终成为了一种最能反映满族语言特点的文字,也是一种比较可靠、完善、易学、实用的满族自己的文字。作为清代的“国语”,在满族的社会发展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它促进了民族的统一和清朝的建立与巩固。特别是它为我们留下了大批满文档案、文学作品和翻译作品,成为今天研究满族和清朝历史的宝贵财富。
   
   
满洲语的思念

   满语源流
   
   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古老的女真人,通过不断地与周边各民族融合,最终在十七世纪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满族,满语也随之从女真语演化而来。满语在其形成过程中受到了蒙古语、汉语等其他民族语言的影响。
   
   满语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满语支。历史学家和历史比较语言学家都认为,使用阿尔泰语系各种语言的人民,早期都源于中国的北方。我国学者一般认为满-通古斯语族共有12种语言,主要分布在中国、俄罗斯和蒙古。中国有满语、锡伯语、赫哲语、鄂温克语、鄂伦春语、女真语6种。
   
   满语在清代亦称“清语”“国语”,辅音有25个,其中3个只用于拼写汉语借词。元音有6个,无长短之分,有复元音。有元音和谐律,但不很严整,有语音同化现象。具有粘着语的特点。基本语序为主语在前,宾语居中,谓语在后。虚词较丰富,可灵活表达语法意义。名词有格,指人名词有数的变化。动词有时、态、体、式、形动和副动等形态变化。是一种表达意义丰富,形式多彩的语言。满语不容置疑是源于女真语,但是满语并不是女真语,它是在女真语的基础上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而成的一种新语言。
   
   历史上几次抢救满语
   
   在清朝近300年的历史中,为了不让满族人民忘却自己的语言,清朝几代统治者适时推出一些政策,让几次面临绝境的满语重新得到了生机。在清朝中前期,由于满族人口极其有限,不到全国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一,而且大多分散居住在全国各地,处在汉族人民的汪洋大海中,“清政府深恐日久天长,八旗子弟忘却满语,因而采取种种措施,以保持八旗劲旅的语言习俗和骑射本色。”学者赵志强说。为此,从清初顺治年间开始,清朝政府先后设立了各种类型的学校,如宗人府所属专门教授皇族子弟的宗学、觉罗学,内务府所属的景山官学、咸安宫官学,以及在北京和驻防地区兴办的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八旗官学、义学。此外,还有一些专为八旗贫民、服役人员子弟所办的学校,如礼部所属的义学、世职官学等。这一时期,清朝政府甚至出台了一个强硬规定:满族人不懂满语者不能升官、满族人之间严禁用汉语交流。因此,在这个时期涌现出一批著名的满族学者、诗人、文学家和翻译家,创作出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18世纪中叶,是清代满语发展的鼎盛时期。”赵志强说。至19世纪中期,满语再次衰落,“当时除了少数边远地区外,满族人民大都改用汉语了。”
   
   当此之际,清政府采取措施,极力抢救。赵志强说:“自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起,出于‘保存国粹’之目的,清朝政府在北京丰盛胡同开办了满蒙文高等学堂,并在北京郊区八旗驻地、东北三省等地的八旗驻防之地,也设立满蒙学堂,使满语满文在艰难环境中仍保持着一线生机,为满语之延续至今,发挥了一定作用。
   ”
   新中国成立后,满语继续得到了中央政府的重视与支持。1955年至1957年,中国科学院语言学研究所、近代史研究所联合举办满文研习班,招生20人。1961年,中央民族学院开设一期满文班,学制5年,招生21人。“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赵志强说,“1975年,为了培养满学人才,经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示,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特开‘故宫博物院满文干部培训班’,招收学员21名,我是其中一个。”据悉,这个干部培训班的毕业生已经是目前国内研究满学的主力军,对传承满学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满洲语的思念

   满语的现状
   
   满族人民在嘉庆朝以后懂得满语的人数锐减,虽然统治者使用了很多方法企图拯救满语,但没有收到明显的效果,至清末满语懂得满语的人已经很少了,在辛亥革命以后大多数满族人民已经改用汉语。
   
   目前能够掌握满文的人已经很少,只有黑龙江省少数偏僻乡镇的老人和部分语言学专家还能使用这种语言。目前在黑龙江哈尔滨的黑龙江大学有满语研究所。不过锡伯族、达斡尔族等民族的语言文字实际上可以被视为稍加改动的满语,他们一直使用这种语言至20世纪中叶。目前生活在新疆的锡伯族人仍旧在进行锡伯文的教育,并出版有锡伯文的报刊。不过近年来,通过各方的努力,满语研究已正式成为黑龙江大学的重点学科;民间各地的满语学习班也在一些城市和网络中开始出现,民间也出现了一股重新学习满语、掌握母语的热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