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2) 高华
·zt-上访市长女儿的实名微博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6)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陕西宝鸡凤翔县长青镇大量儿童铅中毒,陕西东岭冶炼有限公司被认定为主要污染源。受害村民表示担忧子女身体和前途,因为很多孩子的血铅指标远远超过正常范围。17日上午,受到污染的3个村一千多名女村民,愤怒冲击冶炼公司。宝鸡市市长戴征社亲赴抗议现场。
   
   另16日晚,一名女学生因检测出血铅超标,服农药自杀。被发现后送往宝鸡市医院抢救。
   
   妇女维权 担忧孩子未来

   
   高咀头村村民对大纪元记者说,17日早9点多,凤翔县长青镇马道口村(位于宝鸡东岭集团冶炼厂南侧)、孙家南头村和高咀头村的一千多名女村民愤怒冲进东岭冶炼有限公司厂区抗议。
   
   高咀头村的一位参加了抗议的女村民对记者说,今天有一千多名村民去了,主要是女人,还有老太太。男人都打工去了。她说自己家里有11岁和1岁的孩子,两个孩子检测结果血铅量都超过200μg/L(微克每升),远高于100μg/L以内的正常标准。“娃这么小,血铅含量这么高,叫人咋能不害怕?影响孩子上学和前途。”
   
   她表示,进入厂区后,看到还有工人在。气愤的女村民们把厂区的几百米围墙推倒,还砸烂了厂区里车辆的挡风玻璃,约20辆大货车被毁。
   
   一位孙家南头村的村民马道口村的两位受访的村民对记者说,今天去的人很多,把东岭冶炼厂门口堵住。群众越聚越多,大约百十个警察也来了,站在一旁观看,没有发生冲突,后来宝鸡市市长戴征社也来了。到中午1点多,村民们离开现场回家吃饭。
   
   受访的几位村民都表示,3个村村民之所以到该厂抗议,是因为其表示不承担任何责任。村民说:“人家说了,不管我们。”
   
   而大陆媒体报导称,15日晚,凤翔县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儿童血铅超标主要原因是陕西东岭冶炼有限公司的铅排放,但不排除其他原因。东岭集团冶炼公司党委副书记赵卫平发表声明,向血铅超标儿童及家属道歉,并承诺尽快医治铅中毒孩子。而此前报导表示,对环保部门的认定东岭冶炼是主污染源,赵卫平予以否认。
   
   当地民众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虽然赵卫平在媒体公开道歉,但该厂并无实际行动——向受污染的村民家庭道歉,也没有提供医治铅中毒孩子的实际行动。镇政府官员17日下午接到大纪元记者电话谘询时说,正忙于处置工作,媒体采访应联系当地新闻中心,并给记者提供了号码,记者拨打后,提示为空号。
   
   女孩自己检查铅超标 绝望自杀
   
   凤翔县铅中毒事件曝光后,医院对长青镇的马道口、孙家南头两村731名0—14岁的儿童采集血样,设在学校里的集中普查点的谘询组、审查组、采血组等桌前,被群众围得水泄不通。进一步的检测结果是615名血铅超标,其中166名儿童血铅含量在250μg/L(微克每升)以上,163名中度铅中毒,3名重度铅中毒,需要住院排铅治疗。
   
   当地村民披露,政府未将14岁以上及成人列入检查范围。马道口村一名超过14岁的学生马娇娇,在东岭公司附近的马道口村六组居住,是高二学生,她自己检查后血铅含量超过400微克每升,严重超标。
   
   马道口村受访村民告诉记者,昨晚马娇娇被家人发现服农药自杀。“肯定是娃娃想不开,她已被送往宝鸡市治疗。现在情况怎么样不知道。”
   
   据报导,孙家南头村一组、三组与东岭冶炼有限公司仅一墙之隔,村民经常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异味。当地的孩子比起同龄的别村的孩子,个头明显偏低,发育还是很慢。村民地里种植的桃子比原来小多了,玉米、小麦也不同程度减产。
   
   受害村民对媒体表示,医院在给孩子做完体检后称,血铅含量在100μg/L以下,相对安全;血铅在100—199μg/L间,血红素代谢受影响,神经传导速度下降;血铅200—499μg/L,铁锌钙代谢受影响,出现缺钙、缺锌、血红蛋白合成障碍,可有免疫力低下、学习困难、注意力不集中、智商水平下降或体格生长迟缓等症状。许多村民的孩子不但被医院检测出血铅超标,还被检测出“镉超标”。据相关专家介绍,镉被人体吸收后,容易造成骨质疏松、变形等一系列症状。
   
   博主评论:这几年,执政党给人的感觉是-他们在发疯似地追逐着GDP的增长。罔顾环境破坏、罔顾国民健康、罔顾长期效应、罔顾增长的质量、罔顾资源的掠夺式耗用,总之一切以GDP增长为第一考虑因素,其他的一切几乎是完全不考虑。他们不是不明白,水环境、地理环境、空气环境所有一切都遭到破坏的话,增长质量低下,增长模式粗放,资源耗光贷尽,付出这样一切代价所带来的增长,已经完全失去意义了。别的不说,空气遭到的污染如此之大,即便是再高级的官员,你总不能不吸吧?谁都逃不掉的。
   
   比如说大连的PC项目,每年有数百万吨的毒气释放出来,市长也不能带上防毒面罩生活吧?这样自杀式的GDP增长,得到了意义又能有多大?可以推理出来的原因有几个。
   
   第一,中国考察官员业绩的最主要因素,就是GDP增长。其他的大约也会考察的,但是没有客观的GDP增长,其他的都说不上了,人事原因除外。绿色GDP的事情讲了很多年,根本就看不到施行的迹象。政府一层层压下来要增长,根本就没有施行绿色措施的余地,所以提也就是一些砖家叫兽口头上说说而已。说得热闹,说完就算了。官员只管自己升官,其他的那管那么多,反正他们受到的影响是最小的。稍微有一点级别的官员,都有生活品特供的,北京有北京搞的特供,省市级有省市级搞的特供,他们自己受的影响是最小的。连看病都有特供,他们怕什么?
   
   第二,执政党深知自己早已经人心尽失了,早知道特权阶层对国家的掠夺式剥削,让国民对政府毫无信任了,连党媒公开的民调都反映国民认为官员的公信力连婊子都不如了。难道这种状况,胡温会不知道?但是,为了维持摇摇欲坠的政权,只好靠一条腿走路,就是经济堕落式增长。政治清明已经完全放弃了,不要了,反正指正党和政府本身已经糜烂尽透了,反腐败不过是作戏,那只好保持让大多数人还能有饭可吃。在中国,只要不是赤县千里,人民是不会造反的,何况他们手上还有数百成千万的执政工具-军队、警察、武警、城管等等。
   
   第三,有增长才能捞钱,才能捞更多的钱。执政党政府人心早就散了,官员纷纷把妻子儿女送出国外,自己一个人“履险为官”。为什么?能捞就捞,捞够了随时走人,风向不对也随时走人。所以,政府追求掠夺式的经济增长,官员追求掠夺式的捞钱,众小鬼别样肚肠。
   
   所以,投资吧,即便你们让我们吸毒气都行。每一项投资都是捞钱的温床,每个环节都有捞钱的机会。征地、土地平整、建筑、安装、运输、投标、人事,到处都能捞钱。执政党已经失去了长远规划的能力,总之一切都以短期捞钱为第一目标。反正他们都是“唯物主义”者,他们相信人只有一辈子,他们眼里没有天理人性、上帝佛陀,只有这一辈子,享受够了就行了。至于子孙后代,谁爱管谁管好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