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不廢江河萬古流,流過去的除了時間和流水,還有什麼呢?還有千秋萬代、無窮無盡、翻來覆去的苦難,且聽這《江河水》的悲鳴嗚咽:

   黑暗的舊中國、天是黑沉沉的天,地是黑沉沉的地,災難深重的中國人民啊,你身上帶著沉重的鎖鏈,頭上壓著三座大山。你一次又一次的呼喊,一次又一次的戰鬥,可是啊,路漫漫,夜漫漫,長夜難明赤縣天------

   聚光燈下,一襲素衣,一把二胡。

   二胡拉得曲折綿延,如泣如訴,幽怨淒涼,悲憤凝絕,這是何等的驚魂悽楚啊。杜鵑啼血,人生多蹇,這條生命長河流淌的全是苦難和羞辱,在苦難中掙扎出絕望的呻吟、在呻吟中滲透了無奈的哀鳴,難怪小澤征爾聽罷伏案痛哭。

   《江河水》這種曲子,過於悲絕,天地動容。所以作者也在大革命中難逃一劫,英年早逝,享年三十二歲。他叫做黃海懷。

   有句描繪測不准原理的通俗講解:“人不可能兩次跨入同一條河流”。這句話,有些思辨能力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隨便怎樣還是不懂。

   時光更迭,歲月倥傯,但是江河依舊不舍千里,纏繞這塊土地的噩夢依舊,人生無限的苦難和恥辱依舊,這個民族在同一條萬古不變的河流中跋涉徘徊依舊。漫無頭緒。

   俄羅斯有個詩人恰達耶夫如此詠歎:

   “我們這個民族從來沒有令人激動的時刻,我們從來沒有高尚的行為,我們從來沒有激動人心地讓崇高的道德發揮力量的這麼一個時代,我們對人類的價值,人類的文明,沒有任何重大的貢獻,我們一直在玷污它們!我們給世界,給人類提供的僅僅是教訓!我們的本事就是奴役自己和奴役他人。”

   這是生命本身的悲哀還是後天的不幸?是上天的註定還是人的咎由自取?

   上耶,難道一定要待到江河斷流、滴水皆無、三更見日頭,這個苦難才是盡頭?

   《江河水》有如黃海懷的絕世魔咒,如今又在耳邊哀鳴抽泣,情緒忽然悲慟低落,自己把自己套進去了。竟然顯示幕看不清,以手掩面,搵英雄淚,寫不下去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