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文革ABC之十七/再说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ABC之十七/再说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再说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

   本来以为已经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说得通俗易懂了,不料还是有人提出下列异议。

   主要有两个:

   一是认为文革时除了造反派以外,还有保守派,保守派不属于造反派;

   二是坚持认为红卫兵只是少数人,大部分人是逍遥派。

   一个规模如此大、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了,时间如此长的事情刚刚过去42年,居然就遗忘或者装着遗忘得如此稀里糊涂了,真是可怕。

   什么是造反?造反的学名就是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造反的具体行为就是抄家、破四旧、批斗牛鬼蛇神、大串联、写大字报、揪走资派、炮轰资产阶级司令部、打倒彭罗陆杨刘邓陶、两大派武斗、开展斗、批、改、批林批孔批水浒、清理阶级队伍、揪斗反革命组织“五一六”等等等等。

   如此看来,除了被造反的人以外,当年居然有这么多人没有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没有参加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这倒是想不到的。也就是当时没有参与抄家、没有写大字报、没有大串联、没有斗争牛鬼蛇神、没有批斗走资派、没有武斗、甚至没有摇旗呐喊、一样也没有,那么这个革命难道是一场想象出来的厄梦?这倒真是忘得干净、赖得消遥。

   当年没有什么保守派的,“保守”在红色中国历来是个贬义词,只有保皇派。

   保皇派恰恰是最早响应毛主席号召、最坚决开始造反的,也是最对敌人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的。并且最最秋风扫落叶的。

   所谓保皇派和造反派只是在对当地党委造反的激烈程度上有区别而已。即使是最保皇的组织,也是不敢声称自己不是造反派的,也是不敢明确保卫哪一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也是一样要批斗走资派的(哪怕仅仅是口头上的)。除了保卫毛主席,那时候双方互相指责的“保皇”,就像现在的不爱国一样,是一个十分可怕的罪名。

   因为毕竟一切都要看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最后摊牌,都要由无产阶级司令部说了算。谁能预言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底牌是什么呢?你知道吗?

   学校里的文革,破四旧、斗老师、斗校长的时候,基本还是以班级为单位的。这个班级的框定一直到大串联以后,各种各样红卫兵组织成立才渐渐被打破的。一个学生能不参加班级的集体行动吗?那真是反潮流开顶风船,太了不起了。

   不要说学生,当时又有几个老师没有写大字报相互揭发批判呢,难道这不算造反?

   大串联开始以后,红卫兵组织山头林立,绝大部分人都参加了红卫兵组织。当然,这个组织名称不一定叫做造反,也不一定参加了组织就是司令、师长或者旅长,或者骨干。

   至于逍遥派,是在1967年春夏季开始武斗以后才出现的。当时文革扑朔迷离,武斗已经死人并且寄托哀思了,文革领导小组烟消云散了,学生找来找去也没人管了,才有了产生消遥的条件,怎么现在可以就此赖得一干二净、把自己说得像一群乌鸦中的天鹅一般浑身洁白纯洁,坚持自己从没有参加造反而是一贯的消遥派呢?

   尤其奇怪的是,这个谎言而且说得自己也相信了,自己给自己在心理上、道德上造了个大大的牌坊。

   当然,大部分人即使在大革命,即使在抄家、写大字报、批斗校长、书记和老师,但是心存疑虑,鉴貌辨色,明哲保身,随大流,跟风走,走一步看一步是一定的,谁也不是天生就会造反的。比起现在有些聪明人来,政治上还是很幼稚。

   42年过去,事已至此,物是人非,赖是肯定要赖的。诚实是字典中从来没有的,认错从来不是国人的习惯,所以也是从来不打算准备什么反思和总结教训的,把头一缩,关我什么事?反正都是别人的错。

   本来是一堆砂子,有人喜欢看成是两个半堆;也有人认为一堆砂子减去一粒还是一堆砂子,减去两粒也是一堆砂子,于是一粒一粒减下去,最后就没有砂子了。 历史就是这样被变得莫名其妙的。从不承认历史,这就造成了宿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