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六、抗日战争时期
   
   
   抗战八年,是我党成长壮大、最终夺取全国政权的关键时期,也是毛泽东脱颖而出,在党内奠定了不可动摇的领袖地位的关键时期。这两个历史性事件互为因果。其中一个比较直接的原因,是毛借将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之机,完成了对红军的控制。据张国焘说,红军中以四方面军人数最多,陕北本地人次之,第一、第二方面军人数较少。毛瞒着张国焘,将红军各部混编,使其互相牵制,并强调党的领导,广泛实行政委制度,将各级政治部和军中特工组织的职权都提得很高,藉此把枪杆子紧紧捏在自己手上(1)。另一个原因则是众所周知的延安整风,高华教授已在巨著《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中作了充分介绍。
   

   最主要的原因,我看还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以他英明的战略眼光,力排众议,为我党制定了将内战巧妙地伪装为外战的新时期夺权战略,使得我党的力量疯狂扩展,配合日本友军,极大地削弱和打击了真正的敌人国民党,奠定了战后与国民党争天下的基本格局。他为我党立下的这一殊勋伟业,奠定了他在党内不容置疑、不容挑战的领袖地位。作为谋略家,这才是毛真正的平生得意之笔。邓小平在毛泽东逝世后复出时曾对外宾说,如果没有毛主席,我们党至今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我看指的就是这一条。很难设想,如果不是伟大领袖在这关键时期掌舵,我党会有上台的一天。
   
   
   (一)毛的新型内战战略
   
   
   毛泽东在抗战爆发后伙同张闻天为我党制定的新战略,张国焘在其回忆录中作了相当详尽的介绍。
   
   据张国焘说,抗战一爆发,毛泽东和洛甫就看出,日本人为共产党解了困。芦沟桥事变之初,他们很担心南京不能坚持抗战,因此在在为南京政府坚持抗日打气。当年八月初,中日战争正在华北大规模进行,于是毛泽东放心了。他公开表示:“蒋介石这股祸水终于撞向日本那边去了。”张闻天也很得意的说:“抗战终于爆发了,蒋介石已无力危害我们。”这些话不仅反应出国共间多年的怨仇,而且暴露出对内仍重于对外的想法。
   
   等到国军受挫后,毛泽东、张闻天等开始夸大其词地说,“蒋介石对外虽然抗战,但对内依然是像以往那样反动。”因此他们断言,国民党抗战不会有好结果,不是在战争中一败涂地,便会中途妥协。他们开始扬言,中共所领导的军队,不会受到国民党政府的平等待遇;如果听任国民党将领们的指挥,那么红军可能被送到前线去充当日军炮火的牺牲品。如果中共所领导的军事力量被牺牲了,国民党便会乘势压迫丧失了军事本钱的中共。(2)
   
   这些想法,就是毛泽东和张闻天制定新时期战略策略的出发点,1937年8月,中共中央在在洛川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由张闻天与毛泽东在会上做了报告,为全党提出了中共的“抗日”政策总方针。
   
   据张国焘说,张闻天在报告中认为,国民党的抗战只是片面的和军事性的。国民党的本质仍属反动,并未放弃消灭中共的野心。蒋介石随时可以与日本妥协,调转枪头,对付中共。因此,他认为中共的任务是既要与日本侵略势力作战,又要反对反动的南京统治。“他引证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采取使沙皇政府失败的政策为根据,认为中共在抗战中的基本策略,应该一箭双雕,使日本和蒋介石和一切反动势力相继失败,最后胜利归于劳苦工农大众和中共。……他强调中共的抗日政策是十足的失败主义策略,因此肯定必须使蒋介石失败,使日本和蒋介石等都因战争而瓦解”。
   
   毛泽东继张闻天之后发言,表明支持张闻天的见解,并详细阐述了中共和八路军应采取的实际策略。他认为日本军事势力远胜中国,抗战绝无幸胜之理。过去中共强调武力抵抗日本,并不是认为就此可以打胜,而是为解决国内矛盾所必需。现在抗战既已爆发,就应冷静认识到抗战是艰巨的任务,国民党的反动本质是不会改变的,只有在持久抗战中,中共能采取正确的策略,才能使中国人民有获得胜利的希望。
   
   他警告大家不要为爱国主义所迷惑,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知道日本的飞机大炮所能给予我们的危害,将远过于蒋介石以前所给予我们的危害。他主张八路军应坚持游击战争,避开与日军的正面冲突,避实就虚,绕到日军的后方去打游击,主要任务是扩充八路军的实力,并在敌人后方建立中共所领导的抗日游击根据地。
   
   毛泽东强调,中共和八路军应该维持绝对的独立自主。他说,八路军此后仍应完全按照中共中央军委会的指示行事,南京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和各战区司令官对八路军有任何命令,都应先报告延安,听候处断。凡是不利于八路军的任何命令,应一概用各种借口推脱。
   
   红军虽改称八路军,但其内部体系,一仍旧贯,不得有任何变更;尤其要严防国民党渗透到红军中来。中共所发展的抗日游击根据地的一切,都需根据延安的指示处理,自成体系,在国民党区域的中共组织,除少数人员可以露面外,仍须保持地下组织的特性,展开对国民党的政治批评。尤其要反对汉奸和妥协活动,以期达到争取民众的目的。(3)
   
   当时抗战初起,全国人民同仇敌忾,民族情绪空前高涨,中共高干和将领们自然也受到影响。与会者乍闻张闻天和毛泽东提出的失败主义策略,难免震惊,纷纷发言表示不同意。张国焘比洛甫和润之更懂马列,当即发言反对,指出不能用抗战类比一次世界大战。抗战是民族自卫战争,不是一战式帝国主义争霸战。列宁并没有和沙皇建立对外统一战线,因此才主张要沙皇失败,而中共已和国民党建立统战,不能提出使蒋介石失败的主张。蒋若失败,中共也难逃失败的厄运,因此必须同舟共济到底。他提出胜利主义的策略与毛与洛甫的失败主义策略相抗,主张中共与国民党竞赛抗战,争取打败日本,靠自己的抗战业绩去赢得全国人民的拥戴。
   
   周恩来也表示了不同意见。他分析了蒋介石个人倔强性格以及当时国内外的形势,认为毛泽东和洛甫的顾虑并不存在,蒋既已抗战,就绝不会中途妥协。他强调,中共应通过积极抗战来提高自己的地位,尤其要顾到过去说过的话。过去中共表示要与国民党精诚合作,八路军将开赴最前线冲锋陷阵,现在不便在事实上表现出表里不一。中共的独立自主只能是相对的,不好公开违抗南京命令,可以用其他方法实现相对的独立自主,例如向南京公开说明应按八路军的游击专长分配作战任务,在敌后抗日根据地中可以对国民政府的法令阳奉阴违。他不赞成专打避实就虚的游击战,认为这会被人认为抗战不力。他主张在有利情形下与日寇进行较大规模的运动战,即使蒙受相当损失也是值得的,因为它可以在全国人民面前证明中共努力抗战。
   
   据张国焘说,与会者都对张毛的主张表示异议,或曰不宜反复无常,或曰应委曲求全,力争抗战胜利,或曰绝对的独立自主不易实行,或反对只打游击战。
   
   毛见形势不对,便提议休会三天,在下面分别游说将领。复会后,他提出《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作了些表面上的让步。他没敢再公开说让蒋介石失败的话,但仍强调要防止南京妥协倾向,也没强调中共要绝对独立自主,只是强调八路军应在独立自主的原则下行事,于是使得决议得以通过(4)。据官修党史,毛泽东仍然坚持基本战略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包括有利条件下消灭敌人兵团与在平原发展游击战争――但着重于山地。”(5)
   
   周恩来知道,毛张虽然表面做了点让步,但实际上坚持己见。他对此很不满,他本应立即速往南京,但他得知毛张对抗日的真实态度后,知道若去南京处境将会很尴尬,于是便跑到山西呆了三个月。毛屡次电促他去南京他都借故延迟,致使南京直接派叶挺以新四军名义改变南方游击队,毛因此责备周误了大事(6),云云。
   
   张国焘上述证词得到了李德的证实,据后者说:
   
   毛泽东与张国焘对统一战线与中共任务发生激烈争论,毛认为蒋只是半心半意进行单方面的局部战争,无疑会失败,国民党迟早要投降,若国民党部分军队继续作战,就会遭到毁灭性打击,中共就要在全国起领导作用,中共不能再迎合国民党,必须保持政治上军事上的完全独立自主,一旦情况允许或必要,就起来反对它。毛认为,最后问题在于谁能立于不败之地,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
   
   张则认为国民党右翼有分裂可能,但核心并未受到触动,战争提高了国民党的威信,而且很有可能扩大为全面战争。中共每次任意行动都是对国民党的挑战,有引起统一战线破裂的危险,这对中国人民将是一场灾难。大敌当前,必须寻找双方都能接受的准则。
   
   朱德和周恩来以及其他人主张八路军形式上加入国军,但不要为人同化,在战略问题上应服从南京军事委员会,服从第二战区总司令阎锡山,可以从南京政府那儿得到军饷与装备。毛坚持组织上和战略上必须完全自主,认为国民党正面临政治上军事上的破产。朱彭主张根据南京军委会指令与国军进行真正合作,但拒绝进行任何阵地战,只进行运动战与游击战相配合的战争。毛认为八路在数量上和武器技术上都不如国军,无望在前线取得较大的军事胜利,认为不可能发动起广泛的人民战争,要求八路军行动不要限制在指定的第二战区,而是要到日本占领军后方去,在那儿完全自主地进行纯粹的游击战,在山区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动员群众,建立新部队,不断扩大八路军。
   
   会议达成的妥协,是先在山西与国军在某种程度上并肩作战,当守不住时,八路军就分散到整个华北去(7)。
   
   近年官修党史也部分披露了毛在洛川会议上的讲话:
   
   “毛泽东在会议发言中,着重谈了红军的战略方针问题。他说:对日本帝国主义,我们不能低估它,看轻它。同日本侵略军作战,不能局限于过去同国民党军队作战的那一套老办法,硬打硬拼是不行的。我们的子弹和武器供应都很困难,打了这一仗,打不了下一仗。因此,红军的战略方针应当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包括有利条件下消灭敌人的兵团和在平原发展游击战争,但要着重于山地。游击战争的作战原则,就是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还是过去那句话,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8)
   
   除此之外,张国焘还披露了毛对抗战大局走向的一般估计:
   
   “毛泽东从来不谈友军抗战的事,我从未听见他赞扬和鼓励过这些英勇抗战的表现。当南京失守,国军向后撤退,形势相当混乱的时候,毛泽东曾得意的描述他的抗日观感。他认为蒋介石等如不投降日本,可能将整个中国的领土断送与日本,可是日军只能占领一些大城市及重要交通线,中共所领导的游击战争,就可以在广大敌后地区发展起来,经过长期的艰苦奋斗,中国才能翻身。因此,整个中国会被蒋介石断送,将来中共又可以从日本手中夺回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