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菲丽丝,昨夜裸聊时你说,度假村生意兴隆,可最近海滩常有大白鲨出没,有住客下水失踪,还有掉了胳膊断了腿的,搞得人心惶惶,已引起警方关注,一些无聊记者为此大做文章,有的说游客度假,难道为了成为鲨鱼的盘中餐,有的说孙二娘开店,谋财害命嫁祸于鲨鱼。
    这种说三道四,我担心影响度假营的声誉和生意,因为顾客接二连三填了大白鲨的肚腹,哪怕警方为了保护旅游资源,不愿道破真相,也没法老是以溺水失踪结案了事啊。我认为,海滩深水区应安排警戒哨,待鲨鱼袭击,则吹响戒备的螺号,并设置钢丝网跟外海隔离,最好能杀死一二条胆大妄为的。若是日后因此生意萧条,你不妨叫婆罗洲皇后驾临度假营,压阵壮声势。
    你看到吉林通钢的工人,为了饭碗和保护国家资产,跟外来掠夺者作斗争的报道,说混乱中把掠夺者干了,干得好,谁叫此人说这种没人性的话呢,“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让你们全部下岗。”你不让人家吃饭,人家当然不让你拉屎。要是他凭养猪种树赚大钱,哪怕赚一千万,也没啥闲话。而自己年薪450万,工人月薪才数百元,刮工人的血汗养肥自己,谁能容忍?唉,贫富相差如此悬殊,工人阶级怎么落到这个地步?不是说,工人当家作主,是执政党的统治基础与依靠对象吗?

    菲丽丝,你不能看老皇历,现今工人阶级已不是以前的执政党所需要的。不管是林祥谦的冲锋陷阵,还是时传祥式的埋头苦干,执政党都不需要。即使过去,工人出身的党书记──向忠发,他们觉得多余都出卖,可见他们从来没把工人放在眼里,只是把他们当作博取利益的工具。他们目前要紧享乐捞铜钿,把赃款与子女转移到海外。不过,还算知耻,尽管仍然说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却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而工人阶级也没有能力解散所谓的先锋队,只好任凭他们继续骑在头上。可笑的是,工人以厂为家,保护国有资产的结果,除了被他们开除、调查、监控、威胁、毒打、拘留,判刑,还被那些先锋队员讥讽为缺乏下岗的心理承受力,患有“国有情结”。
    自从工人阶级接受了老人家的礼物──芒果,生活状况,包括政治地位就每况愈下,起先拼死拼活地干,尚能果腹,还可以成家立业,买辆自行车骑骑,买只上海牌或东风牌手表戴戴,后来就待业下岗。当然这个过程比较漫长,开始还大造舆论,说“砸烂三铁”,意思是提高企业竞争力,必须要打破工人的铁饭碗。搞得大家紧张兮兮,担心下岗的,要紧请客送礼;没门路的则跳河,政工干部倒苦口婆心在河边做工作,保证不下岗,最后一根毛竹将人救上岸;有工人抱着汽油冲厂长室,结果没下岗却进了牢房。
    砸烂三铁的手段多种多样,工人生存的手段亦五花八门。没法叫他下岗的老工人,只好订无限期合同,然后想方设法动员其“内退”,有机会扫地出门的新工人,则订短期合同,一二年、二三年不等。合同期满,一脚踢开。有个诗人朋友,我见他百无一用,建议他订十年的长期合同,苟延残喘3600天,现在仍歇了生意,在摆古董摊。为了赶工人出去,还故意压低工资,让你无法生存,只好离开工厂自找门路。
    工人下岗后,开小店、摆地摊,或帮人家打工,以混个饭钱;或到棋牌室搓麻将斗地主,希望能博进一些生活费;有的纺织女工“不流泪,昂首走进夜总会”,陪富人跳舞或吃酒;有的甚至沦为啃老族、傍大款;个别的识趣,吃药上吊离开这个世界。
    我这么说,你不要以为工厂不景气,工人才下岗。就算工厂效益好,也能以企业转制、资产重组的形式,变着法子,将工人扫地出门。真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而且那些人还有本事巧取豪夺,红头文件啊,偷梁换柱啊,律师通告啊,迫使贱卖,将你的股权吞没。若是反抗,比如罢工静坐,就叫衙役收拾。前几年,我们这儿的开关厂工人为了股权的事维权抗争,引来了几百个防暴警察,最后四个工人进了拘留所。要是识相交出股权,就不是股东,成了打工者,大白鲨看不顺眼,就可以找借口歇你的生意,甚至开除出厂。
    为了股权事,若是与大白鲨打官司,也失败,常熟开关厂就是例子,因为官府与他们串通一气,转制成功,官府也可以从中渔利。表面上看,好像大白鲨与工人阶级你争我夺,其实后面有官府操纵。常熟开关厂的唐春潮,那条著名的大白鲨,他夺了工人的股权,却没能力变现,据传最后还将部分股权无偿送给了官府。呵呵。
    工人落到这个地步,是那个叫赵括的朝廷高官的功劳。这个“猪脑子”有两个杰出的创意:一个叫“高薪养廉”,意思是让狼吃饱,羊儿就不遭殃。结果他们不仅不养廉,反而欲壑难填,腐败到骨子里;另一个叫“裁员增效”,意思是十人一桌,吃不饱肚皮,让四人饿肚离桌,六人吃饱。结果社会上多了不少嗷嗷待哺的失业工人,增加了不稳定因素,坐在桌上的六个人则吃坏了肚子。
    有人说,吉林通钢工人维权成功,总理亲自过问,是因为打死了掠夺者陈国君,是因为暴力的因素在起作用。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统治者清楚看到了工人生存套路之演变,起先屈辱忍受,后来理性维权,现在暴力反抗,长此以往不堪设想。他们晓得,靠工人阶级起家,也有可能因工人阶级倒台,这就是所谓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是的,尽管他们以前可以把为了生存,上街堵路的重庆特钢工人打得落花流水,现在却没勇气跟工人阶级翻脸。因为翻脸会引起连锁反应,比如纺织工人上街,煤矿工人罢工,而且说不定出现一个夜郎的团结工会,此外,最后一丝执政合法性也会失去。所以,他们会跟藏族、维吾尔族穷凶极恶,对独立知识分子动手动脚,比如把画家严正学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甚至把博士许志永、博士刘晓波关入牢房,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愿意跟工人阶级翻脸。
   
   
   
   江苏/陆文
   2009、8、3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