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文化传媒
·中国几十种语言濒于灭绝: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满族剪纸
·满族说部第二批图书出版
·满族资料图片集
·大清帝国全图
·首届五国城女真文化暨满族故里文化论坛举行
·八旗子弟
·满洲八旗武士图
·满洲罕王大街1644号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第二套丛书(共15辑)目录
·满族说部的重要价值与丰富内涵
·满洲巴图鲁
·满族资料图片集【二】
·清山依旧在,满洲您在哪儿??
·郎世宁作品;香妃骑马图 立轴
·组图:蒙古人的婚礼
·民族至上
·L'Asie Le Mandchous【Jean-Baptiste Carpeaux(1827--1875)】
·寄予我亲爱的满洲同胞---看电视剧《闯关东》后感
·“民族精神”与“民族精英”
·满族资料图片集【三】
·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画像
·《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出版
·金启孮先生与满洲学研究
·日本松本市川島芳子記念室
·日本下関市愛新覚羅神社
·松花江畔满洲族村屯驯化猎鹰的传统技艺——春天放飞海东青
·我们的一生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一)
·Scientists Link a Prolific Gene Tree to the Manchu Conquerors of China
·China's Manchu speakers struggle to save language
·Manchu Language Lives Mostly in Archives
·满洲民族独特的生养民俗
·满洲情搅乱了加国梦
·美国百人会会长满洲正红旗人傅履仁将军
·臺灣三立新闻台当家女主播滿洲族人敖国珠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地区的满洲族地名特点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以行政组织名称和军队名称做地名。
   
    清代宁古塔是现我国东北的北部军政要地,管辖范围广,有行政机构和军队绘制,

   根据行政机构和军队编制名称确立的地名不少。比如现在牡丹江市西“卡路屯”,来
   源于满语“卡伦”,就是“哨所”。清代海浪河是著名“东珠”产地之一,每年打捞
   珍珠向朝廷进贡,据《宁古塔纪略》一书记载:“珍珠非奉旨不许人取,禁之极严”,
   因此在海浪河口设一“卡伦”严加管理,后来哨所辖地建立自然屯,称为卡路屯。再
   加虎林县珍宝岛,清初至中叶这里就驻扎军队,满语名叫“古斯库瓦郎”,就是“军
   队营盘”。清末乌苏里江以东为沙俄霸占,军队和居民相继撤走,唯留军队之名,把
   “古斯”(军队)演变成今天的“公司”。现珍宝岛南侧乌苏里江中尚有“公司一岛”
   和“公司二岛”之名。再如东宁县南天门乡富源村驻地叫“三英公司”,它是清光绪
   七年(1881年)设驿站驻扎军队靖边营,满语叫“萨音固山”(黄旗军),以后演变为现
   在的“三英公司”。还有现在牡丹江市兴隆镇政府驻地原名“掖河”,是满语“尼叶
   赫”即野鸭子。因为这一带当时是个江湾子野鸭子较多,满族人打猎常来此处,因此
   以野鸭子为地名。
   
    二、以地形地貌取地名
   
    牡丹江清代原名“瑚尔哈”河,清末称“牡丹江”(“牡丹”满语“湾”即弯曲
   之江)。1944年日伪强制组织的“勤奉队”(青年劳工)来牡丹江市修南江堤,我们住
   的席棚在江边,北侧有一连串水泡子,也就是现在人称的“南泡子”。当时一老菜农
   指这些泡子地方叫“里法头”或“力伯头”,1986年考查地名时原来“里法头”是满
   语“里法突”的转音,“里法突”就是“烂泥塘”。牡丹江市沿江乡大莫村,那时叫
   “大莫洛多赫”,“莫洛多赫”是满语“洼兜地”,现在转化为“大莫”(江对岸还有
   小莫)。前几年公出去勃利县,曾乘汽车经林口县的乌斯浑河,这条河在山间流淌,落
   差大,水流湍急,它是满语“急流河”的意思,1938年八女投江事件就发生在这条河
   下游,抗联五军妇女团八名女战士为抗击日寇而牺牲在乌斯浑河中,海林县二道河子
   镇东两公里的三站村(清代设的从宁古塔去依兰的驿站址)村旁有条河叫“窟窿别”,它
   发源于小锅盔山西麓,因河源流地势较高,满语称“窟窿别”为高地河。海林县柴河
   镇镜内的“佛塔密”村是从河转换来的,原来叫“富台密”(细长的河)现今叫“佛塔
   密”。按汉字好像有“佛塔”,其实一个“佛塔”也没有。牡丹江地区有几个县都有
   叫“闹枝沟”的山沟,如果从汉字上联想,可能是山沟里灌木繁多。宁安县境内有四
   个叫“闹枝沟”的山沟,沟的特点都是短小的仄沟,它是来源于满语“闹占”(拳头),
   即小沟。海林县东北四十公里处也有一个闹枝沟,1947年2月23日,侦察英雄杨子荣
   在这个闹枝沟消灭“李德林”残匪而壮烈牺牲。
   
    三、以动物命名的地名
   
    满族先民打猎在山中常遇到许多野生动物。常用某一地点首先发现某种动物或某
   一地点某种动物较多,留下深刻的印象,故以动物名做为该地的地名。这种例子不少,
   马河乡境内森林中的一条山沟地名叫“热闹街”,从字面上看似乎是汉语地名,如果
   在城市里容易被人们理解,而它偏偏出现在大森林中,真是不可思议。黑龙江省满语
   研究所所长穆晔骏教授,他说这是满语“哑诺嘎”的汉字转音,“哑诺嘎”是栖息在
   大森林中一种名叫“狗头雕”的大型猫头鹰,能扑捉小山羊和野兔。可见这些“热闹
   街”处原来有很多“狗头雕”,是以狗头雕做为该地名称的。林区还有叫“夹皮沟”
   的山沟,它是满语“欺牙布拉”(鹞鹰)的汉字转音,这种鹰在森林中是常见的,所以
   出现较多同名的地方。有一些满语地名和狩猎对象野生动物有关。如:宁安、密山、
   东宁三县(市)都有叫“二人伴”(或二人班)的地方,它是满语“阿彦巴”的转音,汉
   语是“有大黄鹿(马鹿)的地方”。这种例子较多,如:“舍台”山(野猪、“龙头奉”
   山(熊多)、“添寿”山(虎)、“鲁哥”山(江獭)、“黑头山”(强壮野猪)、“七岭”
   山(猞猁狲)、“额伊乎”(貂)、“巴蒿”砬子(鹿)、“迎门”山(山羊)、“大观岭”
   (獾子)、......等地名都反映这里历史上野生动物多或初次见到这种动物的印象为
   起源的。
   
    四、以植物命名的满族地名
   
    满族先民早在渔猎时代很少种植蔬菜,多采集山野菜和野果。另在医药方面也认识
   一些野生药材,现沙兰镇一处叫“卧龙泉”的地方(现已变成村), 当地老年人都说不
   出为什么叫这个地名,只说“早头人们都叫这个名”,经考查,知道它是满语“卧里
   圈”,即薇菜(现外贸出口),也叫野鸡膀子菜;宁安、东宁两县都有“鹰歌岭”的山
   名,按汉字字面理解这地名肯定是以鸟类来起的。其实它是满语“稠李子”(一种野生
   结浆果的灌木)。牡丹江市东郊现青梅村,解放前叫“茨梅伙罗”,满语含意为野玫瑰
   沟(也叫刺玫果沟),因此地过去这种植物多的缘故。那么东宁县“大肚川”地名是怎么
   来的呢?这是来自满语“达肚扒”,就是“桔梗”,也叫“萌芽菜”,现在仍为人们喜
   食的一种山野菜,根部可做药材。东宁县还有“育山”(沙草又名香附子)、“树山”(
   龙胆草),这都是药用植物。当然有这种植物不止这一处,不过是人们认为产量集中或
   初次发现,因与满人生活有关才予以定名罢了。
   
    五、反映与满族狩猎生产和生活方面有关地名
   
    1965年和1970年在宁安县东南部与穆棱县交界的老爷岭西坡,森林中有个叫“清
   茶馆”的山沟,一位林业工人说:“这儿是喝撅尾巴茶的地方”(指爬地下低头喝清泉
   水)。近几年考查,发现在海林、穆棱、林口、东宁等县的山林中也存在“清茶馆”或
   “清茶屯”(已有居民点曾是清代驿站址)的地名。这不是指喝清水的地方,而是来源于
   满语,全名是“青扎阿拉嘎斯哈”,含意是“五道眉鸟”。长期以来由于汉语的使用,
   人们感到原发音太罗嗦,就简化成“清茶馆”了。为什么满族人使用鸟名做地名?原来
   这种五道眉鸟是随野猪活动,啄食野猪排出粪便中没有消化完的野果渣,猎人观察有
   这种鸟的地方,一定能找到野猪。
   
    满族人过去每次进山打大围得在森林中活动多日,待猎取一定数量的猎物后才能
   出山,在山中对露宿做饭的地方也有所选择和命名。如密山、宁安、穆棱等县(市)都
   有“寒葱沟”、“砍椽沟”、“砍川沟”等地名,这些地方不是产野葱,又不是砍房
   椽子的山沟,而是来自满语“砍初嗯”的谐音。就是支小锅做饭的地方。再如宁安县
   有“罗成沟”、“罗圈沟”,它是满语发音“拉吉昂木切好罗”,就是猎人用的吊锅,
   (这种锅两侧带耳子用绳子吊起来底部生火做饭)。“沟”是汉语,现简化为“罗成沟”。
   
    满族人狩猎通过实践也研究也多种方法,如:放小夹子捕捉小动物。这种小夹子
   满族叫“洛介”,宁安县卧龙朝鲜族乡驻地东北有一处叫“棺材砬子”的地方,“棺材”
   是“喀介”(小夹子)的变音。还有使用“地箭”,就是把弓箭张开,后面拴上长绳,
   把绳另一端反拴在野牲动物经常走的路上,待野牲动物经过脚蹚上绳,地箭就引发射
   向野牲动物身上,这种“地箭”满语叫“山松”,东宁县就有一处叫“山松台”(“台
   ”是满语“哈达”的速读音,就是山),即使用地箭的山。还有,母狍子或母鹿产仔后
   无论是否自己生的,凡是小崽叫,都来喂奶,猎人用树叶吹出鹿(狍)崽叫唤的声音,
   引来母鹿(狍)靠近时猎取。满语把这种方法叫“木兰集”(哨鹿),这条沟就叫“木兰
   集沟”还有的叫“羊栏沟”。还有用射箭狩猎的这座山就叫“挂牌岭”(挂牌满语是
   射箭)。在捕鱼方面也有以使用捕鱼工具命名的地方 ,如:“发库”(鱼亮子)、“双
   笼”(捕鱼笼)等。这些都是以使用渔猎工具的地方冠以地名。从地名中反映出满族先
   民渔猎生活的面貌。
   
    六、反映满族人生活方面有关地名
   
    满族先民在古代穿着不是布而是兽皮和鱼皮。男人冬季穿毛皮,夏季穿光板皮,
   因为皮衣服耐磨,后来只有富裕人家才穿麻衣。据[清]杨宾著《柳边纪略》一书谈到
   流人陈敬引说:“我于顺治十二年(1655年)流宁古塔尚无汉人,满洲富者缉麻为衣,搓
   麻为絮,贫者衣狍、鹿皮,不知有帛,有之予始”(《龙江三纪》84页)。如宁安县沙
   兰镇在明初永乐四年(1406年)就设“撒刺卫”,后转音为“沙林”、“沙岭”、“沙
   兰”。按“撒林”是满语“股子皮”(光板皮),说明这一带多獐狍野鹿,是衣服料的
   来源地。东宁县在中俄边境上有一条河叫“瑚布图”,“瑚布图”满语含意是“棉袍”
   ,那么河和棉袍又有什么联系呢?这需要从历史的演变去研究。满族先民男人穿兽皮
   是进山耐磨,女人多操持家务,多以“达马哈”鱼皮染上各种颜色拼在一起缝制袍子
   (有以鱼皮制鞋)。据《柳边纪略》记载:“貂产鱼皮国”;“按鱼皮国即窝集部既服
   鱼皮故”(《龙江三纪》81页、101页)现东宁及其以北乌苏里江两岸及以东是古代窝集
   部(森林中的人),俗称“鱼皮鞑子”,袍子原料鱼皮来自河中,把这条河冠以“棉袍”
   (来源)河是可以理解的。当然产鱼不只这一条河,不可能产达马哈鱼的河都称棉袍河
   (据说《东宁县志》另有解释,这里只做探讨)。满族人过去穿鞋都是使用皮子缝制的,
   冬天穿“靰鞡”,这种靰鞡是用一块皮子缝成船形,前头上面皮子缝成褶,两帮缝上
   皮耳子穿上麻绳,中间絮上靰鞡草,走起路来又轻快又暖,蹚雪还不怕湿。而靰鞡草
   是关东三宝这一,满语叫“佛爷”,多生长在沟膛草甸子处,这生长靰鞡草的沟叫“
   佛爷沟”,宁安、东宁两县都有“佛爷沟。”
   
    七、在住行方面冠以满族地名情况
   
    满族先民在住、行方面也有选择。多选择近山傍水的地方。宁安城西北2.5公里
   处靠山朝阳有一叫“骚达子沟”的地方(现名福荣村),有人说是跑毛子(指1900年沙
   俄军队入侵宁古塔)时俄国军队驻扎在这儿,俄语对兵叫“骚达子”才有这个名。其
   实所谓俄兵驻此得名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原来它是满语“骚达唠”的谐音,含意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