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改良派与颠覆派]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良派与颠覆派

   前一段时间,有一位“网友”读了我的一篇言辞比较“激烈”的拙作以后,颇有微辞。他的评论大意是:“你不可以这样讲,否则我们将打倒你,你这是在逼迫共产党收拾我们。”
   我的答复是:“你来打倒我吧,我就在广州。假如你怕被人收拾,你大可以收起自己的尾巴,闭上你的嘴,什么也不说。”
   
   可以说,这位网友的评论是有一定的代表性的,他们主张改良,不主张颠覆。就是说,用好听的、比较隐晦的语言来向共产党进谏,也就是提意见。我以前也是这样的,不主张激烈的革命,而主张在现政权下的改良。但是,提意见我是不会的,我只会批判、抨击、揭露,因为我天生没有奴性。既然现政权在欺压、迫害、逮捕,我就不会“提意见”,我不会说好听的。
   

   但是,从这两年多政权的表现来看,他们是不会领“改良派”的情的。这两年被逮捕、劳教、投入监狱的仁人志士越来越多,谭作人、许志永、郭泉等等等等。他们何尝公开主张过“颠覆现政权”?连张怀阳那样的小孩子,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任何主张的,都被投入“劳教”,这又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我们幼稚,我们对现政权心理状态的无知。因为对共产党来说,我们主张的改良就是“颠覆行为”。
   
   首先,任何改良、改革、颠覆、民运等各门各派,必然主张“言论自由”。光凭这一点,就足够颠覆共产党政权了。想想看,光是“俯卧撑”事件,被当权者删除的抨击政府的留言至少是上百万条。还有杨佳事件、玉娇事件、通钢事件等等,被现政权删除的评论,加起来应该有过亿条了。假如真的给了国民言论自由,也许整个中国到处都会充满辱骂、抨击现政权的言论,他们还怎么继续窃据大位?还怎么能够动辄“绝大多数”“极少数”?还怎么欺骗国民?仅仅凭这一条就足以颠覆现政权多少次了。
   
   然后,改良、改革、颠覆、民运等等种种派别必然主张开放党禁、开放报禁,给予国民基本的游行示威的权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直选等等,哪一条不是足够颠覆现政权若干次的?就说人大代表直选吧。即便只有几个是直选的人大代表,只要他们认真地执行代表的权力,要求审查现政权明确的预算和统计数字,就足以让现政权完蛋了。
   
   比如说要求知道全中国的预算支出用于共产党党务的金额有多少,全中国政府用于公车的费用是多少,用于招待的费用是多少,只需要知道权威数字然后公开,就足以让现政权权威尽丧了。
   
   中国人是不需要人权的,只要有生存权、发展权就够了。假如给了国民言论自由、基本的知情权,共产党政府已经没有任何生存的余地了。所以,对共产党来说,所谓“改革、改良”等等主张温和的派别,扛枪上山打仗的“暴民”没有任何区别,都是颠覆势力。
   
   所以,张怀阳等于李洪志等于王丹等于郭泉,对共产党来说,他们没有区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