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韩一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韩一村文集]->[曾经的往事〔二〕]
韩一村文集
·试论“百姓”、“群众”称谓的封建性
·诌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
·闲谈“人代会”
·不是孔子的错
·韩一村律师十大建议
·向民主进军
·声讨(诗歌)
·韩一村律师民主说
·致陈水扁的一封公开信
·我的梦想(诗歌)
·民主的路
·为广西博白事件仗义执言
·中国人的劣根性
·感悟民主与法治
·状告国家发改委
·人权律师宣言
·中国人权法(草案)
·反对台独
·纪聂树斌案(诗歌)
·2008年—我的期盼
(2008年文章)
·起诉新浪网——还我言论自由
·检举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
·国家以人权为本
·关于西藏事件的三点建议
·答法制晚报记者问
·呼吁紧急救援地震灾区人民
·致汶川大地震的受难者(诗歌)
·孙山劳教案代理词
·强烈要求律协实行直接选举
·查办翁安县党政领导人
·这些事谁管(诗歌)
·于瑾申请国家赔偿案
·众律师呼吁北京律协直选
·家乡的小河
·改善党的领导
·关于《人权法(草案)》的说明
·为了人权 要呐喊
·我的权利,我做主
·图说2008
(2009年文章)
·22名学者、律师联名发起“抵制央视、拒绝洗脑”的活动
·为我中华(诗歌)
·女开发商状告法院
·成功辩护一起受贿案
·呐喊是金
·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司法冤案何时了
·言论自由与名誉权之争
·怒放的生命(诗歌)
·关于新疆7•5事件的几点主张
·与洪哲胜的一场辩论
·对新疆7•5事件的讨论摘要
·曾经的往事〔一〕
·再论反分裂
· 曾经的往事〔二〕
·曾经的往事〔三〕
·成功辩护一起非法采矿案
·三位沧州籍同乡荣登“双百”人物榜
·古城凭吊忆英雄
·为信仰者辩护
·捍卫名誉权成功告倒报社
·克拉玛依的那场大火
·英雄颂(诗歌)
·图说2009
(2010年文章)
·关于整合中国民主党的几点意见
·惜春(诗歌)
·不平则鸣
·迎春(诗歌)
·塞上行(诗歌)
·纪张灵甫将军(诗歌)
·人类是一步一步走向民主
·望壶口瀑布(诗歌)
·人生要绚烂(诗歌)
·维权语录
·维权大讨论
·为真理呐喊
·反暴力大讨论
·千人上书要求罢免公安局长
·思乡(诗歌)
·美丽的姑娘(诗歌)
·图说2010年
(2011年文章)
·我想回到从前(诗歌)
·王荔蕻案辩护词
·刑诉法修改草案没有进步
·诗三首
·我爱你中国(诗歌)
·微博经典语录(一)
·微博经典语录集(二)
(2012年文章)
·诗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经的往事〔二〕

    曾经的往事〔二〕
   
   1989年,我投身学潮,民运轰轰烈烈。之后,全国一片肃杀。1990年3月,我想到了海南,到海南去,寻找自由。当年的海南岛,是大特区,被媒体炒得红红火火,吸引了无数学子跨越海峡,寻梦。
   
   进海南需要边防证,我便找到乡派出所,与所长说,我要到海南去,想办边防证,所长是一位老警察,他上下打量我,像看外星人,满脸的疑惑。问了我一些基本情况,说要调查研究。他说到做到,真的入村调查我,居然来了我家。看上去,他和我父亲很熟,有说有笑,中午没走,两个人上炕盘腿,把盏畅饮,大喝起来。就这样,我的事情算通过初审。

   
   几天后,我拿着派出所的信和自己的照片,进城办证。在公安局也算顺利,当我拿着边防证迈出公安局的大门时,看见一位中年妇女,立在门口处,哭泣,满脸悲痛,不停地抽噎。我驻足,急切地询问,“究竟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这般伤痛”。她哽噎着讲诉家人的遭遇,道出了一桩冤案。她家住农村,老公从东北贩卖木材,挣了些钱,日子富裕,求不着大队干部,没有把他们当大爷敬。日久天长,产生矛盾。1989年11月的一天,因一件小事,其夫与村支书发生口角,书记大怒,指使多人殴打其夫,致使她的老公大脑受到重伤,构成残疾。好端端的一个精明生意人,被打成弱智。弱女子求救官府,要讨公道,可黄骅的司法机关居然不管。听到此处,我怒火中烧,牙齿咬的咯咯响。二话没说,拉着妇女找领导。局长见着了,他说管不了,并警告我,“你不要管”。我回答道:“这事我管定了,连你都告”,局长惊愕,呆呆地看着我。我领着妇女冲出公安局直奔市委。
   
   路上,她说出了案件的背景。肇事的村支书可不一般,村庄建设的好,大队有钱,关系通天。书记头顶多道光环,市先进人物,省人大代表,全国劳模。1989年10月1日,支书受到邀请,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度的国庆,家里挂着代表们和国家领导人合影的大照片。这一切荣誉,都是市委书记亲手打造的,村支书出了事,市委书记跳出来庇护,要保护这杆旗,不准倒。所以,黄骅的司法机关才不敢管,把案子当球踢。明白了事情原委,根子在市委书记!他在干涉司法,破坏法律实施,就找他。到了市委,市委办公室主任接待了我俩。我坚持要见市委书记,主任再三解释,说王书记在召开政协会议,确实不在。看他的说相,应当是真的。我有事,不能久等,便向主任说明了情况,要求书记改正错误,尊重司法。临走,我要了一张纸,提笔写下“王保良书记你必须依法处理孔令娇反映的案件,否则,我将采取正义行动,周青庄乡周西村韩一村”。主任拿着纸条,郑重地说:“我一定向王书记汇报”。就这样,我俩昂首出了市委,然后一起乘车去沧州。
   
   在沧州我们分手,分手时,她很激动,连声致谢。当天我入住沧州大哥家,晚上,家里打来电话,说我惹祸了,派出所的所长专程到我家,说市委书记发火了,责令公安局要处罚我。所长后悔不迭,一面向上圆场,一面埋怨我冒傻气,不知好歹给他惹了事。
   
   妇女的事,我一直关注,并给予适当帮助。她很坚强、执着,多年来,奔走于上级国家机关,喊冤、申诉;有时进京上访,两会其间,曾找代表反映。在重重压力下,市委书记最终让步了,黄骅司法机关抓了个替罪羊,村治保主任顶罪坐了牢。迟到的结果,并不公平,更不正义。但面对这种结果,她接受了;面对用倾家荡产,才换来的这种结果,她认了。因为,通过多年的维权经历,她深刻认清了中国的“国情”。村民们很佩服她,认为她了不起,挽回了脸面,创造了“奇迹”。
   
   二十出头的我,毛小伙。激情冲天,而智慧严重不足,遇事嚷嚷、杀杀,常将冒进当勇敢。若真将这类行为视为勇敢,我想,充其量,也仅仅算是小勇,决不是大勇。真正的大勇,应当是通过自己的韬略,运筹帷幄,动员、发动千千万万的勇士往前冲,掀起惊涛骇浪,向恶制度猛击。谈笑以对,置公敌于死地,这样的作为,才称的上是大勇,伟男儿。
   
   2009年8月17日 北京
   
   

此文于2009年08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