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巩胜利文集
·中国股市回到2001年
·保尔森与次贷危机末路——从232年华尔街看“次贷危机”及对中国经济60年的启示
·【次贷危机】系列——美国劫 中国毒
·次贷危机系列——亨利•保尔森“战无不败”
·G20峰会想干什么、能干啥?(上)
2009年
·【今日评论】 中国总理真可能失言?
·独家聚焦:把美元挑下马,中国还没有准备!
·G20没给中国好脸色——全球第2次G20伦敦金融峰会及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国际透视】
·什么东东?什么中国?/【今日评论】
·中元国际化上路?——方略中元国际货币所迈出第一步与可能之路
·汇源之矛攻力拓之盾——中国政府否定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之全球“市场经济”原理
·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
·世界“三元”初长成——美元233年 欧元10年 人民币60年 中元开年?
·特别聚焦:一场迟早要来的货币之战
·全球IMF新悬机?
·谁山寨了“中国市场经济”?——挖开铁道部“动车组火车票价不属于价格听证”及其根源意义
·纪委成股东——“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一罐饮料喝醉中国——评中国“第一品牌”王老吉饮料遭遇“中国风”狂飙?
·博讯独家时论:货币的美国苹果与中国橘子
·“中国威胁论”究竟源自何方?
·依法制权,中国真能建树?——评“法制环境”举世悖论及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谁烧钱?谁上绞刑架?——评中国“法制环境”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究竟在哪里?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中国剑指“特别提款权”意欲为何?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一元、十元、千亿元!
·【尖峰时论】“中国信心”再上那座巅峰?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评河北省元氏县撤销城管大队的“法制中国”环境


   

    据2009年7月27日《郑州晚报》题为《河北元氏县城管被撤销始末 城管队长称处分不公》长篇报道:河北省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因乱收费被中共石家庄纪委依法撤销;县委副书记、县长夏生华因行政不作为被免职;同时,负责城管工作的副县长张庆志和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孔宪国受到相应的行政处分。其细节是:就是这样一个无编制、无经费(元氏县财政每月只给经费2000元)、无合法执法权、靠收刮民脂民膏而存活了11年的的城管大队,却莫名其妙向“村村通”客车4年来每辆车每月收取30元、涨到90元的“停车费”,引发当地强烈不满而产生动荡,一举被上级撤销。
   
   事后,身为该城管大队创建负责人、大队长张志民觉得不公、无不抱怨说:“我们都存在11年了,怎么还是个临时机构?收取停车费的事县政府早就知道,收费、堵车都是无奈之举,是县政府不重视、不作为造成的”。46位城管人员只有大队长张志民为公安编制,其他都没有任何编制,“几十位城管队员需要发工资,办公场地租的是居民楼,要交房租,加上日常办公,每个月需要几万元,县财政每月只给2000元经费,怎么活?”张志民说,5月22日上调停车费是因为城管成本上涨。一句话,没有生存的经费和空间,城管大队就是要利用城管的“特权——向元氏县40万公民来强取豪夺,没有费用就当然要向社会来榨取。这就是所谓“法制政府”——城管执法的冰山一角。
   
   
    A、就是这样一个无编制、无经费、无合法办公地址、无专业城管人员、无执法权的“五无”城管大队,却靠收刮民脂民膏生存了11年。按着张志民的说法“每月要几万元,加上日常办公、房租”、执法队46人(46人×1500元﹦69000万元,还有46人的奖金、看病医药、福利等未计算在内)的工资、所需交通车辆、燃油费及其它等等,学者估算每月至少也需要10万元以上开支,一年就是120万元,11年就是1000多万元(每一年减去24000元县财政拨款)。按照“法制政府”的国家游戏规则,执法机构,首先要有合法的授权、有专门政府编制的执法人员,当然要有足够经费和场地;依“市场经济法制”,没有当然“资本”的公司,就是“皮包公司”,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当然应该依国法取缔!
   
   
    城管大队没有生存的环境,就当然该象大自然灭绝所有的物种、象恐龙那样,当然退出地球、人类去灭绝!谁能挽救最最伟大的恐龙灭绝?!
   
   
    B、“拿着手铐收费”、“以堵车收费”——成为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唯一“执法”收费的绝招,其所为的“执法”行为却没有任何法律、合法的执法依据,成为与民争利、祸害地方的“黑社会”之流(见7月24日《新京报》报道)。值得深究的是:倘若元氏县多上两、三家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这样的执法机构,那么四十万人口的元氏县又怎样发展?怎样让大多数公民们富起来?
   
   
    完全为着自已的生存和利益、金钱而铁腕执法、行政,成为中国60年“法制中国”的紊乱之源。如盛行中国全国各地30年铺天盖地的房屋拆迁、三峡库区大移民、还有一些垄断集团的利益等等,都从源头折射出“法制中国”立法艰难和执法的源头不公。这样的社会实践和执法理念怎能不引起社会的动荡和持续的紊乱?中国社会到了执法、立法与一己金钱利益完全脱钩的最关键时期——执法理论、实践与公理、人心向背根源冲突,这个国家与社会又怎么才能够持续安定、富强?
   
   
    C、一个靠即得利益——金钱而存活的执法机构,11年以来怎么能为全体公民端平一碗水的来公平执法?将政府的公共权力,化解为全力为生存的经费、金钱,又转嫁到为公民交通出行的“村村通”客车上,这是执什么法?怎样来为人民服务?又怎样维护社会的公平、公正、公开的社会财富?社会公权,是维护社会公正运行的利器,然而社会公器成了为金钱、生存目标而存在,国将何国?何以主持和主张社会公义?城管大队靠金钱而存活,无不打了建设一个“法制国家”“法制政府”一击响亮的历史耳光。
   
   
    与公民社会争生存者,他怎么不被“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永远覆去?
   
   
    D、政府与执法机关,是国家、政府正常运行的必备公器,至今60年的中国政府,不知道还有多少靠“民脂民膏”而生存在的政府与执法机构。中国政府、各级法制机构,若真都要理直气壮、都去以攫取金钱、为一己生存下去而执法,中国有些部门岂能不为利益、为生存而永远巧取豪夺大乱?谁能挡住人类自己在为金钱、为一息生存而奋斗到底?——这是一个国家“法制政府”必须去公正、公平、公开、公义实施的国略方策。
   
   
    立法与施法必须各行其道,执法不能以利益而为之,这是“法制国家”最起码的建树。
   
   
    E、在一个正常的法制国度,有两种资源是不容置疑乱来的:一种是这个国家的政府与执法机关,都是一种不容“交易”的政治资源,政治资源是不能由任何人、任何机构自己来任意取舍交易的,而要由立法机构立法、执法机关执行来分别实施的,来规范其所有的运行体系(如批权设立政府、执法机构、银行、印钞等等);另一种是这个国家的经济资源,是必须通过竞争来取得的。政治资源“交易”越激烈,这个国家就越乱、越贫穷,目无法度;经济资源越垄断、越没有充分竞争,那么这个国家就没有财富分配的公平与公正,也就永远、不可能有安宁之日。
   
   
    60年、13亿人中国要继续前行吗?今日摆脱了基本贫穷的中国,必须实施“法制中国”的源头跟进,安邦兴国、富庶于民,让国家与国民利益不冲突、不悖论,有法可依的建树生态环境,生生不息、源远流长。
   
   
    当今世界的所有法制国家、富国,莫能如是!今日中国60年了,应该汲取没有法度的前30年、特别是类似此次城管大队以捞钱、为生存而战的历史教训,理清国家“政治资源”与“经济资源”的人类生态环境游戏关系,废除国际惯例中、全球所有法制国家没有城管、如大自然一般建树的法制生态环境,与国际社会更多的衔接、接轨,使国家长期能“法制国家”(中国现行《宪法》规定)、经济稳健、法度有序、人文进步的一步一步扎实的向前发展。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