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
刘逸明文集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范燕琼等多位网友因为在网上发布与福州严晓玲案有关的帖子被拘,7月29日,他们的律师联手向福州市公安局发出法律意见书,要求撤销这些涉嫌诽谤的案件,不要追究网友的刑事责任。律师们之所以提出此要求,因为他们认为几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更不可能涉及国家秘密。(7月30日《新快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明文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而第41条则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遗憾的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近几年以言治罪的案例似乎层出不穷,不仅有“诽谤”官员的,甚至还有“泄露国家机密” 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福州闽清少女严晓玲在2008年不幸去世,其死因至今在官方和民间存在很大的争议。福州警方在此前的通报中称严晓玲系因“宫外孕”而死,而网络论坛上的消息则称严晓玲是被八人轮奸致死,就连严晓玲的母亲林秀英也在海外媒体上通过视频诉说冤情。范燕琼等人就是因为帮助严晓玲的母亲陈述案情,结果被以涉嫌诽谤刑事拘留的,其他几名传播过此消息的网民也被以同样的理由羁押。这是公众所知晓的最新一起以言治罪大案,说它大,一是因为此案涉及的人数多,二是因为警方还称此案涉及“国家机密”。

   
   回归历史,在很多朝代都曾出现过以言治罪的荒诞恐怖事例,人们习惯性地将这种以文字罗织罪名的刑狱称之为“文字狱”,文字狱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中国古代专制社会的独有产物,和现代文明社会格格不入。然而,可悲的是,在我们对古代那些以言治罪现象感到悲哀的时候,殊不知在21世纪的今天,以言治罪的悲剧仍在我们身边继续上演。正如同山西黑砖窑事件一样,如果不是媒体公开报道,很少有人会相信还会有这种事情存在。
   
   几个月前,网络上对王帅等人的“诽谤”案议论得沸沸扬扬,针对这种以言治罪的恶劣行径,网民们对抓捕他们的官员和警察表现出了极度的愤怒,一致认为这些人没有触犯法律,不应该被扣上“诽谤”的帽子,很多法律专家和学者也对此持批评态度。原以为经过大家的共同声讨,此类事件可以得到杜绝,不料,前不久又出现了山东曹县网民段磊因网上发帖被捕的事件,而涉及严晓玲案的网民则更是创造了“诽谤”罪之最,包括范燕琼在内的数位网民均被抓捕。
   
   非常荒唐的是,原本应该是自诉的诽谤案件,在中国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竟然几乎都成了公诉案件,那种个人状告他人的诽谤案例你几乎一个也见不到。互联网在中国已经落地生根多年,笔者相信,被冠以“诽谤罪”的网民远不止我们所知道的这些,这些最终被释放的网民无疑是比较幸运的,倘若不是因为有其他网民和媒体的关注,他们的命运也许根本就无法得到改变。王帅最终获释并得到了赔偿,而段磊获释后,当地官员还专门向他道歉。这些案例看似舆论的胜利,其实也折射出中国法制的悲哀。那些抓捕他们的警察何尝不知道以言治罪是在知法犯法?他们之所以要那样做,一切都是因为有官员不受制约的权力在作祟。
   
   涉及严晓玲案的几位网友在媒体的关注下终于得以和律师见面,警方的这种松动虽然让人欣慰,但并不能让人满意,因为这些原本就无罪的网民本就不该被抓捕。广州的《新快报》对此事进行了跟踪报道,非常遗憾的是,开始的几篇报道在经由一些网络媒体转发后竟然又被无情地删去,这使得不少网民概叹此案的“水很深”。虽然其它地方的网民对此事表现出强烈兴趣,但福州当地的网民却有很多是噤若寒蝉,不敢作过多的谈论。
   
   涉及严晓玲案的几位网友的“诽谤”案尚未了结,网络上又传出了四川作家谭作人因为调查2008年四川大地震死难人数而被成都警方抓捕,并即将出庭受审的消息。谭作人的律师浦志强在7月31日证实谭作人被控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个罪名可以说从性质上要远比诽谤罪严重得多。去年的大地震震出了很多豆腐渣工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民众对此进行独立调查和对官方的数字表示质疑是合理且合法的,怎么就要上升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高度呢?岂有文章倾倾社稷?一个政权岂是谭作人这样的知识分子可以用言语颠覆得了的?
   
   十年文革时期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喜欢以言治罪的文字狱时代,在当时,因言获罪甚至是因言丧命的大有人在。如今,在中共最高层领导人都大力提倡构建和谐社会和依法治国的时代背景之下,以诽谤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罪名遏制公民言论自由的行为都是在制造不和谐的音符,与现代社会的文明理念格格不入。这种现象必须得到遏制,否则的话,就有可能重回人人自危的文革时代。
   
   2009年7月3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