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中国清华大学的一份调查显示,四川地震收到的760亿元人民币捐款中有80%流入政府财政账户,变成"额外税收",引起公众质疑。
   
   
   不过民政部则表示,中国体制决定了,慈善捐款最后经由政府用在了执行具体救援项目。
   

   清华大学非政府组织研究中心所作的调查显示,汶川地震募集的760亿人民币捐款中,政府接受了58%,各地红十字会和公募基金会得到31%,而这笔钱最后仍然由政府部门使用,不归地方性公益组织支配。
   
   调查显示,一些承担灾区援建任务的省份,利用来自社会的捐款,完成本来应由政府财政拨款进行的项目。
   
   救灾捐助资金里面只有11%流向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和16家其他公募基金会,而其中很大部分仍然归由地方政府支配。
   
   政府,还是民间?
   
   
   政府和民间如何分工做慈善?
   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方面的负责人说,善款纳入国库管理的好处是,捐赠款项使用都有审计,避免被挪用。
   
   同时有公众认为,民间组织发育不成熟,不能得到像政府那样的信任。
   
   不过质疑者认为,政府在慈善事业方面没有给民间组织足够空间,妨碍了民间慈善组织的发展。这次政府垄断了80%的地震善款分配,使中国现有的200家公益组织不能充分发挥作用。长此以往,不利于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
   
   有分析认为,中国现行制度缺乏对中国民间公益组织制度上的保障和支持,至今中国仍然没有出台规范和促进民间公益事业的《慈善法》。
   
   这次,80%的善款流入政府财政的现实再次使中国民间慈善问题受到关注。
   
   博主评论:七百六十亿的百分之八十,也就是六百多亿,一次地震,执政党就黑了这么多钱?真能赚啊。鉴于政府的财政完全是黑箱作业,而政府官员的道德水平比普通人是要低下无数倍的,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些钱都进了执政党的腰包。当这些“善款”流入了政府的腰包,而且被当作本该由政府拨款进行的项目的费用了,那就可以推理说:这些善款的流入,令政府省下了六百多亿的财政拨款,那么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呢?
   
   鉴于政府财政的黑箱作业,以及官员道德水平低下,我毫不怀疑这些善款流到他们的餐桌上、赌台上、洗脚桶里、小姐的文胸里、还有旅行社的腰包里、大峡谷、大堡礁那些最有名的旅游景点了。还有可能是情妇的帐户、儿女留学的费用、后者凯迪拉克?保时捷?法拉利?
   
   政府的角色实在是太多了,官员实在是太辛苦了。在中石油他们是卖油郎,在中国电讯他们是电讯商,在餐桌上他们是老饕、在赌桌上他们是大款、在妓院他们是恩客。
   
   在庙堂上,他们是窃国大盗,在善款面前他们是绿林大贼。
   
   对,他们是大盗、是狗贼,不如改名叫盗贼党好了,这样名副其实。什么共产党啊,马克思要知道他的理论居然被用成这个样子,即便在地狱里也不得心安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