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韩一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韩一村文集]->[曾经的往事〔三〕]
韩一村文集
·试论“百姓”、“群众”称谓的封建性
·诌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
·闲谈“人代会”
·不是孔子的错
·韩一村律师十大建议
·向民主进军
·声讨(诗歌)
·韩一村律师民主说
·致陈水扁的一封公开信
·我的梦想(诗歌)
·民主的路
·为广西博白事件仗义执言
·中国人的劣根性
·感悟民主与法治
·状告国家发改委
·人权律师宣言
·中国人权法(草案)
·反对台独
·纪聂树斌案(诗歌)
·2008年—我的期盼
(2008年文章)
·起诉新浪网——还我言论自由
·检举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
·国家以人权为本
·关于西藏事件的三点建议
·答法制晚报记者问
·呼吁紧急救援地震灾区人民
·致汶川大地震的受难者(诗歌)
·孙山劳教案代理词
·强烈要求律协实行直接选举
·查办翁安县党政领导人
·这些事谁管(诗歌)
·于瑾申请国家赔偿案
·众律师呼吁北京律协直选
·家乡的小河
·改善党的领导
·关于《人权法(草案)》的说明
·为了人权 要呐喊
·我的权利,我做主
·图说2008
(2009年文章)
·22名学者、律师联名发起“抵制央视、拒绝洗脑”的活动
·为我中华(诗歌)
·女开发商状告法院
·成功辩护一起受贿案
·呐喊是金
·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司法冤案何时了
·言论自由与名誉权之争
·怒放的生命(诗歌)
·关于新疆7•5事件的几点主张
·与洪哲胜的一场辩论
·对新疆7•5事件的讨论摘要
·曾经的往事〔一〕
·再论反分裂
· 曾经的往事〔二〕
·曾经的往事〔三〕
·成功辩护一起非法采矿案
·三位沧州籍同乡荣登“双百”人物榜
·古城凭吊忆英雄
·为信仰者辩护
·捍卫名誉权成功告倒报社
·克拉玛依的那场大火
·英雄颂(诗歌)
·图说2009
(2010年文章)
·关于整合中国民主党的几点意见
·惜春(诗歌)
·不平则鸣
·迎春(诗歌)
·塞上行(诗歌)
·纪张灵甫将军(诗歌)
·人类是一步一步走向民主
·望壶口瀑布(诗歌)
·人生要绚烂(诗歌)
·维权语录
·维权大讨论
·为真理呐喊
·反暴力大讨论
·千人上书要求罢免公安局长
·思乡(诗歌)
·美丽的姑娘(诗歌)
·图说2010年
(2011年文章)
·我想回到从前(诗歌)
·王荔蕻案辩护词
·刑诉法修改草案没有进步
·诗三首
·我爱你中国(诗歌)
·微博经典语录(一)
·微博经典语录集(二)
(2012年文章)
·诗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经的往事〔三〕

   曾经的往事〔三〕
   
   我的家乡在河北,1997年,我还在老家做霓虹灯生意,属于个体小老板。2月份的某天上午,我带领工人到黄骅市武装部的大门楼上,安装霓虹灯。正在工作时,传来噩耗,“邓小平逝世了”,我一惊,赶紧下楼,跑进一楼的办公室。室内的电视机正播放着邓小平逝世的讣告,一群武装部的工作人员围着电视机,正看着。我凑上前,盯着电视屏幕,心情无比沉痛。播音员的表情,庄严、肃穆,语气沉重、哀伤。这时,有人私语,讥讽邓小平,还伴随着嘲笑。我顿生不快,猛转身,厉声喝道:“你怎么说这话”,“你懂什么!”我两眼发光,透着寒气,像刀子般扎向他。他害怕了,不吱声,眼帘低垂,不敢看我。屋内,没人答话,沉默。他们身着制服,头戴大盖帽,堂堂的衙役,竟没有人敢与我理论。
   
   也许他们是公职人员,不该“失言”,既然“失言”了,就没有胆量与我较量,怕招致不良后果;还也许是我的痛斥令他们翻然顿悟,明白自己错了,就应当乖乖地接受批评和训斥,服了。不管怎样,这场冲突,值的。

   
   打开电视机,看到全国各地的民众在举办悼念小平的活动,场景触及我的心。满腔的伤感压在心窝,倍感沉重,总想找个出口倾诉一下。恨不得,向全世界人民宣告,“邓小平的死,让我心痛”。于是乎,我想到了电视台,找来电话本,查到黄骅市电视台的电话。电话打到台长那,我说出请求,“小平老人的死,我很难过,愿意接受你们的采访,表达一下我的哀思”。台长说:“我们接到过一些这样的电话,和你同样,不过,我们作为县级电视台,没有上级许可,不能采访报道,请理解。”是的,与我有着同样伤感的人,有许多,我深信不疑。
   
   我厂对面的贾老板,是做装修装潢生意的,和我聊起邓小平时,满脸痛楚,真挚地说:“我要给北京的治丧委员会邮2000元,意思意思,要不,心里难受。”
   我不是先富一族,贾老板也没有挣到几个大钱,可是,我们都对邓小平满怀深情。
   
   我到了黄骅新华书店,想买张邓小平的画像,居然没有。无奈,只好到长途汽车站,乘车去沧州。在沧州新华书店终于买到了小平的画像,我把画像卷好,坐车返回。晚上,我把邓小平的遗像郑重地订在客厅的墙上,然后,和爱人肃立在遗像前。我的女儿,当时仅仅两周多点,她感到好奇,夹在我俩中间摹仿我俩的样子。就这样,我们全家三口向邓小平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三个躬。那一刻,我不能自己,眼泪夺眶而出,在脸上流淌。内心悲情翻滚,久久不能平静,千万般情愫化作一个愿望,默默地祈祷,祈求小平的灵魂能够在冥冥世界之中永世安息。
   
   1989年的学潮,席卷全国,我曾投身洪流。六•四事件之后,我也和同学们一样,发出愤怒的诅咒,“绞死邓﹡﹡”。然而,国内的血腥事件、东欧八国的演变,随之苏联的解体,这一连串国内外重大事件的发生,让我国的保守势力乘机得逞,中国改革开放的形势陡然逆转,国家倒退了,中华民族又面临着一次艰难抉择。在1992年的危急关头,已是八十多岁高龄的邓小平挺身而出,力挽狂澜,才使我国的改革开放重返轨道,再次阔步前行。尽管邓小平引领的这场改革开放不够全面、不够彻底,但是,巨大的经济成果还是惠及到千家万户,亿万同胞,大大改善了中国人民的生活。
   
   邓小平的功过是非,任人评说。至于六•四事件的过,只能由人民定夺。我对小平的仇恨随着南巡讲话的发表,而烟消云散。在我的眼中,邓小平是一位功远远大于过的一代伟人。
   
   2009年8月25日 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