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拈花时评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中国官方媒体日前刊文,认为“外部敌对势力”的网络威胁,是造成局势动荡的主要根源之一。文章强调,要提高中国互联网的隔绝、屏蔽和反击等防御能力。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采访报道
   
   中国官方的中新网在8月6日,转载《解放军报》的一篇题为《网络颠覆:不容小觑的安全威胁》文章。文章表示,与以往常用的电台、电视、报纸等工具不同,在互联网进入大众化、全球化的时代,互联网在信息传播中所具有的无疆界、零距离和即时性等特征,已被有意识地用于进行国家间的政治文化渗透。文章以今年发生在摩尔多瓦、伊朗和中国新疆乌鲁木齐等地的群体事件为例,指责互联网上的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等相关社交网站,被西方国家所利用构成网络威胁。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互联网项目主任肖强认为,互联网的兴起,确实对各国的政治和文化有着极大的影响,但是中国官方媒体有关网络威胁社会稳定的观点,在内因上判断有误:“互联网作为一个新兴的通讯和传播技术平台,确实对社会包括整个文化有巨大影响。但是《解放军报》报的这篇文章是把什么影响了社会稳定?什么影响了国家安全?把内因给说错了。不能简单地赖互联网,没有互联网还有电话,没有电话还有铁路,这么怪下去的话,只不过是找错了原因而已。”
   
   《解放军报》的文章认为,目前互联网上的有害信息一般可以分为三类:一是色情信息,二是宣传邪教的信息,三是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宣传,影响中国社会的稳定与国家安全。文章表示,一些西方国家正在把互联网作为一种国家的安全战略,并将中国视为其网络战的重要目标。因此,对互联网实施监管,进行“网络防御”是保卫国家利益的重大问题。国际“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组织的发言人周世雨对此认为,中国的官方宣传,有意混淆了共产党政府与国家的概念,以渲染其专制政体的合法性。而近年来的研究显示,目前国际网络中的黑客攻击现象,大多数来自于中国:“它把中共和中国这一概念故意混淆。中共作为一个独裁统治的话,它是最怕自由信息的传播和流通。前一阵多伦多大学它的发现,现在在全世界攻击这种网络的绝大部分都是从中国发出的。如果中国发起的话,我们都知道谁在后面指使,所以的话,中共在的网络对世界造成的威胁我想比任何国家或者组织都大。”

   
   这篇题为《网络颠覆:不容小觑的安全威胁》文章还强调,由于西方特别是美国拥有对互联网域名根服务器的控制权,因此要加快网络核心技术的自主化进程,以提高网络隔绝、屏蔽、锁定和反击网上攻击的能力。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互联网项目主任肖强指出,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信息日趋严格的监控措施,只能对社会稳定造成负面的影响:“互联网的根服务器主要在美国。那首先是因为互联网的技术发源地在美国。今天的根服务器都是民间管理的。即不是政府管理的,更不是军方管理的。实际上中国的防火长城也好,网络警察也好,五毛党也好,这些不可能只造成专制统制的稳定,同时也造成了更多网民的反抗。中国是13人的国家,什么技术都不可能颠覆这个国家,只有这个社会本身的矛盾可能做到这一点。”
   
   中国政府通过直接的行政和技术手段监控互联网信息的行为,长期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自1997年当局向公众开放互联网,中国政府在其管辖的互联网内部建立了以“防火长城”为主的多套网络信息审查系统。今年6月份,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又宣布,计划在全国的个人电脑终端强制安装“绿坝”过滤软件,此举遭到了中国民众的强烈抵制。
   
   博主评论:季孙氏伐颛臾,孔子云: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就是说,根本的祸患,不在国外,而在国内。
   
   什么是最令中国的共产政权操心的?是他们的政权的安稳问题。不是民生,不是历史的审判,不是国家的安定,不是民众的安宁,更不是神仙佛陀上帝,也绝对不是良心的谴责,而是他们对这个国家的“统治”。没有了政权,他们什么都不是。马克思什么都不是,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三个代表、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这些东西连狗屁都不如,政权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有了这个政权,才有钱财、人才、地位、美女、面子,没有了政权,就什么都不是了。共产党是什么?共产主义是什么?说穿了就是一些概念。国家是什么?民族是什么?说穿了也就是一些概念。一旦失去了政权,就什么都不是了,什么都谈不上了。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也许是历史上最实在的一个组织,他们不讲良心,不讲历史,不讲祖宗,他们眼里只有利益存在,其他的没有任何意义,哪管死后洪水滔天!
   
   所以他们最害怕的、最忌惮的,就是被“颠覆”,所以他们永远都神经质地寻找颠覆的力量,希望把每一个火星掐灭,防止蔓延。于是,现在网络成了他们的目标。即便GFW已经把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局域网了,五毛已经成了一股也许是全世界最大的网络组织了。他们还是不放心的,神经过敏,如临大敌地盯着每一个目标。
   
   但是,老道理永远是最合理的。假如共产党“内修仁政,外结豪强”,则何惧之有?美国、英国等等,自由度比我们大得多,为什么他们不需要整天神经质地防止这个那个人颠覆?为什么他们不需要整天警惕这个那个的?为什么美国不担心反美势力?
   
   所以,根本上最大的颠覆势力、反华势力就是中共自己,是他们自己对十三亿国民的暴政,是延续了六十年的暴政。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难道中共七千万党员都看不透?也许,这就是中共的历史局限,就象一个金刚力士也无法自己纠着自己的头发飞起来一样,只要他们无法走出自己的历史局限,颠覆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